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周雨蝶上了葯,一瘸一拐的離開時,還十分羞澀的給蘇眉拋了個崇拜的眼神,「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

蘇眉一本正經,「沒事,能夠幫到美女是我的榮幸。」

周雨蝶更加羞澀了,低著頭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何止祁滿頭黑線地看著兩人詭異的對話,「……」剛才……這個「小男生」是不是撩了對方一下?

等周雨蝶能離開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蘇眉這才想起來,她除了一個麵包,別的什麼都沒吃。

蘇眉一副高冷,大有一副「用完了就扔」的感覺,公事公辦看著何止祁,「這位同學,你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嗎?」

話音才落,她自己的肚子卻不合時宜咕嚕了一聲。

何止祁抿了抿唇,有些憋笑憋得辛苦,回答:「剛想起來要去吃飯,你要一起嗎?」說完,才發覺自己和對方並不熟,這麼說會不會有點太突兀。

蘇眉眼前一亮,好似找到了同道中人,又在顧及自己的形象,傲踞之色十分明顯,「既然同學這麼說了,那就去吧。」

何止祁:「……」敢在他面前擺譜的人這還是第一個。

大概是之前對蘇眉的好印象,何止祁也沒有拒絕,只是在看向蘇眉的眼神總是帶著疑惑和探究。

大概是因為他從沒見過集眾矛盾為一體的女生。

雖說對方看著像個男孩子,但到底是女孩子。何止祁作為一個紳士哪裡有請女孩子吃飯還讓對方付款的道理,所以兩人點了菜以後何止祁搶先就把帳結了。

蘇眉看的目瞪狗呆。

才剛剛見面不過幾小時就發展成一起吃飯,儘管在正常交往裡已經算進步神速了,可是在蘇眉計劃里卻屬一般。

畢竟她還是個高三學生,不能老是出來晃蕩,就算有餘霖鈴那個妖艷賤貨能幫她在父母面前瞎掰各種理由,長久也不是事。

要能找到一個正當理由,才是當務之急。

所以,在等候飯菜到來的這十多分鐘里,蘇眉的話題總是不自覺往交大方向帶,充分表現她作為一名以交大為目標的高三學生對大學生活的嚮往。 說到交大,何止祁也有很多話題。

畢竟交大是他的母校,聽到別人對自己學校的嚮往,總有一種自豪感。就好像遇上了粉絲的偶像,總是樂意給粉絲幾張簽名照或者交談幾句。

不知不覺,兩人的關係又親近許多。

何止祁見蘇眉如此感興趣,不由得向她介紹交大的各專業領域,哪個最好。

蘇眉一一聽完,沉思了一下,又問,「學長,那你是哪個專業的?」

「計算機軟體。」何止祁想想,計算機系女生太少了,基本屬於狼多肉少的專業,若是蘇眉當真進來了,很有可能每天會收到好幾個告白禮物。

計算機系的漢子已經不能用饑渴來形容了,簡直就是飢不擇食!

「你還是別來了。」何止祁是非常中肯的提議,「這一類男生太多,不太適合你。」

蘇眉:「……」真是現實的建議。

不過既然她是為了接觸何止祁而來,又怎麼可能放過與何止祁相同的系別呢,蘇眉搖搖頭,「家裡的家業有人繼承了,我以後也只是個閑散人,當然要按照自己的想法選擇。我看計算機系雖然女生少,卻正適合我。」

說罷,蘇眉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學長看我像是一般的女生嗎?」

何止祁結結實實的噎了一下。蘇眉的確不是一般的女生。如果不是她自己所說的,他也不會相信。

就是因為蘇眉把自己的真是性別放在何止祁面前,即使她面無表情的冷漠,或者是中性到雌雄莫辨的聲音,何止祁都能看出她身為女性的嬌柔。 首輔千金 追夫有術:這個男人歸我 兩者交織複雜,讓何止祁哭笑不得。

「確實不像……」

由於這層關係,何止祁已經把蘇眉當成自己的學妹看待,在禮儀方面更為紳士。待兩人吃飽喝足,蘇眉總算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我看學長對計算機很是精通,不知我能不能來找學長提前學習一下?」

若是別的女孩子,說不定何止祁就拒絕了。可是蘇眉的行為完全沒有別的女孩子彆扭,而是把他當成「兄弟」來看待,何止祁也不怎麼好拒絕,只能答應下來。

「那就這麼說定了,3095842548我的QQ號,學長加吧。」蘇眉眼睛神色灼灼,已經迫不及待看到何止祁知道她是「梧桐」的反應了。

何止祁:「……」無語了一下,還是順從的把手機拿出來,上線,搜索了一下該人,在看到網名的時候明顯一頓,臉色微僵。

「學妹……也玩cv圈?」

蘇眉點頭,面不改色,「學長是不是看到了我名片下方加入的群?說起來還是我弟弟把我坑進去的,後來我才發現他是覺得我聲音偏向圈子裡的亓臨大神。」

何止祁的表情更加凌亂:「……」

都是在一個工作室里的,何止祁對於梧桐這個名字十分熟悉,也聽很多人說起和他的音色相近,所以之前他就有想過若是自己有什麼急事是可以找梧桐代替的。所以在自己的父親把電腦砸了的時候,何止祁就隱晦的提了一下梧桐的名字,余霖鈴才想起來要自己姐姐代替何止祁一段時間。

【通知:24.25兩天有可能有爆更】 忽然知道了梧桐居然是個女生,這個心情,還真是……微妙啊。

手上的動作停頓太久,何止祁忽然開始糾結,萬一這個女生知道自己就是亓臨該怎麼辦,兩個人豈不是要尷尬起來?想了想,亓臨又登上另一個號,再重新搜索了下,操作好以後,才回答,「加了。」

兩人在交換聯繫方式以後,又說了會話,各自就回家了。

由於蘇眉早已經和家裡說好了今晚不回去,所以也不用擔心晚上會有家裡擔心的電話過來。蘇眉出來除了要跟男主混熟,還有另一個目的。

崩壞今晚的劇情。

原劇情里,何止祁在下午遇上周雨蝶並替她解圍以後,本來是只有一點點印象的,奈何當天晚上發生的一件驚心動魄的事情,才讓何止祁對周雨蝶多加關注起來。

周雨蝶上大學是有一份夜店兼職的。蘇眉並不懂為毛女主總會跟夜店扯上關係,反正都是套路。就在夜店裡,周雨蝶遇上白天為難她的張良。

張良因為白天的事懷恨在心,來夜店發泄,沒想到冤家路窄碰上了在這裡打工的周雨蝶,便想要叫人弄死周雨蝶,讓她失身,讓她痛苦。

周雨蝶拚死用酒瓶子打傷了一個人的胳膊跑出來,路過學校,正好遇見晚上從公司加班回來的男主,順手又救了一命。

何止祁第二次再見狼狽到衣衫不整的周雨蝶,楚楚可憐的模樣,內心彷彿被什麼擊中,便覺得若是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周雨蝶,她肯定會被人欺負到死吧。

於是……開啟了男主保護模式的何止祁左右護暗中著周雨蝶以後,對她的了解越多,就越是無奈寵溺,以致後來感情加深,升華為愛情。

蘇眉:「……」然後就沒炮灰什麼事了。

真是可怕。

抄上虎翼那把破刀,光是憑著蘇眉如今獲得的幾個技能,對付張良那種人已經綽綽有餘,就算是一把生鏽的破刀也能解決了,所以蘇眉才會如此放心的單槍匹馬闖進去。

可能是劇情還沒開始,蘇眉來到的時候,夜店裡的男男女女還不是很多。她只能挑了一杯度數不高的雞尾酒坐在角落裡看著舞池裡搖曳多情露胸露臀的男男女女盡情搖擺。

周雨蝶穿上黑白色的女僕制服,梳著馬尾辮,一雙眼睛眨巴眨巴,帶著懵懂的無辜表情,十分清純,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夜店簡直就是一股清流,難怪張良還能在這種燈紅酒綠嘈雜的環境里一眼認出周雨蝶。

蘇眉:「……」這個世界的女主還真是……小白到家啊!

壓低了帽檐,以免周雨蝶提前看到自己,蘇眉想要的效果就不見了。

大約到十點左右,張良在一群人熙攘之間面色不虞地走進來。直奔櫃檯要了高度數的威士忌,隨後又叫了兩個漂亮的陪酒小姐一左一右,不知說了什麼臉色才有所好轉。

周雨蝶還在忙著端酒,時不時被一些不正經的客人揩油一下,她噁心避開,不想一個動作太大,直接撞到身後的人,引起一聲尖叫。 「啊!你怎麼走路的!」一個女人皺著眉嫌棄地看著周雨蝶,見還是個清純漂亮的學生模樣,更生氣了,「賠錢!」

周雨蝶一下子懵逼了,她身上被灑的酒還多,那女人不過是裙擺被碰了一點,怎麼就生這麼大的氣。

「我……」周雨蝶也知道自己做錯,一直低頭誠懇道歉,「對不起對不起,這位小姐我錯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說誰是小姐呢!」女人火氣更大,小姐這種稱呼是隨便叫人的嗎?!以前可能還覺得沒有什麼,可是出現在夜店裡的女人,這種稱呼是絕對不能要的,周雨蝶還一邊叫她小姐,能不讓她火大嗎!

聲音又拔高許多,女人直接拉扯著周雨蝶的衣服,「跟我去見你們經理,我要你賠償我的損失!」

周雨蝶臉色一下子就白了,這份工作是她跑了無數個地方才得到薪水比較高的,如果去到經理那裡,她一定會被開除的。

「這位小姐……美女,這位美女,都是我的錯,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

兩人的爭吵越來越大,張良顯然也被吸引過來了,看到是周雨蝶,忽然想到什麼,招手讓自己一個朋友過來,在耳邊說了幾句話,那人就朝著周雨蝶那邊走過去了。

「這個陪酒是我們那桌的,你要賠多少,我給你。」走過去的男人只說了這麼一句話,直接讓女人瞬間轉陰為晴。

「喲……不多,我的衣服也就一千塊。」女人眼珠子一轉,想要多坑點錢。哪曉得那個男人直接一巴掌甩過來,然後從錢包里扔下兩三張一百的,「給你三百一耳光,不用找了。」

說罷,看了一眼周雨蝶,意味不明,「還不去給我們端酒,走了!」

周雨蝶以為男人是來救她的,感激地不停道謝,一路跟在男人身後走到了張良的那桌子邊。

看到張良的瞬間,周雨蝶心裡有一種隱隱的不安,可是又不明白為什麼之前還要幫她解圍。想著有恩就要感謝,周雨蝶還是囁嚅著聲音說了一句,「謝謝你。」

張良這才抬起頭來看向周雨蝶。

隨即輕蔑地笑了一下,喝一口威士忌,樓了樓身邊的美女,翹著二郎腿一副欠扁的模樣,「這位美女,又見面了嗯?」

周雨蝶面上一陣尷尬不知所措,也不懂對方到底什麼意思,只能幹巴巴點頭回應,「嗯……啊……」

張良放下杯子,「說罷,今天你刮花了我的車,打算怎麼賠我?」

周雨蝶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可是,可是你……你今天不都不計較了嗎!」這人怎麼能這樣出爾反爾呢!

「今天是今天,現在是現在。我張良還從來沒吃過虧,你要怎麼賠償!」

周雨蝶後退幾步,一下子被張良身邊的人堵起來,她整個人都不好了,抓緊自己的衣服嚇白了臉色,「你、你們想幹什麼!」

眼裡的驚恐和害怕讓身體微微發抖,好似一隻擔驚受怕的小幼獸,楚楚可憐得讓人沉迷她的懵懂無知。 「不想怎麼樣,就陪我們喝幾杯,我什麼時候高興了你什麼時候走,怎麼樣?」看到周雨蝶的模樣,張良又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如果能讓她屈服在自己的身下,該是何等滋味。

想想……就覺得十分有味道啊!

「就……就只有這個嗎?」周雨蝶半信半疑,想到眼前的人身份可是個張揚的富二代,她一個小老百姓哪裡得罪的起,如果就只有這個要求能夠化解賠償的話,她還是同意的。

張良眼裡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笑得有些****當然。」隨後,又讓自己的狗腿子去櫃檯那裡要了幾杯度數很高的混合酒,「來,喝下這一杯!」

圓錐形的淺口杯子裝著如同海洋一般夢幻的藍紫色,在燈光下星星點點,倒影著周圍的人影浮動,十分美麗。

「這杯酒看起來就很貴,我怎麼能……」周雨蝶剛要拒絕,對上張良似笑非笑的威脅眼神,又將下半句話咽下去。

「我……我真的要喝嗎?」

「只要你讓我高興了,我們兩個的事情就一筆勾銷。」張良再次重複。

「那……那……」周雨蝶喉嚨有些發乾,那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看到張良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周雨蝶只能把頭一仰,一杯酒全數倒進她的嘴裡,一滴不剩。

晶瑩的液體順著喉嚨而下,濃烈得讓周雨蝶直咳嗽,臉色都變得潮紅起來。

本就沒怎麼接觸酒精一類的東西,周雨蝶一下子灌了一杯堪比二鍋頭的烈酒,那還得了!整個人都有點暈暈乎乎的。

「咳咳咳……咳咳……」被嗆了好久,周雨蝶總算緩過氣來,舉著杯子媚眼如絲,「我……我喝完了……」

「不急,這裡還有一杯呢。」張良又推出第二杯早就準備好的酒。不同於第一杯的藍紫色,而是由上至下,由粉至紅逐漸加深,好像是粉紅瑪麗倒在了血液里的效果。

大概是有了第一杯酒的勇氣,周雨蝶喝下第二杯酒可就快了許多。把頭一仰,咕嚕灌下肚子,臉上的紅潤好似蘋果的可怕,整個人都有點站不穩了。

「這位美女,你是不是醉了?不如我扶你去酒店休息?」張良的臉一個變倆,兩個變多,一直在周雨蝶面前晃啊晃。

周雨蝶迷迷糊糊,又覺得張良的臉上好像笑得有點淫蕩了。她搖搖晃晃走了兩步,回頭看見張良,又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無辜。

一直到腰間一隻咸豬手摸了上來,周雨蝶瞬間一個激靈,清醒許多,桌子上順勢摸到一個瓶子啪嗒一下摔過去,也不管摔到對方那個部位,周雨蝶撒腿就跑。

蘇眉從頭到尾的看戲,也是被周雨蝶的「蠢萌」給折服了。

真是給跪,如果不是因為她是女主,就這種智商,分分鐘死了不下幾百次。

而正因為她是女主,蘇眉還要救下她,成全男配。

心好累啊,就讓我安安靜靜攻略男主不好嗎?為什麼她還要順帶幫女主牽紅線?!

「特么的……這個婊.子,給我追!弄死她!」 張良怒了,一而再再而三在這個女人這裡吃苦頭,可不是他的作風。白天有何止祁臨門一腳也就算了。何止祁他招惹不了,他躲!晚上明明身邊沒什麼人幫他,居然還讓這個女人擺了一道,張良哪裡受得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跑出去追在周雨蝶身後,張良則是坐在夜店裡,讓那兩個陪酒服務的人來給他包紮。

蘇眉也連忙追出去。

周雨蝶在前面搖搖晃晃的跑,橫衝直撞竟然也沒有發生什麼車禍,反觀那幾個男的在後面追趕,一下子遇上貨車擋路,一下子遇上行人過馬路。蘇眉看著都是一陣深深的無語。

主角光環和炮灰對待也太特么明顯了吧?!

難怪這群人竟然能讓周雨蝶從夜店跑到學校附近,她也是一個大寫的服氣!

這會兒,周雨蝶已經竄進一個小巷子,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而那幾個人也尾隨其後跟進去。

「跑,繼續跑啊!」其中一個男的說道,眼睛不斷掃過周雨蝶發育良好的身體,「嘖嘖……我看你也是個漂亮的人,跟了我們張少有什麼不好? 養鬼專家 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你……你們別過來!」周雨蝶還處在驚慌之中,腦子裡一片混亂,腳步虛浮,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就一下子摔在地上,走路走的讓人心驚膽跳的。

她使勁搖頭抱住自己的身體,還不停觀望周圍有沒有什麼出口。

幾個男人越來越近,周雨蝶靠著牆向後挪,臉上也十分絕望。

「喂,你們幾個,別欺負女生。」忽而,一個低吟卻很是清脆的聲音傳來。

巷子口站著一個逆光的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大約看得出對方不算很高,甚至要比這幾個男人矮一點。戴了個鴨舌帽,遮住一部分光影。只能從偶爾露出的側臉看得出,大概是一個臉型很好的男生。

蘇眉只說了一句話,手裡握緊虎翼,幾步衝上前來,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好在虎翼並不鋒利,即使磨在人身上,也是極為用力才磨出一條傷口。

而正是因為這份不鋒利,被虎翼磨到的人直接痛呼出聲,三兩下就被蘇眉放倒。

周雨蝶搖搖晃晃地抬起頭來,看向迎面走向自己的男生,大約看見了一個模糊的臉,隨後……她就暈了。

蘇眉:「……」還好她有空間,否則扛著這麼大一個人還真是不方便。

走出巷子,來到一個酒店旁邊無監控的地方,才將暈倒的周雨蝶帶出來,扶著她到酒店登記。

無語的接受酒店前台「你就是個禽獸」的誣陷表情,要了個雙人房,蘇眉將人帶進房間里,直接扔床上就不管了。

自己則是洗了一身乾淨,換上新衣服,安然睡過去。

因為第二天還要上學,蘇眉在天亮的時候就離開了,也沒管周雨蝶會怎樣。反正昨晚那個還算重要的劇情已經過去了,今天酒醒以後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事……吧?

對於周雨蝶的迷糊性格個感人的智商,蘇眉還是不怎麼放心。 因為昨晚的事情太多,蘇眉忙著崩壞劇情了,也就忘記昨天說了男主加她QQ號那件事。

再說回何止祁,加了蘇眉的QQ以後一直在糾結自己該不該向蘇眉表明身份,又怕傷害了對方的少女心(你確定蘇眉內心有這玩意兒?),最後盯著手機一晚上也沒收到對方同意好友的信息。

最後何止祁得出結論,這個學妹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不是何止祁自誇,作為男主本身就是光環加身,通常身邊都會出現不同的桃花,第一次遇上自己主動加的人久久不同意的消息,便在何止祁心裡留下不同尋常的印象了。

就在何止祁又心不在焉看了一早上的手機以後,終於在十一點四十多分鐘的時候,對方終於同意好友申請。

何止祁這個時候也才想起來,對方還是個高三學生,肯定一天都處在複習當中,所以才沒時間玩手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