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客廳帶有一種原始簡單的裝修風格。在這裡,本傑明見到了三個蒼老的法師。

「幸會幸會,您就是那位實力非常強大的法師了吧?事情我們都從盧克那裡聽說了,能在這種年紀達到這種水平,您的天賦真是令人讚歎。」

與聚落里的普通法師不同,這三位長老的態度極為友善,上來握著本傑明的手,用力搖了搖,手上的老繭熱情地摩擦著本傑明的皮膚。

然而,本傑明的心情卻沒有因此變得多好。

「你小心,這個地方有古怪。」因為,就在進門的那一刻,系統卻忽然出聲,在他的心中格外嚴肅地提醒道。 ?本傑明心中咯噔一聲。

他的水元素感應法可能被某些精神力敏銳的人發現,所以在進門的時候,他收起了感應,吩咐系統稍微注意一下情況。而系統,也難得如此盡責,這麼快就發現了問題。

「哪裡有古怪?」他一邊笑著與三位長老寒暄,一邊在心中問道。

「這屋子地下有個地牢,裡面關著十幾個人。」系統答道,「雖然這也沒什麼吧,但是……那些人好像都是法師的樣子。」

……地牢?法師?

本傑明心中有些疑惑。

在這樣一個隱居避世的村落中,好像也確實不該有地牢這種東西的存在。不過,這三人作為長老,為了維持秩序,或者出於自己的私慾什麼的,修建了一個秘密地牢,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人家如果自己法師犯了錯,關起來,他一個外人也不好插手。

不過……從那些法師的態度,再到現在房屋下的地牢,這個村落的疑點確實在一點一點變多。本傑明也不得不提起警惕,仔細觀察著對方的神情姿態。

「我聽盧克說,閣下想要和教會對抗,是這樣嗎?」現實中,長老終於放開了他的手,格外親切地問道。

本傑明點了點頭。

「了不起,現在的年輕人果然有理想。」另一位長老馬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們這些人雖然躲在這個地方,但還是可以給你一些支持的。你們不是缺人手嗎?明天我就在谷里問一問,看有沒有人願意跟著你們一起走。」

「……那就多謝你們了。」

本傑明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違和感壓下去,這麼說道。

如果說剛才還有些猶豫,現在聽完這麼一番話,他已經非常確定這個地方有問題了!

這位長老的演技有點浮誇。

哪有人的態度會反覆成這樣?前腳才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後腳又變得這麼熱情,這背後真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個人都不會相信。

況且,就這個地方的法師態度,也絕不可能跟著本傑明走。長老顯然是在騙人。

只是他仍舊看不懂,這些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躲在山腹之中,那就好好躲下去,別成天搞風搞雨的。結果現在一看,普通法師行為詭異,領導高層笑裡藏刀,這個山谷中的靜謐村落,也不由得蒙上了一層陰謀的面紗。

他們……真的是隱居在山裡的法師嗎?

「除了那個地牢,你還發現了什麼?」這麼想著,本傑明在心中對著系統問道。

「別急,我還在整理。」系統卻答道,「我把這裡的所有文件書籍都掃描進了資料庫,應該能分析出這些人的來歷。」

「好吧……你加油。」

就這樣,本傑明又在這裡和這三個長老扯了一會皮,也沒扯出什麼新花樣來,十多分鐘后便轉身離開。在盧克的一路歡送下,他回到村落邊紮下的營地,立刻給法師們暗中下達了一個命令。

——悄悄地收拾東西,隨時準備離開。

這村子很詭異,法師數量又比他們多,誰知道打起來會是誰贏誰輸?萬一出了點什麼情況,他們還是走為上策。

隨後,他便躲進了自己的帳篷里。

「怎麼樣?分析出來了嗎?」他在心中問道。

「這個……算是吧。」系統的語氣有些猶豫,「不過,你還是先做好心理準備。這些傢伙的來歷……有點嚇人。」

本傑明聳了聳肩,道:「得了吧,什麼大風大浪我沒見識過?不管再來個什麼反轉,我都不會被嚇到的。」

「那好吧,我就說了。」系統調整了一下語氣,緩緩道來,「其實,這些人並不是這幾個月從卡瑞特斯各地躲進來的法師。根據我剛剛掃描到的書籍記載,這個隱藏在山腹中的村落,已經存在了上萬年。」

「……」

本傑明轉頭,望了一眼夜色下平靜的村落,忽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繼續。」他深吸一口氣,對著系統說。

系統也擺出一副紀錄片旁白的姿態,緩緩道:「而這裡的法師,他們出生在這個地方,生活在這個地方,一生中也很少離開坎德拉山脈。據文獻記載,他們的這種生活方式從萬年前就存在,通過近親結婚和從外面抓捕奴隸的方式,一直被傳承下來,延續至今。」

說到這裡,它似乎故意頓了頓,才接著道:「而在他們的文獻之中,他們把自己所藏身的這個地方,稱為『神棄之谷』。」

本傑明當時就是一愣。

……這裡就是神棄之谷?

那一刻,他立刻從包里翻出了那個可能是「鑰匙」的手環,捏在手中。

他深吸了一口氣,把手環對著天空晃了晃,又往裡面凝聚了一些精神力。然而,手環還是原先的樣子,沒有絲毫變化。

本傑明皺了皺眉。

「算了……你繼續吧。」又思索了片刻,他還是把手環收起來,在心中問道,「如果只是一個古老的法師部落,他們的態度又何必這麼反覆無常?你還分析出了什麼?」

神棄之谷本來就是一個傳說,有人說它在世界邊緣的沙漠,有人說它在本傑明所處的山腹,還有人說它根本不存在……每個地方的版本都不一樣,沒必要太過執著。

——還是關心他們眼下的狀況吧。

然而,本傑明沒想到的是,原來版本不一樣的並不只是神棄之谷的位置而已。

「這個的話,我得先給你講一下這裡的起源傳說,方便你理解。」系統努力地組織著語言,說,「故事的背景還是一樣,很久之前,一對兄弟蹦出來,想要解救人類於水火之中。但這個版本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認為魔法的始祖不是哥哥該隱,而是弟弟亞伯。」

「……」

本傑明無言以對。

換來換去的,也真是夠厲害。到底哪個是支持魔法的,哪個是支持神術的?別告訴他那對兄弟也被人偷換過身份。

系統則繼續道:「在他們的傳說之中,沒有什麼光明神和魔法神,只有一個惡魔。亞伯為了打敗惡魔,親手獻祭自己的哥哥,換取了強大的力量——也就是魔法。而在被獻祭之後,該隱成為亡靈,也擁有了一些不可思議的能力。於是,他便與亞伯一起,將惡魔打敗,拯救了世界。

「從此,亞伯成為了這個世界的神。然而,親手將自己哥哥獻祭掉的事實還是讓他無法承受,漸漸地,他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喜怒無常。最後,亞伯的內心被絕望吞沒。痛苦之下,他回到了獻祭該隱的地點——也就是我們腳下的這個山腹,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因為世人將他稱之為神,所以他的死也被視為一種遺棄,這裡被稱為神棄之谷。」

聽到這裡,本傑明也不由得搖了搖頭。

獻祭、自殺……這個版本的故事還真是夠陰鬱的,跟這裡的氛圍倒是很合得來,唯一感覺好點的地方,就是這裡的兄弟相殘是你情我願的,比別的版本稍微有人情味一點。

不過,這故事也聽了不知道多少版本了,本傑明肯定不會當真。這裡的法師寫自己是從萬年前傳承下來的,那他們就真是從萬年前傳承下來的嗎?

他提出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答。

「可是……他們的這個起源故事,和他們對我的奇怪態度又有什麼關係?」本傑明問道。

「當然有關係了。」系統卻恢復它的輕飄飄的語氣,說,「因為在故事中,亞伯獻祭該隱的方式,是將他殺死之後,一口一口吃下去,以此換取魔法的力量。於是,這裡的法師為了追隨他們的神,會定時吃人獻祭,尤其是吃同類的法師。而且他們好像認為,越強大的法師,吃起來就越有用。」 ?卧槽……

聽到這裡,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努力消化這個驚人的消息。

本以為找到了桃花源,結果……卻進了龍門客棧?

從開始的震驚回過神來,他聯想到村落中那些人蒼白消瘦的臉頰,還有一開始發現的骨頭碎片,漸漸地,也開始覺得有點像那麼回事了。坎德拉山脈中好像本來就有食人族的傳言,但他沒想到,這裡的食人族竟然是一群法師!

而那十幾個關在地牢的法師,大概也不是什麼犯人,而是這幫人存著的口糧。

真他媽魔幻……

萬年前的一群法師,躲在這個隱蔽的山腹之中,將他們對於魔法最為驚悚的傳統一直延伸下來——吃人。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傳統,可這裡的人卻將它奉為信條。

這個村落……真的還算是一個人類村落嗎?

就這樣,心中的疑問得到解答,可本傑明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這幫傢伙想吃他。

那幾個長老的意圖簡直太明顯了,說著一些前後矛盾的話,強行把本傑明多留一天,就是為了方便他們動手。而擁有這種人數優勢,他們甚至懶得把謊話編圓,隨便敷衍一下就行——畢竟,誰會在意食物是怎麼想的?

本傑明估計,這些人今天晚上就會行動。

自己得做點什麼了。

他的第一個念頭是走為上策。可是再想想,一群吃人的法師留在這裡,時不時還會外出「覓食」,簡直就是後患無窮啊!

落單的法師撞見他們,那就是死路一條。教會要是發現了他們,他們反而還會成為教會的輿論武器,用來抹黑法師在民間的形象,簡直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不然……想辦法把他們解決掉?

本傑明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個村落里的法師有好幾百,想全部幹掉,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那三位長老應該就是這裡最強的,實力不算特別突出,但是這種詭異的吃人獻祭發……難保他們不會衍生出什麼詭異的手段。

「他們有些什麼招式和弱點,那些書里應該有寫吧?」因此,他又對著系統問道。

系統很驚訝:「怎麼?你還想跟他們對著干?」

「那當然。」本傑明答道,「現在他們也注意著我們,要跑的話反而容易被發現。人家又比我們熟悉地形,一路追擊之下,我們占不到什麼便宜,不如先出手,還能佔個先機。」

要是真的很容易逃,他說不定也會選擇逃跑,可關鍵是逃也很難逃得掉啊!

在這片魔獸叢生的山脈邊打邊跑,絕對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好吧,其實他們的魔法體系和你們還是比較類似的,最多就是這裡的暗系魔法格外發達,偏門的手段比較多,你得小心一點……」

系統講了一些這裡的魔法特點,本傑明心中有個大概,計劃的雛形也慢慢浮現出來。很快,他便走出帳篷,在營地里悄悄地通知其他法師。

時間已經是夜晚,他不知道食人法師什麼時候會動手,只能儘快地做好準備。

通知完之後,他則是跑去找到盧克,說散步為由,要求對方陪他在這個山腹之中走走。盧克的態度當然是很熱情,帶著本傑明便開始在這裡亂逛。

「大人,您怎麼突然有這個閑心,忽然想要散步?」

「我晚飯吃撐了,走走路消化一下。」

「……」

就這樣,一邊在這一帶來回走動,本傑明還一邊開啟水元素感應法,掃描著這裡的地形。整個深谷,唯一的出入口就是他們進來的山洞,以及他們頭頂的那個大口。本傑明想把這些人全部解決,自然要封鎖出入口。

萬一逃掉一兩個,那也是件麻煩事。

而在這個散步的過程中,本傑明也可以感覺到,盧克在盡量把他往邊緣地方帶,似乎不想讓他靠近此刻的村落中心。

也就是說……他們已經開始準備了嗎?

本傑明感應了一下外圍村落的屋子,雖然亮著燈,但裡面的人已經不見了。

他們的動作也是夠快的。

這麼想著,在來到一個比較偏遠的位置時,他忽然停下了腳步,對著盧克問道:「對了……我一直有個很好奇的問題。這麼難得的藏身之所,你們究竟是怎麼發現的?」

盧克隨口答道:「沒什麼,運氣好罷了。先祖曾經給我們留下過一張地圖,記載了這個地方,所以我們就來到這裡。」

「原來如此……可是你的先祖為什麼沒有告訴你,別吃人肉,很難吃的。」

盧克一愣。

本傑明則是幾步退開,淡淡冰霧忽然從他身周浮現,一點點向外擴散。

「你果然還是發現了啊……」

然而,短暫的愣神之後,盧克卻咧開嘴,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他沒有念出什麼咒語,周圍的暗元素便一陣異動,原本沒什麼光線的夜晚,又變得昏暗了幾分。

本傑明心中一驚。

「你不是說他們沒什麼特殊的手段嗎?怎麼現在都開始無咒施法了?」他無語地對著系統問道。

「他們的書上又沒寫,這我也不知道啊……」

本傑明和系統對話之際,詭異的魔力波動也從前方傳出來。隨後,盧克身前,忽然凝聚出了一個奇怪的黑影。

本傑明見狀,趕忙回過神來,不再猶豫。

……算了,手段詭異又如何,他還不至於連一個實力平平的法師都打不過。

在他的指揮下,冰霧一擁而上,將盧克團團包圍。

本傑明的實力一直在增長,他所召喚出的冰霧,也早就不是一般法師能夠抵抗得了的東西。被困在其中,盧克沒有絲毫抵抗之力。他連剛剛的那個默發的暗系魔法都來不及完成,便被凍成了一具冰雕,生機流逝,成為一具徹底的屍體。

本傑明輕輕鬆鬆幹掉了盧克。

然而,本傑明卻忽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在盧剋死后,不知道為什麼,那團黑影依舊沒有散去,還是靜靜地漂浮在那裡,把盧克的笑臉映襯得分外陰森。

怎麼會這樣?

心驚之下,本傑明趕忙又召喚出一個水泡,將自己包裹進去,以防萬一。而他則是躲在水泡里,觀察著眼前的一切

在失去控制后,所有的魔法都會自行消解,化作元素重歸天地。這是魔法的規律,不該出現任何意外。

這團黑影他也認得,是一個名為「漆黑之手」的初級魔法,具備一定的控制和攻擊性。他手下的法師在他面前使用過,並不是什麼特別難纏的招數。

但也正因如此,本傑明才感到更加詭異。

——這種情況下,黑影應該早就已經消散了。

除非盧克還活著。 ?那一刻,本傑明先是回過頭,觀察了一下村落那邊的情況。他們現在的位置比較偏僻,村落那邊發現不了這邊的情況,還是很安靜,應該還在準備偷襲本傑明他們的事情。

因此,他稍稍放下心來,繼續研究眼前這個詭異的黑影。

冰封的盧克已經是一具屍體,不可能詐屍,這一點本傑明已經反覆確認過。至於這個殘留的「漆黑之手」,在他和系統的雙重分析之下,也迅速研究出了一點結果。

它就像是一個半成品的魔法,暗元素和精神力混雜在一起,構成了這一團聚而不散的黑影。盧克的死亡導致魔法無法徹底完成。然而,附著在元素上的精神力卻沒有散去,導致了這團黑影一直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