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自己跟妖族動手,不如放魔族出來鬧騰。

反正周寒無法從口頭上跟魔族溝通了,不得不用這非常的辦法了。

意念一動,一名高等魔族法師被周寒放了出來。

這高等魔族法師一被放出來,頓時間就要逃跑。

它已經嘗夠了苦頭,自然懼怕周寒。

面對這八條蚯蚓,高等魔族法師的魔氣一出,陣圖沒能夠困住魔氣,魔氣沾染到八條蚯蚓的本體上,八條蚯蚓頓時間開始痛苦的扭曲起來,沒多久便是停止了掙扎。

蚯蚓一死,陣圖便破,然後這高等魔族法師嗖的一下子,消失在天際。

周寒也是連忙離開了這裡,來到了妖域另外一個地方,靜靜的待了下來。

光明祭靈已經在這高等魔族法師身上做了標記了,這隻高等魔族法師在妖域做的一切事情,周寒都能夠通過光明祭靈知道的清清楚楚。

這隻高等魔族法師快速逃走,發現周寒並沒有來追殺它,它鬆了口氣。

被光明祭靈鎮壓的這段時間內,它的體力和魔氣都虛弱了太多。

妖域的諸多生靈,在它的眼裡,無異於乃是各種滋補美味,頓時間,這隻高等魔族法師開始了大屠殺。

這魔氣所到之處,妖族屍體累積如山,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這隻高等魔族殺死的妖族數量便突破了上萬隻。

其中大部分妖族實力都不弱,但在魔氣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由於殺死的生靈夠多,這隻高等魔族法師的魔氣和體力都得到了足夠的補充,氣息變得更加的強悍。

然後,這隻高等魔族法師來到了妖域一座大山。

這大山巍峨高萬仞,高等魔族法師來到了這裡,召喚出了一個巨大的靈體。

這個靈體就像小孩子拆玩具一樣,很快便是把這座高大巍峨的山峰給整的七零八落,然後山峰之中,一個巨大的古老封印顯露了出來。

這巨大古老的封印還很完好,但在靈體的一次次轟擊下,慢慢出現了裂縫,最後轟然爆碎了。

豪門小祕書 呼!

古老的封印被沖開,頓時間,無數魔氣從被封印的區域裡面竄了出來,那片區域的天空,全部都被這魔氣給遮蔽了。

「桀桀……」

大批的魔族從那封印區域竄了出來,然後化為了一個個死神,開始四周延伸,對妖族展開了瘋狂的獵殺。

這一幕說起來緩慢,其實發展的非常之快。等周寒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大批被放出來的遠古魔族已經殺死了數百萬妖族生靈,妖族高層被大為震動了。

四方強大妖族紛紛出動,麒麟大妖,青龍,玄武等等,從妖域的四面八方朝著魔族群圍堵而來……

「尼瑪,老子闖大禍了。」周寒通過光明祭靈的標記得知了這情景,頓時間無語至極。

原本他只是想要讓這隻高等魔族法師在妖域鬧騰一下,然後讓妖族有危機意識。卻哪裡想到,原來這妖域也有被封印鎮壓的魔族,這隻高等魔族法師把這封印毀掉了,這一下子不知道放出了多少只上古大魔了。

上古大魔,雖然被鎮壓了許久,但很多都是魔頭級別,一旦實力恢復了,那將非常恐怖啊。

「看吧,都是你們出的餿主意,這下出事了吧。」周寒對三個祭靈吐槽道。

「騷年,不要著急,就是要把事情鬧大,這樣才能夠讓妖族意識到魔族的威脅。」吞噬祭靈很是淡定道,「你現在暫時不要去收拾殘局,讓那些妖族多死一點,效果最好。」

「是啊,周寒,先等等吧。等那些妖族死傷慘重的時候,你再去救,說不定人家一下子把你當恩人了,聯盟的事情水到渠成。」空間祭靈也是說道。

「周寒,你也別小瞧妖族了,那些真正的妖族高手,這時候應該還沒有出動,再等等。」光明祭靈也是說道。

「真正的妖族高手,萬年大妖?」周寒想起剛剛被弄死的那條金黃色的蚯蚓來,這蚯蚓都能夠飛了,應該算是萬年大妖了吧,卻死的那麼窩囊。

「那金黃色的蚯蚓如果在地上,它不會死那麼窩囊,蚯蚓本來就是屬於大地的,卻強行要在天空之中戰鬥,這不是找死嘛。」光明祭靈道。

「那我就再等等吧。」反正這禍已經闖出來了,就讓這些魔族在施虐一下吧,周寒強迫自己淡定下來。

妖族已經忘記了魔族的威脅,也許從上古到現在,妖族也從來沒有經歷過魔族餘孽的荼毒,於是才根本不相信魔族的存在了。

讓這魔族把妖域給鬧翻天,徹底的讓妖族的高層感受到了壓力和威脅,也許聯盟的事情就有楔機了。

「周寒,我感應到霸霸了。」光明祭靈突然道。

「感應到了霸霸,它在哪兒?」周寒連忙問道,周寒和霸霸有著心靈感應,但光明祭靈的感應卻比周寒這種感應範圍還要廣。

雖然光明祭靈和霸霸之間沒有心靈感應,但霸霸身上的氣息,它是不會忘記的。

「在東邊,它正往著魔族的方向趕。」光明祭靈道。

「空間祭靈,咱們走!」周寒立即催道。

眼前的虛空撕裂,周寒的身形轉瞬消失。

這裡也是一片連綿的山林,這樹木鬱鬱蔥蔥,參天古樹無數。

而在這山林間,有著一隻高達百丈的巨獸在迅疾的奔跑。

強勁有力的腰肢,堅韌廣闊的肩膀,還有那健壯發達的四肢,每一次從空中跳在地上,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巨大的土坑,砂石飛濺!

那些巨大的樹木,直接被它輕鬆的攔腰撞斷,根本無法阻擋它的腳步。

那巨大的血盆大口,尖銳的巨大牙齒上還殘留著血跡和毛髮,更體現出了這隻凶獸的可怕。

周寒突然從這隻凶獸頭頂的天空出現,這隻正在狂奔之中的凶獸突然之間剎住了腳步,抬起巨大的頭顱,看向天空之中的那個人類。

這個人類正是周寒,周寒看見下方這高達百丈的巨熊,他有些愣,這是霸霸?

記得當初在勇者之墓和霸霸分別的時候,霸霸體格也不過六丈罷了。

而現在,它的體格居然高達百丈,暴漲了十幾倍!

一人一熊相視一會,然後周寒快速的降落下來。

而這巨熊卻是朝著天空飛來,原來這傢伙是能夠飛的。

一人一熊碰面了,周寒還沒有開口,巨熊開口了:「你是俺主人?」

「你會講話?」周寒一愣,突然之間釋然了,霸霸現今的實力已經堪比苦海之境了,早能夠口吐人言了。

「嗷嗚!」

聽了周寒熟悉的聲音之後,巨熊發出了歡愉的聲音,立即伸出了巨大肥厚的熊掌來跟周寒握手。

「呵呵,看來的確是霸霸呢。」見著眼前的巨熊還記得自己教它的打招呼動作,周寒呵呵一笑,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和這巨掌對接。

「你為什麼會來妖域?」霸霸暫時壓下重逢的喜悅,狐疑的看著周寒。

「我來妖域的事情嘛,暫時不談,你現在要到哪裡去?」周寒故作問道。

「那邊發生了怪事,有奇怪的東西在屠殺我們妖族,我要去支援。」霸霸說道。

「哦,你現在暫時不用去了,那邊的事情,恐怕你去了也是送死而已。」周寒拉著霸霸降落下來,「咱們好不容易遇著了,得好好聊聊啊。」

「嗯,反正我也不是土生土長的妖族。」霸霸的表情愣了楞,隨即就點頭了。

「我隨便說一句,你就真不去啦?」周寒有點納悶,霸霸在妖域生活了這麼些日子,似乎對妖域的歸屬感不強。

「唉,別提了,雖然我在勇者之墓裡面逮著了那條靈,讓我的實力大增。我跟著獸潮來到妖域之後,妖域的高層給我除了靈裡面的魔,然後就不管我了。歸根結底我是被人類養大的,不是土生土長的妖族,所以,妖域並不是很待見我,我要吃東西,都得自己去抓。」霸霸的語氣有些無奈。

「等等,你說妖域的高層給你除了靈裡面的魔?」周寒一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妖族的高層應該是知道魔族的存在的,為什麼它們不告訴下面的妖族群。

「嗯,是的,那魔可是差點要了我的命,不過還好,我這條命終究還是保住了。」霸霸有點后怕說道,隨即就開始化形,化為了一個青年男子。

這青年男子比周寒還要高一個頭,渾身肌肉稜角分明,健壯有力,充滿了美感。

還有這張臉,劍眉,高鼻樑,看上去居然不輸於一個美男子了。

不過,唯一讓周寒不舒服的是,霸霸化形之後,身上居然沒有任何衣服。下面那玩意,也就那麼垂在了空中。

這規模怎麼說呢,咳咳,一條巨大的絲瓜。

周寒愣神了一下,然後意念一動,拿出了衣服,遞給霸霸:「光溜溜的不穿衣服,這成何體統,把衣服穿上。」

「唉,不穿這玩意,幹事情的時候總是不方便。」霸霸沒有接周寒遞來的衣服,說道。

「幹事情不方便,什麼事情?」周寒一頓,穿衣服才好做事好不好。

「還能什麼事情,當然是以前和雪雪做的那種事情咯。」霸霸嘿嘿一笑,「咱在妖域別的沒享受,倒是這炮沒少打,就咱這活兒的威力,嘿嘿,那些母熊排著隊要跟我……你懂滴。嘻嘻,你幹了幾個人類女孩了?」

「……」 看著周寒窘迫的樣子,霸霸頓時就調侃道:「你不是一個都還沒有上吧,那雪雪的主人就長的挺不錯的,你沒把她給上了?」

「上你妹啊!」周寒給了霸霸一巴掌,罵道:「尼瑪,你以為這樣很流比是不是!」

麻痹的,霸霸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男女之間這事情乃是周寒的硬傷,周寒一直都非常的苦惱。霸霸這混球,居然還在周寒面前炫耀,這怎麼不令周寒生氣。

「是很流比啊!」被周寒拍了一巴掌,霸霸不但沒有半點收斂,反而笑嘻嘻的看著周寒:「你一定還是個處吧,沒關係,俺認識的母熊多,讓它們化形為人類,給你破chu……」

「破你個混蛋!」再次被霸霸給調侃,周寒抓狂了,揪住霸霸的胳膊,一通暴揍。

尼瑪,還介紹母熊呢,娘的,老子可沒這嗜好。

「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跟你開玩笑啦。」霸霸捂著腦袋開始求饒,「其實我也很無奈啊,我在妖族沒什麼朋友,也沒有什麼樂子,整天除了找母熊**,也沒有別的事情干啊。」

聽霸霸這麼一講,周寒鬆了手。

霸霸說的好像也有幾分道理,它是被自己養大的,不是妖族土生土長,還受到妖族的排擠,唯有身上的血脈,乃是它在妖族立足的資本。

周寒可不認為那些妖族高層把霸霸體內的魔除掉之後,然後就放任霸霸不管了。

妖族的高層一定也是知道了霸霸體內的血脈,讓很多母熊排著隊跟霸霸那啥,肯定是想要藉助霸霸體內的血脈培養出更多有血脈的妖族。

霸霸,在妖族,其實就是一個苦力工啊。

它還苦中作樂,也真是不容易了。

「霸霸,記住了,以後別叫我主人了,叫我大哥便是。」 婚來昏去,鬱少的祕寵嬌妻 周寒有些心疼起霸霸來。

「呵呵,我哪敢啊,我是被你養大的,我怎麼敢……」霸霸笑的有些不自然,沒有想到周寒居然這樣說。

它可是還記得小時候經常調皮被周寒打,當時它就形成了把周寒當主人的習慣。現在要把周寒當大哥,咳咳,霸霸不習慣。

「讓你這麼叫就這麼叫,你已經長大了,擁有了自我的意識和行為,你當然不再是我養的寵物了,而是我的夥伴,我的朋友,明白沒。」周寒一本正經的說道。

「大哥,你可真是我的好大哥啊!」霸霸這時候再也是扛不住了,抱著周寒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大哥啊,這世界上只有你才是我的親人啊,我雖然是妖族,但我在妖族過的可慘了,你現在把我帶走吧,我不要再留在妖族了。」

帝尊嗜寵:廢材逆天狂妃 「行了,別嚎喪了,你要是在妖族待的不習慣,我把你帶走便是了,不過我來這裡還要處理點事情。」周寒拉起了霸霸。

「處理事情,什麼事?」霸霸這時候才想起,周寒不可能無緣無故來妖族的,畢竟人類和妖族的恩怨是那麼的深,勢同水火啊。

「當然是那邊發生的事情了。」周寒指了指東面那正在為患的魔族。

「那事情?」霸霸狐疑著看著周寒:「那是妖族的事情,關你什麼事情,你來處理什麼……」

霸霸沒有說完,腦子一陣靈光,隨即便是吃驚道:「難道那邊的怪物是你弄出來的?」

「行啊,智慧不低嘛,這都能猜得到。不錯,他怪物是我放出來的。」周寒沒有否認,一來他和霸霸之間的關係,霸霸不可能出賣他。二來霸霸對妖族沒有歸屬感,自然不可能為妖族想這麼多。

「沃妮馬,大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霸霸大吃一驚,雖然人類和妖族之間的仇恨很深,但周寒這一招未免也太毒了啊。

那些怪物屠殺妖族的速度可恐怖了。

「一時半會兒跟你說不清楚,你還記得你體內的魔吧。」周寒道。

「嗯,這魔可難搞了,它們……」霸霸沒有說完,神情再次一愣,看著周寒:「難道那怪物是魔族?」

「不錯,正是魔族!」周寒點著頭,霸霸的智慧真不低呢。

「我的天,大哥,你是從哪裡弄來的魔族,你把這些魔族投放在妖域,難道就不怕遭到妖族的舉族追殺嗎?」霸霸大駭。

「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誰讓妖族不相信我呢,我只好先給它們弄一場苦肉計了。」周寒故作無奈的聳聳肩。

「相信你什麼?」霸霸不解。

「魔族餘孽現在的數量已經發展到了十萬之眾,它們已經佔領了東域大陸,很快就要入侵南天域大陸。南天域大陸一滅,妖族的地盤也將遭受到侵略。如果不在魔族發難之前團結起來,那麼南天域大陸和妖族以及其他的大陸,都會被魔族逐個滅掉。」周寒道。

「啥,十萬魔族,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霸霸大吃一驚,當初它體內的這隻魔,可都是妖族高層費了好大的勁才搞定的。

一隻魔族都這麼難搞,十萬隻魔族,那簡直就是一場浩劫。

古代穿越日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周寒一本正經,隨即嘆著氣,「唉,我沒有想到人類和妖族的恩怨已經勢同水火,無法調節了,我來這裡展示了魔族的情報,妖族不但不相信我,還到處追殺我,沒辦法,為了讓妖族相信魔族的威脅,我只好放一隻魔族出來了。」

「一隻魔族?」霸霸一愣,看著周寒:「大哥,那東邊的動靜我感覺可不止一隻魔族吧,那起碼有上百隻呢。」

「我的確只放出了一隻魔族,但這魔族發現了妖域被封印的上古魔族,它破掉了封印,把這些上古魔族都放了出來,所以……」

「上百隻魔族!」霸霸表情僵硬,隨即就拉著周寒:「那咱們別在這妖族待了,趕緊離開,不然就走不了了。」

「別著急,咱既然來了,不把聯盟妖族的事情弄好了,我是不會走的。」周寒站住身影,看著霸霸:「你這裡有沒有可幫助我的?」

「我在妖族都沒什麼地位,我能怎麼幫你?」霸霸有些苦惱,「我在妖族就和一大群母熊……」

「母熊?」周寒一頓,問道:「這母熊之中有沒有高等頂尖的妖族?」

「這個倒也有幾個,而且那幾隻高等母熊的需求非常的大,常常弄的我虛脫。」霸霸點著頭,看著周寒:「你不會是要讓我跟你介紹這幾隻母熊,然後通過這幾隻母熊來接觸到妖族的高層吧?」

「正是這樣。」周寒點著頭,然後就催道:「走,霸霸,帶我去。」

這上百隻魔族雖然瘋狂,但妖族的高層一但出現,特別是那些萬年的大妖,應該能夠處理了這些魔族,只不過代價大些罷了。

原本周寒決定在這些高等妖族死傷慘重的時候出手,但現在有了一條新的路子,那麼就走這條新的路子好了。

畢竟魔族已經瘋狂的殺死了那麼多的妖族,妖族已經嘗到了魔族的可怕之處,自己再遊說一下,應該能夠有點眉目的。

「不不不,我不去!」霸霸的眼裡閃過了几絲恐懼,連忙拚命的搖著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