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更是有一名老者,姿態比諸葛鐵牛還要優雅。他面色蒼老,臉上橫亘著一道道皺紋,雙手卻光滑潔白。看得出來,老者十分在意自己的雙手。

老者面前,放著一碗清晨露,兩顆烈火桃,三朵夕陽花。舉手投足間,處理三種變異食材,顯示出爐火純青的技藝。

周堂原收斂心神,不再關注外界,準備大顯神威。靈廚協會準備比賽廚具,他一律不用。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還是在移動餐車上準備食材最舒心!

況且,系統提供的,都是最變態的。雖然不鏽鋼大菜刀與移動餐車賣相一般,但其強大的功能絕對不是靈廚協會可以比擬的。

周堂原從潘多拉魔盒中,取出一杯閉氣金睛牛奶。

激活閉氣金睛牛的圖鑑,周堂原每次都要花費2信用積分,從系統那裡兌換牛奶。

根據系統的說法,此牛奶並非一般的牛奶。閉氣金睛牛的飼養地,隔絕了一切污染源。每天,系統都會給產奶的閉氣金睛牛聆聽大師級音樂,鋼琴、小提琴、古琴等,輪流演奏,保證牛群心情的愉悅。牛群吃的草料,是瀕臨滅絕的鋸齒嫩草。這種嫩草,極富嚼勁,鮮美多汁,在閉氣金睛牛咬合肌得到充分鍛煉的同時,又能夠促進它自身基因的優化,生命層次從而緩慢提升。

「系統,你是怎麼擠奶的?」周堂原有些好奇。

【系統準備讓准宿主親自擠奶!】

「作為偉大的廚神,怎麼會參與擠奶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還是算了吧!」

【作為偉大的廚神,怎麼連擠奶這種小事都不會!】

「系統,大哥,我錯了,還不行嗎!」 南瓜車與水晶鞋 周堂原立即認慫,注意力轉移到比賽上來。

周堂原看著手中的牛奶,奶質純白,輕輕搖晃,牛奶在杯子里流動。靜置后,杯壁乾淨如常,絲毫不見掛壁現象。

周堂原陶醉的聞一口后,又取出一隻爆炸木瓜。

爆炸木瓜,特點如其名,易燃易爆炸,又被稱之為行走的炸藥。瓜的表皮,長滿堅硬的毒刺,稍受外力刺激,就會徹底炸裂,形成毒刺滿天飛的景象。

變異生物千千萬,被人類端上餐桌的更是不勝枚舉。但爆炸木瓜卻不在其中,一是因為爆炸木瓜的口感並不完美,更重要的是人們至今沒有找到安全處理爆炸木瓜的方法。

系統的爆炸木瓜,生長在十倍重力之下,從發芽到開花,從結果到成熟,無時無刻都在強大的壓力之下,對於壓力早有難以置信的適應性。最讓周堂原接受不了的是,系統的爆炸木瓜,是用一種叫做「千日醉」的美酒澆灌的,酒香不滅,木瓜不醒。

周堂原取出爆炸木瓜的那一刻,離看台最近的人迅速做出防禦狀態。

「爆炸木瓜,你是想要暗算其他參賽人員嗎?」

「小鬼,你給我住手!」吳大千的嗓門蓋過了所有人。 麥小妮輕輕笑了一下,搖搖頭說:「我很想,但是我不會打人。」王子點點頭,徑直走向張北羽。

「你打女人了。」王子輕輕地說。

張北羽搖搖頭,「我沒把她當人。也就不算女人了。」

……

這件事情到此結束。張北羽至此也跟小七徹底劃清了界限。這就意味著,在三高,除非是想成為北風的敵人,否則,沒人會再去理睬小七。

在這之後,小七請了兩天病假。第三天回學校的時候,小三如約而至,叫來幾個女混混,又把小七打了一頓。

張北羽沒有再發善心去阻止。那個人,根本就不值得。

……

自上次打了紅狗的人之後,已經快一周過去了。紅狗那邊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張北羽等不及了,他找來江南和立冬,決定再鬧得大一點。

「再大的話,就得去砸紅狗的場子了!」江南說。

張北羽問他,紅狗都有哪些場子。江南說,無非也就是一些網吧,不過要鬧就鬧大的。

「紅狗罩了一家小酒吧,就在渤原路上。比起網吧,酒吧可要高端的多了,那是紅狗的臉面。如果咱們去那鬧一鬧,紅狗還不出來,那真就是不要臉了。」

「那酒吧是什麼情況,給我講講。」

江南告訴他。那是一家清吧,規模不大,去的人,大多是三高的學生。

立冬說:「以咱們現在的名聲和實力,可以去試一試,那地方沒什麼大人物去。」

既然兩人都很贊同,這樣當即拍板。他叫江南聯繫人,當晚就去。

跟上次在學校里鬧不同,這次他不想帶太多人。畢竟那是渤原路,太高調了也不好。除了他們三個人以外,只叫上了白骨和南八虎。

晚上,江南讓南八虎沒人帶了一把刀。一行十二個人,走上了渤原路。

這酒吧不遠,從宿舍過去,走個十幾分鐘就行了。

走在渤原路上,張北羽一陣唏噓。他還是第一次在晚上來逛渤原路,這不愧是附近一塊區域中最繁華的地方,尤其是晚上。

夜幕降臨的時候,這裡的生活才剛剛開始。

在江南的帶領下,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這塊地方算是一條酒吧街,是從渤原路轉彎進來的一片小區域。

每家酒吧門口都有一塊挺寬敞的空地,看樣子是可以露天的,只不過現在天冷了,沒人願意坐在外面。

紅狗罩的的這家酒吧,名字是一串英文,張北羽抬頭掃了一眼,也沒看清是什麼就走了進去。

酒吧裡面有一個大的圓形吧台,還有七八張桌子,規模的確不大。不知道是他們來得太早,還是這家生意不好,裡面大概坐了兩三桌的客人。

一行人進去之後,江南一揮手。南八虎幾乎每個人巴掌了一張空桌,隨後,把懷中的砍刀「哐當」一聲,往桌子上一丟,就翹著二郎腿,四處亂看。

剩下張北羽他們幾個人坐在了吧台旁。

服務員過來看了看,問了一聲:「幾位,要點什麼?」

「水!」立冬說大聲地說。這服務員轉身就接了一杯檸檬水,立冬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兩口就喝完了。把空杯子遞給服務員說:「再來一杯!」

張北羽伸手在下面掐了他一把,小聲的說:「能不能行了,叫你來喝水的?」

立冬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我這不就是在鬧事么!不是,主要是因為啥呢,晚上那個醬肘子吃咸了!」

幾個人就這麼坐著,服務員給每個人都送上一杯檸檬水。

還剩下的客人里,有兩桌是三高的學生。張北羽從他們的表情里能看出來他們認識自己。

張北羽對著這兩桌的人揮了揮手,「走!」他們都認識北風,一看這架勢,知道准沒好事,麻溜就走了。

然後南八虎中的另外兩人,把那兩桌子也給占上了。

從這開始,凡是有客人進店。剛買進來看了一眼,扭頭就走。

每張桌子上都擺了一把砍刀,誰敢進來?退一步說,有敢的人,但是人家也不想惹這事啊。

張北羽就一直和江南、白骨聊天。立冬就一直喝檸檬水,喝了有七八杯之後就開始看菜單,把人家菜單都給看爛了,就開始跟一個女服務員聊天。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整個酒吧街開始熱鬧起來,外面的客人川流不息。隔壁酒吧也傳來音樂聲。

偏偏這家沒有生意。跟之前一樣,每一個客人都進來看一眼就走。

終於,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子從後面走到吧台裡面。

這人面帶笑容,一看就是個管事的。他只掃了一眼,就認定了張北羽是這夥人的老大。

他對張北羽禮貌地點了點頭,說道:「我是這的經理。不知道有什麼能幫上小兄弟?」

張北羽喝了口水,砸吧嘴說:「呵呵,總算來管事的了,我還以為你們不想做生意了呢。」經理連忙點頭,還掏出幾支煙發給幾人。

「小兄弟,我怎麼能不想做生意呢。 豪門禁寵夜歡妻 關鍵你們這…哈哈哈。我看你,應該是三高的吧?」經理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張北羽點頭說是。

「原來如此!是這樣的,如果幾位想喝酒,大不了今晚我請了。如果是手頭不寬裕了,說個數,算我借你們的。」經理能這樣說,已經是給足了面子。

但張北羽顯然不買賬,他撅著嘴搖搖頭,沒有說話。

這經理從開始到現在一直是笑著的,但看到了張北羽現在的表現,不免也有些溫怒。但仍然沒有表現出來。

「小兄弟,我這個場子是有人看的。」「哦?是誰?」

經理一眨眼,說出兩個字,「紅狗!」

「這我知道。」張北羽向後靠了靠,盯著經理說:「我就是要見紅狗。」

經理一聽,明白了幾分。說道:「嗨,如果幾位是想找紅狗,那還真來錯地方了。至少這幾天是來錯了!紅狗已經三四天沒過來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張北羽自顧的點頭,他腦子裡在想著,既然是來鬧事的,總不能這麼坐著吧!那該怎麼鬧呢…

正好抬頭一撇,他看見吧台上面放著一個空的啤酒瓶。

張北羽拉下臉,冷聲道:「我再說一遍,我要見紅狗!」經理被他這麼一說,臉上也有些不悅,搖搖頭說:「我已經說了,他三四天都沒有來過了,如果你…」

「哐嚓!」一聲!還沒等經理說完,張北羽起身抓起那個啤酒瓶砸在他腦袋上。

經理的腦袋上頓時往外冒血。張北羽身子向前一探,抓住經理的衣領,隔著吧台把他給抓出來了。

「草泥馬的!你聽不懂我說話是么!我要見紅狗!叫他滾出來!」 周堂原停下手中動作,奇怪地看著吳大千,「你們是要認輸?」

「休得胡言亂語,你手中的爆炸木瓜,屬於危險違禁物品。想要通過爆炸木瓜,傷害其他靈廚,干擾比賽,有我在,絕無可能!」吳大千呼吸順暢了一些,終於有正當理由處置眼前這個小商販了。

「呵呵!」周堂原低下頭,一刀削斷爆炸木瓜表面的一根毒刺。

「你這是找死,來人,把這個惡毒的小商販抓起來!」看到周堂原沒有聽他警告,吳大千直接下達命令。

周堂原拿起爆炸木瓜,用刀背敲打了一下,爆炸木瓜安穩如常,並沒炸裂。

「這就是你說的違禁物品?」周堂原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恕我直言,我懷疑你這裡有問題!」

吳大千眼睛充血,老臉漲紅。

「怎麼,我說的不對?腦子沒問題的話,那眼睛就有問題了。堂堂靈廚協會副會長,卻是一個瞎子,嘖嘖嘖!」

周堂原的口氣愈發的像系統了,系統當初就是這樣嘲諷他的。

「好,很好!」吳大千手指顫抖,指著周堂原。

「怎麼,吳會長是要干擾比賽?」老王吐了一個瓜子,漫不經心的說道。

吳大千極力剋制,萬千憤怒化作一聲冷哼,坐了下來。

「這不科學啊,為何沒有爆炸!難道這並非是爆炸木瓜?」靈廚們紛紛開始猜測。

「不,這的確是爆炸木瓜。這個商販,一定是掌握了控制爆炸木瓜的方法。」

「你們發現沒有,他在敲打爆炸木瓜之前,削斷了其中一根毒刺,我想這就是其中關鍵!」一位睿智的二星靈廚,明察秋毫,全程關注周堂原的一舉一動。

「鄭兄高明,的確如此,考核結束后,一定要嘗試一番。鵝城靈廚協會又要增加一種變異食材了,到時候鄭兄功不可沒!」

幾名靈廚的對話,並不避人,周堂原聽得清清楚楚,他假裝有些懊惱,偷偷瞥了那幾人一眼,心裡卻樂開了花:削斷毒刺就能控制爆炸木瓜?早就看你們不爽,這次定要讓你們變成刺蝟。

爆炸木瓜,確實非常難以處理,一不小心,傷人傷己。

但是,系統的爆炸木瓜,豈能一般看待。放置於潘多拉魔盒中的木瓜,已經進入休眠狀態,雷打不醒。

至於切斷一根毒刺,純粹是掩人耳目的行為。有時候,一步閑棋,就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周堂原很期待,靈廚協會的大師們,一根一根嘗試切斷毒刺,一次一次被紮成刺蝟的場景。

周堂原的手法,簡單粗暴,避開毒刺,一刀劈開爆炸木瓜。

「粗俗粗俗,靈廚的優雅都不要了!」靈廚協會的人從各方面打擊周堂原。

周堂原專心致志,不為所動。他的雙手,忽然快了起來。手若游龍,刀下生風,爆炸木瓜立即皮肉分離,所有的廢料全部放進不普通塑料盒,只留下最精華的部分。

為何要加快手速?

能不加快嗎?因為吳大千的阻止,耽擱不少時間,爆炸木瓜酒香散盡,休眠時間就快結束了。一旦結束,後果不堪設想。看看眾人畏懼如虎的表現,周堂原都不寒而慄。

爆炸木瓜在周堂原不鏽鋼大菜刀的攻擊下,在空中翻轉,化為半液體狀態。周堂原左手拿起亮銀色量杯,在身前轉了一個圈,一滴不剩,全部藉助,動作乾淨利落。

「系統,你要給我一個榨汁機不就好了?」周堂原忍不住吐槽。

系統並不搭理周堂原。

閉氣金睛牛奶倒入量杯之中,兩者充分攪勻,純白與碧綠絲絲縷縷纏繞,如同在白雲間潑灑了一團綠色的墨水,煞是好看。

最後,加上兩塊碎冰作點綴,波霸奶茶,正式完成。

一切看著簡單,實則非常考驗操作。這個時候,其他靈廚也差不多完成他們的作品。

考核進入最為精彩的環節,品靈膳。雖然僅僅是一星靈膳,也叫人十分期待。

評委們,來自各行各業,都是鵝城中舉足輕重的人物。不必多說,也能猜到這些人物與靈廚協會關係匪淺。這也是對周堂原最為不利的地方。

吳大千領頭,滿臉堆笑,引領這些人上前。品靈膳,自然也有講究。有些菜品剛剛做出,需要時間發酵。有些菜品則需要立即品嘗,否則將會影響口感,甚至會造成生命能量的流失。

吳大千沒有看錯的話,那位小商販應該在作品里加了冰塊。既然這樣,就最後去他那邊好了。至於冰塊融化,破壞口感,就不關他的事了。

第一份作品,周堂原先前關注的老者所做。他是一位老一星靈廚,因為晉陞無望,所以他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一道靈膳上。

老者面前,擺放了七個白底藍花杯。杯中,是淡黃色的凝露狀液體。杯子邊緣,點綴著半片花瓣。凝露清香怡人,勾的人食慾大振。

七個人,拿起茶杯,輕輕抿上一口,滿臉享受。

「烈火桃膠,清晨露與烈火桃膠熬制而成,兩種食材屬性相近,加上夕陽花調和,做成靈膳后,可保留百分之五的生命能量。六十年,只為熬制一碗桃膠。」靈廚身上透露出一股傲氣,保留百分之五的生命能量,已經打破了一星靈廚的極限,這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好好好,我鵝城果然人才輩出!」

吳大千非常滿意,繼續評判下一個作品。

果然,每一份作品,都有可取之處,實乃精品。

周堂原舔了舔舌頭,心想著,這麼多靈膳,如果他來操作,不必多說,肯定能賣個好價錢。

終於,只剩下最後兩位,一個是諸葛鐵牛,另一個是周堂原。

諸葛狗剩的鐵牛,拖得時間越久越好,至於周堂原,吳大千心裡跟明鏡似的。

「苦陀酒釀,請各位品嘗!」諸葛鐵牛的話並不多。

眼前的,是一大碗酒釀。雪白的水晶米漂浮在晶瑩剔透的液體中,幾顆獵牙枸杞漫不經心地散落在碗中,就像朵朵落紅。評委們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分食品嘗。

吳大千這時候卻阻止了眾人,吩咐下去,讓人取來生命能量分析儀。

測試結果立即出來:E級食材五種,生命能量12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