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就告訴過你,想要完成什麼事情,就自己努力!」

「你父母的屍骨,你自己親手去取回來!」

「如果連這一點勇氣都沒有的話,你還是趁早放棄吧!」

對於王辰父母的遭遇,楊凡的內心也有了幾分猜測,生在王家這個如同地獄深淵般的環境,也只能說他們的悲哀。

「我……」

王辰手中的指甲,深深的扎進自己的肉里。

他自然明白這一點!

可……沒有力量的他,想要做到這一點又談何容易?

在之前親眼目睹父母被自己的親哥哥送上試驗台,他想要反抗卻因為自身的弱小而無能為力。

所以他在得知王武被楊凡送進聯盟監獄的時候,內心的喜悅簡直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

甚至一度將楊凡作為了自己這輩子的追求!

而現在報仇的希望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卻還是像以前那樣猶豫不決……

「我……我和你們去!!!」

身處偏僻的王家宅邸,王辰第一次說出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好!!」

「這樣不就對了了嘛!」

楊凡笑着拍拍王辰肩膀,眼中的讚賞一閃而逝。

或許真的可以考慮……

讓王辰到道館工作!

「呵!無聊!」

姜華陽看着王辰的轉變,仍嘴硬的吐槽。

不過眼眸中看着楊凡的目光,又多了幾分莫名的色彩。

這個男人……僅僅只靠隻言片語就能改變一個人?

之前姜華月和楊凡遇見的回憶浮現,對於姜華陽來說,楊凡是出現在她生命中第一個讓他看不透的人。

比肩超能力精靈的能力,強大的手持精靈,層出不窮的神奇招式……

現在又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人格魅力!

這個瞬間!

楊凡就好像是伊甸園的蘋果一樣,不斷的朝姜華陽散發着致命的吸引力。

「喂!」

「啊?」

「走了!你還看什麼?」

「哦!」

姜華陽被楊凡叫醒,臉色微微紅潤,應了一聲直接就朝着門口走去。

「這女人……果然有毛病!」

楊凡在後面吐槽了一句,隨後和王辰跟了過去。

在王家這個錯綜複雜的地形,姜華陽能不能找到地方還另說,照她這個脾氣,不被王家人抓到就是好的了!

「我咋感覺自己成了保姆啊?!」

內心一陣嘀咕的楊凡,暗自嘆息。

……

「嗯?老二怎麼還沒有回來?」

在回到自己休息處的王家家主,在送走組織的人後,又像往常一樣躺在搖椅上。

不過他很意外的是,之前交代讓他去看一下辰兒,時間也過得太久了。

「出意外了?」

想到這種可能,老人慢悠悠的從搖椅上下來,轉身走到房間中拿出了一樣東西。

「去把老二帶回來!」

「吼!!」

將這樣東西在搖椅旁的風速狗鼻尖上面一晃,老人就在它耳邊輕輕說着。

唰!!!

霎時間!

在老人轉身回到躺椅上后,風速狗的身影頓時消失!

「老二啊!老二!」

「看來是真出問題了!」

「希望你……不要走歪了啊!」

老人的聲音顯得滄桑又深遠,在偌大的宅院中異常詭異。

「報!」

「咳咳……說。」

「實驗材料告急!同時……」

「嗯?!」

「……同時……同時新型配方出現了問題!」

來到院子中的研究員,額頭上無故冒出滿頭的冷汗。

誰不知道王家的真正掌權人就是眼前這位。

在精靈實驗室,這位可是能夠承受住足足五支新型藥劑的狠人!

而且在注射過程中,不但面不改色,甚至還笑意盈盈的看着眾人,那一幕至今都還刻在他的腦中!

「出現問題?什麼問題?」

「這……藥劑的配方比例有……」

「我讓你解釋了嗎?」

老人在躺椅上坐起,半睜開眼眸,淡淡的說道。

「這……我……不是……」

研究人員埋頭注意到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影子,身體瘋狂顫抖。

「我花這麼多錢,不是讓你們給我找問題的!」

「而且配方比例出問題?」

「有什麼問題?」

「當時為什麼沒有發現?」

「呵!」

「一群廢物!!」

老人搖搖頭,自顧自的踩在研究人員的頭上。

「對……對唔其!」

「不……補回了!!」

腦袋被踩在腳下的研究員,口齒不清的瘋狂求饒。

可卻沒有半點作用!!!

砰!!!

「唉!」

「院子裏又髒了!」

「讓老二回來收拾吧!」 張雯一疊聲地追問,情急之下去拉王藝琳手臂,後者下意識疼得吸了口氣。

「媽呀!」張雯瞥見血,嚇得趕緊鬆手,擔憂道:「你怎麼弄傷了?是不是秦舒小賤人把你傷了的?」

王藝琳看她一眼,搖搖頭,「秦舒把褚家人帶去醫館,當面讓褚臨沉跟那孩子做了親子鑒定,結果證實兩人是父子關係。」

「秦舒居然還有這種手段?!」

能讓褚家人都跟着她去醫館做鑒定,也真是小瞧她了!

張雯緊張問道:「那褚家的態度——」

「褚少不打算把孩子接回褚家。」

「不接回去?」張雯愣了,轉而拍手叫好:「褚少不要這孩子啊,好好好,簡直太好了!就算秦舒證明那小雜種身上流着褚少的血又怎麼樣?人家不承認,還不就是小雜種一個!」

王藝琳看着她媽激動得冰袋都掉在了地上,她卻高興不起來。

她心裏,總有種莫名的憂慮。

事實證明,直覺是種很玄妙的東西,有時候,靈驗得嚇人。

一秒記住https://m.net

王藝琳一整個下午都心神不安,傍晚時分,接到了褚雲希的電話。

「藝琳,你跟我哥出什麼事情了?」電話那頭的褚雲希,壓低了聲音問道。

她是從餐桌上溜出來的,此時,身後的飯廳里正氣氛焦灼呢。

誰能想到,她哥會在吃飯的時候,突然說出那樣的決定……

電話這頭的王藝琳聽到事情跟褚臨沉有關,心裏下意識地緊了下,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她扯著唇角,遲疑道:「怎麼了?」

褚雲希確定周圍沒有外人,這才吸了口氣,語氣嚴肅,把褚臨沉先前說的打算,重複了一遍:「我哥說,他計劃跟你解除婚約。」

王藝琳乍一聽到這話,腦子裏頓時如遭雷擊,空白一片。

她牙齒顫動,說不出一句話來。

腦子裏不停地迴響着質問的聲音: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褚少答應過會娶她的呀!他絕對是個信守承諾的人,怎麼可能出爾反爾?

王藝琳有一瞬間,感覺全世界都崩塌了。

就好像,她現在擁有、以及即將擁有的一切,都化成了泡沫,乍然破碎!

王藝琳氣息凌亂,呼吸急促,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突地,她眼神一定,腦子裏冒出個人來。

秦舒!

一定是因為秦舒。

如果不是她帶着孩子回來,褚少怎麼會態度大變,甚至不惜跟她離婚?!

王藝琳突然想到一個可能,嚇得渾身哆嗦了下。

而後,她神情慢慢冷靜,目光陰冷了下來。

褚雲希聽她半晌不說話,便自顧自說道:「不過,他這個突然的決定,有違褚家祖訓,奶奶他們並不同意,給駁了回去。」

她嗓音低了低,透著些許異樣,「我哥既然動了念頭,說明他在認真考慮這件事了。你如果不想失去褚少夫人的位置……還是要加把勁啊。」

話里,似乎在慫恿什麼。

王藝琳心念微動,眼中殺機乍現。

半晌,她幽幽開口:「雲希,我想請你幫個忙。」 只見一望無際的地平線,丘陵起伏,看不到任何草木和河流,就是那種荒漠大荒漠戈壁的景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