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本傑明這邊……他的狀況確實說不上好。

引爆小型冰山,他已經透支了所有的精神力,幾乎用不出什麼魔法,只能趕緊喝下一口魔葯,努力讓自己恢復過來。而他很清楚,以對面的人數,只要他們反應夠快,冰山的自爆依然很難產生什麼大的威脅。

講道理,環境就是對他再有利,他就是再牛逼哄哄,那也是一個人打幾百個人啊!幾百個護盾撐起來,光靠他一個人的力量,基本上是不可能打得破的。

因此,他只能用點不講道理的玩意。

水晶球這個東西很詭異,誰也不知道它的攻擊力上限有多強。但本傑明可以肯定的是,這玩意很厲害,而且厲害得很偏門,特別適合眼下的這個狀況。

可能論總的傷害能力,它不如本傑明剛剛積累出來的冰山自爆,引發的響聲和地動山搖也沒有剛剛厲害。可是論單點突破,水晶球恐怕就是他此刻最強大的手段了。

因此,在精神力恢復到可以啟動水晶球的時候,本傑明毫不猶豫地甩出了這最強的一擊。

水晶球飛出去,恍若流星,墜入冰山炸出的深坑。而它所表現出的威力,也讓本傑明感到十分欣慰——只要被水晶球擦到點邊,非死即傷,就連那些沒被水晶球碰到的敵人,都被落地時的震蕩弄得措手不及,在地牢坑裡摔了個東倒西歪。

可以說,水晶球在數百的擁擠人群之中畫出了一條血線。

而長老那些詭異的保護手段,也直接被水晶球穿了個粉碎,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再次聚集起來的暗元素也被震開。最慘的是,其中一位長老正好處在水晶球的拋物線上,連頭都被打飛了,命喪黃泉,死的不能再死。

這時一個相當喜人的戰果了——靠著水晶球,本傑明可算是將食人法師給重創了一回!

不過,現在還沒到高興的時候。

「可惡的傢伙,我要用你的血肉,獻祭給我所有死去的族人!」另一位長老的聲音,在長久的沉默之後,從漸漸散去的煙塵中傳出來。

他聲音里壓抑著的憤怒,就像是火山爆發前的平靜。

對此,本傑明則是蹲在地上,平靜地注視著前方的地牢深坑。

深坑之中,食人法師相互攙扶著,再次從坑裡爬出來,不少人身上都帶著血。他們在坑外站起來,嚼著死去同伴的殘肢碎肉,野獸一般瞪著遠處的本傑明。

面對這種場景,殺人如麻的本傑明也不由得感到一陣惡寒。

真他媽咽得下去啊?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這一球下去,幹掉了五六十個敵人,還幹掉了一個長老,確實很不錯了。然而……剩下擁有戰鬥力的食人法師,數量依然還有在兩百左右。

——這可不是什麼好應付的數字。

就更不用說現在,本傑明精神力透支,頭痛欲裂,連個水球術都用不出來,實在是無法與這兩百法師抗衡。

「怎麼?剛才不是很厲害嗎?現在不行了?你再動手啊!來啊!」對方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有人指著本傑明吼道。

本傑明聞言,冷哼一聲,忽然伸出手,對準了對方。

頓時,剛才留下的心理陰影發作,食人法師們被嚇得後退了幾步。然而,他們警惕了好一會,還召喚出護盾保護自己,結果最後,卻發現什麼都沒有發生。

「別怕,我就是嚇嚇你們。」本傑明微笑著說道。

「你……」那人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很顯然,本傑明一個人壓著幾百個人打的無畏舉動已經震住了他們。因此,即便本傑明招數用盡,顯出頹勢,對方卻依然還會忌憚他的實力,不敢輕舉妄動。

「夠了,他的精神力已經用盡,甚至還透支了不少,短時間都不可能再出手了。」終於,一個長老卻冷冷地開口,「殺了他,取他的血肉。」

食人法師們得到命令,也用力地點頭。

那一刻,他們迫不及待地念起咒語。隨之,無數道黑色的影子被他們召喚出來,像千萬條黑蛇,直奔本傑明而去!

「臭小子,你給我死吧!」一位長老有些激動地喊道。

然而,就在那些黑影將要碰到本傑明的時候,一層又一層閃著光的魔法護盾,忽然出現在本傑明的身前,將那些黑影擋了下來。

食人法師們都是一愣。

本傑明依然蹲坐在那裡,毫髮無損,面帶微笑,鎮定得不像話。

「麻煩……那傢伙的手下都趕過來了。」長老感受著魔力波動源頭,忽然抬起頭,朝著天空中看去。

只見,上百人的法師隊伍,此刻正飛在他們頭頂。利箭般的目光直直落下來,再次給食人法師帶來一陣無形的壓力。

而這些法師的手中,已經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獨寵傲嬌王妃 「剛才你們應該涼快夠了吧。」本傑明的聲音也在這時傳過來,「別擔心,現在,你們可以好好感受一下火焰的溫暖了。」 ?雖然本傑明的表情鎮定自若,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是在心裡,他還是感覺相當驚險的。

如果不是他手下的法師及時趕到,還召喚出無數護盾保護他,他恐怕只有發動虛無,才不會死在剛才那密集的魔法攻勢之下。

真險啊……

這幫傢伙,什麼時候也學會掐著點出場了?

本傑明無奈地搖頭。而此刻,用不著他指揮,天空中的法師們心領神會,也對著地面上的食人法師發起了猛烈的攻勢。

無數火球被召喚出來,彷彿從天而降的流星,朝著那一片坑洞轟擊而去!

「麻煩的傢伙……」

對此,長老似乎沒有太過驚慌,而是張開雙臂,拍掉身上的灰塵,念起咒語,聚集著四周逸散的暗元素。而在他身邊,其他食人法師也紛紛施法,在他們頭頂召喚一層又一層的護盾。

轉眼間,數百個火球轟在護罩上面,山谷的石壁都被映得通紅。

剛開始的時候,護罩一個接一個地破碎,食人法師紛紛面露難色,有點應付不過來。不過,地牢坑裡越來越多的人爬出來,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漸漸地,他們的狀況也就沒那麼捉襟見肘了。

——沒辦法,真要論數量,他們的人數還是比本傑明的手下要多。

最終,一輪轟擊結束,火光消弭。食人法師們看上去有些吃力,但還是把那些火球盡數擋了下來,沒受到什麼損傷。

本傑明見狀,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

一場苦戰怕是在所難免了。

這時,兩位吟唱中的長老忽然睜開雙眼,結束了他們的吟唱,莫名一股氣勢,從他們身上無聲地散發出來。

天空中的法師們也不由得臉色一沉。

只見,洶湧的暗元素在長老的身前匯聚,甚至凝聚出了幾道實質性的黑影,強大的魔力波動不斷回蕩……隨後,一個黑色的小球,忽然浮現在了他們的頭頂。

那個小球只有拳頭大小。它出現之時,既沒有驚人的聲響,也沒有壯麗的光華,看上去很不起眼。要說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周圍回蕩的魔力波動和暗元素好像突然消失了,食人法師們周圍陷入一片詭異的靜默。

看著那個黑色小球,本傑明卻忽然露出了鄭重的神情。

「……湮滅之門。」

這是一個高級魔法,他認得。

值得驚奇的是,食人法師族的長老居然知道聯合施法的方式。兩人合作之下,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完成了這個難度極大的高級魔法。

暗系魔法一向稀少,能夠流傳下來的,不是機制獨特,就是威力奇大。而湮滅之門這個魔法……完美地兼具了以上兩種特點。

別看現在就是一個不起眼的小球,它是由巨量暗元素壓縮在一起,壓縮到元素內部發生質變,最後產生出來的莫名物體。而它只要一出現,就會開始吞噬周圍一切物體——物質、元素、精神力……吞噬得越多,它就會變得越大,只要施法者的精神力不被耗盡,理論上,它甚至可以變得像一個星球那麼巨大。

至於那些被黑球吞噬的東西,自然也就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一般法師認為,它吞噬的物體會被傳送到另一個世界去,所以才用「湮滅之門」這種名字來稱呼它。

而在本傑明看來,這就是一個小型的人造黑洞,除了不具備黑洞的強大吸力,在破壞力上可一點也不比黑洞差。

「接受門的審判吧,這不是你們所能夠抗衡的力量。」

所有食人法師看著那個黑球,露出狂熱的神情。兩位長老則是靠在一起,高舉雙手,指揮著湮滅之門緩緩地往上飛去。

它一邊上升,一邊擴大,沒一會就已經具備了人頭大小。

天空中的法師們也不由得心驚。

他們知道這個魔法,但畢竟沒有正面應對過,所以想要試探湮滅之門的威力是否如傳說中那樣強大。岩槍、風刃……各種簡單的魔法攻擊被他們凝聚出來,飛向了正在上升的黑球。

轉眼間,第一枚飛岩碰到黑球。隨後,就像是鉛筆字被橡皮擦輕輕擦過,一整塊石刃就這麼消失不見,湮滅之門的形態似乎也在這一刻脹大了幾分。

其他法師見狀,趕忙控制著剩下的魔法,繞開湮滅之門,免得又成了那個詭異黑球的養料。

剩下的魔法紛紛打在食人法師那邊,不過,剛才那麼多火球都被擋住了,這一波試探性的攻擊,自然也對他們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掙扎吧,反抗吧。」兩位長老一起露出笑容,彷彿變成了複製人,聲音和神態都徹底地重合在一起,「一切鬥志都會成為你們靈魂的養分,為我們的獻祭增添多一分能量。」

天空中的法師沒有理會他們的瘋言瘋語。

「開始吟唱浴火鳳凰吧。」本傑明離得遠,瓦利斯則成為了他們的指揮,「好歹都是高級魔法,或許能夠趕在湮滅之門成長到無可抵禦之前,把它壓制下去。」

喬安娜三人也點頭,在其他法師的保護下開始了吟唱。

湮滅之門還在緩緩上升。一開始它的速度是很慢的,但是伴隨著它吞噬了越來越多的東西,移動速度也會變得越來越快。

真要讓這玩意成長到那個地步,那他們真的就死定了。

於是,天空中的法師一邊保護三人吟唱,一邊釋放火球,繞開湮滅之門,不斷轟擊下方的食人法師們。食人法師則沒有半點反擊的心思,撐開護盾,抵擋火球,只為了保證兩位長老不被打擾。

就這樣,整個戰局暫時地陷入了僵持。

「變成了耐力的比拼嗎……」

本傑明看著這一幕,也不由得皺起眉毛。

如果在湮滅之門初具規模前,食人法師的精神力被火球耗光,那這個可怕的黑色球體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但……他們真得耗得過對方嗎?

再怎麼說,敵人的數量還是更勝一籌啊!

本傑明覺得自己得做點什麼了。

可是,剛才的冰山自爆,對精神力的負擔比他想象中還大。休息到現在,他依然沒有恢復過來,最多只能用出一兩個魔法,基本上不具備攻擊力。

也因此,食人法師們只是時刻關注著天空中的對手,沒怎麼注意蹲在一邊的本傑明。

——這大概是本傑明此刻唯一的優勢了吧。

他該怎麼利用這個優勢呢?

本傑明陷入了沉思。

「不行……湮滅之門成長得太快了,我們得躲遠一點。」五分鐘后,瓦利斯看著前方那個已經有成人高度的黑色球體,這麼說道。

在這五分鐘里,他們努力衝擊敵人的防禦,可惜還是無功而返。而食人法師也為湮滅之門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讓它變得越來越危險。

此刻,湮滅之門離他們已經只有不到十米。

因此,他們也沒辦法繼續攻擊下去。幾個人背起吟唱中的三位法師,百人隊伍往另一個方向飛去,暫時躲開緩緩飛來的湮滅之門。

現在他們的速度,還能把那個黑球甩開,但是……再過十分鐘呢?

瓦利斯的臉色沉重無比。他甚至朝著本傑明那邊看去,想說他們可能打不過,還是撤退算了。

然而,就在他看向本傑明的同時。

砰!

一聲槍響,極為突兀地出現在了這個山谷之中。食人法師的隊伍,也在這一刻傳出了幾聲驚呼。 ?只見,本傑明不知道什麼時候,忽然摸到了食人法師近處。此刻的他正舉著一把銀色的手槍,嘴角帶著狡黠的笑意,吹了吹槍口冒出來的煙。

而在食人法師之中,一個擋在長老身前的中年人,正捂著自己的胸口,口中發出無意義的呻吟,然後就這麼倒了下去。

「可惜了,這幫人保護得太嚴實……」本傑明見狀,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

他開槍時瞄準的對象,當然是其中的一位長老。可是長老躲在人群之中,被他們的族人團團圍著,沒有露出半點空隙,所以本傑明也很難命中目標。

不過……無論如何,能幹掉敵人就好。

如果不是敵人忙著和天空中的法師作戰,護盾都集中在頭頂上,本傑明甚至都找不到開這一槍的機會。作為一個把藍徹底打空的法師,他能轉頭掏出一把槍,繼續作戰,已經很不容易了。

而他的這一舉動,顯然也讓敵人非常憤怒。

「他已經沒有精神力了,你們幾個先解決掉他!」

長老這麼發號施令道。

本傑明開槍射擊,讓他們剛到非常驚訝,但也僅此而已了。會選擇開槍,就說明對方已經放不出魔法了,自然用不著再放在眼裡。

幾個食人法師聞言,也抽出手來,念起咒語。轉眼間,他們便召喚出數十道黑影,直奔本傑明而去。

黑影來勢洶洶,而這一次,天空中的法師離得又遠,又忙著與剩下的食人法師對轟。因此,他們沒辦法幫本傑明擋下這一擊了。

「老師,小心!」天空中傳來這樣的怒吼。

本傑明卻輕描淡寫地笑了笑。

黑影來到他的面前,不過幾秒鐘的事情,他身前沒有浮現出任何護盾。見狀,那幾個出手攻擊的食人法師也認為本傑明和死沒什麼區別了。

總裁專寵,麼麼噠!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們瞠目結舌。

只見,本傑明忽然一個左側身,頭先的幾道黑影與他擦身而過,打在了他身後的地面上。緊接著,他又俯下身子,往側邊一滾,剩下的黑影也從他頭頂略過,沒有傷著他分毫。

一切只發生在幾秒鐘內,那幾個食人法師甚至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隨之,就是幾聲槍響。

砰!砰!砰!

敏捷地閃過黑影之後,本傑明從地上站起來,卻沒有忘了在閃避的動作間銜接上開槍。三枚附過魔的子彈飛射出去,又是三具屍體倒地。

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

那些忙著和本傑明手下對轟的法師還好,他們沒看到事情發生的過程,只是奇怪本傑明怎麼在黑影的攻擊中活下來的。至於那幾個發出了攻擊的食人法師,他們的臉色難看得像踩到了狗屎。

他們看見了本傑明閃避的動作,也因此,他們都快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那種速度,顯然已經超越了一般人的極限,不然不可能躲過那麼密集的攻擊。可是,這樣一種身手,出現在傭兵身上還可以理解,出現在法師身上……他們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會魔法也就算了,居然還是一個槍法精準身手敏捷的傭兵? 爹地,求你管管你老婆! 外面的世界已經發展到了這樣一個地步?他們有這麼落伍嗎?

幾個食人法師的認知已然崩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