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前幾根空氣劉海,兩邊的頭髮自然垂下,發尾用往裡吹,效果類似於內扣。

「把這縷頭髮染成藍色,這邊是紫色……」

每次只染幾縷頭髮,這些不同顏色的髮絲在黑色里若隱若現,唇邊一個小小的酒窩,更顯活波。

剪完了頭髮,她真的覺得自己現在非常的輕鬆,外面的空氣都變的新鮮了。

她深吸口氣,一掃前幾天的陰霾,內心再次充滿了陽光溫暖的正能量。

沒有秦湛的插手,小夏申請有關德育的項目就更順利了,沈清洲見到她時,還差點沒有認出來。

「你是小夏……」

她纏著自己的幾根頭髮,「大學生應該可以染頭髮的吧?」

沈清洲:「可以,當然可以,就算是結婚都可以。」

「你跟秦湛沒事吧?他今天跟吃了炸藥似的,我們每個人都被訓的不輕。」

「陳宇私下跟我說,最近秦湛的脾氣特別焦躁,銀行里完全是低氣壓的狀態。」

小夏兩手一攤,「沒事啊,我們能有什麼事?」

「校長,咱們先說正事。既然我們學校有這樣的志願活動,那肯定就會有躍躍欲試的同學,這些同學都需要隊伍。

所以,咱們是不是應該成立相關的俱樂部或者是社團?」 申報社團並不複雜,只要滿足學校的規定,內容健康向上就可以申請。

既然他已經答應批准加綜測的事情,自然也不會卡住這樣的小事。

小夏成立了微光志願者服務隊,她自己本人擔任隊長,蔣姝自告奮勇要擔任部長。

韓爸爸特意跑過來一趟,從小夏這裡拿走了所有的材料,送到上面審批,這中間還會有一定的時間,剛好夠小夏籌備社團招新工作。

現在不是剛開學的時候,學校里的社團一般不會招新,小夏趴在床上唉聲嘆氣,心裡有點小惆悵。

難道,她要在學校里發傳單嗎?

心裡存著事,她決定下樓買些東西吃。今天是周末,許多同學在外面兼職、做志願活動。

小夏在等土豆粉的時候,聽到旁邊的女生在聊天,她們相約要去烈士陵園打卡。

「同學,請問你說的是什麼打卡?」

那兩個女生停下來,把手機揚給小夏看,「就是這個啊,志願者打卡器,可以在上面報名志願活動。」

小夏在自己手機上下載了這個軟體,邊吃飯邊認真的研究,這上面不只可以報名志願活動,還可以發布志願活動。

她突然有個想法,這個基金會針對的並不只是特定地區的人群,她會擴展到全國,那這些志願者也並不能局限於某個學校。

小夏打電話聯繫羅培,約他出來談點事情。

實習結束后,羅培就回到他的學校讀大四了,最近正在忙找工作的事情。

當聽到小夏說想要幫助精神病人時,他趴在桌子上長長地嘆了口氣。

「小夏,要不你先幫助幫助我,我覺得我離抑鬱也不遠了。」

「怎麼了?」

羅培點了杯奶茶,「我愁啊,眼看就要畢業了,工作還沒著落。」

「那怪誰,還不是因為你自己要求高?」

「也不能說是要求太高,這樣跟你說吧。」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他翹起來二郎腿,抖著腦袋得瑟幾下。

「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新鮮刺激,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是那種枯燥無味的工作,我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小夏:「如果我聘請你,你願意來嗎?」

她把自己的計劃詳細地闡釋,也明確了羅培負責的具體任務,在她認識的所有人當中,他是最適合這塊的人選。

羅培翻了一下資料,皺著眉說道:「看起來挺沒意思的……」

他又翻了幾頁,「要不我先試試看。」

小夏把資料收回來,「基金會正在籌備階段,不能出現一絲紕漏,你要是感興趣,就來,在我這裡,沒有試試這種說法。」

羅培收起那副無所謂的表情,再次認真地研究這策劃,心裡暗想,不愧是學過管理學的人,整個人的氣場都不一樣了。

既然小夏有這個能力,他又何必瞻前顧後,硬拉後腿。

他抬頭,認真地看著小夏,淺色的眸光堅定,「好,我答應你。」

小夏突然想起老師說過的話,當你能讓別人無條件的追隨你時,你就已經成功的一半。

羅培雖然並沒有無條件,但他可以不問條件,她離成功也不遠了。

小夏還需要到這個市的各所學校去宣傳,擴大基金會的知名度,她一想到這個就頭疼,哪來的錢呢?

羅培靈機一動,「小夏,你知道網上現在有很多網紅嗎?」

小夏面無表情,「你是想讓網紅幫咱們打廣告?可是,網紅打廣告的收費也不低呀。」 她托著腮沉思,慢慢地叩響桌子的邊緣,尋思著,要是能再來個富二代該多好,然後他媽再錢甩過來一張支票。

小夏絲毫不會覺得難為情,甚至還想被支票給砸死,哦,這卑微的窮鬼。

羅培擊掌叫她回神,笑著問她,「你是不是忘了,你現在也是有一百萬粉絲的網紅了?」

小夏迷瞪著眼,茫然的四處瞅瞅,最後不確定地指了指自己,「你說我,我有一百萬粉絲了?」

羅培點頭,自從小夏第一次唱不才的《世界以痛吻我》,粉絲數就每天蹭蹭蹭地往上漲。

後來她又發了兩首歌,加上羅培的運營,粉絲數很快就到了百萬。

他把網名改成了「韓同學的小跟班,」粉絲天天嗷嗷地喊著更新,他這一天天的壓力巨大。

「小夏,不如趁著今天,你錄製一首歌,然後再把服務隊和基金會宣傳出去。」

如果可以省錢,小夏當然不會花錢做廣告了。蔣姝幫她找了間錄音棚,小夏選了一首比較適合的歌。

錄音棚的老闆是看在蔣姝的面子上,才同意讓小夏借用一個小時,否則的話,他才不會允許她們瞎胡鬧。

蔣姝還在給他說好話,小夏在錄音棚里還能聽到老闆輕慢的語氣。

《奔跑在孤傲的路上》是一首勵志歌曲,她第一次聽到時,被裡面的幾句歌詞戳中了淚點。

音樂聲起,小夏停了幾秒,安靜地開口:「太陽走在天上,我們走在路上,走在各自走的方向。

去不到的遠方,呆不住的地方,相遇在未知的路上。」

錄音棚里的效果非常好,如果她原來的歌聲能達到80分,那麼在這裡,她唱的歌完全可以打90分。

老闆的聲音嘎然而止,再也沒有之前的喋喋不休。蔣姝不敢置信地問:「是不是忘記關原唱了?」

羅培正抱著胳膊倚在門口,扭頭回她,「原唱是男聲。」

小夏的腦海里閃過許多的面孔,比如楊楨,賀偉,比如邱雨,蔣姝,還有那些匆匆而過的陌生人。

人生是一場單向旅行,在未知的路上,我們會遇到各種有趣的靈魂。

「你要去哪?你知道嗎?為此不計代價,帶著所有還是放下去尋找答案吧。」

在這些人當中,並非所有的人都明確自己的方向,有的人走在路上,依舊迷茫。

「我奔跑在我孤傲的路上,使然看不見終點和希望,有太多火焰冷卻我的理想,我依然燃燒我仍在信仰。」

給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代梓,因為高考發揮失常,大學四年去彌補高中的遺憾。

那段時間,她每天都要辛苦的鍛煉,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咬著牙堅持下去。

在這條孤獨的路上,沒有人給她喝彩,但因為心裡有堅定的信念,她跑起來並不覺得孤獨。

「說什麼冰山一角,說什麼兵敗如山倒,就算我把整個世界給輸掉,也希望你能看到。」

小夏最喜歡的就是這兩句話,「說什麼冰山一角,說什麼兵敗如山倒。」

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都不同,在面對強大的挫折時,只要內心堅定,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失敗,只有成功和即將成功兩種可能。

原唱是男聲,整首歌高潮迭起,讓人倍受鼓舞。小夏的音色很好,唱到高潮部分絲毫不遜色於原唱。

老闆激動得臉色漲紅,他這是遇到了什麼大寶藏!

來這錄音棚的歌手不少,但絕大多數都是依靠音效卡或者後期修音,他還從來沒有見過純素音這麼好聽的人! 等小夏錄完,老闆主動要給她修音,蔣姝在旁邊看著,暗暗地跟羅培使眼色,兩個人小小地得意了一把。

「請問,你們有沒有聯繫合作方?」老闆修完音,非要請他們喝茶。

羅培和蔣姝都下意識地看小夏,小夏仔細觀察他的微表情,挑了挑眉,臉不紅心不跳地回答,「聯繫了。」

聞言,老闆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可惜了,他還以為自己能成為伯樂。

小夏話音剛落,又不緊不慢地說,「不過,我們在某些方面還沒有談攏,算不得數。」

老闆的心情忽落忽起,暗淡的眸子又重新燃起來亮光,「那這麼說,咱們還有合作的機會嘍。」

小夏點了點頭,拿起自己的包招呼羅培和蔣姝,「這個不急,我們以後再說。」

老闆連聲應著,態度非常好,這次錄音的費用全免,還承諾以後都會給她們打折。

離開后,蔣姝忍不住問小夏,「你剛剛為什麼沒有答應下來,這樣我們以後錄音多方便。」

小夏踢在路上踩著自己的影子玩,「我沒有說不答應呀,只是緩一緩,放一放。」

她正說著,語調降了下來,這招還是秦湛教她的。

深夜的風,總是裹夾著清冷的寂寥。

酒店外,陳宇急得來回踱步,手機攥著手機,按下了一串數字,卻遲遲沒有勇氣撥打出去。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他又朝酒店裡面張望了幾眼,前台的女人紅著臉給他拋了好幾個媚眼。

最終,他合計了幾遍,撥打了小夏的電話。打完,他就找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來了。

「小夏,秦行長來酒店了。」

小夏聽他的聲音壓的極低,感到搞笑,「他去就去唄,你跟我說幹嘛?」

她說完這句話,陳宇還沒回答,小夏只是停頓了幾秒,就猛然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秦湛在這座城市裡買了房子,他為什麼要去酒店?之前在手機里,她還聽到了甜膩的女聲。

小夏手腳冰涼,幾乎站立不穩,她顫著聲音,「他在哪家酒店?」

校園修真狂少 「小夏,你沒事吧?」

「我看你臉色不太對勁啊。」

她咬緊自己的唇瓣,強撐著沒有讓眼淚掉下來,面對羅培和蔣姝的關心,她笑著擺了擺手。

「你們倆先回去吧,羅培,別忘了發布音樂哦。」

羅培和蔣姝也不會放心,即使小夏這樣說,他們倆也不會離開。

「這是我和他的事,你們在這,不好。」

她很感激,但還沒有心大到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些事情。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這樣,大不了好聚好散,給彼此留個體面。

謝絕了羅培和蔣姝的好意,小夏開車直接去陳宇說的那家酒店。一下車,陳宇就迎過來。

「小夏,是那個女人硬貼過來的,你可千萬別往心裡去啊。」

小夏解了安全帶,拎包下來掃了他一眼,語氣極淡地嘲諷道:「要是他不想,誰能強迫得了。」

「行長被灌了很多酒,他這……」

小夏的語調一下子就冷下來了,「那你呢,你就在旁邊干看著嗎!」

她現在沒空理陳宇,只想趕緊找到秦湛。她追了這麼久的男人,難道就便宜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不成!

前台見了幾次這樣的陣仗,很有經驗地叫了幾個人來攔,她隔著很遠冷冷地看過去。

他們看她長的善良,故意哭喪著臉,「小姐,您別為難我們。」

「你們可以為難我,憑什麼我不可以為難你們!」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小夏眉目生寒,勾唇冷笑,「我看誰敢碰我,有一個算一個!」 陳宇藏在後面聽到了這話,心裡一震,詫異地看向小夏,他從沒見過這樣欺人的她。

不過,若是她太弱,又怎麼能配得上秦行長。

前台不敢攔,排排站著,等小夏走過來,他們趁機往旁邊一歪,把表面功夫做了個十足十。

「哎呦,快把咱老闆叫來。」

「不行,不行,這小姐的力氣也太大了。」

小夏沒心情看他們演戲,推開了擋在她面前的幾個人,直接帶著陳宇往606房間去。

後面本來跟著幾個看熱鬧的人,小夏走了幾步后特意停下來,環手冷笑著轉身。

「你們先請?」

後面的人正興緻盎然的往前沖,聽到她這麼說,都不敢吭聲了,歪歪頭,摸脖子,後退了一段距離就溜走了。

小夏到了六樓,邊走邊給秦湛打電話,鈴聲在走廊里回蕩,聲音格外地響亮。

電話那頭還有嘩嘩的水聲,一個女人嬌笑著,聲音顫了好幾個彎,「喂,誰呀~」

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音很響,陳宇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小夏的表情,感覺自己會被她用高跟鞋踩死。

小夏瞥了眼陳宇,後者無意識地鎖了下脖子,她笑容不減,語氣極淡地回她,「你姑奶奶!」

陳宇抿了下唇,他該擔心的不是她配不上秦行長,恐怕秦湛比不上小夏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