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向來不是貴族時尚的主流,蘇眉只能說莉娜的喜好就是貴女中的奇葩。可是忽然冒出這麼一場以田園風為主的時裝秀,蘇眉就感興趣了。

她有點好奇貴族眼裡的田園又是什麼樣的。

況且……

這一場時裝秀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似乎都能參加。面對大眾開放,這簡直是打破了貴族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與平民面對面的宴會。

一定會很熱鬧。

蘇眉的興緻完全被吊起來了。

「艾德里安,我想去看看。」在艾德里安終於回到房間里時,蘇眉就跟寵物一樣左邊右邊的湊過來,「你有沒有空啊?」

她知道艾德里安很忙,可是總得有個休息的時候吧,否則又該像上次一樣三天沒有合眼,倒頭就睡,嚇得她還以為出什麼事情了呢。

「艾德里安,你說好不好,」

「什麼時裝秀?」艾德里安哪有空去關心這樣的事情,完全才是第一次聽說起。

蘇眉也不太清楚,她也只是聽著古堡里僕人幹活聊天的時候談起的,看他們興緻勃勃神采奕奕,蘇眉就湊過去又聽了一些。

其實也不是太了解。

艾德里安想了想,隨即招來一個人詢問。

當他們聽說到舉辦這場時裝秀的東道主竟然是皮克斯公爵,兩人心裡都不約而同閃過疑問。

這皮克斯公爵究竟是在搞什麼名堂?

一向高傲自滿的皮克斯家族,自詡是貴族世襲,所以從來不與平民為伍。可是這一次確實他們主動提出來舉辦的這一場時裝秀,無論是外界對於皮克斯家族的真正目的,還是對於這一場時裝秀的期待,都是一個熱議不斷的話題。

艾德里安看蘇眉這麼感興趣,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同意了。

舉行時裝修的地方正是皮克斯莊園附近,也是他的地盤上。如果艾德里安要帶著蘇眉過去的話,那就代表著他要向世人證明,莉娜小姐是真的沒有失蹤,並且……

以他們兩個的關係和艾德里安的一系列事情,一定會成為萬眾矚目的對象。 不過……只要是莉娜高興,他便也就無所謂了。

皮克斯公爵的的地盤距離貝齊威爾斯古堡還有一周的路程,所以他們還得提前一周啟程。

也許是擔心這個消息傳播的不夠廣,沒有到達莉娜的耳中。所以阿蒂緹娜故意將時裝秀的日期放在一個月以後,讓這件事有一個月的發酵時間。

艾德里安聽清楚了時裝秀的具體日期以後,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怎麼處理古堡問題之上。

同時,他的第二步計劃也開始進行了。

蘇眉依舊是每天吃喝玩樂,過著被圈養的米蟲生活。

跟以往不同的是,由於艾德里安和安斯艾爾都一起忙著,又因為格里瑞思已經被安斯艾爾拿下,艾德里安並不擔心格里瑞思親近蘇眉以後會有什麼意外發生,所以……

為了給蘇眉解悶,艾德里安只允許格里瑞思跟著蘇眉。

然後這個小可愛就被蘇眉給帶壞了。

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些不安分的老傢伙,因為蘇眉的出現,對於恢復貝齊威爾斯古堡的呼聲越來越高,看起來艾德里安公爵的位置還有岌岌可危的意思。

這些事情蘇眉並不知曉。

很快……

暴動毫無預兆的爆發了。

領頭的就是那些以擁護貝齊威爾斯公爵榮譽的老傢伙,跟隨的是一些心思各異都想來分一杯羹的老狐狸。

艾德里安變得更忙了。

鎮壓暴動就需要武裝力量,古堡里的士兵以及才訓練不久的徵兵都給用上了,如果不是安斯艾爾料事如神,早有準備,也許還真被這群傢伙咬下一大塊肉。

不過現在的情形也不容樂觀。

那些傢伙們手裡的士兵都是訓練有素默契十足,可艾德里安手底下大部分都是新兵,甚至都還沒有達到訓練過關的要求,就被趕鴨子上架拉去戰場。

雙吉爾鎮就是首當其衝。

冷酷總裁前妻休逃 這不是艾德里安第一次出遠門,可卻是因為蘇眉已經恢復了自由,讓艾德里安心中不安。

他擔心有人趁著這場暴動,他分身乏術時,回過頭來對付莉娜。若是可以的話,他真的很想把莉娜放在自己的身邊,一同帶過去,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最安全。

可是另一方面,他又知道莉娜並不喜歡他嗜血暴怒的殘忍一面,不想讓她看到從而對自己疏遠。只能忍痛將莉娜留在古堡。

古堡還有一半士兵,是可以保護她的。

「莉娜,我也許會回來得晚些,你在古堡里要乖乖的。」

蘇眉:……

這種哄小孩子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啦!

「我知道啦。」蘇眉乖乖回答,揉了揉艾德里安的手,「放心吧,我也是在這裡住了小半輩子的人。」

艾德里安點點頭,「如果有事,就寄信給我,我會很快趕回來。」

蘇眉一臉「你不用太擔心」的眼神寬慰他,「好。」

艾德里安戀戀不捨的親了親她的臉頰,隨後才離開了古堡,前往暴亂最激烈的雙吉爾鎮。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連帶著安斯艾爾,也匆匆和格里瑞思告別之後,同艾德里安一起奔赴遠方。 雙吉爾鎮的暴亂火勢洶湧,即便是艾德里安同安斯艾爾前往,也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用計將主謀抓了一大半,才將暴動平息下來。

原本還想著趁勝追擊,可是眼下的時間已經來不及了,艾德里安還得陪著蘇眉去往皮克斯的地盤參觀那一場時裝秀。

故而只能暫且將這件事情放下,讓安斯艾爾留著處理後續問題。

隨後就是有關於田園風時裝秀的熱潮了。

皮克斯公爵的地盤,為整個王國在繁華的三大城市之一,也是因為如此,皮克斯公爵的地位是不可動搖的。

待在蘇眉身邊越久,被她調教得越發收斂了自身危險氣息的艾德里安,在和蘇眉一同場的時候便吸引而大多數人的目光。

從未有人的氣質如此深穩內斂,冥冥之中帶著讓人敬畏的強大氣場。可是他的眼神又那麼溫柔,被他帶在懷裡的那個女孩子,如珍似寶小心翼翼被他呵護著。

兩人之間散發出來的充滿愛心甜蜜到齁的氣氛,讓人一半嫉妒一半失落。

嫉妒這個女孩子能夠得到這個男人全心全意的呵護,恨不得以身替之。同時又在失落這個男人看著女孩兒的眼神滿腔愛意不加掩飾,她們怎麼可能有機會插足兩人之中?

艾德里安和蘇眉的進場,阿蒂緹娜在遠處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

她雖然是坐在自己父親的身邊,作為這一場時裝秀的東道主。平民和貴族面對面的歡愉之宴,更是有著不少的人,想要藉此機會和皮克斯家族攀上關係。

皮克斯公爵忙於應付,甚至阿蒂緹娜也在攀談。只不過一直叫人注意著,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愛德里安公爵是否也來了。

如同她計劃的那般,莉娜果然被這一場別出心裁的時裝秀所吸引。

阿蒂緹娜讓自己的父親給貴族女眷們獨開了一個角度最好的大房間。隨即又邀請了場上所有有身份的女眷們,自然也就包括蘇眉。

他們的入場都有專人登記,所以不存在遺漏。

艾德里安心裡有點兒狂躁。

這還是第一次在外頭,莉娜離開自己的視線。

他眼裡的風雲涌動著,蘇眉一看就知道這傢伙又要犯病了。連忙抓住他的手,低聲安慰,「艾德里安,沒事的。大家都是女孩子,說一說女孩子之間的話題,你一個大男人,總會有些不合適的吧。」

「我不想你離開我的視線。」艾德里安皺眉。

「就一次?」蘇眉微笑著安撫,「艾德里安,你說過不會妨礙我正常交友的,不是嗎?」

艾德里安還是覺得不妥,「皮克斯的那個女兒不是什麼好人,如果是她來找你,你別搭理她,若是不舒服就出來,我會一直在外面等著。」

「好。」蘇眉當然也知道阿蒂緹娜不是什麼好人。不過她也只是在艾德里安面前乖巧,並不代表她就真的一點兒手段技能都沒有了。

雖然是個被艾德里安圈養的米蟲,可是她也是一個厲害的米蟲啊。

蘇眉的能力有多少艾德里安並不知道,他只是覺得阿蒂緹娜很討厭,如果不是莉娜感興趣,他才不願意來到這裡。 貴女和夫人們,都匯聚在了大堂正面對應的二樓廳堂里。每一個貴州女眷的到來都有人引導自報家門,也算是給大家一個普遍認知。直到……

「前貝齊威爾斯公爵的千金,現艾德里安公爵的未婚妻——莉娜小姐。」迎門童的一開口,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蘇眉身上。

這就是那個在貝齊威爾斯公爵死後消失了四個多月的千金嗎?

怎麼又會突然變成了艾德里安公爵的未婚妻了呢?

她們的心頭閃過無數的疑惑,目光齊齊放在蘇眉身上。若是普通人,被這麼請刷刷地看著,早就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了。

廢材王爺多面妃 可蘇眉是什麼人?

這樣的場面她見的多了去了。

露出一個優雅的笑容,一步步走近眾人之中,「大家不必這麼看著我,我只是一個同大家一樣的女人罷了。」

說的場面話,帶上了被矚目的謙遜,同時也表明了自己並不特殊,只是大家對這件事的反應有點過度了而已。

阿蒂緹娜立即迎上來。

「原來是莉娜小姐到了,聞名不如見面,我還是第一次見莉娜小姐參加這樣的活動。雖然……這只是我們平常一個消遣的手段。」

男人看時裝秀,看的是模特的身材。女人看時裝秀,看的是上身的效果和風采。

鄉村小神醫 但……

阿蒂緹娜並不想就此乖乖走流程。

趁著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這些服裝設計吸引了,阿蒂緹娜才能把目光放在蘇眉身上,「莉娜小姐,我跟你一見如故,很想請你到我家裡做客……我聽聞艾德里安對你十分要好,很想聽聽你們之間的故事呢。」

「比如,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蘇眉看她這麼客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所以就坐下來,「也沒什麼,認識的久了,自然就有感情的。」大概總結了一下,並沒有細說。

「那……他怎麼當上貝齊威爾斯古堡的新主人?」阿蒂緹娜這個問題問的太過直白,她說話的聲音不小,把周圍不少耳朵都吸引過來。

蘇眉彷彿沒有注意她的真正目的,她問什麼就回答什麼,好像很是配合的樣子。

「這麼大的一座古堡,前任的主人死了,我又失蹤了。如果沒有他主持局面,也是會落到其他人手裡的,這難道不正常嗎?」

眾人一塊兒懵逼:……

她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啊。

等等……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失蹤?」阿蒂緹娜目光精明,「莉娜,你是真的失蹤了嗎?」

蘇眉神秘的笑了笑,「用我自己的話當然不能算作失蹤了,可是在大家眼中並沒有看到我,所以我才會失蹤。」她的嘴唇上下闔動,說了一大堆話繞來繞去,就是沒有說自己究竟上哪兒去了,故意兜著圈子玩作弄阿蒂緹娜呢。

她說話的表情這樣認真,阿蒂緹娜一時間真被她忽悠過去了。還以為是自己問得不夠清楚明白,所以對方才沒有直接告訴她真正的答案。

「我的意思是,你那段時間究竟去哪兒了?」 蘇眉又怎麼可能乖乖地告訴她們答案呢。

她一臉認真,不帶一絲摻假。清澈的眼神彷彿都能把自己給騙過去了,「我不知道呀。」

不知道……不知道……

眾人:……

阿蒂緹娜急的有些炸毛。

「你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被綁架還是被拐賣……這麼多的事情……怎麼能夠說不知道呢……」

蘇眉眨眨眼,阿蒂緹娜因為被她戲耍了一番有些炸毛,也可能是她這個出人意料看似極其敷衍的答案逼的有些焦急,所以形象開始不太美觀起來。

蘇眉好心的提醒她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阿蒂緹娜……你的外表看上去好像不太美妙哦。」

「別跟我說這些美妙不美妙的事情了,你快告訴我,那段時間裡究竟去哪兒了。」如果不是蘇眉覺得這個人有些奇怪,一直對她做有防備的話,這焦急的神色還真以為是關心急切的閨蜜了。

可是事實上她們壓根兒就沒有見過面,甚至從來不認識,只是互相聽說過對方的存在而已。

「哦。」蘇眉弱弱的應了一聲,一臉無辜模樣,「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嘛。那個時間的記憶模模糊糊,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見了什麼人,那些人都是蒙面的啊,我看不清他們的臉。」

不就是瞎編故事嘛……誰不會。

「他們每天就只給我送吃送喝得養著我,卻不跟我交流,他們自己也沒有說話,我怎麼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你不知道那幾個月里我都快被逼瘋了……」蘇眉說著說著眼中還泛起了淚花。

看起來好像是真的不知情的樣子。

「最後還是艾德里安將我救了出來,他就是我的英雄……」

眾人:……

從此,莉娜小姐在被其威爾斯公爵死後的那四個月之中究竟去了哪兒、遭受了什麼樣的待遇、那些人為什麼又要對她……成為了一個不解之謎。

不過讓更多人猜測的是,這一定是艾德里安為了得到莉娜小姐的心設出來的計劃。讓莉娜小姐被關了幾個月,快瘋了的時候在如同救世主一樣將她救出……

好像有隻有這個答案最接近真實的版本了。

艾德里安並不知道在蘇眉進去了那個房間之後,將自己狠狠的黑了一把,經過這一抹黑比起真相來說只是小菜一碟,況且按照艾德里安的性格並不會在意這些事情。

阿蒂緹娜本來還想通過莉娜了解到艾德里安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或者是什麼把柄。可是就這幾句對話來看,莉娜就像是被從小嬌養著,如同從未涉世的一張白紙,從她口中也問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

阿蒂緹娜只能就此作罷。

轉變了方向開始和蘇眉接近交好友,勵志要成為她的閨蜜。

鑒於在真是好時裝秀之中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只有阿蒂緹娜的不斷散發好感和親近。蘇眉一時間也弄不清她的真正目的,只能仍其發展。

畢竟阿蒂緹娜很聰明,她的表面工程做得十分到位,看起來就像是十分關心她的模樣。況且阿蒂緹娜的身份尊貴,如今他們兩個人還在她的地盤上,蘇眉總不可能當面拒絕阿蒂緹娜。 保持著一種良好而疏遠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了時裝秀的結束,阿蒂緹娜還熱情的說要送幾套她喜歡的衣服,蘇眉有一瞬間真懷疑自己是被女主看上了。

這種情況太多不得不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