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輕笑聲從後面傳來,東方彧轉身回望,卻和何瀟岳打了個照面,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一陣風雨欲來的壓迫感油然而生。

「怎麼,東方大少爺如此不歡迎我?」

何瀟岳淡笑著說。

「你怎麼進來的?」

「你怎麼進來的,我就是怎麼進來的。」何瀟岳無所謂地攤了攤手。

入骨暖婚:南少寵妻上癮 青雲學院不是誰都能夠隨意出入的地方,只是何瀟岳居然出現在這裡,讓東方彧著實意外。

說實在的,關於何瀟岳的種種,他知道的也不是太多了,尤其是最近幾年的事情更是知之甚少了。

「在想什麼呢?」何瀟岳問了一句,不動聲色的把人觀察了一遍,然後繼續道:「讓我來猜一猜,是我的那個小店員鍾小愛讓你魂牽夢縈了?還是那個之子島的聖女墨芊芊讓你輾轉反側?」

「原來大明星不做大老闆之後也這麼閑呀。」

「哈哈哈……什麼大明星什麼大老闆,我不過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主,有吃的有喝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一天。不像東方大少爺不僅日理萬機打理集團的事物,還要跑到高校任職,更要尋找心上人。」

何瀟岳故意將東方彧現在有的沒的事情雜糅了一遍,本來是想給他一點刺激的,奈何東方彧卻淡然笑道:「是啊,我的人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還有很多人需要去愛,是沒有時間和只知道混吃等死之輩談笑風生了。告辭!」

東方彧說完徑自離開。

致命狂妃 看著東方彧離開的背影,何瀟岳很愉悅地吹了個口哨,卻引來了一旁守衛的注意。

在守衛囧囧目光中,何瀟岳乖乖地向著校門的方向離去,一邊走一邊嘀咕:「青雲學院果然名不虛傳,墨芊芊這小妮子跑哪裡去了,整個學校都快找遍了,也沒有見她的影子。打電話也不接的,不會又被在那個旮旯子里迷了路吧……」

「人雖然沒找到,不過能看到東方彧吃癟的樣子也是不錯的。不過那個傢伙居然還有心情和我抬杠,看來找人的事就不用我出手了。也對,他的人,我操的哪門子閑心哪.咸吃蘿蔔淡操心,說的該就是我吧。」

「岳哥,你操的不是閑心,怕是想要暗中作怪吧。」

何瀟岳剛走出校門,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哈哈,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何瀟岳無所謂地道,他看了看面前清秀中帶了些英氣的少年。

突然,整個人就懶懶地往少年身上一掛,然後低聲耳語道:「honey,我們去吃飯吧,你想吃什麼?哥哥請你。」

少年年歲雖小,但是身材卻是極高,高出何瀟岳不止一個一頭。何瀟岳就像一個大型娃娃掛在少年身上晃悠著從青雲學院的校門口離開。

這一幕恰巧被從外面回來的墨芊芊和寸步不離跟在她後面的金笑秋看到。

金笑秋看著那有些熟悉的背影,突然叫道:「何老闆何老闆!何瀟岳老闆!」

路過的行人頻頻側目回首,何瀟岳卻沒有回頭。金笑秋一直向著何瀟岳的方向喊著還不斷招手。

墨芊芊很想裝作不認識這個白痴,但是裙子的一角卻被金笑秋緊緊拽住,想走也走不了。

於此同時,那少年向何瀟岳說道:「你又到處留情了?」

「哪有啊,我只愛你一人。」

何瀟岳說著吻過少年的臉頰,惹得少年的臉忽地就泛紅了。

「沒個正行。」少年嘀咕一句,一邊扶正身上的人,一邊看向金笑秋她們的方向。

「人家姑娘家都已經在大街上喊你了,你就不表示表示。」

少年說完一副看好戲的表情,何瀟岳在金笑秋大嗓門的呼喚和眾人的注目之下向著金笑秋和墨芊芊走去,走近不耐煩地說道:「你誰啊?看上哥哥了?」

金笑秋被這話語問得一懵,但是快速地說道:「何老闆,你是何瀟岳老闆吧?」

「敢情小美女不認識我啊,那你吼吼我幹嗎?」

「我這不是怕認錯人么。」

金笑秋解釋著。

「哦,這樣么……」何瀟岳想了片刻說道:「很遺憾的告訴你,你認錯人了。」

「!!!」

看著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何瀟岳訕訕地說:「好吧,我是何瀟岳行了吧。」

何瀟岳的話是對著金笑秋說的,視線卻停留在一側的墨芊芊身上,然後說道:「可以啊,墨大小姐,什麼時候金家的小姐都成了你的小跟班了。」

何瀟岳沒再理會金笑秋向墨芊芊說道。

「何老闆誤會了,我和金小姐只是同學關係,只有同學之誼,並不是你說的那種關係。」

何瀟岳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一圈,金笑秋終於鬆了抓住墨芊芊衣擺的手,目光看向何瀟岳身側的人。

少年頎長的身姿在她們面前很是突出,卻不突兀,雕刻般的模樣,金色的發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墨芊芊也看了少爺幾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卻始終沒有想起他是誰。 這只是一句試探的話語。

洪佳欣連忙道:「我跟他挺熟的。叫他過兩日來吧!」

聽了這話,王為業說道:「那我叫他過兩日再來。佳欣,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你要用什麼,要做什麼,直接吩咐她們就行了。」

洪佳欣點了點頭。

當轉身退出房間時,王為業的眼神多了三分陰狠。

彼時羅陽正在客廳里看電視,不知花襲伊和十三姨在哪裡,沒人可聊,只能幹坐在那兒等待。

其實王為業從洪佳欣的房間出來之後,沒有立刻去找羅陽,而是先去見十三姨和花襲伊。

十三姨和花襲伊被帶到另一個小客廳,正在那兒品嘗甜點。

兩位美人坐在靠近大窗戶的沙發上,拿起專業廚師製造的甜點,吃的不亦樂乎。

見王為業來了,十三姨和花襲伊都起身。

「洪佳欣說想讓羅陽留下來住幾日。」王為業說話。

十三姨和花襲伊面面相覷。

過了一會子,花襲伊說道:「呵呵,現在還不能確定第十塊木炭完全被九星鏈法陣困住。」

言下之意,即是說還需要羅陽幫忙。

「這樣吧,留他在這裡住兩日,怎樣?」王為業說道。

兩位美人又用眼神交換意見。

從她倆那不解的眼神,可知她們沒有想過王為業會這樣說。

「他留下來也沒什麼用吧?」十三姨說道。

「小姨,佳欣說要讓他住兩日,還是滿足她比較好。」王為業說道。

在來之前,十三姨和花襲伊就有打算,不管羅陽見沒見到洪佳欣,來一趟八仙堂總部,然後帶他回去就行了。

畢竟十大聯盟還要把夜傀轉移走,需要羅陽配合。

見十三姨和花襲伊面面相覷,王為業又說道:「他來一趟也不容易,以後可能都很少會來這裡了。我看他也想留下來住一兩日,成全他吧!」

話說到這個份上,十三姨和花襲伊若再不給面子,那都不好意思了。

花襲伊說道:「呵呵,那他願意留下來?」

當時聽羅陽說一個人來八仙堂總部,那會很緊張。

是以,花襲伊也不知羅陽是否想留下來。

「他願意。他說可能你們會有意見,叫我來問你們。」王為業說道。

聽了這話,十三姨和花襲伊沒話可說了。

本來只是負責帶羅陽來八仙堂總部,至於後面會發生什麼情況,十三姨和花襲伊都沒有多想。

「呵呵,那讓我們跟他講兩句。」花襲伊說道。

「笑笑姐,還是不要見比較好。我看他好像不想見你們,可能是怕你們說他吧。」王為業說道。

怔了怔,花襲伊也覺得有道理。

兩日,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十三姨說道:「夜傀的事,還需要地小子協助處理。」

王為業說道:「沒事,九陽殿的人不是知道夜傀藏在哪?」

這是事實。

當時封鎮夜傀,羅陽不懂,只得叫來小惠子和劉奶奶。

見兩位美人還在沉吟不語,王為業說道:「他在我八仙堂,有誰敢動他?」

花襲伊笑道:「呵呵,不是這個意思。那就兩天吧。」

談妥了,十三姨和花襲伊也就告辭。

王為業親自送兩位美人出到別墅外面,看著家丁帶她們走遠了,才去找羅陽。

彼時羅陽都快要看完一集連續劇。

當聽到腳步聲從側門傳來時,轉頭看過去,果然是王為業。

從王為業那凝重的神色,羅陽嗅到了一些不妙的味道。

王為業走到羅陽面前,先是輕輕嘆息了一聲,然後說道:「兄弟,不知怎樣說才好。」

一面說,拿出香煙,遞與羅陽一支。

羅陽接了,問道:「業哥,什麼情況?」

已有心理準備,可小心肝還是在怦怦的急跳著。

來一趟不容易,若見不了洪佳欣,日後也不知什麼時候才有時間再來。

羅陽只是想知道洪佳欣是不是自願來這兒的。

若是,那他也可以放心些兒。

若不是,那他就要帶走洪佳欣。

至於八仙堂願不願意放人,羅陽都不管。

就算撕破臉皮也在所不惜。

王為業爭著眉頭抽了一口煙,徐徐道:「兄弟,她說很討厭你,說永遠都不想跟你見面。我勸她,叫她跟你聊聊,她很惱火。我也沒有辦法。兄弟,你說怎麼辦好?」

聽了這話,羅陽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早就打探到洪佳欣的身世秘密,當時不告訴她,只是為了讓她好受一些。

若說了,洪佳欣又鬧著要去找生母,那羅陽的壓力很大。

須知羅陽為了看住第十塊木炭,已弄得很勞累了。

若又還要顧著洪佳欣找生母的事,那真的有分身才行。

當時只是想先拖一拖,等到有合適的時機,再向洪佳欣說出消息。

哪知八仙堂和九陽殿那麼就達成了協議,羅陽都有點措手不及。

想向洪佳欣解釋,但知道美人不愛聽講道理。

情到深處是爲安 換言之,想通過解釋來讓洪佳欣消氣,那是十分困難的。

羅陽只是想了解一下洪佳欣眼下的處境,若沒有問題,那他也可以撒手不管。

現今洪佳欣不想見面,羅陽心裡略為失落。

見不了洪佳欣,就不清楚她是什麼情況。

羅陽說道:「業哥,能不能帶我去見她,說幾句,我就走人。」

王為業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兄弟,對了,和你一起來的人先走了,我說你可能要留在這裡住兩日。我去問了洪佳欣,她說不想見你,我覺得你先住下來會好些。我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說是你讓她們先走的。」

聽了這話,羅陽愣了愣。

不過也不算什麼壞事,羅陽說道:「業哥,我住在這裡方不方便?」

王為業大方道:「兄弟,不要說住三五天,就是你在這裡住一輩子,我都可以免費提供你吃喝住。」

見王為業哪么慷慨,羅陽心裡很高興。

「業哥,那現在能不能帶我去見一見她。我只是想說兩句。」羅陽說道。

他是想向洪佳欣道歉一下,先讓她消消氣。

畢竟羅陽瞞著她,不把打探到消息告訴她,錯在他。

但他也是為了她好才那樣做的。

王為業又吸了幾口香煙,眯著眼睛說道:「兄弟,她叮囑我不要帶你去見她。如果我那樣做了,她會更加憤怒的。兄弟,不要急。我保證她會見你的。」 在何瀟岳的攛掇下,毫不意外的四人組找了個飯店一邊吃飯一邊閑話,何瀟岳本來去學院就是想去找墨芊芊的。

只是找遍了整個校園都沒有見到她的影子,反而撞上了正在思考人生的某人,才發生了最初他和東方彧的那一幕。

酒過半巡,何瀟岳終於安奈不住地問道:「東方有找到你了嗎?」

「嗯,他又再找我?」

墨芊芊扶額嘆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