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懂了吧,這次那傢伙可沒丟人,丟人的是范健。」

「怎麼會?」他不置信的問道。

「聽說馮小川現場指點一人,力量增幅將近一倍。」

「該不會是那站出來的人隱藏實力,他們在一起串通好的吧?」

「哼,現場除了主持人和那麼多人之外,還有西摩家的西摩晴小姐和她那位守護人在場,能有假不成?」

「好吧,不過增加一倍,就算是完美學校的一星塑形師也做不到,該不會是運氣吧?」

「是不是運氣,這還真難說,得等選美大賽第二場去看咯。」

「對了,忘了告訴你們,范健覺得是那傢伙運氣好,又和他打了個賭,要是第二輪選美大賽上他輸了,現場果奔一圈。」

「握草,這麼給力,不能缺席啊。」

名門暖婚 「哈哈,青陽城還未曾有人果奔,到時候我肯定去看,想來很有意思。」

……

青陽城許多俱樂部,公眾場合,都沸沸揚揚的討論著選美大賽的事情。

「現場隨便指點,就能做到增幅一倍的力道,誰這麼厲害?」蘇家自營俱樂部里,蘇瑾溪秀眉一蹙,「恐怕是運氣使然吧?」

蘇瑾溪,青陽城城主之女,完美學校優秀學生,校花之一,本身靈氣九段的實力。

她這次回來,一是代表著學校,考察招收新生事宜;二是提前幾天回來探親。

當然,她提前回來,除了探親,還有一個私心,那是她未曾和別人透露過的私密。

只是,她沒想到,剛回來,就錯過選美大賽的第一場。

尤其是俱樂部裡面人們議論紛紛的傢伙,隨便指點一番,就讓人增幅一倍的力道。

這種本事,就連她的老師,都無法做到。很難讓她相信,青陽城會出現這樣妖孽的人。

「啊……是瑾溪大小姐回來了。」正在吧台上和眾人議論紛紛的大堂經理,看著走過來的美女,當場驚呆道。

「瑾溪小姐!」

「好漂亮啊。」眾人人看到她的瞬間,直接被驚艷到。

蘇瑾溪點頭,秀髮一鋝,對眾人淺笑道:「你們說的那人是誰啊?」

「大小姐,我們說的就是被完美學校遣送回來的那個傢伙,馮小川啊。」

「啊,是他?」這下輪到蘇瑾溪驚訝了,明顯讓她感到很意外。

她沒想到,這隨便指點,給人提升一倍實力的人,竟然是馮小川。

想起那個壞壞,看起來有些舉止輕浮的傢伙,他不是廢去一身本事了嗎?

思緒拉回到那個黑夜,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她剛好出去執行任務受傷,被一群黑衣人有機可趁,將她拖到學校小樹林里,意欲**她……

本以為自己的世界將會是一片黑暗,忽然一道不怎麼顯眼的身影,奮不顧身的沖了出來,將那些黑衣人打跑……

後來因為這事,他們成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兩天的時間,隱隱成了情侶的架勢。

可第三天,新生正式報到,她就聽到學校廣播傳開來,新生馮小川因惡意滋生事端,打架鬥毆,廢去實力,開除學院。

她那時候因為突破在即,連去探望的機會都沒有,這讓她心裡一直愧疚和糾結。

後來她打聽之下,才知道,馮小川就是她的老鄉。

她本想回來看他,只是,學校有規定,在校期間沒有特殊事宜,不準離開學校。

這一年多來,她好不容熬到招收新生的時間,想要急切地回青陽城來,看看他怎麼樣了。

她想過他會頹廢,沒想到人還沒見到,就聽到他的事迹和大名傳開來。

不過,知道他沒事,蘇瑾溪一年多的糾結和愧疚,平復了不少。

倒是自己去見他,說不定肯定能給他一個巨大驚喜。

想到此,蘇瑾溪當即準備去找那個壞壞的傢伙。

可剛走出俱樂部門口,她發現,自己還不知道那傢伙住在哪裡?

「小姐,你剛回來,怎麼又朝外面去了?」見到大小姐回來,接到大堂經理的稟報,老管家急忙追了出來。

作為城主府的老管家,因為要管理家族產業,正好接到老爺說小姐回來的消息,便來到這個俱樂部候著。

可大小姐一回來,聽到選美大賽議論紛紛的事情,就朝外面趕去。

他可是從小看著這個大小姐長大的,小姐根本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主,準是去拆穿那個製造謊言的傢伙。

「啊,王伯,您老也在這裡,我只想出去轉一轉。」蘇瑾溪見到王伯,驚喜的笑道。

「哼,又在騙我是吧?」王伯明顯的不信,「不是去拆穿那個製造謊言的傢伙?」

「嘿嘿,王伯,這次您老猜錯了,瑾溪在學校可是改了好多壞習慣呢。」蘇瑾溪眨巴著眼睛,笑道。

「真的?」王伯依舊是不相信的望著她。

「瑾溪哪敢欺騙您老,真的比真金還真啊。」蘇瑾溪甜甜笑道。

王伯欣慰的笑道:「小姐能改了壞毛病,老爺知道肯定很高興。」

見王伯被自己忽悠成功,蘇瑾溪眼睛嘀溜的轉著:「對了,王伯,那個謊言製造的傢伙不是廢去能力嗎?怎麼現在又鬧得滿城風雨啊?」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次比試都有畫面記錄,你可以回去看看嘛。」王伯道。

「哦,王伯覺得這是謠言,還是真的呢?」蘇瑾溪卻是沒有邁開腳步,而是追問道。

「這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想來也是有運氣的成分。」王伯道,「小姐,咱們趕緊回去吧,你提前兩天回來,老爺要是看到,還不得高興壞了。」

「王伯,那傢伙背後不會是有什麼厲害的師傅吧?」

「要不是運氣成分,那他背後肯定有強大的塑形師,至少也是超過一星的塑形師。」

「那他住在哪兒呀?」蘇瑾溪神色飄忽,不留聲色的問道。

「哎,因為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我也是剛去查了一番。他住在西城五里巷的一棟小閣樓里,門牌號是……」

說到一半,王伯不可思議的抬頭望著蘇瑾溪:「小姐,你又把我繞進去了。」

「嘻嘻,王伯,你先回去,告訴我爹爹,我晚上回去。」蘇瑾溪調皮一笑,騰地溜開了。

「哎,小姐。」看著小姐已經跑出去老遠,王伯無奈的嘆氣。

他以為小姐真的轉性了,現在看來,依舊是那個熟悉,不安分的主。

好在青陽城,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們家小姐,即便是三大家族,雖然不尊敬城主府,可也忌憚完美學校。

一般不至於會出現什麼危險,不過,現在小姐的身份不容有閃失。

招了招手,他身後閃出幾道身影,瞬間消失在街頭。

蘇瑾溪高興地跑過一條街,找到一處無人的街角,四下觀察一番,拿出一副面具快速戴上。

「嘿,壞傢伙,看你到時吃癟的樣子,還真是期待啊。」弄好之後,照了照鏡子,蘇瑾溪極為滿意。

不過,仔細看的話,她眼裡了閃爍著一股狡黠之意。 西城,五里巷。

一棟典雅古樸的小閣樓里,一人斜靠在椅子上,盯著牆壁上攀爬的蜘蛛,似乎在思考人生。

仔細看的話,他正百無聊賴地懟著牆上攀爬的蜘蛛,一臉鬱悶。

咚咚!

忽然,樓下一陣敲門聲傳來。

「MLGB,有完沒完,勞資在門上都掛了一個『謝絕拜訪,請勿擾』的字樣了,怎麼還敲門?」斜靠在椅子上的馮小川,張口罵道。

在小樓閣上,他數著小巷中,今天一共來了一百二十六個妙齡少女。

霸道冷少放我走 除了開始來的三個他指點外,其餘來的少女,終極塑形vip卡便沒了反應。

讓他鬱悶至極不說,更是一臉懵~逼。

無奈之下,他只得在門口掛了一個『謝絕拜訪,請勿擾』的牌子。

後面陸續來的一百二十二個妙齡少女,看到牌子之後,雖有不甘,卻也得悻悻離去。

一個時辰前,他將終極塑形vip卡沒反應的事情弄明白。

原來終極塑形vip卡,自帶bug,不是一個無限使用的東西

他體內沒真氣,一天能指點的極限便是四人。

清楚了這點,現在他正研究如何能修鍊的事情。

可此番,門外來的少女,看到字樣竟然還一陣乒乓的敲門,這讓他如何不惱火?

蹭地站起來,馮小川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朝樓下走去。

門外。

一身碎沁花衣裙的妙齡少女,看到門上『謝絕拜訪,請勿擾!』字樣,做了個鬼臉,刷地將那標語撕下來,又繼續咚咚的敲門。

嘴裡還徑自言語:「這傢伙,還真把自己當做一個厲害的塑形師了。」

咯吱!

帶著一股怨氣,剛從樓上下來的馮小川,猛地一把將門拉開:「喂,沒看到門上的標語嗎?」

只是,當他瞟到碎沁花衣群的妙齡少女手中的標語時,怒氣蹭蹭地上來:「你幹嘛將我的標語撕了,就這麼沒禮貌嗎?」

少女沒想到馮小川像是吃了火藥一般,兇巴巴的瞪著她。

被嚇得朝後退了幾步,不過臉上卻是嬉皮笑臉的道:「我……我不過是覺得有些無聊,就把它給撕了。」

「理直氣壯?」馮小川沒想到這少女撕了自己粘貼的標語,還理直氣壯的說自己無聊。

網游之九轉輪回 猛地抬起頭來,眼神極不友善的看著少女。

狂愛頑妻 「嗯哼?」只是視線轉移到少女身上,他不善的神色忽然滯留在臉上。

眼前少女,端的一身好身材,姣好靚麗的面容,一看就是有權勢人家的小姐。

「別是個火爆辣椒?」雖然忍讓不是他馮小川的性格,可剛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得罪了一個范健,他可不想再樹敵。

審時度勢!

這個道理他還是懂得,要不然,在這樣一個奇葩世界,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那個……姑娘,將標語貼上,趕緊離開吧!」馮小川一邊轉身,一邊關門:「你已經是第一百二十七個來找我的人了,要是那麼多人我都指點,還能做什麼?我要準備選美大賽的第二輪比試,沒空搭理你。」

「喲,是么?看來人氣不錯嘛。」少女連忙伸手攔住關門的馮小川,神色中頗有幾分調皮意味。

「你想幹什麼?」馮小川沒想到眼前的少女,竟然攔住他關門。

「嘻嘻,我都到這裡來了,現在沒人來找你了,你還打算趕我走啊。」少女笑嘻嘻的看著馮小川。

「我都說了,我要準備下一輪比賽,沒空搭理你,沒聽懂嗎?怎麼還羅里吧嗦的?」馮小川露出不耐的神色道。

「哎呀,好怕怕喲。耽擱不了你多少時間啦,我來呢,不是找你指點,是想看看你有沒有真本事?」少女狹長的睫毛撲閃著。

這般言語,馮小川倒是一愣。

他有沒有真本事?

看到馮小川被她說的一愣,少女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心道惡搞終於開始了。

「我有沒有真本事,關你什麼事情?」馮小川被她說的一愣,不過眼睛一瞪,盯著他。

「咯咯,沒真本事,那你就是大騙子咯?」蘇瑾溪好似要在馮小川臉上看出一個花樣來,接著道,「哪有人能夠指點增加一倍的增幅,就是完美學校的一星塑形師也做不到呀。」

蘇瑾溪本就是個急性子,既然打算捉弄馮小川,她覺得現這般,是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而且,他還故意提一下完美學校,看看這傢伙有什麼反應。

「呵呵,想用激將法。」馮小川搖頭,臉色平靜至極。

當眼前的少女,提及到完美學校,他心裡卻是一沉,不過,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異樣表現出來。

看到馮小川聽到『完美學校』沒什麼反應,蘇瑾溪狐疑不定,心裡卻是沒底。

這傢伙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莫不是這一年多來,受到了什麼非人的經歷不成?

「趕緊走吧,我沒空搭理你。」馮小川錯開身形,作勢就朝門裡走。

「喂,你不是被人傳的神乎其神嗎?有本事給我指點一番啊。」蘇瑾溪哪會輕易讓他關門,搶先一步擋在他身前。

她這般言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來是要惡搞一下馮小川,哪裡是要來揭穿!

本來準備給眼前這傢伙一個驚喜。只是,這傢伙彷彿對什麼都置若罔聞。

再說馮小川,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少女這般喋喋不休,眼睛毫不客氣的瞟到她姣好玲瓏有致的身材上。

被他這麼一看,蘇瑾溪嚇得有些發毛,連忙朝後退。

趁次機會,馮小川一把將門關了起來。

「喂喂,臭傢伙,快開門啊。」蘇瑾溪反應過來,知道自己上當,急忙喊了幾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