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他們兩個人分明是鐵石心腸。

「告訴我,打開出口石牆的機關到底在哪裡?」傅芊芊極力忍耐著怒火重複自己剛才的問題。

老墨和老聞倆人對視了一眼。

「咳,這個……」

老聞直接吐出一句:「具體的機關我們兩個也不知道!設計山洞的人並不是我們,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機關到底在哪裡!」

老墨暗暗的對老聞比了一個大拇指,飛快的附和著老聞的話:「對對對,我們兩個不知道機關在哪裡,所以,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打開那個機關,你問錯人了。」

呵,作為奇怪島的島主,他們兩個人會不知道山洞的機關在哪裡?這事要是傳出去,恐怕會笑掉旁人的大牙。

傅芊芊往前走了兩步逼近二人。

她分明比他們兩個矮了半個頭,可是,站在傅芊芊的面前,他們兩個卻是一點兒底氣也沒有,要多心虛就有多心虛。

「是嗎?你的意思是,因為你們兩個沒有參與石洞的建造,所以,不知道山洞的機關在哪裡?」

老墨心虛的將臉轉向他處,手用力的戳著老聞的腰側。

老聞被老墨戳的要發火了。

關鍵的時刻,他就會掉鏈子,戳戳戳,就會戳,他的腰都快被他給戳青了。

老聞硬著頭皮對傅芊芊道:「這個,我們是真的不知道,你也知道,我和老墨我們兩個人之前一直在大陸上活動,回來的時間少之又少,對島上的事情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你說對不對?」

「所以,如果我現在將你們兩個人的腦仁挖出來,你們也不打算告訴我真相是不是?」

老聞和老墨倆人立即感覺到頭皮一緊。

太血腥了,居然要挖他們兩個的腦仁,他們是她的親爹啊喂。

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傅芊芊一心只想著裴燁,一門心思的撲在裴燁的身上,連親爸都能捨棄。

老墨趕緊擺了擺手:「乖閨女啊,我知道你是在跟爸爸開玩笑,你放心,爸爸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對對對,我們都大人有大量。」

傅芊芊再一次拿起一把刀子,將刀子在手中轉的跟花似的,刀鋒折射出的燈光絲絲泛冷。

「你們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

老聞的渾身抖了抖,末了,他匆忙的丟下一句:「我說我說,機關就在……」

老墨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看著老聞。

他居然這麼快就屈服了,早知道他剛剛還堅持個什麼勁,還惹怒了傅芊芊,差點掉了一個耳朵,早知道老聞這麼不經嚇,他就先開口了,還能賣傅芊芊一個人情。

不過,老聞那邊的話還未說完,監控視頻的屏幕旁傳來了一陣悶哼和尖叫聲。

三人齊齊轉頭朝監控畫面中看去。

只見,畫面中,裴燁直直的佇立在那裡,在他的腳邊,一隻狼倒在了血泊中,身上還在不停的往外汩汩的流著血,而站在那裡的裴燁身上卻是滴血未沾。

在裴燁的手中握著一把刀子,刀鋒折射出點點寒光,讓人看了便心中生寒。

看著這一幕的老聞和老墨倆人都被驚住了,要知道,他們從大陸上帶回的狼都是極兇猛的,沒想到,就那樣被裴燁給殺掉了。

至於傅芊芊,當看到裴燁的手裡握著刀子,下意識的將手放在頸間的鑰匙形吊墜上。

裴燁將吊墜變成了匕首,用匕首殺了裴燁。

原本傅芊芊還怕裴燁單槍匹馬的面對餓狼和餓熊會吃虧,不過,現在看來,她……不用擔心了! 畫面中的裴燁,剛想要往前走,但是,一隻黑熊冷不叮的竄了出來,朝裴燁攻擊,狼不及防的裴燁差一點被黑熊抓到。

只因黑熊的體型太大,再加上山洞裡的燈光較暗,裴燁一時辯不清黑熊的身體,只得往旁邊的山洞逃去,裴燁在走到之前走過的山洞小路時,原本的出口處,突然被封,裴燁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僅思考了半秒鐘,裴燁便往其他的方向躲去,黑熊窮追不捨的跟在裴燁身後。

裴燁之前殺了一匹狼,狼的慘叫聲,吸引了其他的狼,他們聞聲朝這邊趕來。

看著畫面中的即將把裴燁圍住的野獸們,老聞和老墨倆人不禁吞了一下口水,感覺自己之前的決定是錯誤的。

如果裴燁真的被狼和黑熊給撕碎了,傅芊芊肯定會把他們兩個給撕碎了。

老聞緊張的對傅芊芊說:「乖閨女,你不是想知道那個機關在哪裡嗎?我現在告訴你……」

「不用了!」

啊?不用了?

老聞看向剛剛還震怒的似要將他們給殺掉的傅芊芊,這會兒淡定的坐在那裡,一臉閑適的表情,他們兩個不禁懷疑剛剛那個威脅他們的傅芊芊,到底是不是眼前的這個人。

他們定睛看了傅芊芊之後,確定眼前的人還是原本的傅芊芊,並沒有換人。

可是,一個人前後的表現怎麼會差這麼多?

或者是……傅芊芊突然間對裴燁沒什麼興趣了,所以,打算放棄他,才會突然改變了態度。

當然了,如果傅芊芊這麼決定的話,他們自然是會很高興,到時候,他們給傅芊芊在奇怪島上找一個丈夫,這樣,傅芊芊就不用回去Z國,而是留在奇怪島上了。

傅芊芊是他們兩個的女兒,到時候,他們再把島主的位置讓給她,他們卸任了還能去四處遊玩,不至於被束縛在這個島上,那該多好啊!

傅芊芊還沒有任何錶示的時候,他們兩個的心裡已經腦補了許多內容來。

「乖閨女,你這樣想就對了,兩條腿的男人遍地走,憑你現在的條件,你想找什麼樣的男人,爸爸都可以為你找到,絕對找一個比裴燁還帥的男人給你!」

「對呀,乖閨女,你看,咱們一家人好不容易團聚,等裴燁他失敗了之後,你就和我們一直留在島上,也別回Z國了。」

「沒錯,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

傅芊芊淡淡的掃了一眼,便將兩個人心裡的想法全部看進了眼中。

他們兩個就差直接對她說:你趕緊把裴燁給甩了留在島上,接任我們兩個的島主之位,讓我們兩個可以隨便到處去玩兒吧。

想設計她?

傅芊芊平靜的開口道:「我什麼時候說要留在島上了?」

「閨女啊,你本身就是奇怪島的後代啊,而且,你的直系親屬也只有我們兩個了,你不跟家人在一起,打算算回Z國不成?更何況,你之前不是挺喜歡那個裴燁的嗎?裴燁死了之後,你再回去Z國,那不是回到傷心地了么。」

「對呀,你還是別回去了,就留在奇怪島吧,到時候我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多好啊,你說是不是?」

傅芊芊的嘴角抽搐了好幾下。

別以為她看不出來他們兩個心裡想的什麼。

一家人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恐怕她只要決定留下,他們就會立刻卸任把島主的位置丟給他,他們兩個天南地北的嗨皮去。

別說她根本就沒有過留在島上的念頭,就算她真的無處可去,只能留在這個島上,她也不可能讓他們兩個如意,她傅芊芊雖然會助人為樂,可也不喜歡當冤大頭。

真拿她當傻子了?

老墨和老聞倆人忙著勸導傅芊芊接受他們兩個的條件,便沒有看向監控畫面,根本不知道監控視頻中發生了什麼事,倆人依然不停的對傅芊芊洗腦。

「Z國有什麼好的,空氣污濁,交通擁擠,你看咱們奇怪島上,鳥語花香,世外桃源,可比Z國要好多了,生活在這裡,你一定會愛上這裡的。」

「不僅如眥,咱們島上的人都非常善良,沒有大陸上那些人的彎彎繞繞,在這裡生活,你會輕鬆很多,你看看你,之前在大陸上的時候,做紫車死過了一次,做了傅芊芊之後,又多次死裡逃生,還是在咱們島上生活自在啊。」

「到時候,你在咱們島上挑個青年才俊,再生個一兒半女的,簡直不要太幸福。」

「所以,乖閨女,我們兩個的提議,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心動,想要留下來了?」

這兩個人的話,對一般人來說,確實是挺讓人心動的。

朱雀劫 這裡沒有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也沒有那些明槍暗箭,環境確實如同世外桃源,是一個歸隱的好地方。

也許,她會有一天想要生活在這裡,但是,絕對不是現在。

Z國有她的信仰,有爺爺等她回去,有她的朋友和戰友,所以,她必須要回去,完成她的使命、實現她的價值。

傅芊芊沒有看向他們,目光掠過他們看向他們背後的監控視頻畫面。

當看到畫面的內容之後,傅芊芊的嘴角勾起愉悅的弧度。

「我想,你們兩人恐怕要失望了!」

「失望?為什麼會失望?只要乖閨女你留下來,我們就不會失望了。」

「對呀對呀,乖閨女,留下吧留下吧,我們兩個一定會好好待你的,絕不會讓你在島上受半點委屈,怎麼樣?」

倆人的眼睛發亮的看著傅芊芊。

千億寵婚 傅芊芊懶的看他們一眼,下巴朝監控攝像頭的方向努了努示意說:「你們兩個在說話的同時,可以先看看後面的監控畫面!」

他們正在商量她留下來的時候,他們突然讓他們兩個看監控視頻做什麼?他們不想看啊。

但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倆人心裡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令他們倆人一致回頭朝身後的監控畫面看去。

當他們的目光落在監控視頻畫面上之後,臉色驟然一變。

只見,裴燁修長的身軀挺拔的立在那裡,所有的野獸已經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屏幕前的老墨和老聞倆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看著站立在那裡俊美無雙的男人。

那個他們以為必死無疑,肯定不會從山洞裡走出來的裴燁,整個人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看著鏡頭時,他那雙漆黑的眼中寫著自信和嘲諷,似乎嘲諷他們不自量力,找這些小野獸來測試他。

這男人還是人嗎?那麼多野狼和野熊,他竟然就這樣把那些東西都給殺了。

再看站在他們身側的傅芊芊,她正微笑的看著屏幕上的裴燁。

他們倆人有些懊惱。

他們明明是想破壞裴燁和傅芊芊倆人的感情的,但是,無形中他們好似讓他們兩個的感情更加深了。

心裡不爽,而且是十分的不爽。

站在山洞裡的裴燁嘴巴動了動。

因為聽不清裴燁說的是什麼,老聞只得把與山洞通話的音響打開了來,旋即,裡面傳出了裴燁的聲音。

「我贏了!」

老聞聽著裴燁一副『我現在第二關已經通過,馬上就可以把你閨女帶走』的語氣,怒火便不打一處來。

他哼哼了一聲:「你是把那些野狼和野熊給解決了,可是,你還不算贏,你現在人還在山洞裡,我們剛開始說的規則是你必須在兩個小時內從山洞裡面出來,如果你出不來,那就算你輸,還說你贏了,你哪兒贏了?」

裴燁看似皺了下眉。

「一定要這麼做?」

老聞不明白裴燁話中的意思,以為裴燁問的是一定要從山洞中出來:「那是當然,這是比賽規則,自然要遵從比賽規則,你必須要從山洞裡出來才算贏,否則的話,你就算輸,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罷,老聞就把話筒的音響再一次關上。

待關上音響,老聞和老墨倆人非常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呵呵,整個山洞只有一個出口,現在呢,那個出口又被堵上了,此時此刻,裴燁在洞中肯定出不來了,那麼,女兒他們還是可以留在奇怪島上的。

如今他們要做的就只是等,等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一過,裴燁沒出來,他們再打開機關,把裴燁給放出來。

不過,讓他們奇怪的是,裴燁把那些野獸給殺了之後,站在他們身後的傅芊芊也不著急了,淡定的坐在那麼里,與剛才那個一臉緊張的模樣,形成了強烈對比?

他們心以為,因為她確定裴燁在兩個小時內出不來,所以,也認命了,打算留在島上了。

以後他們父女在一起過著愉快又幸福的生活,那該有多好。

心裡剛這樣想著,突然他們聽到了一陣『轟隆』的聲響,因為那陣聲響,整個地面都有些搖晃。

老墨警覺的抓住了旁邊的桌子:「怎麼回事?」

老聞吞了下口水:「不會是地震了吧?」

「沒有地震!」傅芊芊好心的提醒了他們一句。

傅芊芊話音剛落,地面又開始了一陣震顫,比剛剛還要劇烈了幾分。

並非綏年 「可是,地怎麼搖晃得這麼厲害?」如果不是地震的話,地為什麼會搖晃得這麼厲害?

傅芊芊沒有回答他們,一雙黑亮的眼直勾勾的看向了監控視頻中的畫面,老聞和老墨倆人下意識的順著傅芊芊的目光看去。

只見,原本擋在裴燁面前的一堵石壁,突然不見了蹤影,代替的是倒在地上如同一片廢墟般的碎石。

老聞:「呃,那些石頭……是怎麼回事?」

老聞轉頭看向老墨,老墨亦是一頭霧水的搖了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緊接著,碎石內的裴燁,淡定的自那些碎石上跨過,走到了石壁的另一側,然後,裴燁的身影便從另一個監控視頻中出現。

老聞和老墨倆人死死的盯著畫面中的裴燁。

正當他們以為裴燁可能會繼續往前走尋找出口的時候,畫面中的裴燁突然間伸手朝旁邊的石壁揮去一拳。

老聞:「……」

老墨:「……」

伴隨著地面的一陣震顫和一陣令人震耳欲聾的聲響,裴燁用掌揮中的那面牆,突然間倒塌,露出了一個足以令一個人通過的大石洞。

老聞:「……」

老墨:「……」

他們兩個再一次目瞪口呆。

所以說,之前裴燁面前那堵破碎的牆,並不是無緣無故消失的,是裴燁一掌擊中碎了的?

眼看裴燁跨過了碎石,打算繼續向前揮開面前的牆壁時,老聞和老墨兩個人緊張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