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閻羅王那傢伙卻說大家都應該參與,畢竟鬼差雖然職位低微,但需求量卻很大,光靠一個部門招聘,估計忙不過來。

所以,

才弄了這麼多實習鬼差出來,良莠不齊的,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過,小石頭的出現一定是壞事。等這件事告一段落後,他一定要狠狠地收拾閻羅王一番,不要以為仗著和自己只差一個字,讓民間許多無知屁民把他錯當成了自己,他就真把自己當地府老大了。

「看你愁得來又老了兩歲,我先幫你把孟婆找出來吧。」蕭瓚看了看閻王又冒出來的兩根白髮,說道。

「那太好了,需要我做什麼?」聽蕭瓚這麼一說,閻王就放心了。

雖然蕭瓚的嘴巴像刀子,一開口就傷人,但如果是他承諾的事情,就一定會兌現。

「找一些孟婆的貼身物品,要能沾上她體味的。」蕭瓚說道。

「你等等啊!」說著,閻王就跑到了寶座後面的隔間里,只聽他在裡面一陣倒騰。

而蕭瓚則繼續喝茶,一派閑適。

「這個…可以吧?」閻王遞給了蕭瓚一件紅綢肚兜。

「噗!」蕭瓚一口茶噴到了閻王的臉上,「這是什麼鬼?」

閻王抹了一把臉,赧笑道:「孟婆的肚兜,以前她送我的。」

「你們真是…毫無節操!」蕭瓚搖了搖頭,拿出了幾張小狗符。

小狗符落地后就變成了大狼狗,蕭瓚指了指那件紅綢肚兜,說道:「去聞聞,找這個肚兜的主人。」

除了一隻等待訊號的狼狗蹲坐在蕭瓚身旁外,其他幾隻狼狗都跑到閻王身邊,嗅著他手上的那件紅綢肚兜。

「汪汪汪!」

等記住味道后,狼狗們便狂吠著奔了出去,嚇得外面的小鬼們差點暴走。

「還是你的寶貝多。」閻王羨慕地看著蹲在蕭瓚身邊的那隻狼狗。

「哦,這些符都是我自己做的。」說著,蕭瓚瞅了一眼閻王,繼續說道:「少搞點男女關係,多花點時間和心思研究咒法,自然就做得出來了。」

「也就..也就只有孟婆,地府哪來其他的女人?」閻王略微不服,心想,當初要不是蕭瓚狠狠地拒絕了孟婆,他怎麼會出面去安撫,這一安撫,就沒控制處洪荒之力,和孟婆搞起了曖昧。

和下屬搞曖昧確實不好呀,幸好他及時剎住了腳,控制住了想要玩火車鑽山洞的心思。

不然,更不好收場呀!

「其實,你可以考慮招些女性鬼差,這樣陰陽平衡,地府里的那些鬼官鬼差們就不會總圍著孟婆打轉了,也就不會把孟婆寵得來這麼驕縱蠻橫了。」蕭瓚建議道。

「我也想過招女鬼差,但是當初泰山府君建立地府時,沒有這樣的規矩。讓孟婆來當鬼吏都是因為她有特殊的才能,不然恐怕地府連一個女性都不會有。」閻王感嘆道。

「規矩就是拿來打破的,等你們多招幾個女鬼差,就會發現,孟婆其實只是個外表白蓮花,內心母老虎的庸俗之輩而已。」蕭瓚從來都不待見孟婆。

「其實..其實她也沒你說的那麼差啦!」閻王搓了搓雙手。

「哼!」蕭瓚懶得和他爭論這個問題,乾脆把臉調開,繼續喝茶。

等了沒一會,蹲在蕭瓚腳邊的那隻狼狗開始狂吠了。

「汪汪汪!」

它回頭看了一蕭瓚一眼后,便沖了出去。

「找到孟婆了,我們跟上!」蕭瓚對閻王說道。

於是,閻王喚出了一團黑霧,與蕭瓚二人乘著黑霧,跟隨在了那隻狼狗的身後。

「你這團黑霧是不是仿照我的白霧做的?」蕭瓚看向閻王,一臉鄙視。

「嘿嘿,你不是說讓我多研究咒法嗎,我其實還是有研究的。」閻王笑嘻嘻地說道。

「你這是抄襲!」蕭瓚冷哼道。

黑霧跟隨著狼狗,穿過了冥界的荒蕪之地,來到了一個繁華的街道上。

這裡,就是冥界最熱鬧的地方陰司街。

陰司街是普通鬼民們聚集的地方,他們在這裡生活、娛樂、交易,跟凡間的普通百姓一樣。

不同於凡間的市井地,這裡自然是鬼氣森森,終年不見陽光的。幽藍的天空籠罩其上,將陰司街襯托得越發詭異。街道上僅以懸挂在半空中的燈籠和鬼燈照明,終日暗沉,毫無生氣。

不過,這種氛圍正是鬼民們喜歡的,如果換作日光高照,估計他們很快便魂飛魄散了。

陰司街的建築物還保留著古代建築的風格,並且各個朝代的建築都有一些。它們錯綜雜亂地分佈在陰司街的各處,或張揚或頹廢,成為了陰司街的一大特色。

儘管陰司街看起來嘈雜不堪,但地面卻很乾凈,沒有紙屑垃圾,看來鬼民們的素質比凡間的老百姓還好上一些。

穿過陰司街的主幹道,黑霧跟隨狼狗來到了一處偏僻的民居。這裡是底層鬼民居住的地方,房屋都很破舊,好幾處房子都是靠石頭堆砌而成的。

「沒想到孟婆居然會躲在這種地方?」閻王感嘆道,畢竟,孟婆怎麼說也是一個鬼官,雖說不是錦衣玉食,但也從沒吃過半點苦。

「哼!我還以為她會在冥界某個不知名的山洞裡躲藏。」蕭瓚冷哼道,他覺得像私奔這種事,肯定是跑得越遠越好,最好是跑到冥界的邊緣地帶,這樣才不容易被找到。

原本以為還要費些時間的,沒想到孟婆居然躲在了陰司街里,簡直是在替他省時間。

這麼多年過去了,孟婆的智商還是不見長。

蕭瓚在三界縱橫,追他的女妖女鬼女神仙,多得來可以從陰司街排到閻王殿了。但在這麼多的迷妹裡面,他最神煩的就是孟婆。

為什麼?因為孟婆傻呀!

別的迷妹都會動點腦子,先摸清楚蕭瓚的喜好和脾性,再對症下藥。而孟婆不同,她只會用一個辦法直接貼上去,然後熊抱。

簡單粗暴又不忍直視,要不是看在孟婆是閻王手下的鬼官,蕭瓚早就一腳把她踹進忘川河裡了。誰不知道,咱蕭大神有潔癖呀!

「汪汪汪!」收到尋味犬的信號后,收信犬便沖了過去。

蕭瓚和閻王走下了黑霧,跟隨收信犬來到了一個半空中飄滿紅傘的院子里。院子里有一個水車,正慢慢轉動著。旁邊還種著一些小白花,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

「呵,看來你的孟婆是打算在這裡過完餘生了。」蕭瓚冷笑道。

閻王皺了皺眉,覺得接下來的場面一定會不太好看。

當二人跟隨收信犬進到一個房間時,便看到尋味犬正對著一對面露驚恐的男女在狂吠。

看著這滿屋的狼藉,以及二人的神情,閻王覺得自己還是太樂觀了。這場面哪是不太好呀,簡直是慘目忍睹!

蕭瓚只看了一眼,便把臉調開了。

「像什麼話,快…快把自己收拾好!」閻王單身捂著眼睛,不忍直視。

看到蕭瓚和閻王,小白花孟婆瞬間變成了一朵菊花…… 「我們出去等吧。www.」說完,蕭瓚便拉著一臉尷尬卻又強裝鎮定的閻王走出了屋子。

順便喚回了小狗符,也將另外幾隻狼狗喚了回來,變成符裝回了兜里,隨後把門給二人關上了。

等了一會後,收拾整齊的孟婆便拉開門走了出來,而小石頭則依舊躲在裡面,不敢出來。

「大帝,大神。」孟婆面色蒼白地喊著二人。

「哼!」閻王冷哼道:「打算在這裡過完餘生?」

「沒…還不是因為您要讓小石頭去投胎嗎?」孟婆低語道。

「現在恐怕不是投胎那麼簡單了!」閻王冷聲道。

「您..您打算怎麼處置小石頭?」孟婆驚恐地抬起頭。

「你知道他的底細嗎?你敢和他私奔,萬一他是敵人派來搗亂的呢?」閻王反問道。

「怎麼可能,他不就是一鬼魂嗎,而且什麼都不會。」孟婆說道。

「什麼都不會就把你給迷得神魂顛倒的?還私奔!你知道現在奈何橋邊都亂成啥樣了嗎?」閻王口氣加重了。

「我…」孟婆低頭絞了絞手指說道:「我可以跟您回去,但希望您同意我和小石頭在一起。」

「我說你,簡直就是鬼迷心竅了!」閻王衝到了孟婆面前,用食指狠狠地戳著她的額頭。

「回去再說吧,你希望大家都知道地府發生的醜聞?」蕭瓚指了指院子門口看熱鬧的鬼民,說道。

「哼!回去再說。」說著,就進屋把小石頭綁了出來,喚出黑霧,一行四人回到了閻王殿。

看著跪在殿下的兩人,閻王問蕭瓚如何處理。

「你是閻王還是我是閻王?」蕭瓚睨著他。

「我這不是不知道該咋辦嗎?」閻王的老臉都愁到了一塊,活像個萎縮的柿餅。

「先安撫好孟婆,讓她回望鄉台繼續給鬼魂發孟婆湯。然後再盤問小石頭的來歷,以及目的。你派個小鬼去把婪夢叫下來,把孟婆認識小石頭到現在的所以記憶全給吃掉,孟婆就不會記得有這麼個小鬼了。」蕭瓚說道。

「還是你有辦法,看來還是要多在外面遊歷,才能見多識廣啊。等這些事情平息后,我也出去逛逛,增長點見識。不過,」閻王摸了摸鬍鬚,繼續說道:「孟婆隨時都春心蕩漾著,如果不給她找個老公,恐怕還會出現第二個或者第三個小石頭。」

「你把她收了唄,連人家的肚兜都敢收,還怕收不下整個人嗎?」蕭瓚嗤笑道。

「哎呀,不一樣的。我承認對孟婆是有些非分之想,但她確實不適合我,不然早就把她收了,還輪得到那個小石頭嗎?」閻王辯解道。

「哼,你就是不負責。據說一殿秦廣王很喜歡她啊,乾脆將他倆湊一塊得了。」對於地府的八卦,蕭瓚還是知道的,畢竟他經常帶鬼魂去地府投胎,總能聽到一些八卦消息。

「孟婆是顏狗中的戰鬥機啊,不然早就把自己給嫁出去了。你也不看看秦廣王的模樣,連我都不願多看兩眼,更何況是孟婆。而且,他有嚴重的口氣,五米之內就能聞到。」閻王一臉嫌棄地說道。

「咳,哪有你這樣說落自己手下的?」蕭瓚白了他一眼,繼續說道:「容貌嘛,是可以改變的,我幫他換張臉不就行了。至於口氣嘛,唔…隨時嚼口香糖就可以了。」

「嘿嘿,既然你肯幫

忙,那不就成了。」閻王等的就是蕭瓚這句話。

論御鬼之術,閻王可是高手中的高手,連蕭瓚都甘拜下風。但是論一些劍走偏鋒的法術,三界之中,估計沒人敢站出來和蕭瓚比試。

比如,做一堆稀奇古怪的符呀,把妖魔鬼怪的精魂變成掛墜呀,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蕭瓚做不到的。

聽到閻王這麼說,蕭瓚才發現自己入套了。

奸詐的老東西!蕭瓚在心裡罵道。

閻王捏了捏自己的臉,擺出了一個和藹可親的表情,對孟婆說道:「小石頭的事情你不要擔心,我不會為難他的。你先回奈何橋,把自己這幾天落下的工作先處理了,回來我們再商量你和小石頭的事情。你覺得呢?」

「這…這…」孟婆一臉猶豫,雖然閻王現在看起來慈眉善目的,但她知道,閻王是個笑面虎,說不為難小石頭,但腦子裡估計已經構思了好幾十種弄死小石頭的辦法了。

「我會幫你看著大帝的,在你忙完之前,不讓他動小石頭。」看孟婆猶豫,蕭瓚便補充了一句。

孟婆不信閻王,但她信蕭瓚呀,因為在她心中,蕭瓚向來都是一身正氣,表裡如一的。

呵呵,孟婆姐姐,你真是圖樣圖森破!

為了做戲做全套,蕭瓚和閻王還親自把孟婆送到了奈何橋。

當看到奈何橋上一團亂時,孟婆才知道自己私奔這幾天,給地府帶來了多少麻煩。

她略微愧疚地看了看閻王后,就回到瞭望鄉台,開始熬制孟婆湯了。

「呼…女人不好哄啊!」看到孟婆老老實實地回到望鄉台後,閻王忍不住感嘆道。

「那也要看是哪種女人。」蕭瓚嘴角上揚,想到了雲熙子那副溫柔可人的模樣。

等兩人回到閻王殿時,表情立馬秒變。一個面目冷漠,一個面目兇狠。

「說吧,誰讓你來勾引孟婆的?」閻王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冷目看向小石頭。

小石頭那張原本就白的臉,現在更加慘白了。他瑟瑟發抖地說:「我..我沒有,是孟婆..孟婆主動的。」

「屁!你不在她面前晃悠,她會主動?誰安排你去做奈何橋的引領鬼差的?」閻王繼續問。

「閻羅王。」小石頭如實道。

「你一個被人捅死的小鬼,怎麼會認識五殿閻羅王?」直到現在,閻王才相信,這件事不簡單,而且和閻羅王脫不了關係。

「我不..不認識閻羅王。」小石頭的話有些自相矛盾。

「不認識他,他會給你安排這麼好的差事。你騙鬼呢?」閻王怒吼道。

「我…是我生前的老鄉認識他。」小石頭說道。

「老鄉?是誰?誰這麼大的本事,還認識地府的帝王?」閻王又問。

「肖…肖北,他叫肖北,有陰陽眼,我死後,他就把我的靈魂收了起來,交給了閻羅王。」小石頭說道。

「肖北?」蕭瓚突然看向小石頭,全身冷冽,將小石頭嚇得來差點尿褲子。

他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縮著脖子,不敢看蕭瓚,「是…我原名叫肖世傑,和肖北都是肖家村的。」

「說說關於肖北的事。」蕭瓚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並示意閻王,接下來由他來問話。

閻王會意,便不再開口了。

「肖北和他哥哥肖南都有陰陽眼,後來被村裡的人趕了出去。我外出打工的時候無意間碰到了肖北,他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整個人好像變得很有錢,身邊總是有很多女人圍繞,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小石頭的口吻充滿了羨慕感。

「說重點,他怎麼會認識閻羅王,又怎麼會讓你去奈何橋做事?」蕭瓚打斷了小石頭的絮叨。

「哦,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和閻羅王認識,最開始我以為閻羅王就是閻王,心想他或許可以給我安排個官兒當,沒想到卻讓我去奈何橋當差。」

當小石頭說到這裡時,蕭瓚偷偷看了一眼閻王,發現他的臉色更不好了。

「他讓你去奈何橋接近孟婆?」蕭瓚繼續問。

「恩…閻羅王說我的相貌尚可,定能吸引孟婆的注意,成為孟婆的伴侶,成就一段地府的佳話。」小石頭說道。

「哼,佳話,恐怕是笑話吧!」蕭瓚沒忍住,笑了。

他覺得小石頭就是一枚豬隊友。

「嘿嘿,」小石頭撓了撓頭,說道:「一開始我還是挺稀罕孟婆的,覺得她像一個仙女。可是…可是我發現她太生猛了,就有點承受不了了。感覺,感覺自己都有些腎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