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啊師兄,那小胖子是魔教大佬之子,那個叫徐華的呢?」

有人疑惑的問道,剛才那一行人明明就是以徐華為主的,隱隱能夠感受到他的地位無人阻攔。

「你說那個神經病啊!」

眾人想了起來,林宇沉思了片刻,「那可能是魔教的偽裝,用來故意迷惑我們的,魔道之人狡詐,碰到他們,決不能看表面!」

「所以,我們要趁他們沒有知道我們知曉他們魔教身份之前,查探出他們的實力!最好是把那小胖子給活捉!」

「果然是師兄,太聰明了!」太素教弟子連連稱讚,羅偉向著周圍揮手,不要老誇我嘛?這樣容易驕傲的!

「這次任務成功,我請你們一起去靈犀閣!」

「好!」太素教弟子們激動了起來。 「該怎麼辦?」

另外一邊,高林等人也在冥思苦想,「少主,您有什麼好的意見嗎?」

執法隊的弟子們將目光投向了徐華,徐華正在想著自己是不是該夜襲胖墩,將他給綁了呢?

聽到高林的問詢,下意識的說道夜襲!

「夜襲,果然是好辦法!」高林等人雙眸放光了起來。

「等到夜裡,他們警惕放下的時候,將他們全部放倒,套出情報,少主,您果然是用自己的方式在愛著聖教啊!」

高林等人稱讚了起來,徐華一臉的卧槽,我沒想過夜襲正道啊,放倒了他們,自己還怎麼叛教啊!

「本座覺得還應該從長計議!」徐華慌忙道。

「事態緊急,來不及了,少主,這個辦法很好,就它了!」

有了計策,高林飛速的開始安排了起來。

「我…….」徐華抬頭看著天花板,心中為太素教弟子祈禱,希望他們能夠機靈一點。

「本座困了,要睡了!」既然阻止不了,那為了以後叛教成功,現在應該把自己摘出去啊,徐華為自己的機智點贊,就要往床榻走去。

「不行,計劃是少主您提出的,您一定要參與,給予我們指導!」高林嚴肅道,少主好不容易開始為天魔教出謀劃策,有了一個作為魔道弟子的覺悟,怎麼能夠打消他的積極心呢?

應該讓少主參與進來,讓他擁有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高林感覺此刻充滿了山一般的責任,身為一個魔教弟子,有義務培養少主啊!

「喂,你丫從哪來的責任感,本座需要你培養嗎?」徐華鬱悶了,誰都要來在自己這如同白紙一般的設定上加一筆嗎?

「少主,你就不要推辭了,夜已經來了,再過半個小時,我們就動手,注意一點,不要讓人發現!」高林安排了下去,氣氛頓時變得緊張了起來。

正道魔道在這一間小小的客棧之中相遇,千萬年來的夙願,今年總算是要做個了結了。

到底是道高一尺,還是魔高一尺二,結局尤未可知。

「啪!」一巴掌拍在胖墩的後腦勺上,「你丫正事不做,沒看到現在本座心中慌慌的,生怕暴露了身份,對以後進正道有影響,你現在還來個旁白配音,不是添亂嗎?」

「少主,我這也是太激動了啊!畢竟從來沒有過如此緊張的時刻啊!」李放興奮的雙眼冒光,堂堂魔二代,這個年紀才開始面對江湖,實在是太興奮了!

「時間到了,準備行動!」

高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身邊數十名執法隊弟子們也都緊緊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少主,請!」數十人分作兩邊,彎腰請徐華在前,儀式感十足,這是他們少主第一次以一個魔教弟子的身份來和正道碰撞,這是載入史書的光榮一刻啊!

「你們這該死的責任感啊!」徐華磨蹭了好久,才在李放的推搡下,緩緩的走到了門前。

吱呀一聲推開了廂房的門,徐華看向了走廊,瞪大了眼睛腳步頓時停頓,身後的人被他堵在了房間之中。

「少主,怎麼了?」

高林走了出來,看著走廊之中頓時也愣住了,此刻,他感覺有點懵。

只見,在走廊的盡頭的房間,林宇正張大了嘴巴,滿臉錯愕的看著徐華等人,他身後跟著的大批的人也愣住了。

目光相對,正魔兩道都能夠看到彼此眼中的一些驚慌和尷尬。

這是,撞車了?

「你們……」徐華打破了這安靜的空氣。

「我們!」林宇從錯愕中醒轉腦子飛快的旋轉,想著怎麼才能夠合理又合情的給掩飾過去。

「哈哈,我們出來上廁所!」半晌過後,林宇終於開口。

身後人一頭黑線,這是合情又合理?

「上廁所,需要一起去?」徐華有些懵的伸出了手指頭。

「我們師兄弟感情好,上廁所都是一起的!」

「女的也一起?」李放激動了起來,這實在是太讓人羨慕了,正道的人都玩的這麼開嗎?

「她在外面等著不行啊!」林宇尷尬的笑著,忽然眸光一亮,「你們這麼晚想要幹嘛?」

「他們想要……」

徐華嘴皮子飛快,這是絕好的讓他們注意的時間啊!高林一看不好,在電光火石之間捂住了徐華的嘴巴。

「我們也是出來上廁所的,我們感情也是相當的好!」

「那不如一起去上廁所?」林宇心中奔騰一萬隻草泥馬,這不是自己的借口嗎? 總裁的贖罪新娘 你們想都不想的就拿過來自己用了嗎?

「不去了!」高林拖著徐華,往廂房中走去。

「怎麼就不去了呢?」

「沒帶紙,我們回去拿紙不行啊!」高林嘭的一聲關閉了房門,林宇搖搖頭,也關上了房門,一群人再次退回進了屋子中。

「什麼情況,難道他們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他們魔教的身份了?」

屋子之中,林宇和太素教的眾人皺起了眉頭,滿是糾結。

「我就說他們一定是掩飾了修為,這群魔道狡詐,這個時候還敢出來,明顯是不怕我們,諸位,我們要小心了!」

林宇的口中滿是忌憚,身邊的眾人不斷的點頭。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魔道在此,我們要回去嗎?」有弟子皺起了眉頭。

「怎麼能夠回去,自古正魔不兩立,我等身為正道,怎麼就能夠這樣退縮,一定要抓住那小胖子,讓魔道遺憾終生!」

林宇握緊了拳頭,神色堅毅,正義之火熊熊燃燒,面對危險退縮,還是一個合格的俠義之士嗎?

另一邊的廂房之中,一群人正圍在圓桌前,皺緊了眉頭。

「少主,師兄,要不然就硬上吧,他們就那麼幾個人,我等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拿下他們!」

有弟子猛地站了起來,握緊了拳頭道。

「卧槽,你們要硬上砍了他們,本座可怎麼辦叛教?」

徐華心中一驚,慌忙道,「不行!」

「嗯?」眾人將目光看向了徐華,這是目前最為快捷的辦法,他們心中都感覺很好啊。 該怎麼圓過去?徐華腦子轉的飛快,看著眾人笑了起來,「從他們的談吐之中發現,他們的身份一定是不簡單的,這樣的宗門弟子,他們的手中一定有掌教給予他們的法寶,貿然行動,可能得不償失,我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此刻不能把事情鬧大!」

「啪啪啪!」

「果然是少主,考慮的就是周全啊!」

一連串的掌聲表達的了執法隊弟子對於徐華的信服,高林也激動了起來,「應該讓長老和教主們看看,我們的少主,他長大了啊!」

「過獎,過獎!」徐華有些尷尬的擦著臉上的冷汗,總算是圓過去了!

「那先就這樣,待會再試一次夜襲,這群正道都是偽君子,大家一定要保持警戒,防止他們偷襲!」高林下達了命令,執法隊的弟子們開始忙碌了起來。

徐華無語的看向了天花板,怎麼還要來一次夜襲?剛才好不容易的化險為安,這下自己該怎麼提醒他們呢?

時間緩緩的過去,徐華的心七上八下,恨不得吶喊出來,提醒林宇,這群魔頭絕對不會輕易放棄,你們一定要提高警惕啊!

終於熬到了半夜時分,聽著外面靜悄悄的沒有一絲的動靜,高林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這群正道的蠢貨們,絕對不會相信自己還會組織一場夜襲吧!

這次一定要正道的偽君子們好看!

高林握緊了拳頭和執法隊的弟子們分列兩側,彎腰躬身,「請少主!」

另一邊的廂房之中,林宇看著身邊的數十人,「我們出發,他們一定不會相信我們竟然敢再次主動出擊!諸位師弟們,一定要小心魔頭,保護好自己!」

「諾!」太素教的眾人磨拳擦掌,斬妖除魔就在今日,若是能夠將那小胖子捉了,就一定能夠讓魔教低頭,他們的大名一定會在江湖之中流傳!

「走!」林宇很滿意,這錚錚正義之感,才是正道的立足之本啊!

「吱呀!」

門扉推開,看向了走廊那邊,林宇剛剛升騰起的熊熊正義之火,瞬間被熄滅了!

「師兄,怎麼了?」身後的人不斷的向前,一個個獃滯的停留在了原地。

目光相對,空氣變得更加的安靜了!

「你們出來上廁所?」徐華看著獃滯的林宇等人,內心激動的不住的為他們點贊,果然是正道的修士啊,氣運之子啊,一次又一次的識破了高林的詭計啊!

「嗯!」林宇咽著口水不住的點頭,身後的眾人也是不停的附和。

「年輕人得注意節制啊,一晚上這麼頻繁!」高林在一邊冷笑了起來。

「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們,你們不也是嗎?」林宇漲紅了臉龐道。

「我們可不是!」高林冷笑。

「那你們這麼晚還出來幹嘛?難不成心裡有鬼?」

「就不告訴你!哼!」高林冷哼一聲,帶著人鑽進了廂房中,嘭的一聲將大門關閉。

我都告訴你們了,你們怎麼能不告訴我呢?

「你們……粗俗!」

被懟了,尤其還是被魔教給懟了,林宇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師兄,怎麼辦?要不然衝上去和他們拼了!」有弟子氣結。

「不可!」林宇慌忙的阻止,帶著弟子們回到了廂房之中。

「我們如今在弱勢之中,想要捉到那小胖子只能夠智取,在混亂之中衝進去,我用師傅的法寶斷後,這才是我的計劃,貿然衝擊,我們可能陷在這裡!」

眾弟子沉默,他們實力不如人,這是事實,無可爭議,本以為這只是個小小的任務,有金丹期的師門長輩護航,能夠迅速的完成,只是沒有想到,竟然碰到了魔教弟子,而且對方身份還不低。

「那我們怎麼辦?」弟子們疑惑,有魔道在這裡添亂,任務也會完不成的!

龍鳳寶寶好媽咪 「怎麼辦?」林宇的瞳孔充滿了智慧,他冷冷一笑:「俗話說,再一再二不再三,但是今日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等到凌晨,我們再去找他們!」

「高,實在是高!」眾弟子稱讚了起來,林宇咧嘴笑了起來,身為掌教弟子,就是這麼聰慧啊!

另外一邊,高林等人已經就要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想要和這群太素教的底子硬碰硬了,好在,有徐華啊。

「你們啊,這樣不行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殺了他們是簡單,但是此處距離天魔教千里之遠,爆發之後,我們能夠安穩的回去嗎?」

高林看了一眼徐華,心中一驚,剛才還激動亢奮的心頓時冷靜了下來,是啊,少主還在這裡,他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問題。

要不然,趁現在把徐華送回去,等到凌晨時分再動手?

「不行!」徐華一驚,猛地站了起來,好不容易出來有了自由,怎麼可能回去,還沒有叛教成功呢?

「怎麼?」高林等人想不到徐華竟然會有這麼激動的反應。

「你們把本座想成什麼了,本座是那種一有危險,就縮回去,就躲到天魔教中的人嗎?」徐華大義凜然,在執法隊中弟子的形象開始無限的拔升。

「不是,本座將會和你們並肩作戰,什麼苦頭,什麼危險,咱們一起扛,若是退縮了,本座還能是你們的少主嗎?」

「少主…….」

執法隊眾弟子瞪大了眼睛,眼前這個光輝的讓人感覺到刺眼的徐華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熊孩子嗎?

「這個場面若是讓教主和長老們看到,他們該會多麼的激動啊!」高林擦去了眼角隱隱的淚花,魔道後繼有人了啊!

徐華抹了一把冷汗,不容易啊,總算是矇混過去了!

李放的眼中滿是質疑,怎麼可能,前幾天還是眼都不眨就將自己給賣了的啊,怎麼突然就變了性子。

「啪!『

高林一巴掌狠狠的排在了李放的後腦勺上,怒道:「李放,你什麼身份,怎麼能夠質疑少主那堅定的心?

「我……」李放欲哭無淚,這飛來橫禍啊。

「為了少主,我們需要更多的計劃,不容有失!」高林神色嚴肅,雖然身處在危機之中,但是他感覺很欣慰,他們的少主,終於有了魔教大佬的雛形了啊! 數十人圍在一起,集思廣益,李放眼珠滴溜溜的轉著,看著徐華,又看了看高林,小聲道:「不如,我們還夜襲?」

「還來夜襲?」眾人疑惑。

「是啊,等到凌晨時分,那是精神最為困頓的時分,我們再衝擊一次,打他們個措手不及,有了前兩次,他們一定不會想到我們會再次行動的!」

隨著李放的話語,眾人的眼神越來越亮,徐華獃滯的看著李放,好像狠狠的給他一巴掌啊,知道你機靈,咋就沒有發現你這麼機靈呢?

要知道你這樣壞本座的好事,怎麼也不會帶你出來啊!

徐華一臉絕望的看著天花板,想著李慕白這老梆子是不是在坑自己,明明自己兒子這麼聰慧,為什麼要讓自己接班呢?

難道?徐華神色頓時變得驚悚了起來。

難道李慕白那個老梆子也知道主角就要出世,讓自己撐門面,等自己被主角幹掉,避開這劫禍,再讓自己的兒子上位!

李慕白是魔教大佬啊,心狠手辣,算計通天,自己難不成真的在他的陰謀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