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幾個女生,也只帶了一個雙肩包而已。

七個人早就買好了票,到了時間,就上了車。

因為要在火車上待十幾個小時,大家乾脆買了卧鋪。

幾個人買的床鋪不在一起,不過在一個車廂,距離不遠。

沈曼兒和炎龍宇都在下鋪,還是對著的位置。

大家剛剛上車,都還不累,顯然都很有興緻聊一聊。

大家乾脆擠到了一起,交流一下自己看過的靈異故事。

沈曼兒倒是看過不少,但是她的敘述能力極差,特別恐怖的故事在她嘴裡說出來,也一點也不害怕了。

所以沈曼兒講了一個故事之後,大家基本上就不讓他再開口。

江藝特別會講靈異事件。

江藝看上去就是特別外向的人,肯定特別會說話,沒想到講故事的能力也是一流。

安言還是一副冷冷的樣子,坐在旁邊一言不發。

不過他倒是緊挨著江藝。

兩個完全不同的類型,不知道怎麼成為好朋友的。

大家基本上都講了一個靈異事件,不過江藝的效果最好,起碼大家都被嚇到了。

大家講完故事之後,就想聊聊自己的目的地,續命古鎮。

沈曼兒對這個古鎮一點也不了解。

從炎龍宇講述的故事背景來看,也完全沒有提到這個古鎮有什麼異常。

不過,這畢竟是一個靈異事件,那麼這個古鎮肯定會出事。

小珍說:「我也只是在群里聽到大家提過,所以這次才想去那裡探險的。」

沈曼兒和炎龍宇表示也是。

大哥說:「我倒是想說我一些事情。據說這個古鎮的怪異之處,就像它名字一樣。」

珍妮有些驚訝:「真的能續命?」

安言哼了一聲,顯然有些不相信。

珍妮也看出了安言就是這個性子也沒有和他計較。

沈曼兒覺得有些奇怪,這個安言很明顯對靈異事件不感興趣,也不相信。

那麼他為什麼要來呢?

為了他的好朋友江藝?

沈曼兒覺得也有可能,社會主義兄弟情嘛,都能理解。

大哥接著分享自己知道的細節:「據說有很多得了絕症的人,來到續命古鎮,真的都多活了幾十年。」

沈曼兒說:「如果真的這麼神奇,大家不就都來了嗎?但是我在此之前就沒有聽過這個古鎮呀。」

大哥說:「如果你知道了你的寶貝,那你會到處去宣揚它嗎?」

沈曼兒搖了搖頭,如果自己有一個寶貝的話,那肯定要藏著,生怕別人知道了。

大哥說:「這就對了,這個古鎮就是這樣。不過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時間久了,總會有些消息漏出來。」

「這時候慕名而來的人就多了,但是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來到續命古鎮的人都很快發病死了。」

很多病的不重人不敢冒這個險,生怕沒續成命,反而把命搭進去。

但是還是有一些人,希望能續命,相繼來到古鎮。

小珍和珍妮瞪大了眼睛,覺得下面的話就是重點了。

江藝接過話頭,說道:「結果這些人,也都死了,但是死因不明,到絕對不是因病去世。」

大哥點了點頭,說道:「我們這次就是想去看看,這個續命古鎮,到底有什麼奇怪之處。」

沈曼兒來之前特意囑咐了炎龍宇不要真的靈異,所以這個古鎮發生的奇怪的事情,肯定是人為的。

沈曼兒說:「照這樣說的話,去這個古鎮的人,目的都很明確,想要續命。咱們去探險的話,應該不會有危險。」

小珍笑了笑說:「跟我想的一樣。」

安言想說什麼,但是江藝碰了碰他的胳膊,安言就放棄開口了。

沈曼兒發現了這一點,看向炎龍宇,炎龍宇明顯也看到了。

沈曼兒覺得這兩個人肯定有問題。

因為炎龍宇有外掛,根本就不把去續命古鎮的事情放在眼裡。

沈曼兒也提前知道了,根本不會有鬼,而且見炎龍宇特別淡定的樣子,就更放心了。

大家講完八卦,已經到了一站,這一站上車的人開始多了,沈曼兒的上鋪和中鋪也來了人。

中鋪那人見下鋪坐著這麼多人,開始嚇了一跳,後來想到什麼,眼裡有些嫌棄。

沈曼兒猜測,他肯定想的是,這些人買的站票,結果在卧鋪里蹭座位。

沈曼兒見上車的人越來越多了,想著接下來還有差不多十個小時,就提議大家去休息。

小珍和珍妮的床鋪在沈曼兒旁邊,她們直接就過去了。

安言和江藝都是上鋪,上去之後就不輕易下來了。

沈曼兒剛發現大哥的床鋪在炎龍宇的上頭。

大哥好像很怕麻煩,就在旁邊的凳子上坐著。

沈曼兒和炎龍宇也沒法聊天了,乾脆都開始玩手機。

沈曼兒在躺著玩手機特別容易睡著,果然不到十分鐘,沈曼兒就睡著了。

炎龍宇躺著回憶了這個靈異事件的所有細節,確保萬無一失之後,也閉上眼睛休息。

沈曼兒被自己的手機震動吵醒,她坐起身來,發現大家都聚集到了一起。

沈曼兒一看手機,還有一個小時,大家就要下車了。

小珍走過來,打趣沈曼兒,說道:「小美,你睡眠質量也太好了。」

炎龍宇說:「不好意思,見笑了。」

珍妮笑著說:「你們感情真好。希望能一直好下去。」

沈曼兒害羞的笑了笑,小聲說了聲:「謝謝。」

大家聚到一起,免不了又開始提靈異事件,畢竟大家是因為這個愛好聚集到一起的。

沈曼兒聽別人講的故事,才發現自己看過的恐怖故事真是太少了。

炎龍宇給沈曼兒拿出水和麵包,沈曼兒還真餓了,聽著別人講故事,自己吃了起來。

不過有的故事有些血腥,沈曼兒吃了幾口麵包,吃不下去了。

炎龍宇把剩下的麵包吃完了。

親愛的愛情 沈曼兒又收到了小珍羨慕的眼神,沈曼兒心想,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有什麼可羨慕的?

沈曼兒看向江藝和安言,發現他們兩個人在小聲說話。

江藝對著安言,明顯更溫柔了。 詭異

炎龍宇等人所在的地方,是一處平靜的森林。此時,這個森林充滿了詭異。

炎龍宇等人一路上前行,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危險,只是森林有些濃密些了。

可是,這麼細小的變化沒有人發覺,包括炎龍宇也是如此。

這片秘境太大了,這處森林也廣闊,濃密的感覺只是給人一種深入的感覺。

隨著炎龍宇等人的前行,炎龍宇突然彷彿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停下腳步。

可是自己周圍一個人也沒有了,炎龍宇心裡非常的震驚。

不知不覺中自己就陷入了危險,是幻陣?否則不可能一瞬間自己就感覺到其他人的存在了。

炎龍宇當即拿出來了自己的萬陣圖盤,雖說它只有著下品寶器的力量。

可是,卻已經很強大了,畢竟寶器是仙人才可以使用的。

地仙只能算作偽仙,可是他也能夠使用,雖說不能完全發揮出寶器的實力,可是下品寶器還是可以的。

下品寶器幾乎是每個中低階地仙使用的的,像炎龍宇因為是完美渡劫,所以他不亞於一般的地仙高手。

萬陣圖盤在下界就號稱陣法的終結者,雖說現在不能這麼說了,可是也不能否認它的價值。

畢竟陣盤式的寶器在上界也少見,因為他需要陣法師煉製。

這年頭厲害的陣法師不屑於練這麼低的寶器,不厲害的陣法師練不出這樣的寶器。

炎龍宇在下界有著陣神師的能力,可是在上界,就相當於不入流的三流陣法師。

炎龍宇也不確定是否陷入了幻境,可是唯一能拿出手的只有萬陣圖盤了。

什麼?天賜學院給的武器?拜託,一把頂級聖器有什麼卵用。

天賜學院沒有給這幾名外門弟子裝配非常好的寶物是有原因的。

一是這些弟子來上界沒幾天,修為低下,並且沒見識,遇到寶物,比如說靈藥之類的寶物,也可能當做雜草。

二是,他們不值得,他們本來就是來湊個人數,天賜學院畢竟是一方勢力,哪怕自己得不到,也不會讓給別人,這就是勢力之間的角著。

手拿著萬陣圖盤,炎龍宇此刻心裡一點底都沒有,萬陣圖盤根本就沒有絲毫顯示。

這可能只有兩種結果,一個是這裡沒有幻陣,炎龍宇陷入困境了,二是,這裡幻境太強大了,萬陣圖盤根本感覺不到。

不過,不管是哪一個結果,炎龍宇都不想選擇,這妹的哪一個對自己都沒有好處。

炎龍宇現在心裡一揪一揪的,他害怕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個怪物把自己給吞了。

似乎是聽到了炎龍宇的召喚,一隻巨大的藤條從暗處向炎龍宇襲來。

這個藤條有些發紅,藤條尖上還有些許獻血。

炎龍宇感到有東西襲來,立刻往一旁閃去。

炎龍宇剛才呆著的地方立刻就出現了一個大洞。

炎龍宇心裡一驚,這藤條來的時候完全沒有注意到,說明這藤條可以無聲殺人。

要不是炎龍宇感到了危險的靠近,剛才炎龍宇就已經被洞穿了。

就在炎龍宇思考的時候,又一道藤條朝炎龍宇的頭部襲來。

炎龍宇快速一閃,還是被擦破點皮,炎龍宇感覺這個也太可怕了,完全讓人察覺不到。

炎龍宇手持萬陣圖盤,立刻在周身刻畫了上千個防禦法陣,當然在上界這樣的法陣就相當於一層紙了。

但是炎龍宇要的就是這效果,「嗖~」,一道穿破空氣的藤條朝炎龍宇襲來。

炎龍宇身邊的陣法紛紛破碎,可是這也讓炎龍宇抓住了藤條是在哪裡襲來的。

畢竟用命去賭太危險了,炎龍宇手持頂級聖器,天賜學院給的那一柄劍就朝那藤條砍去。

「咣~「,一聲傳來,炎龍宇感覺到自己彷彿砍在了一根巨大的鋼筋上,這讓炎龍宇一震,心想:這貨,防禦力極高!不好要退。

那藤條彷彿感到了挑釁朝炎龍宇飛快的襲去,炎龍宇也生氣了,大不了一換一。

炎龍宇丟掉手中已經布滿裂痕的長劍,手中鴻蒙之氣直接幻化作了一柄金色的巨大長劍。

炎龍宇雙手舉起大劍朝藤條奮力砍去,藤條好像感到了恐懼,想要後退,但是炎龍宇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轟~「,一聲巨響,藤條破碎了,「呯」的一聲還有其它什麼也跟著破碎了。

鴻蒙之氣幻化的武器,有著非常強大的硬度和攻擊力,可是炎龍宇不敢輕易使用。

畢竟,鴻蒙之氣難以回復,就算炎龍宇可以吸收那碟盤中的鴻蒙之氣,炎龍宇也要費一番功夫。

剛才化作那一柄巨大的金色長劍,就幾乎耗盡了炎龍宇體內的所有能量。

並且,鴻蒙之氣這是一個極大的秘密,炎龍宇不能暴露出去,要不然他會受到天下人的追殺。

畢竟,鴻蒙之氣早已不復存在,哪怕是陰陽二氣都是極為少見的存在。

如果炎龍宇暴露出他身上有著幾乎無止境的鴻蒙之氣,炎龍宇等來的絕不是待價而沽,必定是追殺,殺人越貨。

炎龍宇心裡想,這麼危險其他人該怎麼過啊!

天賜學院沒有給自己準備寶物防身,是因為放棄了自己等人。

天武王朝又不是沒有他人了,聽說天武王朝的十九皇子就進入了。

他叫做皇甫敬,天武王朝統治者姓皇甫,這個十九皇子傳言是非常有天賦的皇子。

炎龍宇等人沒跟天武王朝的人匯合,因為對方看不起他們,他們也是有傲氣的,所以便離開了。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