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青青狂喜,將地圖遞給沈鈺。沈鈺一看臉上也露出興奮的表情,隨後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眾人。

除了演武堂的這十個人之外,那些煉丹師什麼的其實對銘牌不是特別感興趣。但是既然有地圖能夠得到更多的積分,那也是一件好事。

一群人圍著研究了一下,發現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的東邊就有好幾塊銘牌存在。當下就決定出發,以這裡為中心,一點一點的將銘牌都收集起來。同時,收集完了之後用假銘牌來代替真銘牌的位置。用來坑別人。

外面的人看到沈鈺他們的語氣這麼好,不過是第二個寶箱據找到了有用的地圖,不禁都心生嫉妒。當然了,流光宗的人是與有榮焉的。

三國之巔峰召喚 好在很快,正陽宗的人也找到了一個寶箱,寶箱裡面是一塊金色的銘牌,抵得上十塊普通的銘牌了。這也算是好運氣吧。

後面陸陸續續的,天劍宗和警世宗的人也找到了寶箱。不過他們的運氣都沒有水青青那麼好,開出來的都是一般的東西。別說增加積分了,能不減積分已經很好了。

雲霞宗的宗主心裡暗暗的生氣,要知道,這一次的比賽她只在裡面放了為數不多的有用的道具。而像水青青他們拿到的那個地圖更是只有一張。本來以為會是雲霞宗的人拿到,但是沒想到,最後竟然便宜了流光宗的人。而且雲霞宗的人也太沒用了,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寶箱。真是讓人生氣!

燕宗主暗暗的掃了一眼雲霞宗的宗主,心裡好笑,以為自己偷偷給一些暗示別人不知道么?現在好了,偷雞不成蝕把米!那些假冒的銘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雲霞宗的人撿到的,這樣他們怎麼可能正確的找到寶箱呢?

外面的人的一切心理活動沈鈺他們都不知道,現在他們感覺他們就像是在參加一個尋寶的比賽一樣。而且整個賽場上只有他們。這都過去四五天了,怎麼還沒有遇見其他的隊伍啊?

沈鈺心裡萬分不解,但是這話她就藏在心裡,萬萬不敢說出來。現在的情況大家都非常的滿意,找找銘牌,挖挖靈草礦石,閑了休息,晚上還能泡澡。多舒服!

沈鈺他們這一群人愜意的生活再次讓外面相當多的一部分人決定以後出行就按照沈鈺他們的來。已經可以預見修真界奢靡享受的那一天了!

第五天的時候,他們終於看到了別的隊伍的蹤跡。但是也只是蹤跡,並沒人影。憑藉著這些燒火紮寨的恆基也沒辦法判斷出他們是哪個宗門的。不過沈鈺圖阿門也不介意,也不想追上去。

沈鈺這幾天也想通了,沒遇上人就沒遇見唄,他們這樣剛剛好。不用打打殺殺,只要按照地圖上的找銘牌就可以了。只要其他人的手裡沒有什麼找靈草加積分的活動,那他們肯定能贏!所以,何必要和人家動刀動槍呢。累!

休息完之後沈鈺他們按照自己的方向不斷的前進,正好和那個隊伍再次岔開。

當其他的四支隊伍都有碰到過另外的人的時候,沈鈺他們硬生生的憑藉著詭異的運氣完美的避開了蘇有人。安安穩穩的收集著銘牌,苟到了最後。

等到比賽結束所有人出來的時候,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除了流光宗的弟子看上去整整齊齊,白白凈凈的,其他的幾支隊伍多多少少都有些髒兮兮。要麼就是衣服頭髮凌亂。一看就知道是經過了戰鬥的。哪像流光宗的那群人,頭髮都梳的一絲不苟,絲毫不亂的。

要看銘牌算積分了,那些宗主們還要台下的那些弟子們都覺得毫無懸念了。雖然他們沒有數過沈鈺他們到底放出去了多少張的假銘牌,但是他們知道他們借著那張地圖幾乎將地圖上的銘牌一網打盡了!只是他們不斷的填充進去假的,所以才一點都看不出來。

果不其然,天劍宗的隊伍先來。他們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五六十張的銘牌,在桌子上可以說是堆積成了一座小山。但是裁判在檢查過後在裡面挑出了五張的假銘牌。

天劍宗的人那叫一個不敢置信啊。都用震驚的眼神看著雲霞宗的宗主。

雲霞宗的宗主額頭上噌的一聲就蹦起了一根青筋。她咬著牙,心裡不斷的念叨著不能和小輩計較,不能和小輩計較,然後臉色猙獰的將那口又大又圓的鍋扣在了身上。

哼,還好只是暫時的! 天劍宗的假銘牌並不是個例,在之後的正陽宗,警世宗還有雲霞宗的隊伍里都出現了假銘牌的身影。其中警世宗的假銘牌最少,只有三張,而雲霞宗的假銘牌最多,足足都有十二張!

雲霞宗的隊長本來還相當得意他們找到了近七十張的銘牌,但是扣除那十二張之後,他們的銘牌數量也就從原先的領先變成了現在的第二甚至可能是第三了!

最後是流光宗。

這是雲霞宗的人故意將流光宗的人放在最後的,他們並不想讓眾人沉浸在流光宗的威風當中,所以很乾脆的將他們放到了最後,就當做是壓軸好了。

輪到流光宗的人拿出令牌了。水青青和宮千秋上前一步,兩個人在自己的儲物袋裡面不斷的掏啊掏,掏啊掏,桌子上很快就堆成了一座小山。但是他們兩個還在不斷的往外拿。然後就將整張桌子差不多都要鋪滿了。

這樣的數量讓一旁站著的四個宗門的人目瞪口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流光宗竟然能夠拿出這麼多的銘牌!

等到他們兩個全都掏完了之後,沈鈺上前一步,將自己的那塊隊長的金色銘牌小心的放在了上面。

裁判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滯了,但是沒辦法,還是不得不開始驗證這些銘牌的正確性。這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都怪他們,搞什麼不好,搞假銘牌!以後不會就開了這樣的先河了吧?

裁判一邊在心裡哀嚎,一邊手上的動作不停,不住的檢查著桌子上的每一塊銘牌。檢查正確的就放到右手邊的箱子里去。

最後原本的小箱子竟然有些裝不下了。呵呵!

看到他們這樣的數量,其他的四個隊伍也就認命了,這麼多的銘牌,就算是一半是假的他們也勝不了啊,況且看那個裁判檢查的,到目前為止可是一塊假銘牌都沒有呢。

嗯?

四個隊伍的人也不是純蠢得,看到此情此景自然是聯想到了他們的假銘牌,還有流光宗沒有假銘牌的事情。幽幽的眼神望向了那幾個人。這假銘牌不會是他們流光宗的人弄出來吧?

本來還以為是雲霞宗弄出來考驗人的呢。

裁判終於檢查完畢了,然後將流光宗的銘牌數量報了出來,「流光宗的隊伍找到的銘牌一共是三百四十二塊,總計積分是三百五十一分。」

這樣的分數,感覺都不用宣布冠軍是誰了。但是該走的儀式還是要走的。

在雲霞宗的宗主宣布了流光宗獲得勝利之後沈鈺他們就趕緊跟著幾個峰主回了他們暫住的房間。要是還不跑,被人抓住可不得了。

參加比賽的那些人等回到自己的宗門隊伍里的時候才被人告知在秘境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視頻佐證,氣的他們個個咬牙切齒,一個個都跑到那些煉丹師們的面前叮囑他們在後面的環節中要「好好」招待流光宗的人。

煉丹師煉器師們倒是沒有很生氣,他們只是覺得有點意思,同時有些遺憾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樣的好方法。不過,後面的比賽,他們餓是會和流光宗的人好好切磋一下的!

沈鈺和水青青回到自己的房間會後沒多久就接到了羅芙的電話,然後就聽到了羅芙控訴的聲音。

「哇,你們也太不厚道了!說好的讓我和宮千秋切磋呢?不僅沒見到人,還弄了個什麼假銘牌。宋玉,你老實說,這個主意是不是你想出來的?」

羅芙的話讓沈鈺有些尷尬,「那個,你怎麼知道一定就是我。說不定是別人呢,也有可能是青青想出來的啊?」

羅芙輕哼一聲,虛影的表情活靈活現,「我還不了解你。這樣的損招一定是你想出來的。別人才沒有那個膽子敢製作假冒偽劣的銘牌呢。」

聽了羅芙的話,沈鈺嘿嘿一笑,權當做她是在誇獎她了。水青青也在一旁捂著嘴笑的東倒西歪的。她豎起大拇指,對著羅芙說:「沒錯,你的確是很了解宋玉了。這還真的是她想出來的。」

羅芙先是抱怨了幾句,然後就開始稱讚沈鈺的想法了。

「不得不說,你的這個辦法是損了點,不過也是挺好用的。不過你現在用了這一次,想必日後的比賽其他人肯定也會效仿你的辦法了。到時候,說不定那是仿版銘牌滿天飛了!到時候,你就是名留青史的人物了!人家說道宋玉,立馬瞭然,這就是那個開創了五宗大賽製作假銘牌的那個人啊!」羅芙臉上幸災樂禍的笑容不能更明顯了。

沈鈺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眼珠子一眼,同樣幸災樂禍起來。

「哼,我看你和天劍宗的人一起還不如和我們一起更好呢。在秘境中的時候沒洗過澡吧,沒吃過飯吧,沒睡過睡袋吧?嘖嘖,看你們出來的那樣子啊,和野人也差不多了。」

沈鈺這話是誇張了點,但是的確可以看出羅芙他們出來的時候樣子。

說到這個羅芙的臉就是一黑,然後又開始了吐槽。

三個人就這樣你損我兩句,我損你兩句,歡聲笑語了大半天,看時間已經不早了,這才掛斷電話準備睡覺了。

雖然金丹期的修士不用睡覺也可以保持精神狀態良好,但是現在已經步入了科學的時代,更多的人還是習慣一日三餐,每天晚上都睡覺了。就算偶爾有熬夜的,過幾天也是要睡回來的。

這作息,可以說是很健康了。

他們剛從秘境裡面出來,所以有三天的休息時間,三天之後就是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靈符師的比賽。

以為煉丹師和煉器師要用的東西只能是在秘境裡面找到的,所以沈鈺他們站在秘境里的這七天是把他們列的單子上的材料儘可能的都找到了。就算有找不到的,也儘可能的找到替代的物品。

因為他們從頭到尾沒有遇上其他的隊伍,沒有爭鬥,所以時間充裕的很。找到的材料還挺多,挺充足的。聽說其他的隊伍雖然也湊齊了材料,但是也是緊巴巴的。煉製的時候都要萬分小心的。

沈鈺對於煉丹煉器沒什麼興趣,她在看小說的時候是暢想過自己能夠煉丹煉器兩手抓,但是實際上,她只有畫靈符的天賦。為了不勾起自己的傷心事,前面的煉丹煉器比賽沈鈺就不去觀看了。

等到陣法和靈符的比賽沈鈺再去湊熱鬧。

不過水青青是要去的,沒辦法,誰叫墨煙是個天才的煉器師呢。他的師父還是重鼎真人!所以水青青要過去給墨煙加油打氣,讓他爭取奪得第一!

沈鈺一直在房間裡面打坐修鍊,現在她最想的就是趕緊到元嬰期!

上一個世界沈鈺已經是元嬰了,沒有心境的危險,沈鈺只要不停的吸收靈氣就可以了。

沈鈺雖然沒有去看比賽,但是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等到晚上水青青回來的時候還是會給她講一下的。

比如今天的比賽就有一個選手,他的靈草本來就只有一份,所以要萬分小心才是,但是他因為過度緊張竟然一個不小心的將其中一種靈草弄壞了!這下他的靈丹也煉製不了了,只能無奈的遺憾退場。

還有一個選手,他的靈草也是剛剛湊足一份的。但是他比較倒霉,在煉製的之後發現其中一種靈草的年份不夠,藥效不夠。眼看著就要炸爐了,還好旁邊的人將自己的靈草給了他。

沈鈺好奇的問:「誰啊,這麼好心把自己的靈草給別人?不怕自己的不夠用嗎?」

水青青憋笑道:「就是上一個過度緊張的那個啊。他都已經不能煉製靈丹了,所以在走之前看到旁邊的人靈草藥效不夠,乾脆就把自己的靈草送給對方了。但是後來你猜發生了什麼?」

沈鈺:「發生了什麼?」

水青青憋笑憋不住了,哈哈大笑了幾聲之後才算是緩過來,咳嗽了幾聲告訴了沈鈺真相。

「那個人把自己的靈草給了對方,誰知道兩根靈草加在一起,藥效又太強了!最後那個人的靈丹還是失敗了。不過比之前稍微好一些,沒有爆炸。」

「這……」沈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麼倒霉的事情也是少見的。

「不知道是哪個宗門的人這麼倒霉?」沈鈺好奇的問。要知道,一個宗門煉丹的也就能派出五個,這一下子就去了兩個,只剩下三個了。

水青青笑:「是警世宗的。」

沈鈺恍然大悟,「是他們啊。那難怪了。」警世宗的人身為魔修,對於煉丹煉器一向是不怎麼擅長的。這次能湊出五個人都算得上是運氣好了。有兩個人失敗了也是正常的。

至於這次煉丹比賽的勝利者,是正陽宗的一個人,沈鈺和水青青並不認識。

第二天是煉器比賽。水青青一大早就去給墨煙加油鼓勁去了。沈鈺照舊正坐在房間裡面打坐。雲霞宗分發給他們的宮殿位置還算不錯,靈氣也挺充足的。最重要的是,房間外面的花園裡面就種著很多的靈植啊。

沈鈺徜徉在靈氣當中,不知不覺又是一天過去了。等到水青青回來的時候沈鈺才察覺到時間的流逝,然後就是驚悚。她連午飯都沒有吃!

今天的煉器比賽的勝利者是墨煙。水青青相當的高興,和墨煙兩個人去了外面的酒樓那裡大吃了一頓。想到沈鈺可能還沒有吃晚飯,水青青又給沈鈺打包了一些飯菜,當然了,還有她和沈鈺都喜歡的小零食。聊天就是要吃零食的嘛。

沈鈺看到水青青出去約會也沒忘記給她帶吃的,心裡相當的感動。嗚嗚嗚,算你沒有重色輕友。

然後沈鈺一邊扒著飯菜,一邊聽水青青說今天發生的事情。

今天的煉器比賽倒是沒有出現炸爐的情況。最多也就是煉製出來的法器因為材料不夠等原因等級降低一些罷了。

「你是不知道,今天墨煙在場上的時候有多帥!看到他那認真的眼神,我覺得他整個人都在閃閃發光啊。啊啊啊!」水青青相當的花痴的在沈鈺面前不斷尖叫。

沈鈺有些迷惑的眨了眨眼睛,這還是那個冷靜睿智的水青青嗎?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都說戀愛會讓人智商下降,難不成水青青現在就是變傻了?

「你才變傻了呢!」水青青沒好氣的說。

沈鈺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竟然把心裡話給說了出來,當下臉上有些尷尬。不過這尷尬很快就消失無蹤。

她反駁道:「你看你平時和墨煙在一起都多久了,我都沒見過你這樣的情況,如今突然看到你這樣,我這麼想不是正常的嗎?」

水青青:「哎呀,你不懂!之前墨煙是很帥很好看了。但是在煉器的他全神貫注的樣子,更加的好看了。讓我的心蠢蠢欲動的。就好像一個十分的美男突然變成了一個一百分的絕世美男一樣!你懂這種感受嗎?」

沈鈺很誠實的搖頭,「我不懂。我也不太想懂。」

水青青白了她一眼,「算了,你這個單身狗!」

沈鈺遭到水青青的插刀攻擊,覺得自己的血量嘩嘩的往下掉。她捂住胸口,腳步趔趄了兩下,心中悲苦!這,讓人無法反駁的話!真是傷透了她的心!

第三天是陣法師的比賽。這一天沈鈺終於和水青青一起出門了。但是一出門,沈鈺看到水青青滿臉笑意的大步走上前,然後一伸手,挽住了墨煙的手臂。看著前面兩個人成雙成對,她獨自一人在後面形單影隻,沈鈺只感覺一片烏雲籠罩在她的頭頂。

秋風蕭瑟啊!

陣法師的比賽沈鈺看不太懂,她只會一些基礎的法陣。所以看到那些陣法師拿著陣盤繪出一個個複雜的陣法的時候,沈鈺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她忽然想到了一個說法,不知道學好數學對陣法有沒有幫助。

看到地上一個個複雜的圖案,沈鈺有種頭暈眼花的感覺。不止是她,場上的其他人也有同樣的感覺,有些修為神識不夠的人已經閉上眼睛了。沈鈺的神識搶到,所以只有一點暈眩之感。還能夠繼續看下去。

不過,陣法在懂得人面前是很有趣的,在不懂的人面前是比較枯燥的。沈鈺看著看著,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有了那麼一點心得了。她正想回頭和水青青說一下,卻看到水青青已經和墨煙手牽手,兩個人低著頭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悄悄話了。

沈鈺沉默的轉過了腦袋,眼神悲憤。過分!太過分了!單身狗難道沒有人權了嗎?

豪門小祕也瘋狂 忽然沈鈺看到了蕭無涯和明苒,他們兩個並沒有坐在一起,而是中間空出了一個位置。即使是在觀看比賽,彼此之間也在不停的攻擊著對方。看上去兩個人好像是那種仇敵一樣。

九重華錦 但是在沈鈺這個知道真相的人面前,他們兩個眉來眼去的,分明是在打情罵俏啊!

發現自己左邊右邊都是情侶,沈鈺惡從膽邊生,直接站起來坐到了蕭無涯和明苒中間的位置上。她拉著一張很假的笑臉,「哎呀,兩位,好巧啊!」

蕭無涯微微的眯了眯眼,不知道這個人要幹什麼。沈鈺知道他們的關係的事情他早就告訴明苒了。明苒倒是覺得沈鈺並不會說出去。所以對沈鈺沒什麼戒心。

此時看到沈鈺坐下,明苒也餓沒有不高興的意思,好脾氣的說:「宋玉你是剛來的嗎?」

沈鈺搖搖頭,「不是啊。我本來適合水青青一起的。只是她和墨煙一塊,我不好再坐在他們旁邊,正好看見了兩位,於是我就坐過來了。」說完假惺惺的問了一句,「我坐在這裡你們不介意吧?」

蕭無涯真的很想打爆沈鈺的頭,她這是什麼意思!好不容易能夠和明苒約會一次,她就要過來搗亂!還有,什麼叫水青青和她情侶不能打擾,那他們就可以打擾了嗎?蕭無涯此時真有些後悔自己沒有和沈鈺說清楚。

明苒搖搖頭,「沒事,你坐吧。我們正好可以說說話。」

沈鈺點點頭,滿臉笑意。然後就和明苒一起嘰里呱啦的說起了八卦,眼看著她們兩個旁若無人的聊了起來,關係越來越好,腦袋越湊越近。蕭無涯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恨不得上前一步就將沈鈺和明苒分開。

忽然,蕭無涯的腦袋裡冒出了一個好主意。不過,這個主意還是要通過沈鈺來實現啊。

他的眼睛在沈鈺身上轉了一圈,嘴角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沈鈺突然覺得背後一涼,好像有什麼人要算計她一樣。連忙回頭一看,就看到了蕭無涯還沒收下去的笑容。她抖了以下,不知道蕭無涯想要幹什麼。

蕭無涯見沈鈺看了過來,隨手在周圍布下了一個結界,然後滿臉笑容的看向了沈鈺,笑容里充滿了奸詐。

「宋師妹啊,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和明苒之間的關係了吧?」

沈鈺警惕的看著蕭無涯,不知道他葫蘆里買的什麼關子。

「是啊,你想做什麼?」

蕭無涯臉上的笑容不變,「也沒什麼,就是我和明苒想和你交個朋友,日後可能會多多的去你的玉華峰交流交流感情的,你覺得怎麼樣?」 沈鈺一開始沒有明白蕭無涯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她反應了幾秒之後終於明白了,蕭無涯想要和明苒借著見她的借口談情說愛!

沈鈺反射性的就想拒絕。不是說她害怕他們兩個的師傅,而是她不想再招進一對情侶來給她添堵了!

但是她的話到了嘴邊,卻看見了蕭無涯眼中隱隱的威脅之意,回想了一下他剛才說的話,沈鈺把重點放在了那個想和你交個朋友上面。

也就是說,她要是拒絕的話,就不是他們的朋友嘍,以後也就不能和他們尤其是不能纏著明苒了?

那怎麼行?

所以,思忖再三,沈鈺還是點頭同意了。

「可,可以啊!明師姐不管什麼時候來我都很歡迎的。」然後不情不願的加了一句,「蕭師兄也一樣。」

見沈鈺答應了,蕭無涯頓時滿意了。這樣的話,他們就算是有了一個固定的見面地點了,不用再想盡方法尋找任務,或者偷偷摸摸的到外面去。在流光宗裡面也能夠見面牽手擁抱了!

看到這些福利的份上,蕭無涯決定,還是對沈鈺好一點吧。至少看見她和明苒一起的時候不阻攔好了。

過了幾分鐘,蕭無涯捏緊了手裡的扇子。不行,還是覺得好礙眼啊!幹什麼湊那麼近啊!

因為沈鈺半路上跑去蕭無涯和明苒那邊了,之後直接就和明苒聊起了八卦,所以後面的陣法比賽她根本沒怎麼看,只是在冠軍出來的時候看了一眼。

開局一條小漁船 不是很意外,警世宗的人。

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場的靈符師的比賽了。這一場沈鈺肯定是要全神貫注的觀看的了。因為她自己也是一個靈符師。現在有機會能看到眾多靈符師比賽,還不趁此機會多學一點。要知道,她以前都是自己學的,雖然也參悟到了八品,但是有些基礎的地方還是不是很牢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