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傑明搖了搖頭,反問道:「符文本體投影出來的東西,你一開始不說它很罕見很牛逼嗎?怎麼現在又開始自打臉了?」

「……」

系統無言以對。

本傑明見狀,搖了搖頭,又問道:「關於這隻符文生物,你還知道什麼?」

系統沉默了一會,有些不情願地道:「……我不清楚,但是如果你想發掘它的潛力,不如試試看用符文跟它進行溝通。」

用符文嗎?

本傑明皺起眉頭,轉過頭,望向同樣神情茫然的水元素精靈。不過很快,一個念頭便從他的腦海中閃過。

——他記得,從星圖之中留下的那枚投影,其實就是代表著「水元素」的三角符文。

那麼……試試看吧。

他伸出右手,對準精靈,用水元素將三角符文給勾畫出來。

沒想到的是,變化竟然真的發生了。

只見水元素精靈舉起雙手,興奮地揮動起來,似乎看見了什麼讓它很高興的東西。本傑明也可以感覺到,精神聯繫那頭似乎傳來了一股微妙的情緒。

然後,它忽然靠近本傑明,一頭撞進了剛被畫出來的符文之中。

嗡!

神秘的嗡鳴在他腦中響起,本傑明忽然感覺有股力量,從自己的意識深處流淌出來,瞬間走遍了他的全身。

冰涼徹骨的觸感,卻讓他感覺莫名親切。

「……發生了什麼?」

愣了大概幾秒鐘,本傑明回過神來,神情有些困惑,只能望著瞪大眼睛和他對視的水元素精靈。此刻,他剛剛畫出的符文已經消失,荒原周圍依然空無一物,好像並沒有發生什麼。

短短的瞬間,他覺得自己好像發生了一些改變,可他又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他試圖通過精神聯繫詢問精靈,但對方似乎搞不懂他的問題,唯一傳遞迴來的就是單純的喜悅。水元素精靈甚至停在他的肩膀上,一臉高興地蹭了蹭他的脖子。

本傑明有點懵。

想了想,他開口,試著將自己的水元素領域重啟了一邊。沒想到,當無形的波紋再次擴散開來的時候,異變突生。

大概有幾十枚一模一樣的三角符文,忽然浮現在領域之中,星羅棋布,彷彿某種神秘的陣法。整個領域瞬間擴展到三十米左右的半徑,內部的氣象也隨之一變,水元素來回涌動,化為一道道若隱若現的藍色水波,時而盪開,深不可測,甚至讓他有種置身海洋的感覺。

領域之中,每一枚符文都與他心神相連。

莫名的自信湧上心頭,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在這片領域之內,他可以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如果說從前的水元素領域內,本傑明可以自如地凝聚魔法,那麼現在,單單隻是靠著領域本身的力量,彷彿都能將人至於死地。

而且,不僅如此,水元素精靈還從他的肩頭上飛下來,羽翼一振,水般透明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他的領域當中。它暢遊在水元素領域之中,猶如隱身了一般,本傑明自己都只有靠著精神聯繫才能感知到它的位置。

而如果結合上它高強度的極限水細,運用到實戰中,那威力……

本傑明已經難以抑制自己心中的喜悅。他張開雙臂,感受著領域內的一切,感覺甚至有些不可思議。

「這個……就是符文本體投影的完全力量了嗎?」他下意識地開口,自言自語道。

「我早就說過了,符文投影的力量本來就很可怕。」系統照樣還是在一邊嘰嘰歪歪,「不知道你走了什麼狗屎運,這本來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本傑明聳肩,反問道:「但你剛剛不是才說這個符文生物沒什麼用嗎?怎麼現在又自打臉了?」

「……」

系統再次被懟得啞口無言。

絕世盛寵,黑帝的呆萌妻 不過,它的反覆埋怨也讓本傑明意識到了點什麼。系統對於元素位面的直覺往往都是正確的,本體的力量投影到現實中來,確實是一件相當罕見的事情。

難不成……是那些高維生物乾的?

想到這裡,本傑明感覺更不可思議了。它們不把他抹除掉就算好的了,為什麼要幫他?就因為他答應它們不再作死?

本傑明皺眉想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放棄。反正他得了好處,也很難揣測高維生物的行事邏輯,就隨它們去吧。現在本傑明最好奇的事情,就是這片升級過後的領域究竟有多麼強大。

荒原之中不缺魔獸,他很快就又找到了一片風狼的棲息地。

開啟著水元素領域,本傑明降臨在狼群上方。那一刻,狼嗥四起,大概有八十多隻風狼從午覺中驚醒,短暫的愣神后,惡狠狠地撲向了半空中的本傑明!

然而,當它們進入水元素領域的瞬間……

隱秘的水波從它們身上掃過,彷彿某種致命的病毒,風狼立刻開始了抽搐。它們的爪牙、皮毛、眼珠……總之,只要是暴露在領域中的身體部位,都瞬間變得淤青發紫,某些地方甚至肉眼可見的腫脹起來,十分駭人。

而當幾秒鐘過去,它們撲到本傑明跟前,卻早已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只能從他身邊一掠而過,畫出幾十道流暢的拋物線,然後撲通一下墜落在地。

轉眼間,地上便多了八十幾具狼屍。

而到此刻,本傑明壓根都還沒出手,就只是把水元素領域開著而已,便將這一窩風狼盡數絞滅。

他自己都有點背上發寒。

所謂的水元素中毒,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回事了——當那些風狼撲進來的時候,領域中的水元素被激活,不需要任何指揮,便朝著它們每個細小的毛孔涌了進去。

當然了,水元素是不存在體積的,也不會把生物的軀體撐爆。但它們特有的排它性質再加上巨量累積,最後還真的形成了類似於中毒的現象。連皮糙肉厚的魔獸都會被瞬間毒死,就更不用說人類了。

可怕。

那一刻,本傑明意識到,在他開啟領域的時,可千萬別讓自己人走進來。

另外,進化到這一步,他覺得「水元素領域」這個樸實的名字已經有點配不上它的威力了。因此很快,他又起了一個新名字——深海領域。誰一不小心踏進來,可是會被淹死的。 「院長,這是亡靈世界探險團最新發來的彙報,您有空就看看吧。」

大概試驗完了水元素精靈的功用,本傑明將它收回意識空間,心滿意足地回到院長室。之後沒過多久,瓦利斯就走進來,將一份報告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本傑明聞言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

就這樣,瓦利斯轉身離開了院長室。本傑明則是拿起那份報告,饒有興緻地翻開。

探索亡靈世界這項任務,一個月前他就交給了邁爾斯和一些空閑的法師。他們那次出動攜帶了大量物資補給,可以說是奔上長時間探索去的,不打探出什麼秘密就不回頭。對此,本傑明不用親自上陣,自然也樂得清閑。

當然了,作為反饋,他們每過一周會發回來一份報告,描述亡靈世界的所見所聞。

前幾次的報告的內容和本傑明上次的經歷差不多,也就是遭遇一些亡靈襲擊,骷髏、殭屍之類的生物從地里爬出來,並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多困擾。因此,本傑明看過就放下了,沒怎麼放在心上。

然而這一次,他翻開報告沒多久,看著看著,目光卻忽然出現了些許變化。

「……具備施法能力的高智慧亡靈?」

看完后,本傑明緩緩合上報告,不由得這麼小聲呢喃道。

這就有點意思了。

報告中,提到他們穿越沼澤地帶之後,進入了一片由白骨構成的森林。到處都是衝天而起的巨型骨架,陰暗詭異的植物從灰白的土地上生長出來,暗元素極為濃郁。而在森林之中,邁爾斯憑藉著自身的隱匿能力,很快發現了幾隻不同尋常的亡靈生物。

——它們的外形介乎骷髏與腐屍,披著破破爛爛的袍子,住在用白骨搭成的房子里。它們的行為模式與那些本能魯莽的亡靈完全不同,存在著一定的規律性。有幾次,邁爾斯還觀察到它們從手中燃起灰色火焰,主動攻擊森林中獲勝的其他亡靈。

以上種種,毫無疑問屬於智慧生物的特徵。

本傑明則是被報告裡面一句輕描淡寫的細節勾起了興趣。

「這種亡靈在遇見同類之後,彼此會面對面眼對眼,靜默幾秒鐘,然後就像什麼都沒看見一樣離開。」

相當顯著的交流活動,而且似乎是純粹精神層面的交流,就好像擁有私密網路的機器人彼此傳輸信息一般。

本傑明也意識到,亡靈世界那邊可能也存在著一個完整的文明體系。

似乎……有過去看看的必要了。

又關注了一下學院內的其他工作,一切已經步入正軌。老一屆的學生大部分開始實習,新一屆的學生也適應了學院的生活方式,暫時沒有其他重要工作。霍里王國那邊則是安靜得要死,在海外教派那裡吃的虧,教會還得慢慢消化。

而本傑明自己,神功剛成,自然也燃起了出去幹上幾架的心意。

就這樣,種種因素影響之下,魔法學院的院長,剛從海外回來,沒在學院里安生地呆上幾天,就又偷偷摸摸地溜出了大門。

「請問……本傑明院長大人在嗎?」

大概也就是他出發的五個小時后,幾個裹在斗篷里的神秘身影,來到了學院的會客室。

「不好意思,院長還在冥想,可能這幾天之內都不會有空接待你們。」瓦利斯走進來,拿出常用借口,面帶微笑地說道,「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們留下聯繫方式,院長有空后我會通知你們。」

然而,其中一個斗篷里的神秘人卻忽然開口,蒼老的聲音聽上去十分不耐煩。

「現在的年輕人,架子一個比一個大。」她拉長語調,譏諷道,「算了……一個教書的,有什麼好見的?我們走吧,為什麼一定要跑這個鬼地方來?」

說著,她抖了抖肩膀,作勢要走。邊上另一個斗篷人則是攔住了她,低聲耳語幾句,也不知道說了什麼,最終還是把她勸著留了下來。

緊接著,斗篷人從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一封信,交到瓦利斯手上。

「我們是伊科爾的法師公會會長介紹來的。」他緩緩開口,聲音聽上去也異常衰老,「這次來見本傑明院長,真的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還請你們稍稍通融一下。」

瓦利斯接過信件,望著幾人,不由得皺了皺眉。

與此同時。

幽靈深淵以北,與魔法學院相隔兩千公里左右的位置,一片白骨密布的陰暗叢林中,幾個身影在月色下悄悄摸到了一棵樹后。

「……你們真的打算捕捉一隻那種亡靈,作為學院的研究標本?」

萊拉蹲在樹后,一邊四處張望,一邊有些遲疑地問道。她的眉頭緊皺,神情憂慮,目光之中浮現出極為明顯的不贊同。

「這不是院長的命令嗎?每種亡靈起碼都要攜帶一些殘骸回去。」邊上一個男法師小聲道,「要是聽說了這邊有智慧型亡靈生物,結果卻什麼材料都沒帶回去,研究小組的人不把我們掐死才怪!」

「但……我覺得風險有點大。畢竟是具備了高等智慧的亡靈生物,貿然襲擊,可能會造成一些難以預知的後果。」

男法師卻笑了笑,轉頭指向走在最前面的邁爾斯,說:「擔心什麼?我們的施法能力哪一個不比那些亡靈生物強?更何況,我們還有這位傳說傭兵。這一路上,你看他受過半點傷嗎?那些亡靈奈何不了他的。」

萊拉聞言,緊皺的眉頭卻一點也沒有舒展開。

沉默片刻之後,她忽然道:「這樣吧……我們派一個人守在這裡,用主任給我們的魔法道具設幾個亡靈陷阱。萬一出現意外,我們要撤,也多一分保障。」

其他幾個法師聞言,面面相覷,都不太理解萊拉的擔憂。不過,小心一點也沒什麼損失,因此在商量之後,最終還是通過了這個提議。

邁爾斯則是回過頭,朝著法師們小聲道:「動作儘快,再過一個小時,可能會有另外一隻亡靈路過這裡,我們要把事情結束在這一個小時之內。」

法師們聞言,忙不迭地點頭,手裡更是加速開始了陷阱的布置——一個簡單的精神力干擾陣,可以讓亡靈暫時迷失方向,也是魔法道具系在研究過亡靈之後,弄出來的小東西。

最終,他們選擇讓萊拉留守把風,剩下的人去捕捉那隻智慧亡靈。

「你這幾天戰鬥太多,精神力消耗,所以有點疲憊,容易疑神疑鬼的。」男法師最後安慰道,「我們很快就帶著殘骸回來了,你就在這好好休息一會,不用擔心。」

萊拉沒什麼表情,沉默了一會,有點敷衍地點點頭。

「……行了,你們過去吧。」

其他幾位法師見狀,也轉過身,跟在邁爾斯地後面,悄悄地走向了作為他們目標的亡靈生物所居住的那所白骨屋。 白骨架起的屋子,樣子看上去類似於簡單的草棚木屋,屋頂則是由類似於人皮或是獸皮的亡靈殘骸製成。房屋有兩道出入口,不過完全沒有類似於門的結構,這裡的文明似乎還沒有進展到產生隱私與個人空間的程度。

屋子的牆壁並沒有完全密封,所以從外面看過去,可以大致看到那隻智慧亡靈的身影。

——它坐在某個屍體搭成的檯子中央,擺出奇怪的姿勢,一動不動,周圍飄著幾團灰白的火焰,看上去邪惡又神秘。

不知為何,悄悄靠近的法師們立刻聯想到了他們冥想時的場景。

「……那隻亡靈可能在冥想,這是一個好機會。」男法師壓低聲音,小聲說道,「這種狀態下,它的戒備肯定是最鬆懈的。」

另外幾個法師結合自己在冥想時的狀態,也點了點頭,贊同這種看法。

邁爾斯倒沒什麼表示,只是不動聲色地摸出了自己的匕首。

他們的計劃很簡單,邁爾斯出手,潛進去,一擊幹掉亡靈生物。如果這隻亡靈也像某些他們之前遇到的某些屍體集合怪一樣皮糙肉厚,那麼等在外面的法師就會出手,用魔法將它轟殺至死。

總之,他們還是非常有自信的。由頂尖暗系法師和傳奇傭兵構成的戰團,就算面對教皇,他們都隱隱覺得自己是有一戰之力的。

「第三十四種亡靈的材料採集……開始!」

就這樣,伴隨著一聲低語,幾位法師以一塊大石頭為障礙物,躲在後面,用精神力構想出符文,隨時可以出手。

與此同時,邁爾斯身形一閃,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下一秒,他不知怎麼就出現在了白骨房屋之中。

法師們雖然與他並肩作戰許久,對這種場景已經相當熟悉,但是每次看到之後,還是會忍不住在心中驚嘆片刻。

「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如果他想殺任何一個法師,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辦到吧?」男法師在心中這麼想道。

他看著邁爾斯高在亡靈身後高舉匕首,舉得這次行動可能也就到此為止了。

然而……

吼!

不知從何處傳來一聲詭異的低吼,未知的能量擴散開來整片叢林彷彿變得更加陰森詭異。而在白骨屋中,那隻一動不動的亡靈忽然消失在了檯子上。

——邁爾斯落下的匕首也因此而落空。

「……嗯?」他連忙撤回力道,身體低伏,露出疑惑而戒備的神情,朝著四周望去,像是在尋找那隻亡靈的所在。

然而,整個屋子都空了。別說邁爾斯,就是外面的幾個法師從更寬闊的視角看去,都沒能找到那隻亡靈的身影。

醫見傾心:絕色戰王妃 他們心中不約而同地咯噔一聲。

糟了……

「你們快防禦!」

像是想到了什麼,屋內的邁爾斯忽然回頭喊道,法師們也馬上回過神來,意識到情況的危機。瞬間,閃爍的符文在他們瞳孔中浮現,一層層顏色各異的護盾,很快被他們構建了出來。

而幾乎是護盾被構建而出的瞬間,幾團灰白火焰浮現而出,朝著幾個法師撲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