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處還有那麼多戰團,有那麼多的佣軍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他們不敢隨便出箭,不然要是傷到同伴還不如不幫忙。

可能是運氣不好,找了半天,吳玉還沒找到合適位置,而那冷峻男子在近處的人無法幫忙的情況下,同傷者一起很快被那獅獒逼到危險位置。

忽然之間,一根箭羽射在那獅獒身上,可惜並沒有用。轉眼一看,吳玉發現一名同伴所在的位置視線正好,然而對方的箭術似乎並不怎樣,只射在那頭獅獒的背上。

眼看著那根箭羽完全對獅獒沒有任何作用,吳玉忍不住嘴邊嘀咕一聲,「廢物」,隨後趕忙向那個人的位置過去。可是時間已然來不及,因為無路可逃的冷峻男子已經被逼到一個死角,后側兩邊都有戰團。

兩處戰團之間空隙不大,而且空隙是獅獒留出來的,雖然那兩頭獅獒注意都在攻擊它們的佣軍身上,可是冷峻男子不敢冒險,於是就處在三頭獅獒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而那頭獅獒顯然不給其任何思考時間,大口一張直接向冷峻男子和其抱著的傷者咬去。結果就在冷峻男子考慮要不要扔下傷者反擊時,一支箭羽從背後而來,幾乎是貼著其耳朵飛過,直接射入那頭獅獒的大口之內。

劇痛之下,那頭獅獒的一張大口猛地閉合,完全停下攻擊趨勢,在那冷峻男子還沒發現時怎麼回事時,巨大的身體轟然倒下。危機解除,冷峻男子迅速轉身向後看了一眼,遠處的青羿還舉著長弓。

顯然關鍵時刻是青羿出手救下兩人一命,與此同時,吳玉已經趕到剛才那名弓箭手的位置,讓原先的那人讓開后,吳玉看到的先是那頭獅獒倒下,隨即是隔著幾十米遠外站著的青羿。

臉色一冷,吳玉迅速換了一個位置。本來吳玉根本就不看好青羿和林玄仲的組合誰知兩人救出來的人遠遠比他們救出來的人多。現在林玄仲的作用不但比其同伴大,青羿的箭術作又比自己好,一開始便明言對兩人不看好的吳玉如何能坦然地接受這樣的事實。不過事實就是如此,所以不管想不想承認,吳玉都無法改變什麼。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林玄仲又迅速地從混戰區域中救出幾人,都是風雲佣軍隊的成員。做為主要的戰鬥方,風雲佣軍隊的傷員很多,好在獅獒只對會移動而且移動速度慢的獵物感興趣,只要他們在受傷之後完全放棄掙扎,那麼一般不會出現危險問題。

從開始到現在,在救人過程中雖然經常出現緊急情況,可每次林玄仲都以成功收尾。有青羿掩護,很多時候不用八荒步都能順利躲開那些凶獸。現在林玄仲是越發能體會到一個弓箭的重要性,有青羿在,自身安全的確得到有力保證。

而在林玄仲救人期間,混戰區域又連連死去十幾頭獅獒,佣軍人員方面優勢更大一些。只要多注意一點,還活著的獅獒很難傷到眾人。

在高大男子那裡,原本的三頭獅獒死的還剩一隻,而中年領隊已經在幫助其他人,兩人的對戰經驗都很豐富,所以要解決實力相當的獅獒並不是太難,只不過需要的時間有些長而已。 第119章

一刻鐘后,又有十幾頭獅獒死在眾人的圍攻下。出人意料的是,還活著幾頭獅獒並沒有戰鬥到底,在眾人準備合力圍殺它們的時候,幾頭獅獒突然凶性大發衝出重圍,轉眼消失在林中。

由於佣軍隊伍方面人員都並不好,沒有人想要去追。到現在,林玄仲終於不需要再冒險去救那些傷員,本來以為在戰鬥還沒結束前,可以把所有的傷員都救出來,可誰想到傷員的數目一直在增多,所以等到現在戰鬥結束,林玄仲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回到青羿旁邊,林玄仲非常感激地謝道:「青羿,多謝你剛才的及時相助。」

「不用客氣,」只見青羿淡淡地點點頭,隨口說道:「我們先回去吧。」

剛才一直在忙著保護林玄仲,在混戰區域外,青羿跑來跑去尋找合適的位置其實並不比林玄仲輕鬆。

一轉眼,兩人回到車隊旁,其他人負責救治人員的區域。

一看兩人過來,之前讓兩人幫忙的那名長者迎了過來。「多謝兩位小兄弟相助,」剛纔此人一直在關注那邊的情況,自然了解林玄仲和青羿的作用。如果不是兩人,那些傷員中有不少人會因為沒能得到及時救治傷勢加重,甚至出現生命之危,所以此人是由衷地感謝兩人。

「前輩不用客氣,我和清風只是在做該做的事而已。」青羿淡淡一笑,彷彿完全沒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

「清風哥哥,你快過來!」青羿才剛說完,遠處的紅淚就沖林玄仲喊了一句。

一看紅淚正向自己擺手,一臉令人奇怪的笑容,林玄仲有些詫異,不過還是神色疑惑向紅淚走過去。一邊走著,一邊還不忘觀察紅淚那邊的情況。只見所有人都在忙著,唯獨站在人群中的紅淚一點事都沒有。

替嫁甜寵:霍少,別鬧! 「有什麼事嗎?」走到近前,見紅淚還是一臉笑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閃著動人的光芒,林玄仲心裡更是詫異。

另一邊,見林玄仲過來,紅淚的表現更是激動,一臉笑容的跑過來抱住林玄仲手臂,湊到林玄仲耳邊說道:「清風哥哥,剛才你的身法好厲害,可以教我那身法嗎?」

事實上,自從想學林玄仲身法的念頭產生后,紅淚腦海中的這個念頭一直揮之不去,所以現在林玄仲回來,紅淚急不可耐地第一時間找上林玄仲。

與此同時,已經聽到紅淚再說什麼的林玄仲總算想明白,為何剛才對方的舉止那麼奇怪,原來是對自己有所企圖。只不過對於紅淚的問題,林玄仲還要考慮一下。

八荒步是林家祖傳的武技,代代只在族中流傳,宗規明確規定不能傳給外人。但是現在有請求於己的是紅淚,想想自己對紅淚的喜歡,林玄仲還真不好拒絕,於是,林玄仲便猶豫起來。

「大哥哥,你到底教不教我?」看著林玄仲一臉思索之色,像是在考慮答不答應,紅淚等不及地搖起林玄仲的手臂撒嬌起來。

本來還很猶豫的林玄仲哪能經得住這種陣仗,「可以」結果腦子還沒動,話就說了出來。話一出口,紅淚立刻停下動作,一臉高興的笑容。顯然能讓林玄仲答應,紅淚對此非常高興。

不過另一邊林玄仲就要難受的多,現在話都說出口,林玄仲不指望再收回說過的話,可同樣不能不分析一下自己的行為有什麼過錯。觸犯宗規那是必然,可是仔細想想,林玄仲又覺得自己似乎並沒把宗歸看的太重。畢竟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林玄仲對林家本身都沒有多少好感,只不過一直是惦記林飄雨等人而已。

另外,若是紅淚能做好保密工作,不把身法演示給其他人看,那麼教教紅淚並不是不可以,反正林玄仲覺得自己是無法拒絕紅淚。即便現在不答應,以後或許還是會答應,畢竟有誰能拒絕像紅淚這樣的人。總而言之,經過一番分析后,林玄仲接受了眼前的事實。

「那好我們一言為定。」只見紅淚笑著對林玄仲說道,跟著一旁的林玄仲同樣肯定地點點頭。

「小妹不得無禮,還不讓他好好休息!」見紅淚一刻不停地纏著林玄仲,剛放下手中東西的紅葯不知何時過來指責紅淚一句。

也是在這時,紅淚才想到剛才林玄仲一直在忙著救人,現在是應該需要休息。

「那好,大哥哥你先找個地方休息、休息,等你休息好了再教我身法。」紅淚也不打算再纏著林玄仲,慢慢地放開了林玄仲手臂。

自剛才戰鬥結束后,林玄仲此刻是第二次感覺到輕鬆很多。要是讓紅淚再纏下去,林玄仲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些感激地向紅葯微微示意后,林玄仲便打算找個地方坐一會。

而在林玄仲微笑示意時,迎上林玄仲的目光,紅葯出人意料地露出一抹笑容算是回應。雖然笑容很淺,可紅葯微笑時的樣子卻比林玄仲一路上看到的任何風景還要好看很多,所以一眼就注意到對方的笑容。

好在林玄仲只是有些驚訝並沒有別的想法,所以簡單點頭后便移開目光,誰想正好和吳玉對上。

吳玉的臉龐還是那麼英俊,只是臉色有些陰冷,給林玄仲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只是對視一眼,林玄仲便再次移開目光。

由於對吳玉不太了解,林玄仲沒有多想對方的眼神有無異樣。

站在人群中,林玄仲簡單打量一下周圍情況。有的人在為自己處理傷勢,有的人則幫其他人處理傷勢,而中年領隊他們則在帶著情況好些的人員統計傷亡情況。

現在沒有別的事可做,林玄仲又覺得自己並不是很想休息,所以在發現張奇的位置后立刻向那邊走了過去。

此時老張正在忙著幫人包紮傷口,不過突然看到林玄仲過來,還是趕忙招呼一聲「清風,你來了!」

林玄仲點點頭,隨即又望向那受傷的人員。「李大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還要謝謝你把我從之前危險處境中搭救出來。」

「不用客氣,那些都是我該做的,再說沒有青羿幫忙,我也無法那麼順利地把你們都救出來。」

「清風,你不用謙虛,這次隊伍的傷亡大大減小全都是因為你和青羿,只可惜馮潤大哥他們沒能堅持到最後。」那人說著便提起隊伍的傷亡來。

馮潤本來是一名五階武修,還指點過林玄仲,林玄仲還記得那個滿臉滄桑的人微笑時異常和善笑容。現在聽到對方一提,不由得心下一涼,心裡陡然變得難受起來。

之前因為實力的關係,車隊參戰人員不多,可還是避免不了有人犧牲。儘管短短几天里遇到兩次類似情況,可是當這種情況出現時,林玄仲還是會感到抑制不住的悲傷難受。只可惜一切已成為定局,林玄仲知道自己無法改變什麼。

「清風,人死是常事,你不要太悲傷。」那姓李的武修見林玄仲說著、說著臉上便流露出一抹悲傷之色,當即意識到自己的話可能刺激到林玄仲,想想上一次林玄仲痛哭的情景便趕忙安慰一聲。

「李大哥,我明白。」淡淡地應了一聲,林玄仲努力讓自己不去多想。在這邊待了一段時間后,林玄仲又在人群中四處走走,不停地尋找熟悉的面孔。

每當找不到記憶中那熟悉的面孔時,林玄仲便會痛苦一段時間,等看到熟悉的面龐時又會為此高興一番。

而當林玄仲走在人群中時,不管是哪個佣軍隊的成員,只要是之前被林玄仲救出來的人都會對林玄仲說聲謝謝。因為誰都不能確定他們在混戰中的安全,所以林玄仲及時把他們救出來非常令人感激。

在那些人紛紛向林玄仲表示感謝時,吳玉同樣站在人群中,不時地會向林玄仲瞟一眼,只是眼神越來越冷。

在林玄仲簡單走走後,兩位佣軍隊伍的首領正向人群過來。這次遭遇凶獸群攻擊對兩個佣軍隊伍都造成很大損失,特別是風雲佣軍隊由於出力更多,損失人員更多,偏偏那些獅獒的重量太大,車輛又無法承受更多的貨物,所以這一場戰鬥后,兩個隊伍沒有任何收穫,遇到獅獒群的襲擊,只能自認倒霉。

在傷員都被照顧好后,那些傷勢輕些或是之前就根本沒參戰的人被兩名領隊召集到一起,林玄仲和紅淚自然都在其中。

「此次我們風雲佣軍隊為阻截獅獒群一共有一百二十人參戰,犧牲了十五個弟兄,岩石佣軍隊十五人參戰同樣有三人犧牲,大家現在還能完好無損的活下來,全都是他們的拿命換來的,所以不管歲月的長河如何流淌,我們都不能忘記他們的存在。」高大男子站在隊列前方,聲音不卑不亢,臉色沉重的說著。 第120章

那沉重的聲音讓在場許多人都意識到他們還能活著,是因為有人為他們死了。回想剛才的那一場苦戰,每個人臉上都流露出一股悲傷的神色,氣氛有些低沉。

「事已至此,大家不用太過悲傷,做為風雲佣軍隊的領隊,現在我只想讓大家用真誠的態度把那些死去的兄弟的遺體埋葬。」

狂後:踹了皇帝追王爺 「選一處荒地將他們葬在一起。」停頓一下,說著高大男子反而平靜下來。

等到高大男子說完,人群沒有回應,隊伍前方的幾名長者卻已經向那些屍體走去,許多人自發地跟過去幫忙。

還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望著那些再沒有生息的冰冷屍體,林玄仲在幫忙埋葬他們時,心裡有種說不好的異樣情緒。也許這才是林玄仲第一次真正地面對死亡。

許多人在忙著挖坑,許多人在忙著把屍體上的血跡擦洗乾淨,然後又有人為他們換上乾淨的衣裳,每一個過程都有人認真地負責,一直到半個時辰后,眾人才將那死去的所有人安葬。

站在一座座墳前,林玄仲又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最後沒能拜祭葉雲的事,甚至連他們的墳頭都沒能看到。現在想想或許能陪伴他們終究只是用來埋葬他們的黃土,許多年後也許什麼都不會剩下。

在感傷很長一段時間后,林玄仲才從那些墳前離開。行程還要繼續,正如老張所言人應該往前看,回到人群集中的地方后,林玄仲也在考慮接下來兩個佣軍隊伍該怎麼辦。

傷員有很多,他們佣軍隊伍的車輛只能容納一半傷勢重的人員,最後還好紅淚姐妹兩人願意讓出他們的馬車,暫時供給那些傷勢重的人員養傷,餘下的傷者勉強可以跟著車隊一起趕路。

由於此處戰場血腥味太重,兩名領隊都沒有原地休整的意思,所以很快在兩人的指示下,眾人便把那些獅獒的屍體移開。

車輛無法載入更多貨物,有些人只能盡量背著一些肉在身上,留做接下來的食物。

在通過兩位領隊和其他人仔細觀察后,在離剛才位置兩三里處,一處道路較寬,林子密集的地方,兩個車隊停了下來。

在許多人合力下,一棵棵大樹接連倒下,然後眾人很費勁地把車隊藏在通過砍伐林木開拓出來的區域中。為了防止有凶獸群從旁邊的道路通過時會注意到車隊,那些被砍斷的數目全都堆在外圍,把林子與道路隔開,只有這樣做眾人才能比較安心的休息。

不管距離不夜城還有多遠,中年領隊和高大男子商量后還是決定再原地休整一天,等到後天早上才出發。現在傷員太多不適合連續趕路,如果能有一些傷員傷勢恢復一些,眾人自然會放心不少,畢竟周圍區域處處存在危險。

說來奇怪,自從和風雲佣軍隊同行后,眾人都沒在遇到別的佣軍隊成員,甚至連其他佣軍隊伍留下的車轍痕迹都沒有。而那些負責在山頭上觀察情況的人,同樣沒在別的地方發現有其他佣軍隊伍的行蹤。顯然要麼兩個車隊走的路非常偏僻,要麼就是其他佣軍隊伍被一些事情拖住。

時間過得很快,在藏到林中不久果然又有凶獸群奔來,好在車隊都藏在林子裡面,那些凶獸都是從林子旁的道路奔騰而過。同預期的一樣,眾人雖費了不少力氣,但是把車隊藏在林子裡面的確安全不少。

時間過得很快,在接連幾個凶獸衝過去沒對車隊造成危險后,眾人漸漸放心下來。與此同時,天色已經不早,在兩名領隊地指示下,兩個車隊都開始生火吃飯。

晚飯吃的非常簡單,因為許多人都沒心情吃獅獒肉。吃完晚飯後,所有火堆全部熄滅,勞累一天,沒人有心情聊天。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那些傷員在其他人的幫助下在林中活動。昨天晚上過去的凶獸隊伍有不少,好在只是幾次耽誤眾人休息並沒有發生危險,所以儘管一夜時有凶獸過來,所有人都還算休息的充足。

在林玄仲吃早飯時,紅淚神清氣爽地走過來。「大哥哥,你吃快點,吃完趕緊教我身法。」剛看到紅淚過來時,林玄仲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現在見紅淚直奔主題,沒想到是因為昨天的事,想想昨天的那個冒失的決定,一時間林玄仲真不好回答。

「大哥哥,你不是想反悔吧?」見林玄仲半天不說話,紅淚等不及又催問一句。

「當然不是,」想想自己還不至於食言,林玄仲趕忙搖頭為自己解釋,「等我吃完飯就教你。」

「別吃那些東西了,我帶了些好吃的給你。」隨手把林玄仲剛送到嘴邊的一塊大肉推開,紅淚直接拉著林玄仲起來。

雖然不知道紅淚有什麼好吃的東西,可是看紅淚神神秘秘的樣子,林玄仲還是大感好奇,於是本來就已經吃的七八成飽的林玄仲乾脆放下餐具,不好意思地沖旁邊的老張笑笑,然後就跟著紅淚快步離開。

林子里空地很多,找個相對隱蔽的位置后,紅淚先讓林玄仲在原地等待,自己則跑迴風雲佣軍隊的車隊位置取來一個小罐子,然後一蹦一跳地向林玄仲跑去,舉止非常激動,昨日的因為有佣軍死亡的悲傷完全消失不見。

「大哥哥,我回來了!」見林玄仲正在那裡來回踱步,紅淚當即笑著招呼一聲。

與此同時,林玄仲注意到紅淚手中拿著的東西,心裡想著可能好吃的東西就在罐子里。

「給,」只見紅淚非常爽快地把小罐子遞給林玄仲,跟著又開口說道:「你先嘗嘗。」

接過罐子,沒去想紅淚為何如此爽快,林玄仲出於好奇趕忙打開罐子。 雍月誅心 一陣異香撲來,有點像水果的味道從罐中飄出,仔細聞聞味道更加獨特。隨手從裡面掏出一點東西放入口中,林玄仲細嚼起來。

酸甜清脆,味道在口中十分婉轉,越嚼口感越好,果然是好吃的東西。

「你先教我身法,等我自己可以練的時候你再吃。」在林玄仲感嘆食物味道特別好急著再嘗嘗時,紅淚卻突然一把從林玄仲手中奪回罐子,在林玄仲還沒反應過來前,已經一臉調皮地說道:「這可是我娘親特意給我準備的零食,我都不給我姐姐吃!」

紅淚說話時的樣子非常認真,儼然把手中的東西當做是誘惑林玄仲的寶貝,像個守財奴一樣,哪還有剛才的半點大方。

對於紅淚突然的的舉動,林玄仲是無奈至極,雙手還保持著抱住罐子的姿勢,可硬是不知道還說什麼。

片刻后,林玄仲無奈的搖搖頭,不去考慮品嘗美味,轉而思考起該怎麼教紅淚來。當初因為體質不能修鍊的關係,林玄仲在練八荒步上花的時間最長,所以現在還真有教學能力,只是不知道紅淚能不能學會。

先不管紅淚能否學會,眼下的主要問題是該怎麼去教。對於八荒步的修鍊方法,林玄仲的確是熟爛於心,可教別人還是第一次。不過細細想來,林玄仲覺得其實自己可以教紅淚,因為在八荒步的造詣上,自己似乎比林家的那些長老們還高。既然如此,林玄仲便考慮起該如何教來。

修鍊八荒步的基礎階段非常簡單,只有幾種固定的步法,不需要多長時間就能學會,難就難在後期修鍊時需要把那些固定的步法都聯繫起來,只有能連續運用才能算是真正學會八荒步。

簡單思索過後,林玄仲覺得一開始只需要教紅淚一些基本步法即可。於是,在紅淚的催促下,林玄仲便表示可以開始。

現在兩人所在的位置還算隱蔽,沒有人特意過來,林玄仲完全不用擔心會被別人看到。於是,簡單交代一下紅淚后,林玄仲便和紅淚正式開始。

八荒步的特點步法只有八種,每種步法可以隨意組合,當然林玄仲現在是把八種步法分開教學。

簡單地將八種步法演示一遍后,林玄仲又像當初葉雲教自己拳法那樣,把每一種步法的特點都給紅淚細細講解一番,之後按照固定的順序讓紅淚自己學習步法。

在紅淚練習步法期間,林玄仲則拿著罐子不停地品嘗其中的美食來。根據紅淚的說法,罐子裡面裝著的東西是蜜餞,是由某種水果經過特定的程序製成,所以溫聞起來才有水果的味道,但是吃起來比直接吃水果要好吃的多。

不管裡面的蜜餞是由什麼果子製作,總之,林玄仲還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美食,所以接觸之後林玄仲便無法停下。由於吃的盡興,甚至都忘記指導紅淚練習。

好在紅淚平常雖然大大咧咧,腦袋不像是非常靈活,可是資質很好,很容易把八種步法演練的有模有樣。比當初林玄仲學習拳法速度要快很多倍。

當然話說回來,在林玄仲眼中,紅淚的許多動作都有瑕疵,可以說每一步練習結果都不符合林玄仲的要求。憑藉著自身經驗,林玄仲只需抽空簡單觀察一下,然後完全可以看出紅淚把步法練的如何。 第121章

「大哥哥,你看我學的怎麼樣?」不過紅淚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在練習上的錯誤,在非常輕鬆地把幾種步法演練幾遍后,笑著跑過來向林玄仲問道。說著還不忘奪回林玄仲手中的蜜餞罐子,自己品嘗起來。

「咦,大哥哥,你怎麼吃的這麼快?」結果當紅淚要拿裡面東西吃時,就驚訝地發現裡面的蜜餞都快吃到罐底了。

另一邊,林玄仲被紅淚問的有些尷尬,想想剛才自己根本沒停下來過,只有吞吞吐吐地回應一句,「我早飯沒吃飽。」雖然不是什麼好的理由,好在紅淚聽后也沒多想。

「好吧,剩下的還是給你吃吧。」看著林玄仲一臉尷尬的樣子,紅淚還真只以為林玄仲是早上沒吃飽,又很難為情地把蜜餞罐子遞給林玄仲。

與此同時,為了不使紅淚多想,林玄仲順其自然地接過罐子。

「大哥哥,你看我剛才練的怎麼樣?」這時紅淚又想起之前自己問的問題。

提到紅淚的練習結果,林玄仲的臉色立刻認真起來,皺起眉頭,英俊的臉龐顯得非常冷峻。

「不太好,幾乎每一步練的都不行。」沒有多想,林玄仲直接把剛才自己的真實看法表達出來。

「可是每一步我都能順利走出來啊。」紅淚有些不解,不明白林玄仲為什麼對自己的學習結果評論這麼差。「這個……,我還是再演練一遍給你看吧。」本想給紅淚好好解釋一番,可是一想到問題太多,林玄仲乾脆換個打算。

於是乎,在紅淚滿臉疑惑的關注下,林玄仲把八種步法非常連續地走出來。整個過程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其中有幾種步法,只有在演示的時候,林玄仲才能走出來。

平常在使用身法的時候,林玄仲都只是簡單地把其中的幾種步法連續在一起使用。至於另外幾種步法,只有在步法上的造詣提升后才可能用到。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是在教紅淚,可每次演示一遍全部的步法后,林玄仲都會有自己的感受。

似乎在教紅淚練習步法,同樣有助於林玄仲自己學習,如此一來,林玄仲對傳授步法的事已經沒有任何異議。

沒多久,林玄仲又把八種步法逐一演示一番。而在林玄仲演示步法的時候,紅淚自然沒閑著,等到看明白一些后直接跟著林玄仲一起練習。

只是與林玄仲的動作連續相比,紅淚即便身姿輕靈,但依舊顯得十分笨拙。對比之下,紅淚很容易發現自己在步法上的某些不足。於是,不用林玄仲多言,紅淚又自顧自地練習起來。

見紅淚明白在練習上的錯誤,一旁的林玄仲正好樂得如此,現在一邊品嘗美食,一邊回想自己在演示八荒步時的感受,要多愜意有多愜意。

一晃半個時辰過去,在紅淚繼續為林玄仲演示幾遍后,林玄仲明顯發現相對於半個時辰前,紅淚在步法上的學習已經大有進步。

接下來,要是只讓紅淚獨自練習可能進步不大。雖然不知道以前自己學到紅淚這個程度用了多長時間,不過對紅淚的進步林玄仲已經很滿意。

在紅淚停下來后,林玄仲正在打算分開講解每一個步法的特點,然後順便為紅淚講解在練習步法時需要注意的地方,儘力幫紅淚遠離錯誤。

其實八荒步做為一種身法在很多細節上都大有講究,正是基於這一點,許多人止步於一些細節問題上。所以紅淚要想真正學好步法,必須先了解每個步法的所有特點,從基礎紮實的學習才是林玄仲八荒步上能有如此造詣的主要原因。

既然紅淚對學習身法很有興趣,林玄仲更想按照造自己的經驗來教。不管紅淚覺得有多難,那些學習步法過程中的要求都不會改變。

另一方面,在林玄仲細細為紅淚講解一番后,紅淚才發現原本以為自己學的已經差不多,誰知道其實根本什麼都沒學會。可以說學好八種步法,只處於整個身法學習的初始階段。在漸漸認識到林玄仲的身法並不容易學后,紅淚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學,

按照心裡的計劃,林玄仲從頭開始一步一步地教紅淚。如此一來,整個過程進展非常之慢,幾乎關於每一步的講解都需要很長時間。即便紅淚表現的很有耐心,林玄仲都無法像一開始那樣認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