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名真正的黑暗騎士,渾身上下泛著青黑色的光芒,他背後的那柄如s字形彎曲的大刀,讓他更顯得兇惡。

孫立成聽到黑暗騎士的話不由一愣,但很快,他的嘴角邊露出了一絲笑容,回答說:「好的,我馬上就過去。」

死亡騎士看到孫立成還算聽話,便不再難為他,轉身帶著他走進了斗獸場的休息室,此時裡面已經有十多個亡靈生物在進行著準備。這些生物有的明顯有矛盾,即便在休息的時候也在惡語相向。有的則默默地準備著自己的武器,一看便是那種要尋求實力提升的傢伙。

在這個斗獸場如果擊敗敵人以後,會得到亡靈界的天賦祝福,實力會升級一節,這也是很多人願意來斗獸場進行生死決鬥的原因,這種升級速度可比自己苦哈哈的練習升級快多了。

裡面的人看到孫立成進來,見到是一個骷髏兵,便毫不在意,根據生物的基礎級別判定,就是有點兒實力,這些骷髏兵也不是裡面那些高級兵種的對手,無非是送死的傢伙。

「小子,這不是你這種骷髏兵能來的地方。趕快給我滾蛋,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

這蠻橫的亡靈飛到了孫立成身前,惡狠狠地威脅道,眼中的鬼火閃爍著瘮人的光芒。

「叫骷髏兵來斗獸場幹什麼? 天降萌妃:皇叔,寵翻天! 趕快滾蛋吧,要不大爺一刀拍死你。」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一名死亡騎士也在旁邊大喊。

「好啦,既然進入到斗獸場,他就是戰士,有什麼話一會兒你們到斗獸場上邊說。在這裡誰要敢搗亂,別怪我不客氣。」

領孫立成進來的那個死亡騎士大吼了一句,顯然他具有很強的實力,那些冷嘲熱諷的傢伙立刻閉上了嘴巴,只是惡狠狠地盯了孫立成幾眼。

訓完這些狂暴分子,死亡騎士扭向了孫立成,對他說道:「你準備準備,下一場就是你。」,說完用手一指旁邊的兵器架,補充道:「你想用什麼武器,如果自己沒有帶的話,去兵器架自己拿。」

「大人,這些兵器他哪用得了,看他那個細胳膊細腿兒。」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正在這時,一個吸血鬼指著孫立成嘲笑道。雖然孫立成變成了紫金階骷髏兵,可是這些傢伙並不認得,還以為他也就是達到了青銅級別,所以充滿了鄙視。

孫立成扭頭看了看這個吸血鬼,然後轉向了死亡騎士,對他說:「不用了,我有自己的武器。」

「呃?」

死亡騎士明顯一愣,孫立成身上除了一件骨甲,一面盾牌,哪有什麼武器。

他剛想出聲詢問,便聽到斗獸場那邊的鐵門被提了起來,緊接著,一個渾身傷痕的殭屍從外邊一瘸一拐地走了進來。

死亡騎士看了一眼,就對孫立成和那個吸血鬼大喊:「這一場你們兩個上。」

「好嘞。」

吸血鬼興奮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眼光兇狠地掃了一下孫立成,便大步向斗獸場走去。

「小樣,看我怎麼把你打成骨頭碴子。」

一邊走,吸血鬼一邊心中狠狠地罵道。 競技場的觀看席上坐滿了觀眾,他們興奮地呼喊著戰士上場,可當孫立成從裡面走上來的時候,聲音不由得弱了下去。

「什麼嗎?竟然來了一個骷髏兵,斗獸場沒有人了嗎?」

一個亡靈生物不滿地說道。在斗獸場上以實力說話,可基本也很難跳出基礎級別,一個最低級的骷髏兵,就是碰到比他高級的殭屍,也往往討不到便宜,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則沒有人會把骷髏兵派上來。

「就是,就是,我們花錢是來看決鬥的,不是浪費時間的,我們不要骷髏兵,讓他滾下去。」

另一個亡靈生物也大喊起來。

他的話很快引起了周圍的共鳴,不一會兒,座席上便聒噪了起來。

亡靈生物的話雖然惡毒,可惜翻過來調過去就是那幾個詞,對於這種貧乏的表達方式,孫立成毫無壓力。

他背著自己的盾牌,緩緩地走到了斗獸場中央,根本不看觀眾席上觀眾們的反應。

孫立成這樣無視的態度,立刻讓觀眾席上面的亡靈生物暴怒了,他們的罵聲更響亮了。

就在這一片罵聲中,休息室中的那個吸血鬼拍動的翅膀飛了出來。

看到這個吸血鬼,觀眾席上很多人便呼喊了起來,這個吸血鬼可是競技場的常客,綽號尖牙,一雙尖尖的牙齒簡直無堅不摧,更可怕的是這個傢伙有極速魔法天賦,可以讓他的身形運動得更快,幾乎很難受到對手的反擊。

「尖牙,收拾死這個骷髏兵。」

一個亡靈生物扯嗓子大喊。

「趕快把他打發了,我們要看你的表演。」

另一個亡靈生物甚至站起身子,用魔法增強了自己的音量。

此時孫立成已經完全變成了人見人恨,過街喊打的老鼠。

「小子,看到了吧,除非自不量力的傢伙,才會以一個骷髏兵的身份來到斗獸場。」

在觀眾的叫好聲中,尖牙嘲諷地向孫立成說道,語氣中滿是不屑。

「誰是自不量力,打上一場就知道了。」

對於尖牙的挑釁,孫立成毫不客氣懟了回去。

「你!找死!」

尖牙沒想到,作為一個高級兵種,自己竟然受到了骷髏兵的侮辱,立刻暴怒了起來。

斗獸場上有擴音魔法,將兩人的對話清晰地傳送到了所有人的耳中,觀眾們立刻驚住了,一個骷髏兵,竟然有如此膽量,也算是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有意思的小傢伙,我喜歡。」

一個亡靈生物看著孫立成,哈哈大笑道。

他身旁的殭屍嘲諷了一句:「你喜歡有個屁用,他很快就死了。」

那個亡靈生物一聽,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說:「可惜是個骷髏兵,也就達到了青銅級別,可惜了這份膽量,唉。」

殭屍看到亡靈生物搖頭,反而興奮了起來,他向場中大喊:「快點尖牙,把這個骷髏兵砸碎,我們要看真正地決鬥。」

「聽見沒有?狂妄的小子。如果你在我面前磕頭認輸,我給你一個痛快地死法,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說完以後,尖牙咯咯地笑了起來。

對於尖牙的嘲諷,孫立成回擊道:「光說不練的傢伙,你與地面上那些懦弱的生物有什麼不同?」

在亡靈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如果說某個亡靈生物像地面上的生物,那絕對是最大的侮辱。

聽到這句話,吸血鬼幾乎氣炸,大喊了一聲:「狂妄的小子,你找死。」,然後便化成一道黑煙,向孫立成衝去。

「快看,這個尖牙的法力又提升了。」

一個亡靈生物指著變成黑煙的吸血鬼大喊。

「沒錯,他的實力又提升了,這個傢伙好厲害啊。他變的黑煙如此稀薄,別說一個骷髏兵,就是一個殭屍巫師也不好對付。」

另一個亡靈生物點頭同意。

「好了,馬上戰鬥就結束,幸虧斗獸場的管理人員派了尖牙上場,否則真要是一個弱雞,兩個弱雞還不得打多長時間。」

第三個亡靈生物不由讚歎道。他的話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共鳴,所有人都等著尖牙一下子打碎孫立成的骨頭。

「他這麼狂妄,的確有自負的資本。」

看著薄薄的一股黑煙向自己襲來,孫立成在心中贊了一句。別看他來到亡靈界的時間不長,可卻是從智慧之門一路殺過來的,也碰到了不少強悍的傢伙,便知道這個吸血鬼實力不凡。

化成煙霧的尖牙看著沒有任何防備姿態的孫立成,心中嘲諷道:「真是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以為你身外那層骨甲能夠保護你嗎?」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快看,尖牙碰到那個骷髏兵了。」

一個亡靈生物大喊道,可他旁邊的同伴卻搖搖頭說:「有什麼可看的,大人和小孩的遊戲,沒有一點兒意思。」

喊叫的那個亡靈生物聽完以後一頓,點點頭說:「還真是啊,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此時,黑煙中的尖牙已經幾乎碰到了孫立成的身體,他迅速變回了吸血鬼,兩隻利爪狠狠地舉了起來,便向孫立成的身體劃去。

一陣刺耳地摩擦聲,尖牙緊跟著呆住了,他震驚地發現,自己那無堅不摧的利爪,竟然無法劃開孫立成那副粗糙的鎧甲,這太顛覆他的認知了。

「怎麼?第一下打完了。」

孫立成抬起頭,向他笑了笑,眼眶中的鬼火閃動了兩下,然後說:「那就輪到我了。」,說話間,一道電光便扎向了吸血鬼的頭顱。

「不好!」,尖牙感覺到了危險,他心中大叫一聲,便想化成黑煙退後,可這時候已經晚了,他眼睜睜的看著孫立成那隻骷髏手在自己的頭頂一閃而過,然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咕咚一聲,沒有了幽魂的尖牙摔在了地上,頓時震掉了無數人的下巴。

「怎麼會這樣?一個骷髏兵而已,尖牙連一招都沒躲過去。」

一個亡靈生物揪著自己腦袋上僅剩的幾根雜毛不可思議的大喊。

「不會吧,從哪裡來的這麼厲害的骷髏,也太強悍了。」

另一個亡靈生物聲音里甚至帶來了哭腔,他可是剛才下了注,賭孫立成輸的,顯然自己的十枚生命源打了水漂兒,這讓他有些心痛不已。

在競技場,賭博是公開的活動,為了提起亡靈生物來競技場的興緻,公爵特地頒布了賭博法令,觀眾每一場都可以下注,小賭一把。

孫立成的表現讓很多人損失了錢財。輸了錢,亡靈生物們頓時憤怒了,他們用自己能夠想到的最惡毒的話語攻擊孫立成,恨不得孫立成自己自爆。

看著競技場上這些憤怒的觀眾,孫立成的嘴角露出了嘲諷,他趁著眾人不注意,悄悄地把幽魂吞進了肚子里,立刻一股暖流便蕩漾而來。好在有一身骨甲的遮擋,孫立成體內的變化才沒有被觀眾們發現。

「來這裡真是太對了,這些強大的亡靈生物所提供的幽魂,可比那些雜兵好吃多了。就不知道下一場,會是誰上來呢?」

木葉七味居 孫立成感受著那一閃而過的快感,眼睛卻注視著鐵門口,等待著下一個對手。

斗獸場的休息室里,負責管理的死亡騎士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孫立成下來,便知道這個傢伙想進行下一場決鬥。根據競技場的規則,如果角鬥士覺得可以迎戰下一個對手,也可以不下場,這個時候,競技場就會派出另外一個戰士上場,再次進行殊死搏殺。

休息室裡面的人也有些發愣,尖牙雖然不是他們其中強力的傢伙,可也不能說是弱雞,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孫立成消滅了,更可惡的是那個狂妄的骷髏兵竟然不下場,完全不把裡面的人放在眼裡。

看著休息室裡面越來越濃郁地憤怒,死亡騎士不為所動,他用手指了一個殭屍巫師,對他說:「陰影,這次你上場。」

只要進入了斗獸場,所有人便放棄了自己的名字,只用綽號,這個殭屍巫師也是如此。

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向休息室裡面的死亡騎士點頭示意,便拄著骷髏法杖,一點點的走向了斗獸場的鐵門。

此時,競技場的觀眾席上罵聲連連,完全是一副口誅筆伐的樣子。

突然,一個亡靈生物指著緩緩走出的殭屍巫師大喊道:「快看,陰影上場了。」

旁邊的觀眾立刻看去,果然看到頭戴骷髏冠,手持骷髏法杖的殭屍巫師,激動了起來。

「陰影作為殭屍巫師裡面的強者,實力僅次於殭屍王,這次肯定能消滅那個可惡的骷髏。」

一個殭屍巫師大喊。作為陰影的同族,他可是很驕傲的。

「對,我要多壓點生命源,賭陰影勝利!」

另一個亡靈生物高聲大喊道,同時掏出來一把生命源,扔給了到處跑動的荷官。

「對,我也壓。」

「我也壓!」

隨著亡靈生物的喊叫,荷官收到的生命源越來越多,心裡樂開了花。每成交一筆賭博,他可是都有提成的。

「小子,你的實力的確超出了我的想象,是個好苗子。可惜你今天到了這裡,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陰影來到孫立成的身前,站住后,慢悠悠的說道,一副超然的樣子。

孫立成聽到以後,笑著說:「無數人跟我說過這句話,可惜啊。」

聽到孫立成的回答,陰影有些奇怪,看向對方,緊接著便聽道:「可惜那些傢伙都死了,現在,你就是下一個。」

孫立成說完,嘴角一咧,即便殭屍巫師看不出孫立成頭骨上的那抹譏笑,卻能感覺到濃濃地嘲諷意味。

感覺受到侮辱的殭屍巫師頓時大怒,他提起手中的骷髏法杖,大喊道:「狂妄的傢伙,讓你感受我陰影的恐怖吧。」

說完,骷髏頭變閃爍出湛藍的光芒。 孫立成看到殭屍巫師的法杖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便知道他要使用魔法了,對付這種法術為主的對手,必須近身肉搏。

想到這裡,他便發動了衝鋒技能,宛如一道流星般,向著陰影撞了過去。骷髏巨犀的幽魂中具有撞門巨犀生前的衝鋒技能,別看孫立成現在的個頭沒有骷髏巨犀高大,卻也有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

法師與戰士的戰鬥最關鍵的就是看誰快,法師雖然擁有遠程打擊能力,可是也害怕戰士那魚死網破的一擊,而見到孫立成的速度如此之快,陰影的心頭不由得有些發虛。根據他的估算,即便自己的魔法打擊到孫立成的身上,也會被孫立成傷到。

「哼!無知的傢伙,你以為這樣就能傷到我嗎?」

陰影冷哼一聲,嘴中的法咒立刻變換了,迅即在自己的身前布置好了一道防禦魔法。

咚的一聲,孫立成彷彿撞在了一大塊橡膠上,巨大地撞擊一下子把他彈了回去。

兩人的交手太快了,儘管觀眾席上那些亡靈生物對孫立成並不看好,但沒有想到陰影施展法術的能力如此之高,立刻爆發出驚天的吶喊聲,為陰影加油助威。

當然,與之相對應的,是對孫立成鋪天蓋地地嘲諷和咒罵,話說亡靈生物就是這麼直接。

見到孫立成被彈飛了回去,陰影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獰笑,緊接著發動法杖上的骷髏,就打出了一個火球術。

陰影作為亡靈界有名的角鬥士,戰鬥力是不容置疑的,這個火球雖然是他隨意一擊,卻也聲勢浩大,不但掛著呼嘯聲,而且看那劇烈翻滾的烈焰,就知道被這火球擊中,孫立成的一身骨頭肯定會立刻被炸得粉碎。

如果是普通的骷髏兵,估計這兩連擊,此時已經身死魂滅了,可孫立成不但擁有紫金骷髏兵的身份,更有著一股穿越而來的強力魂魄,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他竟然在空中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如燕子一般躲開了陰影這致命一擊。

「有些意思。」

看到孫立成穩穩地落在了斗獸場上,陰影先是一愣,但很快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能來競技場進行決鬥的亡靈生物,都是這個世界最好鬥的那批,或者說是一群戰鬥狂。本來他對孫立成看不上,可是見到孫立成有如此身手,不由得興奮了起來,讓他心中的烈焰熊熊燃燒。

觀眾席的反應要比陰影慢一拍,但很快也爆發出衝天的叫好聲。不論他們如何看不起孫立成,可是這靈巧的一躲,還是讓觀眾們無比興奮。

「骷髏兵還有些能耐。」

一個亡靈生物高興的嚷道。

「是,可惜他遠不是陰影的對手。」

另一個亡靈生物應答道,但緊接著他扯著嗓子大喊:「陰影,加油,幹掉這個骷髏兵。把他的骨頭打碎!」

這個亡靈生物的喊聲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共鳴,所有人瘋狂地在給陰影打氣,讓他趕快殺死孫立成。

在競技場瘋狂的吶喊聲中,殭屍巫師用法杖一指孫立成說道:「小傢伙,沒想到你還有些能耐。挺好,終於能讓我好好熱熱身了。我決定,把你殺掉以後,用你的腦袋重新製作一隻法杖。怎麼樣,你應該感覺到榮幸吧。」,語氣中盡顯著狂傲。

雖然觀眾正在狂罵自己,殭屍巫師的言語也異常惡毒,可孫立成卻神情淡然地說:「要打就打,扯那麼多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