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同於之前,這一戟好似裹挾著整個天地,一道仿若穿越了時空的真龍吼聲響徹回蕩。

莫東雖有準備可還是失神剎那,而高手過招,剎那已經能取人性命。

「哐。」沉悶的兵器相交聲回蕩,莫東握著顫起來的戰矛倒射出去,一口鮮血噴出來。

他深吸一口氣,天地靈氣補充身體,這一口血的傷已經被他復原。

一股劈天斬地的威勢襲來讓人不由的呼吸一滯,這揮來的不是方天畫戟,而是一方天地,這天地中還盤踞著一條金色的巨龍。

猛地這巨龍睜開了眼睛,頓時間你彷彿看到這條巨龍便向你的吞噬過來。

「轟。」

莫東再次被轟飛出去,這次讓地面塌陷三丈,落地后形成百丈的碎坑。

「從你身上我看到了一種比陳若風還給我可怕的感覺,在北望境陳若風後來居上,而你可能有望朝過陳若風,我楚軒轅才應當是北望境真正的天驕。」

楚軒轅從天上落下,這一刻方天畫戟似化作了千丈大小,對著莫東就是當頭劈下。

轟隆。

一陣轟鳴后,形成了一道寬有十丈的地底溝壑,而這道溝壑如山脈間般很長很漆黑,仿若深淵。

在其中還有恐怕的颶風在肆虐。

楚軒轅卻在皺眉,因為他感受不到莫東的氣息,就算莫東死在他一戟之下也絕不會這樣。

「鐺。」忽然楚軒轅回身一擋,可他並沒有高興,因為還有一道更為厲害的攻擊同時襲來。

楚軒轅無法避退,踉蹌的退後出去,吐出了一口濃血。

「偷襲可不算君子作風。」楚軒轅擦掉嘴上血,笑道。

「我莫東可不是君子,而你楚軒轅也不是君子。」莫東看了看紫星劍,這柄玄長老給他的靈兵,在剛才完成了他的使命,此時已經遍體鱗傷。

一件靈兵能勉強擋一個半聖兵器一次已經算是很厲害的了,莫東雙手握住了戰矛。

「鐺。」

楚軒轅眼神很冷,方天畫戟猶如化作巨龍,身上金色的龍鱗都很是逼真。

莫東依然吃虧,不過忽然一道白光對楚軒轅照射過去,天一鏡在他手上散發著刺眼的光芒。

隨著莫東修為的提升,如今的他已經能把天一境發揮到極致的威力。

楚軒轅如定住般,莫飛掠過去,卻在快要接近其的時候暗叫一聲不好。

「天一鏡嘛,那可是焰揚子長老的寶器,你以為我沒有防備。」楚軒轅睜開了眼睛,哪有一定被定住的樣子。

莫東看到其身上的散發著金色的衣服恍然大悟,此刻的他才知道楚軒轅身穿的衣服也是一件寶器。

「你的把戲已經被我看破,死吧。」楚軒轅大戟揮下,將虛空似乎都要劃開。

「轟。」

莫東在這一刻扔出了一個燈罩般的東西,燈罩迎風暴漲,遮住了方天畫戟,這是他從強靈宗長老身上搜刮來的。

方天畫戟是半聖兵器,但這燈罩也是不錯的寶器,而且還是防禦寶器,居然禁錮住了方天畫戟。

莫東戰矛直接刺去,這戰矛鋒利無比,尤其戰矛之尖沒有什麼東西能阻擋的了,這一點上楚軒轅已經嘗試過。

此時哪敢接,其手上光芒一閃,一個小型方盾出現在手上,它是青銅而造。

火星濺射,楚軒轅正冷笑就僵住了神色,他這個品階很不錯的防禦寶器,居然被戰矛穿破了。

不過還是給楚軒轅贏得了時間,他退後的第一時間驚駭道:「你這戰矛無品無階,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猜。」

莫東冷冷一笑。

不得不說,楚軒轅很厲害,兩人再次交戰在一起,莫東卻似乎摸到了與其戰鬥的技巧有打持久戰的意思,楚軒轅卻慌了,他感覺莫東好似一個皮球,壓的越厲害,爆發的力量越厲害。

一顧景滿樓 「萬龍來朝。」楚軒轅全身噴著金色光霞,這些光霞和方天畫戟上的交相呼應,而在其背後虛空扭曲,似乎接通了另一片世界。

「吼吼。」

一聲聲龍吟傳出,先是閃耀著龍鱗的尾巴從扭曲虛空鑽出,然後一個龍首飛出來,緊接著幻化而出一個莫東從未見過的世界。

影帝先生,受寵吧! 這裡彷彿就是龍的世界,一條條真龍騰飛,大者從頭看不到尾,小的也有萬丈。

「這是……」

這一刻,在輪迴之城的人都看到了,感受到了遠古的真龍之威,心神敬畏。

「難道會有寶貝出世。」不過更多的人卻雙目大亮,都朝這裡奔過來。

「這是楚軒轅的絕技……會是什麼人能讓楚軒轅拚命了。」一個正行走一處宮闕的青年喃喃道。

他正是北望境第一天才陳若風。

「這是楚師兄的絕技。」

「楚師兄遇到對手了。」

強靈宗的人目光一變。

「好強,這要是靈技的話,應該快接近聖技的層次了。」

「不,他施展的就是聖技,只是因為他還沒有入聖,所以威力不佳而已,不過這一招便是升龍境界都難以抵擋。」

有許多人在凝眉凝重而視。

「這是我最強的一招,死在這裡你也能自傲了。」楚軒轅施展這一招負荷也不小,臉色蒼白起來。

「斬。」方天畫戟斬下,頓時天地轟鳴,方天畫戟仿若成了天龍或頭龍,那扭曲世界中的真龍得到了召喚,居然都飛了出來,讓人分不清是真是假。

「吼。」

萬龍咆哮,到處了龍身,如果這裡要不是輪迴之城的話,恐怕千百里之地早已毀滅。

面對這一招,莫東臉色凝重起來,可以說這是楚軒轅的必殺一招,他也沒有辦法躲閃。

「又是沒有面對過這麼多的攻擊。」莫東沒有害怕,沒有恐慌,十年來他遭遇過成千的古邪獸一起的攻擊,但最後依然是他活到了最後。

極品美女闖天下 而楚軒轅的萬龍又不是真龍。

「轟。」

莫東身上的紋絡和戰矛上的紋絡似乎交融在一起,身後聖荒之影已經有百丈高大,而聖荒之影同樣有一根戰矛,不同的是這根戰矛猶如擎天柱般。

「殺。」莫東戰矛刺出,很自然很熟悉的也看起來很普通的一招,而這一招是他十年來最常用的一招。

當十幾頭龍身幻滅的時候,莫東忽然有種明悟,化簡為繁,為無上大道。 該死!她現在不能說話,沒有辦法用語言交流。

小雨抬起頭來望了她一眼,像是看多了像蘇心優,這種被送進來整成她模樣的女孩般,又把頭埋了進去。

記得她有寫過日記,那麼她肯定是認識字的,拿起她的手,被她抽回后,她又拿了起來,這次不容她抽回去。

在上面寫著:你是小雨嗎?你好,我是這次來負責救你出去的人,如果你相信我,請你把事情告訴我好嗎?我好救你出去。

在寫到最後一個字時,她猛地抬起頭來了,她似乎也是不會說話了,照著蘇心優的方法在她手掌心寫到:我被人毒啞了,現在不能說話,我是小雨,你真的是來救我的嗎?

蘇心優:是的,如果不是來救你,我怎麼可能會讓那些人送我來這裡。

小雨一臉戒備的望著她寫到: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

蘇心優:我叫蘇心優,放心我不是壞人,我就只是救你出來的人,請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那麼多女孩又是怎麼回事?

小雨只想出去,她心思比較單純,也就完全相信了蘇心是來救她的人,在她手掌心寫到:我不知道什麼人在瘋狂的找跟我一樣身高的女孩回來改造成我的樣子,還逼我說出我以前的過往,和身邊所有親朋友好的名字,現在跟我關在一起腫頭腫臉的女孩就是改造失敗的,你個子要比多矮看樣子不像是捉來改造成我的樣子的人。

蘇心優一驚,原來那些人為了擊敗何家,竟然如此喪心病狂,太可怕了,她在小雨手心寫到:我不是,我是發現了他們的秘密被送進來這裡陪你一起死的,但是我是故意讓他們送進來救你的人。

小雨這下才有了生氣,不像剛才那般心如槁灰般,她感激的寫到: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可你知道嗎?你救不了我的,這裡是銅牆鐵臂,根本出不出。

蘇心優拍拍她,讓她稍安勿躁:總會想到辦法,只要我還活著,我就會想辦法救你們出去。

兩個女孩一直在用以手掌寫字交流,那些同是不會說話的女孩們都圍了過來,用手語問蘇心優,剛才她們在聊什麼。

蘇心優在那女孩手掌上寫著:你們都是不能說話的嗎?

女孩點點頭:因為我們沒辦法做成像她那種臉所以都被毒啞了。

這下她總算是明白女孩們為什麼要把小雨孤立起來,原來她們下意識里就是認為她們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小雨,所以恨她。

雖說這事跟她半毛錢關係都沒,純粹是不知道什麼人要這樣做,但小雨也不想跟她們計較什麼,她們要把她孤立出來就孤立吧。

聽說蘇心優的到來就是為了來救她們出去,一下子大家都感覺沒那麼害怕了,全圍住她,期盼著她有辦法救她們出去。

也是她們唯一的希望。

門外突然有腳步聲,有人來了,她們又驚悚的縮成團瑟瑟發抖著像是一會要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一樣。

蘇心優站了起來,她們當中已經有人因術后創傷感染,已經沒辦法站立起來是爬著移動。

可憐了這些花季少女,只因跟小雨身材差不多就被送到這裡來殘忍的整容,在這個時代整容技術還是存在非常大的風險,可能一不小心就一命嗚呼。

有人來了,只有蘇心優不害的站起來,大家都當她是初次進來不知道其中的痛苦。

這次又送了一個人進來,那個女人痛苦得昏了過去。

推那個女孩進來之後送人來的人並沒有立即出去,而是在點人頭。

點完之後對另一個人說「人數差不多,可以焚了!」

他們說的是日語,這些女孩自然是不知道而她則是聽得一清二楚。

要想個辦法也去才,不容得她多想,反正在這個時候還沒有監控,只要打昏他們即可。

大宋寵妃陳三娘 在他們快要走出門去時,蘇心優快速的在他們小腦上一記雷神掌把兩人都打昏過去,並去把門關上。

那些女孩們雖然不能說話了,卻還是能發出聲音的,個個都在那驚呼,咿咿呀呀的叫個不停。

真是壞事的娘們,她拿食指放在嘴邊對她們示意不要出聲。

終於是安靜下來了,女人們也真是的啞了都不能安靜下來。

她扒下那兩個人的衣服,一件丟給小雨一件自己穿。

女孩們知道她只帶小雨走,所以都過來求她也帶她們走。

蘇心優讓她們先別吵,在一個女孩手上寫著:你們先別急,一下子太多人帶不出去,我向你們保證我會回來救你們出去的!

本來是沒有希望出去的,現在有人給她們承諾,也只能這樣,不相信也要相信,她們真的不想在這裡受苦,一分鐘也不想呆。

蘇心優帶著小雨很順利的出去了,這裡並沒有什麼兵守著,出去后她才知道原來是這裡。

還是在騰雲山上,只是這裡是背向那個寶藏的地方,這裡有一個實驗室竟然沒人知道。

出去后,蘇心優回到醫館,她把小雨洗乾淨,好一個絕色的美女,那些假的根本就沒有那麼精緻。

她把蕭陋找來對在紙上寫道:這是真何家大小姐,你帶她去何家,把飛龍寨那個小雨也叫下山來,還有叫何弘翰要正視真假小雨這件事情。

蕭陋若有所思的望著這個啞巴小雨,眉頭皺了起來猛地對她甩了一記耳光。

蘇心優不解他為什麼打人時,那個真小雨說話了捂著臉痛苦的叫道「啊,你打我幹嘛?」

她一說,蘇心優的心又寒了,難道這個是假的?

蕭陋清冷地盯著她看問到「你不是啞的嗎?怎麼會說話了?」

「我,我」小雨低下頭來,她又不是故意不說話的,她開始是不知道為什麼說不了話,後來一次偶然吃了個東西就能說話了,但是為了不能讓別人知道她會說話才裝成是啞吧。

「你不是真的小雨?」蕭陋的銳利的眼盯著一個人看的時候,總會讓人不禁的感到害怕。

小雨受驚的後退一步,望著眼前這兩個陌生人,她的好友阿族都信不過,這兩個陌生人她真的不願意相信,也不敢相信。 第二百七十六章依次降臨

轟。

萬龍俯衝,而迎接萬龍的只有一根散發著灰色光芒的戰矛,但正是這樣看似普通的一擊,嘹亮咆哮的萬龍忽然齊齊發出凄厲叫聲,最後一條條崩散。

當漫天光芒落下的時候,楚軒轅蒼白的臉上掩飾不住的震驚。

「你敗了。」

莫東收起戰矛,這一戰他也消耗極大,對這個楚軒轅也隱隱有點佩服。

「殺了我吧。」楚軒轅並不是再沒有一戰之力,而憑他的手段就算逃走也有可能,但楚軒轅是一個驕傲的人,一生征戰從未敗過,所以也從來沒有逃走過。

「是楚軒轅啊。」

「哇靠,這是誰啊,楚軒轅竟然敗了。」

「難道是東域的天驕嗎。」

「不,你看這個人像不像府天門的莫東啊。」

「天啊!」

「……」

在一陣驚呼聲中,莫東戰矛靠近了楚軒轅,後者並沒有閉住眼睛,也沒有躲。

看來就算是死,他楚軒轅也要死的驕傲。

「為什麼不殺我。」楚軒轅看著就定在他喉嚨前不動的戰矛,戰矛上沒有一絲光芒,也代表著沒有一絲殺意。

「你應該知道古邪一族吧。」莫東說完轉身就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