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南音不再多話,再次合眸。

而地上剩下的那些車屑頓時浮空來。

一見,韜腹倫就將韜可收入了自身頁囊,準備應戰!

周邊,這時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畢竟這是帝國外斐和一代帝姝之間的生死較量!

此事,不管最終結果如何,都必將轟動整個媚頁帝國。

「娘娘。」究情月有些擔心地喚來。

因為誰都知道,韜腹倫是嬑頁境頁眉級,而旗南音卻還是媚頁境頁底級!

這是越境對決!

「情月,你帶她倆回裡邊去。」旗南音聲音清和。

究情月無奈,只得先帶兩位嫂嫂回趣樓天裡邊。

韜腹倫目光微瞥究情月,女人,你早晚會是我的!

這一目光,窗口廷雲注意到了。

嗯?

這韜腹倫在覬覦究皇主嗎?

怎麼會這樣呢?

論姿色,論頁境,論地位,在媚頁帝國,勝過究皇主的女人應該不在少數啊!

這堂堂帝國?嬑頁境外斐怎麼會看上一個寄人籬下的嫏頁境遺孀呢?

還有,這韜可的生母又是怎麼回事呢?

想到這兒,廷雲不禁再次將視線凝聚在已然蓄勢待發的韜腹倫身上。

只見他渾身浮現起一團團光泡。

光泡里,赫然是一隻只白色蝙蝠在飛舞!

反觀旗南音,雖未負手,但靜立中卻自有一種一切盡在吾域的氣勢!

這氣勢,讓廷雲回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會那鶯啼無敵天籟夜的卜籟籟。

同樣的無敵之象,卻因為旗南音的美貌比人更勝一籌,而顯得更加攝人心魂!

「旗南音,你當真要與本斐不死不休?」韜腹倫內心似有所忌,面對旗南音靜立之勢。

旗南音眼眸緩緩而開,鐵血色!

浮空車屑立時朝韜腹倫裹殺來!

韜腹倫一見,未敢再猶疑,嬑眉級締力全數爆發!

霎時,所有光泡里的蝙蝠震破而出,直襲旗南音之軀!

同時,所有光泡眨眼之間便融合成了一個人形大光泡,將韜腹倫全身籠罩起來,阻擋來殺車屑!

顯然,這是攻守兼備之招。

廷雲不由緊盯旗南音變化,只見她卻是一合雙眸,任憑一隻只白色蝙蝠攻擊軀身。

軀身衣裳依舊,未見絲毫破損。

只有火花不斷綻放,彷彿那衣裳是金剛不壞!

見此,廷雲內心不禁失笑,和小姑奶奶一樣的軀身之秘嗎?

若如此,倒真應該仔細看看了。

一念即定,廷雲睜開了靜海思洋眼,觀察旗南音軀身奧秘。

赫然,那是八頭藍色的大象!

它們以鼻噴浴著旗南音,從頭到腳。

那浴,非水,乃藍芒!

而旗南音在如斯景象中,宛若聖婦!

「真是奇異!這八頭藍象的浴芒,原來堪比嬑頁境!」廷雲內心輕贊。

雖然無法像廷雲一樣窺見藍象浴芒之景,但此時的韜腹倫亦從自身發動的白蝠攻擊中,感受到了旗南音軀身的強悍!

「這女人,還真是……藏得深!竟然能夠完全承受我嬑眉級締力攻擊!不行,不能這樣耗下去了,得近身去戰了!」韜腹倫心底一定,隨即就像那白蝠一樣,破泡而出!

而裹殺車屑如影隨形之時,人形大光泡就和它們徹底融殺在了一起。

當韜腹倫近身到來,旗南音則睜開了雙眼,鐵血色!

下一瞬,她亦隻身脫出了藍象浴芒。

面對韜腹倫出掌襲至,她並未猶豫,一掌還來!

白色蝙蝠群欲倒向攻擊,但八頭藍象卻是以藍芒灑降來。

「轟!」兩人掌勢一接,彷彿天搖地動!

廷雲目不轉睛地盯著兩人,他看到了,在這一掌對拼之中,旗南音竟是穩佔上方!

那韜腹倫嘴角已浸出鮮血。

旗南音還是面色不改,眸中鐵血無盡!

「不……可能!你現在明明就是媚頁境頁底級,如何與我近身相抗?」韜腹倫迅速倒退,但卻難以自禁地吼道。

旗南音未趁勢還擊,而是翻掌而凝,掌上有一針刺,刺上有毒,劇毒!

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但不知為何,韜腹倫此時卻並未一絲得意,相反,是一臉警惕!

似乎是因為翻掌而凝的旗南音沒有流露出一絲神色。

這女人……難道真的一點不懼我的腐蝠之毒?

韜腹倫內心嘀咕著。

就在這會兒,只見旗南音翻掌輕覆,就像揚掉一點渣屑一般輕覆來。

隨即,就見掌上針刺松落,緊接就是那黑色劇毒猶如雨滴一樣,朝地上墜來。

在快要接觸地面的一剎那,雨滴般劇毒竟是變成了一隻蝙蝠,純黑蝙蝠!

而它更似受了驚嚇般,立時朝它的巢——韜腹倫飛來。

可是,覆掌再動,就如泰山壓頂,將它碾碎在地!

「噗!」韜腹倫終於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想來,這隻純黑蝙蝠與他的軀身有一種牽扯。

與此同時,人形大光泡和所有白色蝙蝠盡皆消失了。

而旗南音的藍象浴芒卻仍舊還在。

那裹殺車屑也已將韜腹倫圍困起來。

「你……敢殺我?」韜腹倫猙獰而望。

旗南音卻冷冷道:「你背後之人是誰?」

韜腹倫微震,強作鎮定道:「什麼背後之人?」

旗南音不再用語,而是用屑!

在轉瞬之間,那圍困的車屑就裹住了韜腹倫的雙手!

韜腹倫頓時痛汗涔涔。

「再給你三息。」旗南音閉上了雙眸。

韜腹倫內心掙紮起來,就這樣失去雙手嗎?

還是將那位野心勃勃的帝子暴露出來?

很快,三息便過。

旗南音雙眸已開,鐵血色!

韜腹倫望而有卻,終於脫口:「是——五帝子!」

話出,旗南音蹙眉。

窗口的廷雲也不禁一皺眉頭,是那潘賽傍?

這……會是真的嗎?

就在廷雲如此念頭一起之際,旗南音已冷聲道來:「韜腹倫,你還真是一條狗!」

韜腹倫臉如豬肝,卻回:「你……還不放開我?」

旗南音冷哼,道:「對於亂咬的狗,四肢都得打斷!」

話落,就見韜腹倫雙腳也被車屑裹住了。

韜腹倫慌了,急不擇言:「你憑什麼說我亂咬?」

旗南音只道:「不憑什麼。在帝國,沒有五帝子之說,只有傍帝子!你脫口之時的一頓,是數字的猛然一接,你真正要脫口的應是四帝子——潘賽鳴!」

語落驚人!

韜腹倫神色大駭,這女人……也太可怕了!她竟憑這點語頓就覺察了……我的端倪!

窗口廷雲此時也是對旗南音有種刮目相看的感覺,這位絕色帝姝還真是心思縝密! 205.vs旗南音(2)

「無話可說了?那就接受懲罰吧!」隨即,旗南音眸中鐵血色再現!

韜腹倫大急,急呼:「轍痕千夜!你還不救我?」

話落,旗南音漠然。

話落,廷雲怔然。

話落稍許,就見一白衣人赫然背立在韜腹倫身邊!

而在這人背姿里,竟是有一種舉世而獨立的超脫!

另外,在他腰間,有一柄長劍。

長劍,雪白,未有鞘,卻隨空中微風搖曳!

再一細窺,劍身雪白里,彷彿有一輪痕迹!

「快,快幫我解開這些碎屑!」韜腹倫見而大喜。

白衣人似是微微笑了笑,緩緩而轉。

就在這一轉之際,韜腹倫雙腳的車屑就如陀螺般旋散來了。

而令廷雲更驚異的,還是這人的面孔!

從娉頁城一路走到現在,除了那墨傾戈之外,廷雲心想自己應該再也沒有見過這麼神采英俊的人了!

不過,不知為何,對這人,廷雲卻又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雖然如此,廷雲卻沒再一現靜海思洋眼細觀真相。因為他還有一種直覺,這人的感知恐怕極其敏銳!

一念方生,應驗即來。

在和漠然無比的旗南音對視過後,白衣人就朝窗口廷雲望來,眼神有思。

廷雲淡淡而笑。

「轍痕千夜,新賬舊賬,今日一起算!」旗南音話落,就爆開了韜腹倫雙手的車屑!

「啊——」痛叫不已的韜腹倫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是失去了雙手。

他不解,為何轍痕千夜只解開他雙腳的屑。

他不解,為何旗南音任憑人破壞她的裹殺。

「外斐大人,看到了吧?帝姝娘娘還要與轍某算賬,所以你還需要自己走回去。」白衣人轍痕千夜似笑非笑道。

韜腹倫一聽,竟是有種吐血的衝動,我雙腳被保留就是因為這個?

「快走吧,別讓帝姝娘娘改變心意,她要算賬的時候,可不想再被一隻蒼蠅分了心神。」轍痕千夜神色依舊。

蒼蠅?

我是蒼蠅?

韜腹倫內心的憤怒可以殺死整個帝國的人。

但,他還是趕緊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