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鳥大叫,根本都沒有躲閃,巨大的身體直接撞了過來,直接將這靈鳥從頭摧毀,看起來氣勢洶洶的靈鳥竟然在這蛇鳥的衝擊之下無法阻擋哪怕是一下,就像是一層紙一下,瞬間就被戳破了。

「霸王,」南星從曩中拿出獸書,這是骨質的獸書,只是瞬間,一個威武的男人形成,手中舉著長槍便沖了上去,一槍便戳了過去,力氣非常之大,只是揮舞著手中的長槍,但是威力卻好像可以將這天空戳破一樣。

「這是?獸靈?」杜滕眼睛一亮,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但是手掌依舊壓在一本獸書之上,看來是一發現不對就會出手。

「畜生找死。」南星召喚出來的獸靈正是在骨殿內寫獸書的時候出現的霸王項羽,此刻一出現就看到了蛇鳥,整個人都暴躁了起來,舉著長槍便迎了上去,他雖然不會飛,但是一躍竟然跳的幾丈之高,手中長槍瞬間砸了下去。

昂!

蛇鳥慘叫,被這長槍直接砸在了地面之上,忍不住發出了慘叫,幾人連忙湊了過去,只能看到項羽那看起來不太大的身體,舉著一桿黑色的長槍,用力的砸著這看起來恐怖的蛇鳥,每一次都讓這蛇鳥慘叫,這蛇鳥已經沒有了任何掙扎的力氣,竟然被這項羽生生砸死。

「可怕,」看著項羽的英姿,其餘幾人忍不住一陣膽寒,這項羽實在可怕,竟然將這蛇鳥完全碾壓,實在是讓人感到可怕。

「哼!」知道蛇鳥再不會動彈一下,項羽才冷哼一聲,化作一道青煙消失在原地,若不是那裡死去的蛇鳥,恐怕幾人都不會認為這裡發生了戰鬥。

「蛇鳥的結晶都被砸碎了,」杜滕搖搖頭,看到蛇鳥的結晶都變成了碎片,當下只能搖搖頭。

幾人也沒有管這蛇鳥的屍體,在這綠林山脈之中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其他的凶獸將之吞食,他們根本不需要多加理會。

「這就是綠林山脈的凶獸,這裡的凶獸擁有著最靈敏的感官,似乎隨時都可以發現來到這裡的人。」杜滕解釋道,「剛才的蛇鳥恐怕就是這樣發現的我們。」

「這裡的凶獸如果都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不是完了。」靜雯突然開口,看著眾人將目光看了過來當下開口道「這蛇鳥的氣味是這樣的濃厚,這樣濃重血腥味根本無法阻擋吧!恐怕只是一會的時間就會吸引足夠多的凶獸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易青臉色微微一變,「我們快走,這裡很快就要成為兇手的戰場,那些強大的凶獸不會出現,但是一些弱小的凶獸一定會出現,而且就算是這樣,我們也不能阻擋數量龐大的凶獸。」

「阻擋?能不死就不錯了。」紫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綠林山脈最近的便是流亡沙漠和紫羅湖泊,我們去紫羅湖泊。」杜滕開口,直接將自己的飛行坐騎召喚了出來,其他人連忙跟上,雖然不清楚紫羅湖泊會是如何的,但是總比待在這裡強吧!

「在綠林山脈的深處我能感覺到有陣法波動的氣息。」南星突然開口,他在那深處感覺到了陣法的波動氣息,雖然剛才只是微弱的一點,但是還是能夠感覺到,他在諸葛孔明那裡得到的陣法,還是相當靈敏的。

「陣法?」幾人一陣猶豫,陣法就是一個神秘的代名詞,他們幾人都知道有陣法的地方不會簡單,尤其是這終古世界內的陣法。

「紫羅湖泊和那裡,你們來決定。」杜滕也不知道該怎麼去了,紫羅湖泊是安全,但是陣法那裡就是機緣,但是機緣總是伴隨著危險。

「陣法,」幾人一咬牙,同時決定了方向,他們本來就是歷練的,如果沒有危險,如何能夠稱之為歷練,況且各自都有著保命的手段,在他們看來,其實還是可以試一試的。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幾人雖然努力的想要躲開這裡的凶獸,但是依舊遇到了幾頭凶獸,幾人將其全部斬殺,然後向著南星所說的陣法而去,這看起來短短的路程,他們竟然飛行了將近半天的時間,這裡的凶獸極為兇悍,並沒有那麼容易擺脫。

「是這裡嗎?」易青很是疲憊,這綠林山脈的凶獸真的是不負他們感知強大的名號,不管他們多麼的小心都會有凶獸發現他們,不過好在他們終於還是到了。

「就是這裡,」南星點點頭,這裡的陣法氣息最為濃厚,而且所有的陣法氣息就在這裡徘徊,這裡就像是一個源頭一樣。

「這裡真的有什麼陣法嗎?我怎麼看不出來。」紫陌在這裡看來看去,並沒有發現這裡的山和其他地方有什麼特別的不同,而且這裡的氣息似乎相對來說更加安全一些,這裡並沒有那些討厭的凶獸氣息。

「別,你那裡就是陣法的一個點。」南星看著紫陌似乎想要直接落下去,連忙開口,這陣法他現在還沒有看出來什麼,若是不小心觸發了陣法,就算是他們有著保命的手段都不敢說一定就可以存活下來,這是一個獨自存在的世界,曾經有無數大能隕落,何況是他們,他也不認為他們的保命手段會比那些大能更強。

紫陌原本要下墜的身體猛地停了下來,看著南星,目光之中有著不相信,南星也不生氣,畢竟她們不知道陣法,對於陣法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

南星從曩中拿出一張紙,讓夢靨升高一些后,俯視著這裡,手中握著筆開始畫了起來,他將自己能夠看到的幾個陣法點都畫了出來,將其勾勒在了一起,竟然是一個陰陽圖,這和道門的太極陰陽不同,不是口尾相接的黑白魚,而是另外的陰陽,一面屬陰,一面屬陽,看的分明。

「這就是這陣法的幾個點,我們先不要靠近。」南星將自己畫出來的圖紙交給了幾人,讓他們都看一看,這要是不小心觸發了什麼,最後倒霉的還是他們,不會是其他人。

杜滕幾人也連忙看一下這圖,陣法被稱之為罪惡,並不是沒有原因,而是因為它的詭異,有時候僅僅只是幾塊隨意擺放石頭,但是當你踏進其中之後就會出現極大的變化,將你生生耗在其中,有的陣法更是可以將你磨滅,徹底斬殺,可能靈魂都無法逃離。

「我也不知道這陣法是什麼?不過這陣法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陰陽門,或許這陣法和陰陽門有些關係。」南星開口道。

幾人點點頭,隨著南星落了下去,他們已經避開了外面那幾個點,直接向著陣法中心而去,那裡應該會有這陣法更加詳細的信息,而且在這終古世界的綠林山脈內有著如此之大的一個陣法,也不知道這布置陣法的人是為了什麼。

不過幾人什麼都沒有發現,唯一的一個好處就是這裡並沒有凶獸,就像是龍女山一樣,所有的凶獸都會在潛意識之中避開這裡,就像是知道這裡的不同,雖然沒有發現,他們也就只能將其當作是一個暫時休息的地方。

「要不,我們觸動一下陣法,或許能夠得到什麼。」首先開口的竟然是靜雯,而不是紫陌,幾人都是有些為難,不是他們沒有想過,而是這陣法都不清楚,他們也不敢隨意觸碰,不過靜雯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他們此時沒有任何的頭緒,或許觸發陣法是最好的選擇,否則在這裡待多久也是一樣,最後只能離去。

「如果沒有其他辦法的話,」南星也是無奈,幾人重新飛了起來,南星更是召喚了一具白骨向著一個陣點而去,如果真的和南星猜得差不多的話,那個陣點一旦被觸發,這裡就會發生變化,到時候他們就可以看到這裡發生的改變。

砰!

這具白骨很是聽話的沖向了南星所說的地方,直接就衝進了那個陣點,沒有絲毫的遲疑,但是讓幾人感到驚異的是,這裡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甚至是什麼變化都沒有。

「這個陣法不會是死陣吧!」杜滕到底了解的比較多,有一些陣法因為時間或者其他的原因,會慢慢變得沒有變化,也就是所謂的死陣,雖然陣法還在,但是已經沒有了陣法本身應該有的能力。

「不,沒有這麼簡單,剛才的小骷髏我現在還有一點聯繫,它似乎掉入到那個陣點中去了。」南星臉色嚴肅無比。

「掉到那個陣點?」其他人很是奇怪的看著南星,不太理解南星說的是什麼。

「那個陣點之中有一個奇怪的東西,就好像是一間巨大的房屋,那裡就像是一個空間裂縫沒有閉合,然後出現了一個儲存口一樣。」南星盡量的解釋道「也就是說,那些陣點其實就是這個陣法的關鍵。」

「陣點之中形成了新的小世界?可以這麼理解吧!」易青開口,看著南星點頭后,幾人都忍不住沉思。

「那我們也要進去嗎?」紫陌小心翼翼的看著幾人。

「只能進去了。」南星暗中使用骨殿,將小骷髏給召喚了回來。

幾人對視一眼,總感覺有哪裡不對,但是卻又說不出到底是哪裡不對,只好點點頭,不過杜滕倒是興奮的很,似乎對於這種刺激的冒險很感興趣,其他人搖搖頭,難怪在道門之中少有人與杜滕交往,就這樣確實不會有什麼人的。

其實不光是他們,就是南星都感覺到了怪異,這陣法並沒有那麼簡單,他堅信著這一點,這一共有十多個陣點,難道只有那個陣點有古怪空間形成嗎?不知道為什麼,南星感覺自己似乎捲入了很么了不得的事情,只在自己將其解開。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這個陣點並沒有什麼奇特,在南星的眼中,這個陣點是有著濃重氣息的,但是在紫陌幾人眼中,這裡和其他地方並沒有什麼區別。

「是這裡嗎?」靜雯稍微猶豫,指著一個地方。

「你能看到嗎?」南星驚訝,其他人明顯是看不到這裡的變化的,就算是易青和杜滕都沒有任何的發現,在南星的眼中,那個陣眼赫然便是一團黑紅相間的光芒,有一米左右大小,便是一頭牛都可以掉入其中,這麼大的陣眼南星還是第一次看到,要知道一般陣法的陣眼是越小越好,最好是陣法師來了都看不到的。

「我看不到,」猶豫了一下靜雯還是搖搖頭,不過想了一下開口道「不過我能感覺到這裡好像有著一團氣息在翻動。」

「是什麼顏色的?」南星當下問道。

「紅的,不對,黑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在變。」靜雯不知道南星想說什麼,但是終究還是說了出來。

「看來你很有陣法師的天賦,回去之後可以去測試一下。」南星呼了一口氣,「這已經是一般陣法師該擁有的敏銳了。」

南星沒有說的是就算是他在沒有得到諸葛孔明的陣法傳承時,還不如靜雯對這陣法的敏感,能夠看到陣眼,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卻能夠感覺到,這已經是相當不錯的天賦了,看看易青幾人可是完全不懂得。

「這裡就是陣眼了,我們進去看看吧!」南星開口道,幾人都是點點頭,南星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跟在他的身後,隨著幾人踏入這陣眼,這陣法就好像瞬間有了傳送的功能一樣,幾人只感覺眼前的景象驟然間轉變,當他們再次迴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在之前的地方了,而是到了一個獨立存在的小空間。

嘔!

只是向四周看了一眼,紫陌和靜雯兩個女孩就受不了了,直接捂著肚子吐了起來,便是南星三人也不是太好,只是到底男人比較堅強一點,沒有向她們一樣。

面前出現的是成片的死人,最重要的是這些人的死法,就好像是為了讓一些人承受這世間最恐怖的刑法一樣,每個人的死樣都不一樣,有的被割掉了頭顱,有的被剁掉了四肢,還有的被挖掉了雙眼,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這些死人之中還有一些在蠕動,一些人還沒有完全死透。

「嗚嗚!嗚嗚!」在他們不遠處的便是一個,眼睛被挖掉了,鼻子被割掉了,就算是耳朵都不見了,四肢也完全看不到,只有一個殘破不堪的腦袋連著肚子,就這樣還被一根黑色的長繩拴住腦袋,此時似乎感覺到來了人,拚命的蠕動身體,想要被他們發現。

「這,這,」指著這些人,甚至都不能被稱之為人,易青瞪大了眼睛,瞳孔都在放大,幾人都感到了驚悚,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到底是誰,誰將這些人放在這裡,生死不能,生不正常,死不安寧。

「這是邪陣,這些人都是用來養陣的。」南星陰沉著臉,這種事情不是沒有,但是誰能夠知道在終古世界竟然還有著這麼一個陣法,這樣的陣法是沒有成型的,,一旦完全成型,這樣的陣法所產生的怨氣會造就怎樣的魔鬼是誰都不能夠確定的,而且只是看著這一個陣點九幽這麼多的活死之人,其中似乎還置放著一些近古進入這裡的強者的遺骸。這樣的陣點有十幾個,這是何等的驚人。

殺的人多並不會產生這麼重的怨氣和死氣,殺人最多產生殺氣,但是將一個活人折磨死去,就像是剛才那個人,四肢都沒有了,五官都消失了,這樣的人產生的怨氣可以和一座城池相比。

「養陣?」杜滕也嚇了一跳,似乎聽過這個詞一樣,「就是傳說之中以人喂陣嗎?」

「差不多,只不過這種養陣更加的邪惡,如果這個陣法真的出現了,恐怖這個世界都會在頃刻間被消弭。」南星感覺到了這裡傳來的怨氣,他都感覺自己身邊好像真的出現了冤魂一般。

「這麽厲害?」易青也是問道。

「不過這陣法應該還沒有完成,如果完成的話,這裡的活死之人將會把這個空間堆滿,而不會還有這麼大的空間。」南星開口道。

「是這樣嗎?那麼我們現在怎麼辦?」終於回過神的靜雯開口,用手拍著紫陌的背部,眼神之中帶著恐懼,這裡的人都是被黑色的繩索所困住,但是這黑色的繩索卻不知道是通往哪裡,甚至都沒有牆壁,說是活死之人一點錯都沒有,因為有的人還沒有死去,此刻似乎知道了有人,在一堆屍骸之中努力的翻動,這畫面只是看一眼都讓人永生無法忘記。

暗夜豪門:爹地我要帶媽咪走 「我也不知道敢怎麼做了?」南星無奈苦笑,不過他還是有著自己的辦法,從囊中拿出一本獸書,正是當初召喚出諸葛孔明的獸書,雖然自己得到了傳承,但是和這給自己傳承的人相比還是差了很多,如果是諸葛孔明的話一定能夠知道到底該怎麼做。

在這略顯黑暗的陣點之中,獸書獸靈出來的光芒無比是燦爛無比的,隨著數道光芒的出現,一大團的迷霧出現,漸漸的融合在了一起,很快便形成了人形,赫然及時諸葛孔明,手中握著一把鵝毛羽扇,優雅無比。

「這是?」其他幾人奇怪的看著諸葛孔明,不清楚南星這個時候召喚獸靈幹嘛!

婚然心動:大牌老公不靠譜 「這裡是?」諸葛孔明四周環繞一眼,很快就看到了這周圍的活死之人,鵝毛羽扇輕輕一搖,屬於這裡的難聞味道立馬飄散,在這裡消失不見,「怎麼回事?這不是屍山血海陣嗎?怎麼還會有人使用這樣的陣法?」

「還真的有人知道啊!」 侯門冷王愛寵妃 還沒有等到南星幾人說話,一個陰森森的聲音突然出來,讓所有人一驚,這裡還有人。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諸葛孔明最先做出反應,手中的羽扇一揮,便有一條風龍席捲而起,直接向著一個黑暗的角落而去,那裡明明是黑暗一片,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一個黑影從那裡猛地竄了出來,這風龍砸在了那裡,將幾具屍體捲入了其中,化作了碎片。

「真不簡單啊!不過是區區獸靈而已,竟然在自己的扇子上刻畫了風陣。」那黑影漂浮在半空之中,凌立在這屍山之上,對於剛才屍體的毀壞絲毫不在乎。

「布置陣法的人並不是你,」諸葛孔明的話讓幾人一愣,「你的陣道雖然不弱,但是卻沒有達到可以布置屍山血海的程度,這應該是前人布置的陣法,然後被運轉起來才對。」

「這麼快就發現了嗎?我現在倒想將這個小鬼的獸書搶到,讓你和我一起運轉這陣法了。」這黑影讚賞的看著諸葛孔明,對於這個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獸靈,他是越看越喜歡,不過是區區獸靈,竟然達到這種程度,真是讓人興奮。

「我既然知道這陣法就能夠關閉這陣法,縱然不能布置陣法,但是只是將其毀滅,還是沒有問題的,不過首先是先把你打敗。」諸葛孔明開口,對著南星幾人一會羽扇,直接帶著幾人從這陣眼之中出去。

等幾人落地之後,諸葛孔明直接飛起,就到了天空之中,那黑影也到了天空,並沒有躲在這陣眼空間中,似乎對於自己很有信心。

黑影人即便是在這山脈中依舊只能看到黑色的長袍,看不到身體,看不到面孔,甚至是看不到手掌,那手掌都包裹在黑色的材料之中,握著一根黑色的長棍,那長棍上有著一道道奇異的紋路,就像是陣法一樣。

「看來你的陣棍也不簡單啊!」諸葛孔明冷笑一聲,手中羽扇翻過,向著黑影人便是扇動,頓時這裡的天空都變得有點黑,一盞有一盞燈漂浮在他的身邊,天空之中都飄過一朵黑雲,這些燈的光芒直接照耀到了黑雲之中,就像是漫天的繁星一樣。

「七星陣?」黑影人似乎在吃驚,聲音都變得大了起來,握著陣棍的手掌都捏的緊緊的,陣棍往前揮動,在他身前出現一個個黑黝黝的小洞,化作黑色的小球出現在他的身邊,這些黑球互相勾勒,很快便聯繫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張黑色的網,將他自己包裹在了其中,倒不是他一定就要承受這陣法,而是七星陣的特點。

七星陣,一旦陣法發動,便會形成一個特殊的空間,將範圍內的人籠罩在其中,如果不能打倒施展陣法的人,是無法從七星陣的範圍內出去的。

「區區防禦陣,你認為能夠防禦住我七星陣?」諸葛孔明看著黑影人瞬息布置出來的陣法不由的冷笑了起來,這樣的陣法都可以防禦自己的七星陣,那麼自己這陣法就算是白布置了,完全算是浪費。

下方,陣法之外。

「這就是陣法師的戰鬥嗎?實在不簡單,瞬息之間改變天時地利。」杜滕冒出了一絲冷汗,尤其是看著這七星陣,竟然真的像是出現了一片浩瀚星空,令人生俱。

「消耗的可是我的力量,若不是我現在可以將幾種力量混合使用,還真的不夠他揮霍。」南星搖搖頭,看著在上面囂張無比的諸葛孔明,很是無語,獸靈消耗的便是使用獸書者的力量,若不是現在他可以將異象之力也運用起來,還真的無法讓諸葛孔明順利使用這七星陣。

天空之中的陣法之戰還在繼續,不得不說這一次將諸葛孔明召喚出來是對的,否則南星自己就算是可以布置七星陣也絕對不會像諸葛孔明這麼的隨意輕鬆。

轟!

諸葛孔明的羽扇揮動,黑色的雲朵之中出現了無數的星光,一道道星光都是可怕的能量柱,哪怕那個黑影人多麼的看不起他,認為這不過是區區獸靈,此時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這星光能量可不是簡單的,能夠勾動天地的星光之力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幾道星光之力瞬息劈了下來,落在了黑影人的防禦陣之上,就像是湖泊內扔入了巨石一樣,那防禦陣激起了無數的波紋,就像是隨時都會破碎一樣,又是幾道星光之力落下,那防禦陣依舊是那樣,看起來好像要破碎了,但是卻總是差那麼一點。

「嗯?原來如此,你是在防禦陣之中包裹了鐵樹陣,還真是不簡單,雙重陣法,還真是不簡單啊!」諸葛孔明笑了起來,只是笑容那麼的森冷,這個傢伙竟然膽敢騙自己,簡直是找死。

「不好,」黑影人暗道,原本以為可以騙過這個獸靈,讓自己安穩躲過這七星陣,現在看來是不行了,接下來的攻擊絕對不會像之前一樣了。

果然,這些原本細小的星光之力在瞬間變得粗大起來,那些星光都開始聚集,漫天的星海化作幾顆斗大的星辰,耀眼無比,若是在遠處看著這裡就會感覺是幾顆星辰在燦爛發光。

「這是七星陣的終極陣法變化,這下糟了。」黑影人心中暗道,將自己會的幾種防禦陣法在瞬間全部布置了下來,他倒是想要躲避,可是此時那幾顆星辰帶來的巨大的壓力讓他無法移動,可怕的壓力讓他的骨頭都在輕輕顫動。

「七星照耀,落。」諸葛孔明大叫,幾道粗大的星光瞬間落下,就像是傳說之中的審判一樣,周邊的凶獸都在這陣法的威勢之下倉皇逃竄,飛快的離開這裡。

龍女山。

「這個力量波動,是那個小傢伙嗎?這樣的陣法,看來那個邪惡的陣法終於要消失了。」龍女喃喃,閉上了雙目,趴在深潭之中,不再晃動一下。

還有其他進入終古世界的人,此刻他們只能看到一朵黑色的雲之中落下一道金色的光柱,就像是要將這個世界毀滅凈化一樣,即便是隔著很遠的地方,都可以感覺到這強大力量的波動,讓人心顫。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巨大的星光光柱就這樣持續了足足有一會的時間,這才開始慢慢消散,雲朵,星辰,盞盞明燈,一切都在消失。

而那裡,原本黑影人所處的地方,除了一根黑色的陣棍,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人一樣,那個黑影人就好像是完全被蒸發了一樣,什麼都無法留下。

邪少悍妻 南星身體一晃,一個腳步差點沒有站穩,被一旁的杜滕連忙扶住,他的臉色有些蒼白,這是因為身體的轉力基本都要被消耗完了,剛才看的要緊,沒有來得及將身體的力量轉換,差點沒有堅持住。

「這個陣法實在是太強了,就算是聖級強者都無法堅持片刻。」看著那裡消散的雲朵和星辰,杜滕都不得不開口,這樣一個陣法幾乎是敵人的噩夢,他甚至想到若是哪天長安城有人對南星出手,然後南星對著他的家族放出這樣一個陣法,這樣的力量足可以將一個家族居地覆滅。

「但是消耗也是巨大的,這還不是這個陣法的完全版,否則我也不會還有力氣站在這裡和你們聊天了。」南星苦笑,這力量雖然龐大,但是消耗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並不算是真正掌握的力量,陣法本來就是藉助天時地利發出的力量。

另外一邊諸葛孔明也終於落了下來,直直的到了幾人面前,手中握著的正是剛才那黑影人拿的陣棍,直接送到了南星手中。

「這陣棍刻著幾個防禦的陣法,還算是不錯,你也可以使用。」諸葛孔明開口道「現在還有力量嗎?我試著用八卦陣把這屍山血海陣給破了,這樣這裡的冤魂才有機會轉世重生,否則冤魂難安,這裡遲早會出事。」

「可以,你去準備吧!」南星點點頭,將身體的血脈之力,異象之力全部轉換做轉力,這樣才可以讓諸葛孔明安穩的布置陣法,這裡的屍山血海陣到底不是一般的陣法,不會是那麼簡單的。

諸葛孔明飄然而去,事實上若不是擔心南星力量不足,恐怕他已經開始布置陣法了,南星轉過頭便將這陣棍給了靜雯,讓幾人一怔,要知道擁有陣法的武器或者護甲都是極其珍貴的,就算是在長安城都可以賣到一個令人滿意的價格。

「這個我不能拿,」靜雯連忙拒絕,自己沒有出任何的力,不能拿。

「我要這東西沒有用,我們之中除了我也就你有陣法天賦,這東西對你才有用,我要是需要我自己就會製造了。」南星毫不在意,這上面的防禦陣他也不是不會,只不過他平時比較懶,除了寫寫,基本就不去動用自己其他的力量,要不然到現在還沒有去長安城的醫者聯盟中提高自己的毒聖身份。

「你還能製造陣法武器?」易青很感興趣。

「製造倒是沒有問題,就是太麻煩,需要雕刻陣紋,實在是繁瑣,」南星似乎對於這陣法武器很是不耐煩,讓幾人很是羨慕,別人是不會,他是會都不願意去做,這差距,「開始了嗎?」感受著身體內的力量開始被消耗,南星知道這陣法要開始了。

幾人連忙看過去,就看到天空被一個巨大的陣法所籠罩,就好像是形成了一道帷幕,一個八卦圖案開始浮現,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八卦中的諸葛孔明,他的身邊出現八塊巨大的石頭,從天空狠狠落了下去,直接將地面砸出了大坑。

這八塊巨石分別落得地方就是這八卦陣的八個角,一股奇怪的力量開始從這裡面出現,蘊含著一種奇怪的力量,似乎是要做什麼。

「來了,」南星低聲開口,幾人都是一凜,一臉警惕的看著遠處,那裡便是屍山血海陣的十幾個陣眼,現在都開始出現了端倪。

吼!

一個人爬了出來,嘴巴之中卻發出了凶獸一般的吼叫,沒有手腳,脖子有一條黑色繩索,從那陣眼之中爬了出來,就像是從傳說中的十八層地獄鑽出來一樣,讓人看著生俱,這已經不算是人了。

漸漸的人開始越來越多,就像是屍山出現了一般,剛才的活死人開始被牽引出來,像是沒有任何意識的屍體,但是實際上他們還在蠕動,並不是他們還活著,而是那股無法離開這裡的陣法牽制著他們,讓他們產生的怨氣,而且這怨氣還在操控著他們。

「如此之多嗎?布置陣法之人應該要落入十九層無間地獄才行。」諸葛孔明面色很差,高高舉起自己手中的羽扇,八塊巨石開始發光,就像是太陽一樣,一道道光芒射出去,開始凈化這周圍的屍體,那些屍體一旦觸碰到這巨石,身體就會被蒸發,一切都會徹底的消失,只有一個純凈的靈魂出現,落入八卦陣的中心消失不見。

「太慢了,」南星搖搖頭,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堅持到所有屍體被凈化,而且八卦陣不該是這麼用的吧!

「太慢了,」同樣的話也出現在了諸葛孔明的嘴巴之中,他也不再猶豫,直接催動了八卦陣,巨大的八卦圖出現在天空,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尊神邸,看起來尊崇無比。

「鎮,」諸葛孔明大叫,南星身體的力量瞬間被掏空,整個人幾乎要癱軟在杜滕身上,諸葛孔明也化作一道獸靈之光消失,但是八卦陣卻在這個時候發動了,巨大的八卦掌圖直接落了下來,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直接落在了這屍山血海陣上,整個大陣都在顫動,就像是怒吼一樣,一個巨大的魔魂出現在陣法上空,不住的悲鳴,但是這個時候卻沒有任何的作用,他的身軀在一點點被八卦圖碾壓,當八卦圖完全落下去的時候,這魔魂只剩下一點,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屍山血海陣,就此崩毀。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啪!

一點火光在這個靜謐的山洞之中發出光芒,漸漸的這火光越來越大,將整個山洞都籠罩在了起來,讓這裡和白天差不多,只不過這洞口被一塊巨石封住,而且上面還有一團迷霧,將這裡打造的如同一個封閉的密室。

「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們在這裡歷練就不能稍微正常一些嗎?」終於有人的聲音傳來,不是別人,正是五人中的紫陌。

「我們的歷練很正常啊!起碼已經看到了很多書本上無法看到和描述的東西,」易青笑了笑,對於這次的歷練他是很喜歡的,而且他們本身也是有收穫的,這樣一個巨大的陣法留下來的財富,或者說因為這是屍山血海陣,這裡的人雖然都被八卦陣凈化,但是有一些東西竟然在八卦陣的威勢下留了下來,這些都是好東西。

「我可是真實的感受到了陣法的威力了啊!不管是這屍山血海陣還是八卦陣,或者是七星陣,隨便一個陣法都可以輕易的將我們抹殺,」杜滕也開口道,對於這陣法之道算是真的有所了解,就算是別人說陣法充滿詭異和不詳,他也不會這麼片面的認知了。

幾人都想到了屍山血海陣最後出現的巨大魔魂,只是上面傳來的力量就讓幾人感到心驚,但是這樣強大的魔魂在八卦陣的威勢之下也只能被鎮壓,一切都在粉碎,根本無法堅持下去。

「靜雯,你以後學會了陣法,可不能忘了我啊!」紫陌撒嬌的拉著靜雯,這一次靜雯的收穫也是不小,起碼被南星證實有著陣法的天賦,而且還得到了黑影人的陣棍,只要努力將來一定會成為一名真正的陣法師的。

「我還不一定可以成功呢!」靜雯臉色微微一紅,擺擺手。

「我相信你可以成功的,」南星靠在一邊的牆壁之上,之前的消耗實在太大了,諸葛孔明的八卦陣在最後一刻差點將他身體內的力量全部掏空,這還是八卦陣的威力沒有完全展示的原因,否則自己恐怕要吐血了。

「總的來說這次沒有白來,我剛才查詢了一下,這個陣法被毀壞之後還有一些東西留了下來,不過不是什麼寶貝,像是一些傳承符號。」杜滕將自己找到的東西拿了出來,是幾塊碑石,從拿出來就有一種陰森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