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葉天略微停了一下,將目光投向了宋立峰,繼續說道:「你叫宋立峰是吧?

你既然想殺我,那我就先替你選好等下你的下場好了!嗯,就跟他一樣,如何?」

說話回,葉天指向地上赫然的死狗一般的聞業襄。

這話當真狂得無邊,這是擺明了要把這個宋立峰也打得跟死狗一樣。

「叮!裝逼成功,逼格+50。」

葉天這話非但沒有令宋立峰更加生氣,反倒讓他嘴角露出了不屑,用著看死人一樣的眼神看向葉天。

在他看來,葉天能夠打敗聞業襄並不足為奇,因為在五年前的那是南武林盟會時,聞業襄不過才初入內勁境而已。

這五年下來,就算著聞業襄再天才,最多也才達到內勁大成而已,葉天能打敗這樣的對手根本不足為奇,最多也不過內勁大成或者內氣初期的境界。

雖然以葉天這樣的年齡,達到這樣的實力已經足夠驚人,但對宋立峰來說卻是不夠看的,所以這時候面對這一天,因為舊往的觀念限制,他仍保持強大的自信。

可宋立峰根本不知道,這聞業襄的實力並不是他所想的內勁大成,不是靠著藥物的拔苗助長,提升到了內氣中期的境界。

居然這樣的實力,在同等境界中只能墊底,但內氣中期畢竟是內氣中期,能輕鬆自如的打敗內氣中期的,自然不可能只有內氣初期的實力了。

而這一切,從誤會開始。

當下,宋立峰冷聲道:「小子,你果然是夠狂,是我踏入武道后,所見過的第二個這麼狂的人。

還記得上一個這麼狂的人,墳頭草已經有一丈高了,而你很快也能有這麼高的墳頭草的!」

葉天一笑,問道:「看來你對你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啊!」

宋立峰冷笑道:「小子,別以為打贏了這麼一個垃圾,就能跟我叫板,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才叫做恐怖!」

這話一出,在場那些還留下了武者紛紛點頭,表示認同宋立峰這話。

宋立峰可是老牌的武道強者,跨入了內氣境中期超過五年,可謂是境界紮實,能夠完全發揮出實力,在南武林中也是一定的地位和名聲。

要不然的話,宋家也不會讓他在這樣的特殊時間裡,前來看守酒店的安保了,因為以他的實力鎮壓一般武者根本沒有問題。

哪怕遇到同境界的強者,他也有自信就算不能夠戰而勝之,至少也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現如今這樣的年代,擁有這種實力的他其實已經有足夠的資格開宗立派,創造一個堪比極意門的武林門派。

葉天雖然年輕得詭異,可在宋立峰看來,實力能達到內氣初期已經雖說是天才中的天才,再強根本就不可能。

在這樣的實力差距下,他又怎麼會輸給一個年輕人。

葉天嗤笑道:「知道什麼叫恐怖?嘖,這話挺裝逼的嘛!

看來你也是同道中人,可惜你這逼裝得太低級了,落後於時代了!」

「哼,豎子,安敢辱我?今天要不殺你,我宋立峰三個字便倒著寫!」

說罷,宋立峰腳下一踏,身形連閃,猶如縮地成寸,幾下子便出現在葉天面前。

「裂山掌!」

一近到葉天跟前,宋立峰想也沒想,直接施展開了他的成名絕技,也是他引以為傲的殺招。

只見宋立峰的雙手連拍,道道掌勁相疊連環,挾帶著可怕聲勢,猶如有裂山開峰之威,直撲葉天面門。

宋立峰固然覺得葉天的實力低微,不可能給自己造成危險,多年撕東下來,讓他無比謹慎,沒敢絲毫大意,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這一手裂山掌打出,那掌勁重疊連環之下,葉天似乎反應慢了一步,頓時間便無路可逃,只能硬碰硬了。

如此一來,在場無論是宋家、聞家或者極意門的人,都忍不住紛紛暗嘆宋立峰的實力高強。

「不愧是摧峰手宋立峰,這門裂山掌施展的當真如火純青,幾有裂山摧峰之勢啊!」

「是啊!便是憑藉著這門以剛猛迅捷聞名的裂山掌,宋立峰才贏得了摧峰手的外號,同境界幾無敵手!」

「這狂妄的小子完了,實力本身就不可能比宋立峰更強,如今又一朝不慎,落入了下風,只能疲於應對了!」

「沒錯! 萃英閣 久守必失,宋立峰上來便搶佔先機,當真是經驗老辣啊!反觀那小子,除了狂妄當真是一無是處啊!」

邊上,聽著眾人一邊倒的議論,宣子明也是心裡著急。

因為他也能夠看出兩人一動手,葉天似乎被落入下風,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只能硬碰硬的和宋立峰交手。

在看到宣子明越發的不安,心中不免暗自嘀咕。

「葉先生是修真者,雖然不知道他的修為如何,但之前那次批釁於他,不見動手,便能喚來狂風,讓我立定不住,實力自是不弱。

聽說修真者到了一定的境界,自有真元環繞,可以說得上是刀槍不入,想必葉先生定然有這樣的神通,所以就算打不過這個成名已久的宋立峰,也未必會輸!」 想到這裡,宣子明卻是忍不住苦笑搖頭,再次低語道:「可就算不會輸,那又能怎麼樣呢?

這個宋立峰只是宋家的一員,卻不是實力最高強的,宋家當中可是還有比之更強的存在啊!

葉先生之前口出狂言,要將宋家滿門踩在腳下宋家滿門!唉,當真是年少輕狂,不知道天高地厚!」

宣子明感嘆著,內心仍舊深深的後悔著,之前實在不該請葉先生來助拳的。

要知道,宋家有多恐怖能在飛雲鎮站住腳,可不僅僅只是依靠後台雲昭寺。

畢竟打鐵還得自身硬,如果自身沒有足夠的實力、勢力,那身在武林之中,眾多的武者可不會因為你有後台,就輕易的放過你了。

相反,只會更加的是肆意欺凌!

與此同時,只要不涉及到後台的利益那後台也不會輕易出手,因為這便是武林當中的最高法則——強者為尊。

所以宋家能夠在飛雲鎮立住腳,自身的實力也是極為強悍,甚至可以說是恐怖。

至少像宋立峰這種內氣境中期的武者,宋家中就至少有五個之多,而且其中有兩名達到內氣境後期。

據說在宋家當中,還有一名達到內氣境巔峰,已經在衝擊先天大宗師境界的大高手坐鎮。

這樣的實力放在任何一個省,都有著擠身省級世家,佔據至少一個地級市作為勢力範圍的能力。

寧家能擠身海西十三家之一,且排名還比較靠前,本身就是因為有兩位寧傲雪爺爺輩的內氣巔峰的武者坐鎮,又有三個內氣境後期的武者。

要是寧家的兩位內氣巔峰武者能再進一步,達到先天大宗師之境,那整個海西省早就被寧家收入囊中了。

至於其他像葛家、沈家的,基本上只有一位內氣巔峰的武者存在,有的甚至連內氣巔峰的武者都沒有,最強的只達到內氣後期。

比如郁逸風所在的郁家,要不是有賀飛揚家族支持,其甚至連進入海西十三家的資格都沒有。

而像宋家,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顯然足以讓人心驚。

宣子明看著宋立峰那亂花人眼的掌影,已經將葉天淹沒,不禁心驚道:「這就是內氣境界後期的實力嗎?

光是這拍出的掌勁,恐怕我根本就無法抵擋一下,葉先生居然能擋住那麼久,實力真是強大啊!」

只是隨後,宣子明發現淹沒在掌影中的葉天居然只擋不攻,心中驚疑:「為什麼葉先生只擋不攻?難道面對宋立峰,連葉先生都只能勉力招架嗎?」

宣子明覺得很有可能,因為宋立峰攻擊的速度太快了,葉天雖然之前打敗過吳烈虎,但更多的應該是勝在出其不意。

如今面對比吳烈虎更厲害的宋立峰,而旦還失了先手的情況下,只能苦苦支撐,一下子沒有還手之力。

邊上,姜嫣然面有憂色,特別是聽到了宣子明和欒天龍的話后,更是為葉天擔心。

愈秀兒見狀,忙說道:「嫣然姐,你不用擔心,葉大哥之所以不出手,絕不是因為無力招架,要相信他!」

之前海西擂台賽上,葉天那如仙般瀟洒的出現,輕易便擊敗了那似乎無敵的吳烈虎,早已在愈秀兒心中形成了無敵的印象。

這時候,愈秀兒覺得葉天肯定是在蓄勢待發,準備一舉擊敗宋立峰。

姜嫣然聽到愈秀兒這話,臉色稍緩,回想自己幾次見到葉天出手,確實不可能毫無還手之力,定然有他的打算。

一想到這,姜嫣然不禁看了一眼,心道自己居然沒有在小女孩對葉天有信心,難怪她會葉天認作妹妹了。

這時,兩女雖然堅定的認為葉天絕對不會輸,可在場的眾人卻都認為勝利的一方絕對是宋立峰。

燃燒的青春 本來宋立峰就已成名日久,特別是他們這些參加過南武林盟會的武者,更是都知道宋立峰自從成名之後,就未逢一敗,一直著同境界無敵之名。

反觀葉天,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細,哪怕是認識葉天最久的欒天龍,也只是知道他很強,其他人知道的就更不清楚了。

可不管怎麼樣,就算葉天實力再強,但年齡擺在那裡,正所謂姜還是老的辣,這實力自然也需要時間累積。

所以在場人根本不看好年輕的葉天,認為他就算在年輕一輩中實力高強,可再怎麼也不會是宋立峰的對手。

畢竟兩人的年紀相差太大,這已經不是天才能夠彌補,畢竟武道是需要時間來積累。

「快看,那狂妄的小子只能抵擋,無法反手,這下輸定了,不,應該說是死定了!」

「這少年終究還是太過於年輕了,交手的經驗太少了,才會陷入這樣的被動當中。」

「可惜了!如此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強的實力,其天賦之高,簡直罕見,卻因為性格狂妄,招惹不該招的人,只能死在這裡,當真是遺憾啊!」

「說的沒錯,如果這小子沒有那麼狂妄,以他的天賦之高,說不定有望踏入先天大宗師之境啊!」

「是啊!眼見著一個未來可能成為先天大宗師死於眼前,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說是無比的惋惜了!」

眾武者眼見著葉天似乎反映不及,在一開始就落入下風,只能一直就那樣被宋立峰攻擊著,紛紛發出了各種議論,不少人更是大為惋惜。

就在眾人以為勝利的絕對會是宋立峰時,宋立峰本人卻心生疑惑,雖然他從一開始便全力攻擊,不給葉天喘息機會,以儘快將這眼前這狂妄的小子擊殺。

可幾番下來,他卻發現打向葉天身上的掌勁,在尚未觸及到葉天身體之前,都會被一股並不見得其意能量抵消,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武者能夠做到的。

宋立峰也算是經驗老辣,很快便猜到了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武者後天進入先天,自身渾元不漏,內氣盈溢體外護身。

對於這種可能,宋立峰很快便自我否決了,根本不認為這有這樣的可能。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作者君感冒好多了,開始努力碼字 因為先不說葉天的年紀實在是太小,缺少足夠的武道之理積累,沒有達到先天大宗師的可能。

就算他真的達到先天大宗師,那自己這一番攻擊之下,他即便不還手,自己也會被他的內氣反要的,絕不可能毫不反應。

所以,宋立峰很快便想到了最後一個可能,那就是葉天仍是修真者。

也只有這個可能,才能解釋得清昭前這葉天如此年輕,為什麼實力這麼高強了。

那是因為修真者手段神奇,延緩青春並不困難,所以在確認了葉天是修真者后,宋立峰便認為這葉天恐怕便是用了延緩青春的手段,所以看著雖然年紀很小,實則可能已經不止三十歲了。

不過,就算這樣又如何?

他宋立峰自認有武道天賦,就算這葉天是修真者,也絲毫不慫,出手更加狠厲,更想要擊敗葉天,以證明武者並不比修真者差。

可就在這時,之前只擋不攻的葉天突然開口。

「我說你在幹什麼?給我按摩嗎?要是那樣的話,那我得要向你們老闆投訴了。

這手勁兒實在太小,根本比蚊子還弱,等下按完了后,我可不給錢哦!」

「叮!裝逼成功,逼格+50。」

這話一出,宋立峰一愣,差點沒氣得腦溢血了。

想他用盡全力打出的成名絕技,在葉天口中居然只是按摩,這豈不是說他是個按摩師傅嗎?還有比這更羞辱人的嗎?

與此同時,在場那些原本以為葉天死定了的武者們,也紛紛露出了震撼的神情,不敢相信的驚呼而起。

「怎麼回事?這少年居然還有餘力說出這樣的話,難道他剛才落入下風是故意的嗎?」

「這……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相信了,這少年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如此輕鬆自如的說話,顯然是還有餘力呀!」

「我的天,原以為我已經高估了這少年的實力,可沒想到居然還是低估了,這世界上什麼時候出現如此妖孽的天才啊!」

「當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了!也許,我們今天要見證一個傳奇!」

「是的,也許不僅僅只是傳奇,更是一個時代啊!」

一眾圍觀的武者驚呼聲傳來,讓宋立峰之後要吐血。

可接下來,宋立峰確實吐血了。

葉天用上心魔幻夢曲,厲喝道:「滾吧,你這沒用的東西,給我換個女技師來!」

這一聲雖然無法完全發揮心魔幻夢曲的威力,但也足以衝擊到宋立峰的心神,讓他那打出的如層層烏雲的掌影為之一頓。

之後,葉天抬手化掌,沒有施展任何手段,只在掌上附著些許真元,便以純粹的肉體力量轟擊在那層層掌影之上。

葉天如今達到練氣六層的實力,在周天星煞訣練皮的效果下,其力量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步,說是人形洪荒巨獸一點也不為過。

所以別看這一掌樸實無華,卻猶如是天上飛落的熾熱流星,任你烏雲纏繞,終究不過雲彩一片,如何能阻得熾熱流星半分。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啵!

一聲猶如氣泡破碎般的輕響,宋立峰那人層層掌影破滅,沒能對葉天的這一掌有任何的阻擋作用。

下一刻,那掌已經來到了宋立峰面前,似乎瞬間穿越了兩種人之間的空間,令人沒有一丁點的防備。

宋立峰只覺得氣勢滔天的一掌,完全便是那帶著滔天烈焰至九天之上飛來的流星,那滔天之勢壓得他喘不過氣來,掌上蘊含的勁風撲面,猶如刀割般讓他面目生疼。

他幾乎不敢置信,心中吶喊著自己已經是內氣境後期,一身實力強橫無匹,尋常刀劈劍砍都未能傷及分毫。

可眼下,葉天這一掌打來,僅僅是勁風都割得自己面目生疼,那這一掌的威力就得強大到何種地步?

宋立峰猜不到,也不想去猜,更不想去感受,所以他想躲。

可下一刻,他卻發現自己的反應慢了,根本躲不開,只能提起全身內氣,將雙手交叉於胸前,試圖硬抗葉天這一掌。

咔……咔咔……

一陣陣脆響,尤如點燃的鞭炮,那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宋立峰真是只覺雙手一痛,隨後是胸口發悶,氣血翻滾之下,噗的一口鮮血吐出。

下一刻,他只覺眼前發黑,身體膝蓋一軟,直接跪落在地。

這一幕,令眾人先是一驚,隨後嗡嗡的驚呼聲再次響起。

「嘶……宋立峰真的敗了,同境界兒無敵手的他真的敗了,這少年居然強悍如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