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巧兒醒來的時候,喬君已經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早已疲憊不堪的呼呼大睡了。

林巧兒看著睡得正香的喬君,眨著大眼睛,「大哥哥,真的是你嗎?巧兒不會是又在做夢吧?」

喬君被林巧兒的自詡聲給吵醒了,他睜開眼,看著眼前已經出落的極美的女子,微微一笑,「巧兒,你不是在做夢。」

「大哥哥,你在說謊。我好幾次夢見你,你都說來救我。可是你卻遲遲沒有出現。這次你肯定又在騙我。等夢醒的時候,這美好的一切又是一場空。」林巧兒不相信的說道。她覺得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做夢,是那麼的不真實。

接著她卻展顏一笑,「不過還好!能在夢裡見見我的大哥哥,巧兒已經知足了。」

喬君坐直身體,看著臉色已經恢復紅潤之色的林巧兒,內心深處感慨林巧兒和她媽媽一樣美的同時心裡不知道怎麼了,堵得慌。

「……」他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被什麼東西卡主了喉嚨似的,發不出聲音。

「大哥哥,你說這次的夢怎麼這麼真實呢?」林巧兒靜靜的看著喬君,俏臉上帶著些許的疑惑。

「巧兒,大哥哥真真切切的就在你眼前,它不是夢!巧兒,你要相信你的大哥哥。大哥哥這就帶你去見你的媽媽!」喬君立即說道。

「真的??」林巧兒還是不相信的問道。

「大哥哥這次絕不騙你。」喬君立即保證道。

「大哥哥,如果這不是夢,那你說你為什麼不來救我?我日盼夜盼,多希望大哥哥和媽媽一起來救我。可是多少次,我在夢裡夢到媽媽和你來救我時,我都很高興,可結果每次醒來,都是一場空。」

「巧兒好怕,這次也是一場夢。我好想我的夢不要醒來。」

「大哥哥,你在夢裡多陪陪巧兒好不好?巧兒很久沒有做如此真實的夢了。」

喬君越聽,心裡越堵得慌,直到林巧兒把話說完后,他才伸開手臂緩緩抱緊了林巧兒,「巧兒,是大哥哥不好,是大哥哥沒本事保護好你。不過你放心,從今以後,大哥哥可以對天發誓,再也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了。」

「大哥哥,你的懷裡好溫暖!巧兒好喜歡大哥哥一直這樣抱著我。」林巧兒如同小貓咪一樣蜷縮在喬君懷裡,用力抱緊了喬君。

喬君輕輕撫摸著林巧兒那髒兮兮的秀髮,伸出左手突然凝聚出一顆水球符,將其加溫后,直接放在了林巧兒的頭頂。

很快,水球符如同是淋浴用的噴水器一樣,向著兩人直接澆灌了下來。

林巧兒立即抬頭看著水球符,大眼睛漸漸的有了光彩,「大哥哥,你告訴我這是不是夢?」

「呵呵,當然不是夢,如果是夢,這麼多水淋在頭上,你怎麼還不醒來?」喬君笑著道。

「對啊!我從小就怕尿床,每次尿床之前,我都會醒來。」林巧兒立馬激動了起來,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喬君。

「大哥哥幫你洗頭!洗完頭,大哥哥就帶你出去,見你的媽媽!她還在外面等著呢。」喬君笑道。

「好啊!那大哥哥快給我洗頭吧?洗完頭,我要去找我的傾城媽媽。她肯定很想我了。我也好想她!」 霸道總裁:嬌妻乖乖就範 林巧兒立即說道。

「好嘞!」喬君說著站了起來,走到林巧兒身後,雙手輕輕按住了林巧兒的秀髮,開始給林巧兒洗頭,順便還從他的戒指空間里取出了一瓶他經常用的洗髮露。

半個小時后,喬君不可置信的看著墨發披肩,穿著白色體恤,齊膝短裙的林巧兒,完全驚呆了。

此時的林巧兒皮膚吹彈可破,白皙如雪,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身材更是前凸后翹,高挑無比。 都市極品猛男 無論是高貴素雅的氣質還是魔鬼般的身材,都比曾經的那個古靈精怪,發育還不完全的林巧兒勝過百倍。

「大哥哥,我美嗎?」林巧兒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美!」喬君如實點頭。

「那就好!我要打扮的漂漂亮亮,才去見媽媽!不然的話,媽媽肯定會為我難過的。」林巧兒道。

「巧兒最漂亮了,你和你媽媽一樣漂亮!現在我們快去找你的媽媽!」喬君笑著說完,直接帶起林巧兒消失在了鐵牢門口。

喬君再次出現時,他和林巧兒已經降臨在了日月神劍上。

帶著淘寶到古代 此時,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著,當他們看著突然出現在日月神劍上的喬君和林巧兒,所有人頓時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緊接著絕大多數人的目光被林巧兒的美貌吸引住了。

「巧兒!!」林傾城看到林巧兒的第一時間,便奮不孤身的跑了過來,一把將林巧兒抱在懷裡。

「媽媽!!」林巧兒也緊緊的抱住了林傾城。 日月神劍上,所有人看著林傾城和林巧兒緊緊相擁著,臉上都洋溢著笑容,誰也沒有去打擾。

喬君看了一眼哭成淚人的林傾城和林巧兒,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總算是著地了。

隨後,他看向冷冰冰,走過去問道:「師姐,我的陰陽扇呢?」

「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我知道執行營救林傾城的任務,九死一生。所以提前把它藏了起來。」冷冰冰說道。

「那就好。」喬君鬆了一口氣。同時他想起了鳳凰族的使者,汐雨涵,當初汐雨涵送給他武林貼時,還叫他一個月後去天靈山的鳳凰古城,參加什麼武林大會。

可後來呢,自己因為種種事情沒有去成,那汐雨涵小姐肯定認為自己是個不遵守承諾的人。

「看來要找個時間去趟鳳凰古城,當年面賠禮道歉了。同時了卻師父的一樁心愿。」喬君心裡想道。

「師弟,八年前,你們神級特戰隊的所有特戰人員同時參加了特種兵王選拔賽,所有人都通過了軍事考核。

上級領導通過開軍事會議舉手表決,特批准你們神級特戰隊的所有特戰人員破例進入孤魂小隊。現在神級大本營已經不再是你們的大本營了。」冷冰冰突然說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去神級大本營的時候,裡面的人全部被換了。我一個都不認識。」喬君恍然。

「那次營救傾城的任務,他們也參加了,只是他們其中的六名特種精英因為實力不足被時光族人的一名築基境強者擊殺了。那時候我們也是腹背受敵,無暇顧及他們,全部被一鍋端了。」冷冰冰道。

「神級特戰隊要想在雲城站穩腳跟,是一件極其艱難的事情。他們剛來神級大本營,吃虧也是在所難免。當年我築基境的時候,就和金丹境的強者有過一戰,那一戰對我來說相當僥倖。」喬君一想起和虛子道長在神級大本營上空的那一戰,心裡也是唏噓不已。

「雲城本來就是一個魚龍混雜之地,別說神級特戰隊了,就連我們孤魂小隊也時常力不從心。」冷冰冰看著喬君說道。

「嗯!那師姐我也是你們孤魂小隊的成員嗎?軍區首長們不會認為我已經為國捐軀了吧?」喬君笑著問道。

「呵呵,首長們可是從沒放棄過尋找你的下落。即便他們認為你已經為國捐軀了,也要找到你的遺體吧?」冷冰冰笑著開了個玩笑。

但很快,她話鋒一轉,「師弟我們還是說正事。剛剛我已經將這裡的事情彙報給了上級。基地領導對你的表現非常滿意,並特意命令我們全體成員務必在四點之前到達孤魂小隊的基地。」

「出了什麼事嗎?」喬君立即問道。

「不清楚。因為備用電池電量不足的原因,導致基地領導沒有及時把詳細軍情說完。」冷冰冰皺著黛眉說道。

「那好,我們這就趕往基地!」喬君說著直接催動日月神劍,向天際上飛去。剎那間就消失在了遺忘之地的上空。

……

孤魂小隊基地的會議室內。

一名威嚴的老軍人站在喬君和冷冰冰面前。

「你就是雷神!?」老軍人面容極為嚴肅。

喬君挺起腰桿,「是!」

「好。很好!」老軍人用鏗鏘有力的聲音說道:「這次你的表現讓軍區的首長們非常滿意。你不僅營救出了孤魂小隊全體作戰人員,還營救出了兩名商界才女。同時給敵人一沉痛的打擊。我作為孤魂小隊的最高指揮官,心裡非常高興!因此特意過來給你送一份大禮!」

喬君挺著腰桿,沒有說話,連眼皮都沒眨一下,這首長送的禮物能大的過陰陽扇和日月神劍?

老軍人瞥了一眼喬君,心裡為喬君的冷靜和不驕不傲非常滿意。

他轉身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遞給了喬君,「雷神,打開看看吧!」

喬君伸出雙手接過老軍人手中的文件,打開一看,立即驚聲問道:「絕密文件??」

「不錯!連我也不能看。你看過之後一定要攔在肚子里,誰都不能說。」老軍人嚴肅的說。

「是!首長。」喬君立即保證道。

神豪的安逸生活 「好了,接下來,我宣布一項上級領導剛剛送來的任命書。從今日起,雷神同志正式任命為孤魂小隊的副隊長。但他的行動自由,除了我之外,不受任何人的約束。這是任命書。」老軍人說著把手中的任命書遞給了喬君。

喬君先是敬禮,隨即接過任命書後,再次面無表情的筆直站立。

「說正事!這次我急著叫你們過來,是有絕密任務要安排你們去執行。一年前,一股非常隱秘的勢力突然在雲城聚集。

我們的情報員經過長期的排查發現,這股勢力背後竟然有蠱宗的影子。他們藉助做藥材生意,竟然私底下養蠱。

這種蠱名為血靈蠱,是蠱宗最厲害的一種蠱,一旦進入人的身體,它就會不停吸食人的血液。等它成靈時,就會在身體內不斷的繁殖。繁殖率非常恐怖。一隻成精的血靈蠱有可能一天之內繁殖出一萬隻幼蠱。而蠱宗的人就拿這成精的血靈蠱來修鍊邪功。」老軍人臉色凝重的說道。

喬君聽后,想了想突然說道:「首長,我曾經看過一本有關蠱宗的書籍,那上面清楚的記載了對付血靈蠱的方法。」

老軍人聽后渾身一震,「快說!」

「首長,那是我師父留給我的書籍。那上面說,要想消滅血靈蠱就必須先找到養蠱之人,只有將養蠱之人手中的蠱王殺死後,才能消滅所有血靈蠱,否則無法根除!因為蠱王就是靠著吸食了大量鮮血的血靈蠱來生存。

等到蠱王吸食了血靈蠱,蠱王身體內就會散發出一股純凈的靈力來,養蠱之人就是靠著靈力來修鍊。」喬君說道。

老軍人聽后,臉上的疑雲逐漸消失,「雷神,那上面有沒有記載蠱宗的詳細地址?」

「記載了。不過不是很詳細!我記得那上面說,蠱宗其實總共就有六個人。他們長期隱居在北土國的比阿比山。」喬君道。 「北土國,比阿比山??」老軍人聽完,臉色立馬一變。

「怎麼了?首長。」喬君明銳的發現了老軍人的神色變化,於是疑惑的問道。

冷冰冰也發現了老軍人的神色變化,但她保持了沉默。

「你們有所不知,現在在北土國所有大山當中,唯獨比阿比山是萬萬不能隨便進入的。」

「四年前,比阿比山的上空突然被一層濃濃的黑雲籠罩住了,黑雲直接遮住了整座大山。

漸漸的,比阿比山的周圍黑霧開始瀰漫。不到兩天黑霧便遮住了方圓十幾里的樹林。」

「很多人因為好奇,便進了比阿比山,結果凡事從比阿比山出來的人,每個人不知道怎麼了,都突然變得力大無群,身體更是變得堅硬如鐵。智商幾乎為零。他們所具有的力量,不亞於一輛坦克。」

「後來北土國派出了空軍部隊用重型高射炮對比阿比山以及其上空進行了毀滅性的連翻炮擊,時間長大一個星期。」

「可是那層黑雲始終沒有被打散開,比阿比山被夷為平地了,那黑霧同樣的還是沒有散去。」

「北土國的陸軍部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派了一支精銳軍隊駐守在了比阿比山的附近,將比啊比山重重戒嚴了。那次他們接受到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得踏入,違者那便是被無情射殺!」老軍人沉聲說道。

「首長,難道就沒有修真者進過那個地方?」喬君問道。

「進了。北土國的四名金丹境強者進去過。可是他們出來后,神志不清,好像中邪了一樣,瘋狂的到處亂跑。

後來有人將他們止住后,他們同樣的一句話也沒有說,口噴黑血,然後一命嗚呼。」老軍人說道。

「那他們有沒有化驗過黑血,興許中毒了也說不定。」喬君問道。

「無法化驗!那黑血腐蝕性太強,就算是滴到鋼鐵上,鋼鐵也會融化掉。」老軍人道。

「這麼恐怖!」喬君大吃了一驚。

「雷神,你現在什麼修為?如實說,不得隱瞞。」老軍人突然盯著喬君問道。

喬君立即挺起腰桿,「報告首長,我現在化真一層。」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老軍人死死的盯著喬君,再次不敢置信的問道。那種久居上位者的氣勢突然冷冽了幾份。

「報告首長!我現在的修為是化真一層。這十年來,我其實一直在修鍊。」喬君不卑不亢的說道。

聽得此話,老軍人和冷冰冰的臉上同時掛上了激動的神色,就彷彿自己也有化真一層的修為一樣。

「好!太好了。難怪沉睡了十萬多年的時光族人都不是你對手。」老軍人激動的說。

「師弟,十年時間,你能晉級化真,當真是曠世奇聞。」冷冰冰看向喬君,震驚的說道。

「呵呵。」喬君淡淡一笑,隨即看向老軍人,「首長,你還沒有說任務呢。」

「哈哈,光顧著高興了,還沒給你們下達任務。」老軍人哈哈大笑時,臉上那種嚴肅的表情直接被慈祥和和藹可親代替了。

此時的他,就如同一長者!

「這次急著把你們召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任務要讓你們秘密去執行。那就是直接端了蠱宗隱藏在雲城的這股惡勢力。你們能做到嗎?」老軍人問道。

「堅決完成任務!」喬君和冷冰冰立即挺起腰桿,用鏗鏘有力的聲音回答道。

「很好!這是最新資料,紫羅蘭你先看一下。」老軍人說著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遞給了冷冰冰。

「是!」冷冰冰立身應道,隨即雙手接過文件,打開看了起來。

「記住!標準配置不變!每人一件特質防彈衣,特質91式手槍。特質30式軍匕。」老軍人說道。

喬君聽后,心裡苦笑,如今自己都化真一層了,這些自己還需要嗎?

「雷神,你小子是不是嫌棄我給的裝備不頂用啊?」老軍人似乎看不來了喬君心中所想。

「首長這您都能看出來?」喬君驚訝的問到。

「你小子,我都當了快五十年的軍人了,什麼人沒見過?這點眼裡還是有的。」老軍人笑道。

喬君尷尬一笑,心說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你別嫌棄這裝備是累贅!該帶上還是帶上。」老軍人道。

「是!首長。」喬君立馬端正了自己的態度,畢竟是老軍人的一番好意,自己可不能自視清高。

……

晚上八點。

孤魂基地的訓練場上。

換了一身緊身皮衣皮褲的喬君和冷冰冰就站在隊伍的面前。

而他們倆面前,都是孤魂小隊的成員。同樣都換上了緊身皮衣皮褲,臉上戴著白色鬼臉面具。在黑暗的燈光下,讓他們的樣子看上去陰森森的,異常滲人。

「剛接到上級下達的新任務。」冷冰冰看向隊伍,冷冷的說道:「最近有一股非常隱秘的勢力潛藏在雲城,這股勢力背後的指使者就是蠱宗。他們在雲城竟然私底下養蠱,為非作歹,我們的任務便是徹底消滅他們,永除後患。」

「沒想到蠱宗的人又開始為非作歹了。這次我們一定要將他們連根拔起。徹底剷除。」北天王臉色鐵青說道。

「師父如今還在忍受著血靈蠱的煎熬。要不是他老人家修為高深,恐怕早就被血靈蠱吞噬了肉身。」南天王也是臉色極其難看。

「南天王,令尊也中了蠱?」喬君驚訝的問道。

「不瞞你說,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師父在於蠱宗的人,交手的過程中,不小心中了蠱。」南天王鐵青著臉說道。

「原來如此。我有方法逼出你師父身體里的血靈蠱。等任務完成,你就帶我去瞧瞧。」喬君道。

「好!那就多謝你了。」南天王大喜。喬君的手段他見識過了,他說有方法就一定有方法。他非常相信喬君的醫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