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也是這樣想的,他甚至跑到辦公室喝咖啡去了!

排查工作到了凌晨4點多鐘,在辦公室睡著了的休斯被庫爾德爾推醒了!

「發現重大情況!」庫爾德爾說道。

「什麼?」休斯一激靈跳了起來。

「先生,你得過去看看!」

「好!」

休斯匆匆趕到車間一看,然後目瞪口呆!

輔助油箱與主油箱之間連接著一條輸油管道,裡面塞著一團鋼絲絨。

這團鋼絲絨是用一小段鉛絲小心地系在輔助油箱輸油管處!

「休斯先生,看來有人想搞破壞啊!而且這個人還熟知你的性格!」韋步平笑道。

休斯的額頭一下子見汗:「你說得對!以我的性格,必定會飛完主油箱的油,然後輔助油箱輸油管堵塞,然後墜機,飛機撞擊地面起火,掩蓋了一切罪證!他為什麼不在主油箱做手腳呢?」

韋步平笑道:「因為這個人也想知道這架飛機的性能!所以他在副油箱做手腳!」

「明白了!」

冷情總裁的新婚愛妻 休斯握著韋步平的手說道:「感謝你!」

韋步平笑道:「你邀請我來這裡,我總得表現下吧!」

庫爾德爾、歐德科比、帕爾默3人額頭全是汗水!他們用敬佩的目光望著韋步平,對韋步平的感激之情,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總裁大人好粗魯 如果休斯因飛機失事死去,那麼他們就失業了!他們3人都是年青人,想找到如休斯這樣出手闊綽的老闆,基本不可能!

在另外一個平行時空,休斯駕駛H-1型飛機在測速時,主油箱耗盡,打開副油箱沒油流過來。

飛機從381米的高空,以每小時160公里的速度墜落!休斯被摔成重傷。

……

全面排查完畢,技工將飛機組裝完成,此時天已經亮了!

韋步平發動飛機試了一下!

「這飛機不錯!」

「哦!這麼說你也看好它?」

「是的!」

聽到韋步平親口認可H-1型飛機,休斯很高興!

「你到現場看測速嗎?」

韋步平看休斯一臉期待的樣子,就說道:「好的,我到現場去看看。」

「非常感謝!」

「那我們得馬上出發了!」總經理庫爾德爾說道。

……

測速的地方在加州奧蘭縣的埃迪馬丁菲機場。

韋步平、庫爾德爾、歐德科比、帕爾默等人趕到埃迪馬丁菲機場時,機場已經有一大堆人了!

以記者居多,庫爾德爾向韋步平介紹測速的關鍵人物。

「那位是美國航天協會的勞倫斯?泰克爾森!他是要在場監督,確保測速的準確性!

他旁邊那位女人,是著名的女飛行員阿梅莉亞?埃爾哈特……」

韋步平點點頭,女飛行員阿梅莉亞?埃爾哈特也是飛行界名人,她喜歡冒險,誰也擋不住她探索新事物的腳步!

埃爾哈特比其他人更努力,她刷新了世界飛行紀錄,向世界證明:女人也可以飛得像男人一樣高。

「埃爾哈特旁邊那位是好萊塢最出色的飛行大師保羅? 重生之千金傳奇 曼茨!」

庫爾德爾還沒有介紹完畢,休斯駕駛著H-1飛機已經飛過來了!

……

休斯駕機起飛后,先是向太平洋方向飛了一大段距離,然後轉折飛了回來,向著埃迪馬丁菲機場飛去!

快到機場上,休斯駕駛飛機方俯衝,從人群面前,從攝影機、跟蹤器、測速記錄儀面前低空掠過!

「時速339英里(546公里)!」機場上一片歡呼。

庫爾德爾、歐德科比、帕爾默等人高興得簡直是要跳起來!

休斯駕駛飛機繼續向前飛,飛過了聖莫尼卡山脈,然後調頭,再次飛到太平洋上空,再調頭飛了回來!

再次低飛掠過攝影機、跟蹤器、測速記錄儀!

「時速355英里(572公里)!」機場上爆發出一片歡叫。

兩次飛行速度均打破了原來的飛行紀錄!

但是休斯還要飛,還要測速!

一連飛了8次,這才降落在埃迪馬丁菲機場上。

記者們一擁而上,把他圍起來,鎂光燈不斷!

「你創造了世界飛機速度的最高紀錄時速355英里!祝賀你休斯先生!」美國航天協會的工作人員勞倫斯?泰克爾森上前握住休斯的手。

鎂光燈一片閃爍!

…… 休斯被一大群記者包圍著,被鎂光燈照得睜不開眼睛,但是他還是向韋步平招手,示意韋步平過來一起接受記者們的照相、採訪!

韋步平遠遠的向休斯搖搖手,表示自己不參與照相、採訪!

「我們還是走遠些吧!回車裡等候休斯。」韋步平說著領頭向汽車走去。

「話說我們排除了飛機故障,等於是救了休斯一命,我們也應該露露臉吧!」張保說道。

(真實的歷史上,休斯的飛機因副油箱不能及時供油,從天上摔下來,迫降在一片甜菜地里,飛機受損嚴重,休斯沒死,雙腿受傷,得了腦震蕩!)

「不會死,至多是摔傷!」

韋步平說道:「副油箱油管堵塞這事,更不能說出來以免打草驚蛇!這名內鬼一定還在休斯公司里!」

「可是我們抓到這名內鬼有什麼用?又不關我們事!」黃橫說道。

「怎麼不關我們事?關係太大了!」韋步平說道:「我猜測是小鬼子搞的鬼!如果是小鬼子得到了H-1型飛機的圖紙,他們必定仿製一款戰鬥機,如此一來,我們就有針對性的研製一款新飛機!」

黃橫、張保等人頻頻點頭。

……

眾人回到飛機製造廠,當天晚上休斯大擺慶功宴!

飛機製造廠全體員工共37人歡聚一堂,眾人大吃大喝了一頓!

席間休斯當眾宣布:「通過今天的試機,我已經知道了H-1型飛機的弱點,下午的時候,我已經把改進圖紙畫出來了!歐德科比!」

「先生,我在!」工程總監歐德科比站起來。

「圖紙放在我公辦桌中間的抽屜里!你有我鑰匙的,明天你拿圖紙改進!」

「好!」歐德科比說道:「改進之後,飛機性能如何?」

「速度至少增加10%以上!」休斯說道。

「10%?」

眾人震驚得面面相覷!

要知道今天休斯創下時速572公里的飛行記錄,打破了法國之前保持的時速505公里的世界飛行紀錄!

如果速度再增加10%,時速豈不是達到620多公里?這記錄將保持更長的時間!

那麼作為創造世界飛行紀錄歷史的人,將永遠載入史冊!

眾人狂喜之下,竟然唱起歌,跳起舞來!

慶功宴一直鬧到晚上12點,韋步平、張保、黃橫等人早已悄悄走了!

……

凌晨時分,一條身影潛入休斯飛機公司,熟門熟路直奔休斯的辦公室!

他掏出鑰匙開了辦公室的大門,進門之後又關上門,一支蒙著紅布的手電筒打開了。

那人直奔中間那張碩大的辦公桌!掏出鑰匙打開了中間的抽屜!

紅光照在抽屜里的文件上,那人翻看了一會兒,可能找到了他要找的文件!

微弱的反光下,可以看他那張狂喜的臉!

那人打開辦公室的燈光,拿出照相機,翻開文件,一一拍照。

這份文件很厚,得有20多頁,這人有些心慌意亂,花了幾分鐘才拍完!

就在他鬆了一口氣,把文件放進抽屜里,正要關上抽屜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個聲音,嚇了他一跳!手裡的照相機也落到地上。

「迪加利,原來是你!我真是沒有想到!」

辦公室的大衣櫃打開了,休斯、韋步平等4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偷文件的迪加利臉色煞白,他想逃跑,但是看到休斯手裡的膠片攝影機,知道剛才的行動全部被攝製成電影膠片了!

逃走也沒有用,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迪加利還有老婆孩子呢!

「先生,是我的錯,我是因為家庭困難……」

迪加利向休斯跪下,當眾訴說家裡如何如何困難!

韋步平打斷了他的話:「你想求得休斯先生的原諒,請帶領我們抓捕跟你接頭的人!」

迪加利臉上露出驚駭之色:「不行!我的妻兒落在他們手裡!我帶你們過去,我妻兒就會喪命!」

休斯皺眉,他沒想到事情這麼複雜,迪加利居然是受迫逼才幹這事!

「你確定把這份文件交給他們,他們就放了你妻子、兒子?如果他們為了保密,把你也一起殺了呢!」

「這個……」迪加利呆住了,頭上汗如雨下!

韋步平也覺得頭痛:涉及到婦幼,事情有點複雜!

「上報州警或是聯邦`調查局吧!」

「不行!」休斯說道:「不論是上報州警或是聯邦`調查局,我都有麻煩,迪加利這輩子也完了!」

休斯想了一下說:「我的飛機工廠少不了迪加利,要不這樣吧!韋先生,你手下有本事的人很多,你幫我想想辦法,把迪加利的家人換回來,這事就此作罷!」

「這個……好吧!」韋步平考慮了一下,答應了休斯的要求!

……

按照韋步平的安排,拿著文件走到街邊一個電話亭打電話。

「東西我已經拿到了,你帶我的妻子、兒子來交換吧!」

「我們事先不是說過,你把文件交給我們,我們就把你的妻子、兒子放回去嗎?」

「我改變主意了,我怕你拿了文件,把我的妻子、兒子給殺害了!」迪加利的話,全是韋步平事先所教!

韋步平在旁邊聽到話筒里一片寂靜,顯然對方在考慮,或是請求上級。

幾分鐘之後,那邊終於回話了!

「可以,老地方見!不過只允許你一個人過來!」

「我怕你把我全家殺了!所以我找了幾個幫手一起過去!不答應的話就算了!」

迪加利的話很強硬,強硬到對方又沉默了好久,這才答應了迪加利的要求!

當下韋步平化了妝,貼了鬍子,帶了一個長發套,帶了2名護衛,和迪加利一起駛車到了一個小山頭等候。

過了10多分鐘,不遠處的叢林里駛出二輛汽車,看樣子他們在叢林里已經呆了很久。

汽車走出10多人,其中就有迪加利的妻子和兒子。

整個交換過程很平靜,迪加利把膠捲交給對方,對方也不懷疑膠捲的真偽,把迪加利的妻子和兒子放了回去。

「希望我們長期合作!迪加利先生!這是2萬美元,請收下!」來人把錢交到迪加利手裡之後,就像老朋友一樣,揮揮手駕車揚長而去。

…… 「你下午還回學校嗎?」洛川看了一眼丁雨眠說道。

「嗯…不去了。」丁雨眠想了想說道。

「嗯,好。」洛川說完便拿出手機撥通了胖子的電話。

「喂,胖哥,幹嘛呢?」

「哎呦,這個哥字可真不敢當,洛大神探。」

洛川眼裡全是笑意,繼續說道:「不鬧了,下午你幫我和丁雨眠跟小林老師請個假,就不回學校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