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你已經沒這個機會了!」

品著天價美酒的林天賜,愜意的躺在靠椅上。

然後他覺得這酒光喝著也什麼什麼味道。

於是林天賜便將杯中的天價美酒,順著身旁一個高挑模特的V字領口,直接倒了進去……

看著對方不敢反抗,並且強行裝出的享受模樣,林天賜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林天賜認為。

人生就該如此,不管別人願意與否,都得接受他的意志,更得為他而活!

只要得到了林天恆父親的隱藏的那筆駭人財富,林天賜父子,便可以拿下另外兩部分的林氏集團,從而達成他們的「宏大」目標!

現在唯一讓林天賜感受不爽的,就是時間過得太慢了。

又或者說,是王慶喜他們的飛機,飛的太慢了。

這一晃都過去兩天了,但王慶喜他們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林天賜的狗腿子,立刻獻媚的走了過來,安撫道:

「少爺,您別急呀。王哥他們開的是直升飛機,又不是噴氣式戰鬥機,哪有那麼快。」

林天賜想想,覺得也是。

去的時候,是他提前下得命令。

所以王慶喜他們才在林天恆掛斷電話的瞬間,就已經及時達到了秦家附近。

但這回來,就只能慢慢等了。

正當林天賜準備聯繫一下王慶喜,問問對方什麼時候回來。

卻突然驚喜的發現,一架黑色的直升飛機,正在緩緩靠近了過來。

「咦?」

「少爺,咱們不是派出了七架飛機嗎?怎麼只有一架飛回來了?」

其實林天賜也覺得很奇怪,但他旋即咧嘴笑道:

「應該是王慶喜那個馬屁精,想先帶著林天恆來跟我邀功,讓其他人先回他們的訓練基地去了。」

這種事情王慶喜不是第一次幹了,所以林天賜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飛機剛停在草坪上,早就迫不及待的林天賜,就直接走了過去。

看到從駕駛位跳下來的是老Q,林天賜不經愣了愣,然後大笑道:

「哈哈,你小子也學會搶功勞了!不過沒關係,今天我高興,你們所有人,都有大賞!」

老Q面無表情的說道:

「只有我一個人活著回來了。」

其他人都死了?

這倒是讓林天賜非常震驚。

林天賜立刻黑著臉說道:

「我希望你接下來,不是要跟我說,你只是自己回來了!」

相比較於手下們的生死,林天賜更加在乎,這架飛機上,到底有沒有自己「親愛的」弟弟。

在看到老Q走向機艙門之後,林天賜頓時長長的舒了口氣。

「乾的漂亮老Q,今天之後,王慶喜的位置就是你的了!而且老子還要給你加薪,送你別墅,豪車,美……」

興奮不已的林天賜,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當老Q打開機艙的門后,他看到的不是,已經被納米機器人給控制住的林天恆。

咕嚕,咕嚕,咕嚕……

幾個熟悉的面孔,就這麼直直的,滾到了林天賜的腳邊…..

「哥,咱們很快就要見面了。」

老Q說完這句話后,便當著林天賜的面自殺了!

「啊!!!」

足足半分鐘之後,被嚇得差點沒尿褲子的林天賜,才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憤怒吼叫聲。

林天賜的狗腿子,也被嚇得不行,顫顫巍巍的說道:

「一,一定是老Q,Q,吃下了那個納米機器人,被林天恆給控制住了!」

該死的林天恆!

該死的秦家!

如果不是眼下他們父子兩個,還要更大的麻煩要處理。

林天賜絕對帶著自己手下最強的高手,直接殺往徽州省!

「哼!林天恆,這次算你走運,有秦家這個攪屎棍幫你!」

林天賜惡狠狠的罵道:

「但只要我抽出手來,你就等著和秦家一起下地獄去吧!」

……

徽府市。

這兩天,林天恆過得是極為舒適。

特別是想到,林天賜收到自己送的那份大禮時的表情,林天恆就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買了兩串冰糖葫蘆,秦嵐妃自己吃著一根,然後遞了根給林天恆。

在秦嵐妃期盼的眼神下,林天恆只能勉強接受了這跟糖葫蘆。

看到林天恆收下了,秦嵐妃頓時欣喜的笑了起來。

「對了。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不讓老Q直接殺了林天賜呀~」

秦嵐妃突然問道:

「畢竟那麼好的機會,老Q要是下手的話,應該成功率很高吧?」

「因為……林天賜活著比死了更加有用。」

的確。

林天恆要讓老Q下手,那十有八九能成功。

但林天恆想要從自己那個陰險狡詐的二伯口中,套出自己想要的消息,可是難於登天。

所以林天賜暫時還不能死。

他的囂張跋扈。

他的自視過高。

對於林天恆來說,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秦嵐妃想了想,又有些擔憂的問道:

「那要是林天賜帶人殺到我們秦家,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林天恆非常確定的說道:

「要是林天賜能來,前天就已經親自來了。現在的林氏集團,亂著呢……」

看到前面新開了一家燒肉店,秦嵐妃興奮不已,想要跟林天恆一起去試試味道。

但側頭一看,秦嵐妃突然發現,明明前一秒還在自己身邊的林天恆,居然突然消失不見了!

「有人在跟蹤我們。」

旁邊的空氣,突然傳來了林天恆的聲音。 「當然是因為妙俞小姐喜歡……」

伏猛條件反射的說道,可是話還沒完就猛的愣住,然後像是想明白剛才孟少寧的問話似的,滿臉驚愕的看著孟少寧,後知後覺。

四爺居然喜歡那張家阿俞?

怎麼可能!

孟少寧聽到「妙俞」二字,原本平靜的心湖中猶如被什麼砸中,瞬間泛起波瀾。

他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一張笑起來格外歡快的臉來,露出小巧的虎牙,笑起來時眼睛彎成月牙的,聲音清脆如鈴響,俏聲喚著他「孟四叔」……

「唔!」

孟少寧突然臉色一變,伸手捂著額頭,手裡原本端著的栗子「砰」的一聲落在車板上。

伏猛嚇了一跳,連忙扶著他:「四爺,你怎麼了?」

孟少寧腦子裡一抽一抽的疼,他臉色煞白,緊緊咬著唇忍耐了許久,那如潮水般的疼痛才緩和了下去,他靠在馬車壁上,對著滿臉焦急之色的伏猛時擺擺手。

「我沒事。」

「怎會沒事,你臉上都疼的沒血色了,我先帶你回去找左子月,讓他替你看看……」

「不用。」

孟少寧攔住伏猛,說道:「我就是好像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才會有些頭疼,現在已經不礙事了。」

伏猛聽到孟少寧的話,滿臉擔憂的看著他的臉色。

見孟少寧雖然臉色蒼白,可是的確沒了之前那般疼痛難忍的模樣,他這才鬆了口氣,轉而又想起剛才孟少寧的話,眼底浮現驚喜之色。

「四爺,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孟少寧搖搖頭:「沒有,只是有一些模糊的畫面。」

他頓了頓,才聲音沙啞道,「伏猛,你剛才說的妙俞是誰?她和我有什麼關係?」

伏猛聞言回道:「她……她是大燕朝中張閣老的孫女,跟小姐,還有昨天四爺見到的那位陳瀅小姐是極要好的朋友。」

「當初四爺還沒去宗蜀的時候,妙俞小姐時常會來府中玩耍,跟著小姐喚你一聲『孟四叔』。」

孟少寧愣了愣,喊他孟四叔?

「那蘭溪先生的畫……」

伏猛回道:「張家是書香世家,妙俞小姐極為喜歡蘭溪先生的遺作,所以四爺曾經命我讓人四處搜尋,準備了好些說是要給妙俞小姐當及笄禮物。」

孟少寧很快就抓住了伏猛話里的漏洞。

伏猛說,他們還沒去宗蜀前就已經準備了那些畫,可是左子月卻說,他是在宗蜀的時候看到他書房裡藏著那些畫的,也就是說那些畫他並沒有送出去。

是被張妙俞拒絕了?還是她心有所屬不願意接納他?

孟少寧問道:「那些畫沒送出去?」

伏猛聞言神情一頓,遲疑著張了張嘴。

孟少寧看著他:「怎麼了?」

伏猛低聲道:「妙俞小姐還沒來得及過完十五歲生辰,就死了。」

孟少寧呆住,死了?

伏猛想起那個笑起來跟小太陽似得的女孩兒,哪怕時隔這麼久,依舊忍不住覺得心中堵得慌。

「她在及笄前一日為人所害,死在了御河的暗潮里。」 林天恆會隱身的事情,秦嵐妃已經知道了。

所以秦嵐妃對此也沒有表現的很吃驚。

按照林天恆的要求,秦嵐妃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繼續在街上閑逛。

跟蹤林天恆的人,發現林天恆突然消失之後,非常震驚。

畢竟好幾雙眼睛死死的盯著,但林天恆愣是從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你們兩個看到那小子去哪裡了嗎?」

「沒有啊,我明明一直盯著呢,但那小子卻跟人間蒸發了一樣,一晃眼就不見了!」

「鬧鬼了嗎這是?!」

……

搜尋了一會兒,實在找不到林天恆的蹤影之後,這三人只能把目標轉向了秦嵐妃。

他們覺得林天即便恆暫時走開了,但他等會兒肯定也會回來找秦嵐妃的。

「快點跟上,那小妞要逃跑了!」

看到秦嵐妃快步走進了一條僻靜的巷子裡面,那三人頓時也顧不上隱匿行蹤了,直接全速沖了進去。

進入巷子之後,那三人頓時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