手裏的槍用力抵着她的腦袋,另一隻手同時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之大,像是恨不得將她脖子擰斷!

他一臉凶神惡煞的神情,渾身的青筋都緊繃起來,散發出危險狂戾的氣息。

隨時可能,變成一隻嗜血的野獸。

秦舒無法呼吸,一張臉快速漲紅,露出一絲痛苦之色。

但這種窒息的痛苦又讓她無比熟悉。

她雙眸維持着冷靜,微微轉動,尋找反擊的機會。

燕景血紅的雙眸盯着秦舒,眼裏滿是恨意的風暴。

他情緒激憤地咬牙說道:「都是因為你、因為你!」

他的計劃失敗,父親當面慘死……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叫秦舒的女人!

不管是用槍打死她,還是生生掐死她,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讓她死!

燕景掐著秦舒脖子的手更加用力。

拿槍的手也緩緩扣動扳機。

正要動手,車身突然被重重撞擊,車內險些人仰馬翻,燕景的動作也因此被打斷。

秦舒眸光一寒,趁機將銀針扎在他拿槍的手背上。

穴位刺得很精準。

燕景手掌一麻,沒能握住手裏的槍。

槍直接甩出去,掉在了秦舒腳邊。

秦舒眼疾腳快,一腳把槍踹進座椅底下,阻止了燕景撿槍。

身後,褚臨沉開着車再次撞上來,試圖將他們逼停。

手下慌忙打方向盤躲閃,更是讓燕景沒辦法把槍撿回來。

兩車追逐。

車子在急速行駛中搖搖晃晃,燕景既要穩住身體平衡的同時,還要不斷收緊掐在秦舒脖子上的手掌。

一副置秦舒於死地的狠絕!

秦舒怎麼可能安心受死?

自然是要掙扎的。

車子的顛簸震蕩,為她爭取到了喘息的間隙。

雖說男女天生力量懸殊,但她有血螈帶來的強化,還有銀針。

勉強能和燕景抗衡一番。

燕景始終不能成功殺了她,那雙眼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

怒氣蔓延到負責開車的手下頭上。

他怒吼一聲:「給我停車!」

「停車?!可是——」

手下朝後視鏡里看一眼,褚臨沉緊追不捨。

哪敢停! (已抓蟲)

「好,那我們就告訴你,我們確實說了謊,這裡確實不是寶藏,而是一座古墓,這裡葬著的是幾百年前大顯朝赫赫有名的梁王。」

王家興的話讓喬家兄弟大吃一驚。

這梁王在幾百年前,可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梁王乃是異姓王,在他活著的時候,統領天下兵馬,為當時的皇帝征戰八方,殺人無數。

當時提到梁王這兩個字,哪怕再兇殘的罪犯也會嚇得瑟瑟發抖。

這就是一尊人見人怕的活閻王。

梁王雖然很強,但因為常年征戰身體大傷小傷無數。

到三十歲身體就完全撐不住了,終於在三十歲那年因病離世。

梁王死後,他的屍體由親信親自運送至梁王墓安葬。

而梁王墓所在的位置,直到現在也沒有被人發現。

有人說梁王墓中,有大批梁王征戰時所繳獲的珍寶,裡面的東西每一件陪葬品都價值連城。

而他們羅、馬、王、趙四家,實際上就是當年梁王那些親信的後代。

當年梁王下葬之後,四家先祖紛紛選擇回到戰場之上,為梁王完成他未完成的大業。

而梁王陵的地圖,在四人離開的時候,被一分為四,由四家人分別持有地圖的一部份。

做為鑰匙的那塊玉,則由當時職位最高的王家先祖保管。

四人本來約好待戰事結束,就會回到梁王陵,然後歸隱田園,做一個守陵人,世世代代守護梁王墓。

可天有不測風去,四人在戰爭結束的時候,竟沒有一人存活,皆死於戰場之上。

而這四人所持的那一部份地圖,則由他們的後代繼續持有。

四家後人,只有羅家人選擇來到梁王陵附近隱居,從此成為梁王陵的守陵人。

雖然羅家成了守陵人,但因為後來發生的種種事情,羅家守陵人的身份並沒有被傳承下去。

中途發生了一點意外,羅家的傳承在某一代出了問題,守陵人這個身份再也無人知道。

羅家那些後人,也只知道他們手中有一份不知真假的羊皮地圖。

這張羊皮地圖上所繪的地點,是一位大人物的陵墓所在。

至於是哪位大人物,這就無人知曉了。

雖然沒人知道這份地圖是真是假,但羅家每一代當家人,都會將這張地圖碎片鄭重傳承給自己的兒子,並要求一代代傳下去,絕不能賣出或損毀。

在羅家上一代的傳承中,本來屬於羅家的那塊地圖碎片,會由羅家的兒子,也就是羅老太太的哥哥所持有並保管。

哪知羅家出了羅老太這麼一個貪心不足的老貨,趁著自家哥哥沒有回來,先一步霸佔了地圖,並向自己的親哥哥隱瞞了地圖的事。

而另外三家人中,王家因為生意出了問題,家族事業受到重大打擊,想要東山再起,需要大把金錢投入。

就在這個時候,王當代最出息的王家興,想到了家裡傳承了幾百年的那份被珍藏起來的梁王墓地圖。

以前雖然王家人也不是沒有打過梁王墓的主意,但因為地圖只有四分之一,他們就算想打主意也打不了。

現在王家走投無路,不得不指望古墓中的財寶翻身。

為了找到另外三家人,他們甚至去找了某位很有名的占卜師,通過星像占卜之術,終於尋到了另外三家人的位置。

趙家和馬家這些年過得雖然還算好,但錢沒人會嫌多。

兩家人只是考慮了兩天就同意與王家合作,共同拿到梁王墓內的財寶。

在他們三家找到羅家後人的時候,才發現羅老太太貪了本該由羅家長子繼承的地圖,並且對梁王墓的事根本一無所知。

三家人見羅老太太完全不知情,乾脆編了個謊話瞞過了老太太。

並計劃到時候他們三家聯合,分出一小部份財寶給羅家人,隨意打發了這個老太太。

所以什麼合作尋寶能分到財寶的四分之一,不過都是三家人用來欺騙老太太的謊言罷了。

三家人早就已經計劃好了要佔大頭,哪可能讓羅家佔到四分之一這麼多。

「你們該不會一開始就打算要殺掉我們,然後三家人平分財寶吧!」喬山一臉懷疑的看著三家人問。

「怎麼可能!」三家人聞言立馬否認。

他們雖然想多佔一份財寶,卻從來沒有想過殺人!

殺人這種事,他們哪敢做!

三家人雖然都否認了,但喬山還是不太相信。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了錢財反目成仇鬧出人命的案子還少嗎?

為了幾百萬都能弄出人命了,更何況還是這麼大的一個寶藏,他們就算想要殺人,也不奇怪啊!

「我們真沒想過殺你們,最多就是讓你們少拿一點罷了。」馬家人站出來說。

「這誰知道呢。」喬山翻了個白眼,擺明了不相信他們。

今天要不是有喬安在,這些人會不會朝他們動手還真說不準。

「好了,我們什麼都告訴你們了,現在是不是可以放我們進去了?」王家興看著喬安有些急切的問道。

「行啊,你們進去吧,提醒你們一句,這裡面可是有你們惹不起的東西,千萬別太貪。」說完,喬安收回自己布下的精神力屏障。

屏障一解除,三家人立馬興沖沖的沖了進去。

喬山一見那三家人進去了,也急著想進去。

「二弟,安安,我們也快走吧,可不能什麼好處都被那幾個孫子占完了!」

「等會兒大伯,你真的確定要進去?這裡面可不安全。」喬安看著喬山提醒道。

「當然要進去,別忘了我們三個本來就是來尋寶的,既然寶藏不是假的,我們為什麼不進去。」喬山理所當然的說。

「可這是古墓啊!我們要是跟著進去,那不成盜墓賊了嗎!」盜墓要是被發現,那可是要坐牢的!

喬海有些擔心,看著深不見底的墓道,不確定到底要不要進。

「別說那麼難聽二弟,我們可是守墓人的後代,是最有資格拿走裡面那些財寶的人,我們不拿難不成你真想便宜了那幾個傢伙!」喬山說。

他當然不想便宜他們啊!

喬海想到那三家人故意騙他們,還計劃要佔大頭的可惡嘴臉。

真讓他們拿走古墓里的好處,他怎麼可能甘心。。聽完寧風致的講話,雪夜大帝臉上流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從寧風致所說的言語中,他能夠感覺到七寶琉璃宗是支持帝國的。

唐輕微聽到耳熟的名言格句,皺眉思索這話現在都有了?她怎麼記得這句格言出自她前世的《警世賢文》裏的啊?

因為當時以為是詩,她還可以查過,所以印象深刻,難道

《斗羅:我是唐三妹妹》第二百二十八章:高占祥也穿了? 喚出系統準備升級,神宮悠其實有些心痛,要知道,他的屬性雖然接近五點,而這已經是亞洲軍人的平均素質,看起來不低。

「但五點只是平均,不是極限,純憑鍛煉的話,人類是能把屬性點提升到六或者七的。」

當然,想要成長到那一步,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花費的時間需要以三五年來計算。

「三,五年,我沒有那個時間,但此時提升還是虧了,神宮琉璃,我記住你了!」

【叮,檢測到宿主準備消耗100經驗值提升到二級,是否升級?】

「是。」

隨著他在意念中點擊確定,屬性面板中,他所積攥的經驗值瞬間炸開並化作了道道金光湧入了他的全身。

被那金光環繞,神宮悠只感覺身體暖洋洋的,猶如泡溫泉一般。

在這種舒爽的感覺中,他的身體被快速改造優化,同時,他的精神也被金光照耀,變得清涼了起來。

當金光消散,身體傳給神宮悠的第一感覺是舒坦有力。

「嗖嗖……」

晃動著身體對著前方快速揮拳,神宮悠發現自己揮拳的速度變快了,拳頭的力量也更重了。

「我的身體增強了。」

這不是錯覺,打開屬性面板后,他發現,自己的六大基本屬性全都有了增強。

【肉體三屬性:力量(5.3),敏捷:(5.2),體質:(5.4)】

【精神三屬性:精神(7.3),感知(5.5),意志(5.8)】

「全體屬性都增加了0.5,當時的MOD選對了啊。」

全體增加0.5是很誇張的屬性增幅,要知道,穿越前他所玩的遊戲屬性點很是珍貴,並且屬性每加一點帶來的力量加成都是遞增的,而不是加法。

如10點力量並不是5點力量的2倍,而是十倍之多,屬性越高,遞增的幅度越誇張,並且,當屬性到達20點時,甚至能獲得史詩專長。

「不打mod的常規職業每次升級雖然屬性也會獲得提升,但按照職業與專精的不同,至多提升兩三個屬性,到達20級,有一個屬性突破史詩就算不錯了,但我有MOD加成,甚至能做到全屬性20.」

等級提升到2,除了全屬性增加了0.5外,神宮悠又獲得了二個技能點,一個屬性點,還有一個專長:反射閃避……以及一次抽獎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