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旭一提到小未婚夫,黎芊芊氣就不打一處來:「別提他,那個混蛋,居然求著他老大把他發配國外出差?哼,等他回來,我收拾他。」

「你還是老樣子,難怪人天天躲你。」

黎芊芊看向考場之上漸行漸遠的那些身影:「難道你覺得從這裡出去的女孩兒,會有淑女?」

和旭:「當然有,你只選擇了力量訓練,卻沒有接受禮儀訓練,你當然不知道。芊芊,櫻花島,可是很大的。」

黎芊芊雙手握拳,這些年,她厭惡那些彆扭的禮儀茶道的東西,不如打架來得實在,而櫻花島最高的頂點,也一直是她追求的目標。以至於每三個月,她都會回來集訓一個月,每年都會打敗那些人,爭取到名額。

可惜,就算是爭取到了名額,她還是像和旭一樣,只能到一半。 安陽

韓楓:「媽,羲和在那兒,還好嗎?」

韓柔剛從日本回來,韓楓就急匆匆從公司出來只是為了問夏羲和。

「你連你媽都不關心了?」

韓楓垂眸,羲和臨走之時讓程悅帶的話,他記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一定要把羲和找回來。

「唉,指望你也沒用,在日本這段時間,我一直想打聽打聽羲和,可櫻井家的人口很嚴實,他們只說,羲和在櫻井家很好,但我沒見到,也不知道怎麼判斷。」

韓楓雙拳緊握:「難道櫻井家把羲和軟禁起來了嗎?我派出了所有人調查,但是從來沒有見到羲和從櫻井家大門出來過。」

韓柔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碎了。

「你居然調查櫻井家?」

韓楓一愣:「怎麼了?」

誰知韓柔直接冷著臉:「不準在查了,羲和是櫻井家的孫女,櫻井家肯定會把她照顧好,你就別操心了。」

「為什麼?媽,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韓柔伸手甩了韓楓一個耳光:「老娘命令你,不準再調查櫻井家。」

韓楓捂著臉,目光獃滯。

好多年前,他也纏著韓柔問自己的父親是誰,那時韓柔也甩了他耳光。

「好,我不查,媽,您別生氣。」

韓楓從小就很懂事,他知道自己媽媽拉扯自己不容易,所以韓楓一直儘力不惹韓柔生氣。以至於現在這麼大了,還是最怕老媽生氣。

韓柔直接進了自己房間不再管韓楓。

韓楓直接撥通了葉羽的電話:「喂,你查到什麼了嗎?」

葉羽戲謔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過來:「大哥,你也不是不知道櫻井家的勢力,我就算身在日本,也是什麼也查不到啊,你也別這麼擔心,櫻井家,怎麼可能會虐待夏羲和呢?」

葉羽站在櫻花島的頂端,俯瞰整個島上的一切,眼睛看著那個特殊的地方,嘴角輕輕勾起:「大哥,我這邊有事,先不說了啊。」

隨後,葉羽將電話掛掉。

韓楓也是頭疼這個所謂的弟弟,從來都不按照套路出牌,指不定,交代他調查的東西,他壓根沒有去調查。

葉羽拿起望遠鏡,視線隨著夏羲和的身影移動著:「夏羲和,看不出來,你居然有這麼好的體力。」

郁子夫人:「葉總好心情,怎麼這次有心情來島上呢?」

「自然是替島主來視察啊,夫人請坐。」

郁子夫人下意識看了一眼剛剛葉羽看的那個地方:「葉總,恐怕不是這麼簡單吧?」

葉羽唇角輕勾:「夫人言重了,我的確只是替島主來來視察視察,剛好遇見這一批考核罷了。倒是您,怎麼這麼多年了,今天突然來這兒?難道是捨不得自己外孫女兒受苦頭?」

「好歹是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外孫女,總得來看看。」

「您猜,您孫女會待多久?」

郁子夫人若有所思:「看這個進度,怕是得待個七八年」

「那您確定,您能讓櫻井家再堅持七八年嗎?」

郁子夫人皺著眉,眼前這個少年郎,一直以來都是島主最信任的人,就連條件,也是通過他傳達,郁子夫人曾經懷疑過,會不會,他就是那個島主。

「島主不是說,只要櫻井家能培養出一個配得上島主的女孩兒,那就不再針對櫻井家了嗎?」

葉羽大笑:「哈哈哈,所以,那就是你們的培養對象嗎?」

葉羽的笑聲中藏著輕蔑,郁子夫人不再說話。

的確,羲和這樣的狀態,就連她也不敢保證,可當初琳兒出逃的時候,島主發怒,一再打擊櫻井家,現在唯一能救櫻井家的,只有這個羲和了。

在郁子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舍,畢竟,那個島主,已經不知道多大的年紀了,在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況下,就答應了島主的要求,這無疑是將夏羲和往火坑裡推。

羲和,對不起了,你母親的債,得你來還了。

夏羲和沒有辜負這一個月以來的訓練,她依舊是第一個到達終點的人,不同於上次,這次夏羲和在沒有補充水分的情況下,能堅持這麼久,已經不容易了。

剛到達終點,她就止不住往地上栽去,在看到考核教練點頭的那一瞬間,夏羲和暈了過去。

和旭將夏羲和背回了別墅。

這一覺,夏羲和睡得很長,她再醒來時,已經第二天中午了。

「和旭,和旭,我通過了嗎?」

一醒來,夏羲和就鞋也不穿走出卧室,忙著問自己的成績。

和旭端著準備好的午餐往夏羲和走來:「零七,你怎麼鞋都不穿,快回去坐著,吃飯了。」

可夏羲和無動於衷:「我不是生病,這點,我還能承受,你快說,考核的結果怎麼樣?」

和旭:「你通過了,第一名通過的,羲和,恭喜你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

這個消息,對於夏羲和而言,就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天知道她有多想儘快從這個鬼地方出去。

後面的訓練,超乎了夏羲和的想象,夏羲和幾乎覺得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冷血惡魔一般。

那時,夏羲和才感覺到,這櫻花島的可怕之處。

可冥冥之中,像是有什麼東西牽引著夏羲和,在島上待的時間越長,夏羲和越想看看島上最美的風景是什麼。

沒有了學業和感情的羈絆,夏羲和的生活中,只剩下訓練,漸漸的,夏羲和變得沉默寡言。但卻是所有教練口中不得不稱讚的那一個。

這樣的生活,過了兩年。

兩年間,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瘋狂的青春 葉黎寒還是選擇了表演事業,在演藝圈闖出了屬於他的一片天地,圈內人將他和趙藝芯稱作娛樂圈的金童玉女。

陸晟和嬌姐結了婚,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寶寶。

李姝和陸錦庭的婚約順利解除。程悅在陸錦庭的輪番攻擊之下,終於接受了他。

李謹言一如既往地躲黎芊芊,每次都能被黎芊芊逮個正著。

陸雨婷依舊默默跟在韓楓身邊。

兩年的時間,不長不短,該畢業的已經畢業,林逸陳瀟已經訂婚……

「零七,你是這麼多年來第二個只用了兩年就取得從島上出去的資格的人。」

夏羲和一身勁裝,兩年的淬鍊,讓她的眼神更加犀利:「第一個是誰?」

櫻井松:「第一個就是現任島主。」

夏羲和微眯雙眼:「師父,你見過?」

櫻井松:「沒有。」 夏羲和扯著嘴唇,尬笑一聲:呵呵,那你說個毛啊。

「不過,新島主,最近兩年間才上任,你外婆見過,你若是想見,可以選擇參加這次的選拔,成為第一人,你便可以見到島主。」

夏羲和擺擺手:「沒興趣,師父,我先走咯」

夏羲和的決定,讓櫻井松有些失望,如果夏羲和參加,一定會取得頭籌,到時候就會被島主認可,那樣,櫻井家就不用這樣小心翼翼了。

「唉,零七,你不打算去看看櫻花島的極致景色了嗎?」和旭見夏羲和轉身正要離開,立馬出聲阻止。

夏羲和回頭:「表哥,你要是感興趣,你去好了,我要走了,外婆還等我回家喝湯呢。」

天賜嬌妻:祁少乖乖投降吧 表哥…

兩年間,夏羲和一直叫他名字,他一直叫夏羲和代號,夏羲和的進步,大家有目共睹,他親眼看著夏羲和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成長為現在這個優秀的女人,在離開的這天,她居然叫了自己表哥。

葉羽站在山頂上,望遠鏡看著夏羲和洒脫的背影,不由得冷哼:「哼,虧的我好好打扮了一翻。」

葉羽繼承了島主之位,對外,大家都只知道島主換了,不過這與他們無關,對櫻井家,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至少櫻井郁子止不住地高興,因為,她不用擔心羲和未來要嫁給一個老頭子。

夏羲和坐在直升飛機上,俯瞰著這個她待了兩年的島嶼,不得不說,這裡是真的很美,也確實如和旭所言,沒有一定的實力,不可能看見櫻花島的美。

飛機直接在櫻井家後山降落,櫻井郁子帶著整個櫻井家族現在後山上迎接她。

「羲和,歡迎回來」櫻井郁子笑顏如花,褪去了那層因為櫻井家不確定的未來而蒙上的陰霾。

夏羲和看著兩年沒見的外婆,不由得感嘆,櫻井家的人都沒有什麼變化,倒是這個外婆,看起來更像一個普通的老人家了。

「外婆,好久不見,想我嗎?」

櫻井郁子泛著淚光:「想,想」原本以為至少要五年才能見到她,卻沒想到,她這麼爭氣,只用了兩年就從那裡出來了。

櫻井郁子一下一下撫摸著夏羲和手上的繭:「孩子啊,這兩年,辛苦你了。」

夏羲和搖頭:「外婆,我們先回家再說吧。」

櫻井家

「以後,有什麼打算?」

夏羲和:「我想,先調查我父母的死因。」

櫻井郁子輕嘆一口氣:「唉,應該的,羲和啊,你已經長大了,也順利通過了櫻花島的考核,那就說明你有資格繼承櫻井家了。」

夏羲和差點將口中的湯噴出來:「外婆,我覺得我還不行。」

「不,你可以,孩子,聽我說」

按照夏羲和的經驗,老太太是要說大秘密了。

「很多年前,櫻井家還是獨霸一方的時候,就有另一個家族崛地而起,規模不是很龐大,但是卻質疑我們櫻井家的能力

他們一再挑釁櫻井家,可櫻井家還是輕敵了,從此,櫻井家卻走向了衰退,那時候我也才十九歲。我的父母將這個爛攤子交給我的時候,我真的想直接放棄,後來,

對方的家主提出,將櫻井家最優秀的女孩兒嫁給他,他就考慮放過櫻井家。那時,我就是被選中的那一個,可不知道為什麼,我不但沒有嫁給島主,反而他們一家還幫助櫻井家度過了難關。

櫻井家欠他們的一個優秀的女孩兒,一直沒有對象,這一代,也都是男孩兒,直到你母親出生,我們才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欠別人的,終於能還了。

沒想到,你母親不滿家族的安排,獨自離開,這下好了,以後,你回來了,眾望所歸。」

夏羲和算是明白了:「所以,你們只是當我是一個給你們還債的物品了?」

櫻井郁子:「沒有,你怎麼能這樣想? 婚不由己:冷少寵妻成癮 我們是想培養你,但是也做了決定,這件事,我們不強迫你。」

其實如果說真的讓她為櫻井家做些什麼,她也願意,畢竟櫻井家這樣培養她。

「我…可以答應,但是我想調查完我父母的事情之後,再說這件事,好嗎?」

夏羲和的冷靜,明智,讓每一個櫻井家的人都讚嘆不已:「既然這樣,那外婆就可以退休了,孩子,櫻井家,就交給你了。」

夏羲和首先接手了櫻井家的公司,這兩年在櫻花島,她對做生意頗有研究。

「零七,總部在安陽的分公司,就交給你打理了啊~」和旭開心地將這個攤子丟給夏羲和。

夏羲和:「這不是你的案子么?自己解決去」

和旭撓撓頭:「我這可是給你機會,你不是要回去調查嗎?這可是個好機會。」

夏羲和扶額,也對,已經從島上出來快半年了,轉眼自己就要滿22歲了,不如趁這個機會,回去看看爸媽。

「好吧好吧」

夏羲和前一秒才答應,和旭后一秒就撒腿溜回了櫻花島。

安陽么?

安陽的機場今天比往常更加擁擠,不只是因為來給夏羲和接機的人很多,更因為今天,葉黎寒從國外進修回來。

「怎麼回事?今天這麼多人?」葉黎寒冷著臉,看著外面長長的隊伍,他突然不想再往前走一步。

趙藝芯將行李丟給助理,上前攔著葉黎寒的手臂:「黎寒,你別生氣,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你的粉絲啊,還是出去吧。」

趙藝芯一臉溫柔,挽著葉黎寒走出去,人山人海,記者滿天飛,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只要所有人都看見她和黎寒恩愛的模樣,不僅僅對他們的星途更順,還斷了那些覬覦葉黎寒的人的念想。

這兩年,葉黎寒唯一和她接觸的機會,就只有拍戲的時候,每每遇到吻戲,要麼借位,要麼換替身,要麼,直接將吻戲減掉。

好不容易趕上了葉黎寒回國的飛機,她這次一定要將這件事炒個火熱!

果不其然,趙藝芯挽著葉黎寒出現在機場的一瞬間,人們蜂擁而至,機場瞬間堵的水泄不通。

不少人延誤了航班。

夏羲和拖著行李箱走出機場,蔑視地看了一眼堵得水泄不通的那個地方,一眼看到對面接機的人。 擁擠的人潮,也沒有阻止夏羲和從中穿過的決心,她拖著行李箱,從這幫腦殘粉的縫隙中擠過去。

「葉寒葉寒我愛你!!你誰啊?別插隊啊」

夏羲和被人當做要插隊的腦殘粉,直接一把推過去,夏羲和眼疾手快,伸手拉著旁邊的欄杆,接力直接往空中一跳,穩穩落在一片空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