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學我說話?」

火夜叉很不滿。

可是冰夜叉依然在學舌。

「你怎麼學我說話?」

二人互相揪住衣服,扭扭打打,漸漸的去遠了。

冰湖周圍是否還藏有血煞門的高手,羅陽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這次要是救不走祝子姍,那就沒機會了。

須知4個血將已不在,說是別人殺的,兩個長老哪會相信?

縱使他們還不會殺祝子姍,應該也會將她關在很秘密的地方,羅陽想救她便沒什麼可能了。

冰火夜叉雖走了,但附近還埋伏了很多門徒。

一旦這些門徒喊叫起來,兩個長老等高手很快會殺到。

屆時要面對一群高手,羅陽想帶祝子姍離開的成功率幾乎接近為零。

正在轉著腦筋時,忽然聽見魂獸的聲音。

「主人,我打探到祝小姐的下落了。」

「你的功勞蠻大的。」

羅陽揶揄了一句。

隨即,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快去長真子的院子,在那裡拖住他們。」

「主人,我拖不住。」

「你行的。這次要是我救出了祝姐,就跟你五五分精華。」

羅陽指的是經過魂獸吞食陰魂煉出的精華。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魔。

有利可圖,魂獸就有動力了。

「主人,那我去試一試吧。要是拖不住,我再來告訴你。」

「你拖不住,我就死翹翹了,還用你告訴?」

魔帝狂寵妻,神醫紈褲妃 待魂獸飛去行事了,羅陽估算了一下時間,感覺魂獸已到了長真子的院子附近,便立即從暗處掠出去,直奔冰湖上面的一個亭子。

祝子姍就在亭子上看水裡的明月。

本來被軟禁在長真子的院子里,但祝子姍強硬要求要來這兒看冰湖的景色,最後還是來了。

其實她有自己的打算。

這是血煞門的地盤,她拿不準羅陽是否能平安帶她離開。

若羅陽不來救她了,她就跳湖死掉算了。

一想起羅陽居然用她來救他干姐,祝子姍就很傷心。

祝子姍還想要把羅陽發展成為老公的,現今看來,這種機會很渺茫。

人想不開,就想做傻事。

正當她看著水裡的月光出神時,忽然聽見湖邊喊叫聲此起彼落。

又兼有腳步聲向這邊衝過來,轉頭看時,見是羅陽,祝子姍不禁大喜。

「祝姐,快走!」

羅陽招手。

只見附近至少來了幾十人,喊殺聲衝天。

羅陽在前,祝子姍在後,殺出一條血路,離開了冰湖。

可是那些門徒緊跟在後面。

二人不向度假村大門口衝出,反而向小巷奔去,祝子姍很不解。

「那邊沒路可走,別去!」祝子姍驚道。

「沒事,跟我來!」羅陽拉著她的手。

也不知羅陽葫蘆里賣什麼葯,其實她不想那樣逃,可是手被羅陽拖著,只能跟他一起跑。

轉進一條小巷,只見巷口有一輛車子。

祝子姍還道要上車,不料忽然之間,羅陽說道:「祝姐,我抱你。」

明明還有幾十米就奔到車子旁邊,這點距離,祝子姍能輕易奔過去。

「不……」

只說了一個字,便被羅陽一把抱在懷裡。

還來不及再次說不用,羅陽便將祝子姍打橫抱了起來。

只一眨眼間,便躍上了牆頭,站在暗影處。

此時後面上百人追進小巷裡。

原先停在巷口的那輛車子竟發動了,疾馳而去。

「別讓那兩人跑了!」

「快上車追!」

「你打電話找人在門口攔住車子!」

……

……

看了此情此景,祝子姍終於明白羅陽為什麼要抱她躍上牆頭了。

但那車子里的人是誰,她卻想知道。

還在狼窩裡,羅陽沒空解釋。

「你應該熟悉這裡,現在從哪裡走出去?」羅陽問。

「跟我來。」

可是祝子姍還被羅陽抱著,二人在牆頭上。

羅陽輕輕啄了啄她的紅唇,便躍下地面,放她下來。

此時整個血煞門都關注那輛逃跑的車子,還道羅陽和祝子姍都在車上。

殊不知,裡面只有一個司機,便是吃了羅陽主僕丸的那個男青年。

那男青年能拖多長時間,在很大程度上將影響羅陽和祝子姍是否能逃跑成功。

只聽喊殺聲越來越遠,車聲,人聲潮退而去。

在祝子姍的帶路下,從另一個方面逃出了度假村。

羅陽便立時打電話給洪佳欣,讓她開車過來。

可是洪佳欣不知怎麼走,剛開車出來,就被血煞門的人盯上了。

幸好跟來的只有幾輛車子,將洪佳欣和朱莉圍了起來。

那幾個男子都不認識洪佳欣和朱莉,只是見二人漂亮,便想要藉機揩油。

羅陽和祝子姍及時趕到,三下五除二,便將那幾個男子打暈在地。

4人上了車,卻不知該往哪裡走。

那男青年駕著車子向宏海縣的方向駛去,後面一大群車隊緊跟著。

若也走那條路,必定要跟血煞門的車隊相遇。

4人都不太熟路,幸喜可用手機導航,找到另一條回家的路。

陪師姐修仙的日子 只是要繞遠些路走而已。

眼看快要天亮了,東方有了魚肚白。

忙了一夜,雖比較累,卻救出了朱莉和祝子姍。

羅陽心裡很欣慰,他和祝子姍坐在車廂後座。

朱莉開車,洪佳欣坐在副駕駛位。

聽祝子姍還在呼哧呼哧急促喘氣,羅陽便伸手去摟住她的柳腰。

祝子姍便將臉面伏在羅陽的肩膀上。

很快,二人的唇便印在了一起。

此時無聲勝有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之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拿出手機一看,原來是無為子打來的。 至於布蘭妮雖然也很強,但與桑侖那種級別的天才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興許自己不使用肉身,還能贏呢,當然幾率很小。

「易林,我已經在紅粉街訂好了包廂,今天比賽結束后,不管輸贏,我都要為你好好慶祝一番。」

山姆跑過來,說道。

「記得做好安全措施,那裡的女人都是百人斬的存在。」

貝克提醒道。

聽他們這麼一說,易林差不多也明白那所謂的紅粉街是什麼地方了。

山姆這傢伙,還真是…閑啊。

易林輕嘆一聲,他的性格決定了他的路,像山姆這種人比較適合遊戲人生,而自己閑不下來啊。

比賽開始了,導師已經走到了平台上,因為是半決賽了,所以並不用兩兩同時戰鬥,也因此,原本分開的四個平台組合在了一起,場面看上去很是寬闊。

「我宣布,繁爾森學院外院大比半決賽現在開始,下面有請第一組參賽學員。」

「來自一班的達尼爾,以及」

裁判似乎有種吊胃口的意思,聲音拉長了不少,「桑侖!」

嘩!

幾乎是所有人都下意識地瞪大了眼睛,隨後面色漲紅,很是激動,沒想到最強的兩個人居然在半決賽就遇見了!

呼!

布蘭妮輕呼了一口氣,貝克也是如此,只是前者是為自己慶幸,後者則是為易林。

無論如何,只要不遇到那兩個恐怖的傢伙,那麼就有希望。

「易林。」

布蘭妮看向易林的方向,嘴角微揚,當初這個無視自己的傢伙,今天要好好調教一下他!

雖然易林在酒樓時釋放過殺氣,但僅僅只是一絲而已,布蘭妮則要比安德魯強多了,所以感受並不深。

「易林,我給你說說著布蘭妮,她是我們分院長額什那莎比的女兒,繼承了她的戰士血脈,精通諸多武技,雖然沒見過她使用武法,但你也不能掉以輕心,另外她最強的武技是戰火燎原,屬於範圍傷害型的武技,戰火籠罩之處皆為她的武技領域,你若身處其中,必定會受到氣勢壓迫,切記要守住心神。」

貝克一口氣說了一大堆。

「恩。」

易林點頭,果然沒那麼簡單。

平台上的戰鬥開始了,桑侖與達尼爾對立著,二者都沒輕易出手。

「怎麼,你還想等我先出手嗎?」

桑侖輕笑一聲。

「女士優先。」

達尼爾不如桑侖一般隨意輕鬆,他精神力無比集中,腦中在瘋狂地計算,自己應該如何應對。

「你倒是很紳士,只是在戰場上你覺得禮儀能帶來勝利嗎?」

桑侖右手抬起,「今天我便教你一課,敵人不分男女,只有生死!」

轟!

隨著桑侖的話音落下,一大片黑霧瀰漫開來,而桑侖的身體也消失在了原地。

黑霧中,像是有冤魂凄厲,令人驚悚的慘嚎此起彼伏,周圍觀戰的學員都有種渾身發冷的感覺。

「一級初階禁咒·火神降臨!」 愛比煙花易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