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無比的蕭北辰,只能向他姐姐蕭斷情哀求道:

「姐,救我……」

只是蕭斷情不但一點都不著急,反而還很興奮的催促林天恆道:

「不要停!快點殺了他呀!能看著自己親弟弟被殺,我真的好興奮!!!」

如果說剛剛林天恆還不確定,那林天恆現在可以百分之百確定了。

這個女人不但是個瘋子,而且還是個死變態!

看到自己親弟弟馬上要被殺了,不但一點都不著急,反而還興奮的一塌糊塗,這簡直不像是人類該有的情緒!

為了早點離這個死變態遠一些,林天恆準備立刻出手,將這個敢侮辱自己父親的混蛋給解決掉。

「等等!」

看到林天恆準備殺了蕭北辰,一直在旁邊看著的秦嵐妃,忍不住上前勸道:

「林天恆,你要是殺了蕭北辰,那可是會遭到整個蕭家的追殺!而且你要知道,現在的蕭家,已經遠超了我們秦家,甚至能跟魏家持平了!」

說句實話。

從秦家和自己的角度來考慮,秦嵐妃是巴不得林天恆殺了蕭北辰這個死基佬。

畢竟對方騙了自己的感情,還騙走了秦家的所有財富,這才導致了整個秦家的落寞。

所以沒有誰,會比秦嵐妃更渴望蕭北辰去死了。

但秦嵐妃擔心林天恆這麼衝動,會給他自己引來殺身之禍!

「對對對!」

蕭北辰沒想到秦嵐妃居然會幫自己說話,他連忙點著腦袋激動的喊道:

「林天恆,不!恆少!你殺了我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惹怒整個蕭家。這對你來說,絕對是百害而無一利。」

林天恆淡淡一笑:

「你是把自己想的太聰明,還是把別人都當成了傻子?」

看到秦嵐妃一臉疑惑,林天恆解釋道:

「事情都到了這個程度,我殺不殺他,蕭家都不會放過我。既然如此,那我為什麼要饒了他呢?」

林天恆說的沒錯。

他將蕭家小少爺打的半死,和把蕭家小少爺直接打死。

二手總裁俏嬌妻 雖然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但造成的後果,卻是一模一樣。

更何況,蕭家的怒火,林天恆也從來沒有放在眼裡。

已經被逼到懸崖邊上的蕭北辰,為了自保,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他咬緊牙關低喝道:

「恆少,只要你繞我一命,我可以告訴你一個驚天大秘密!」

「嗯?」

還沒等林天恆詢問蕭北辰,這個秘密是什麼的時候。

一道巴掌大的黑影,突然快速飛了過來。

沒有多想,林天恆直接抬起右腳,狠狠的踢了過去。

「蛋糕?」

林天恆本以為是暗器,但沒想到被蕭斷情丟過來的,居然只是一塊普普通通的奶油蛋糕!

疑惑的看著蕭斷情這個瘋子,林天恆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

突然,蕭斷情跪趴在地上,像頭豹子一樣,誘惑至極的扭著翹臀爬了過來。

將靈力運轉到極致的林天恆,已經隨時做好了反擊的準備。

但讓林天恆和秦嵐妃都很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跪趴在林天恆面前的蕭斷情,居然像條忠實的狗一樣,認真的舔起了林天恆鞋子上的奶油蛋糕……

覺得非常噁心的林天恆,直接一腳將蕭斷情給踹開了。

可蕭斷情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沖著林天恆撒嬌道:

「恆少,只要你從了我,我保證讓你每天活的像個皇帝一樣開心~」

蕭斷情的話很有誘惑力,是正常男人,都無法抗拒。

「小心!這是蕭斷情的魅術!」

被秦嵐妃提醒之後,林天恆瞬間清醒了過來。

這瘋女人果然不對勁!

面色冰冷的林天恆,厲聲警告道:

「記住,如果你在干擾我,那你就只能陪你弟弟一起上路了。」

見自己的魅術沒能影響到林天恆,蕭斷情有些失望的坐在地上。

不過對於林天恆要殺她親弟弟的事情,蕭斷情真的是一點都不在乎,居然還對林天恆做了個「請」的手勢。

並且蕭斷情還舔著血紅的雙唇,善意的提醒道:

「恆少,你得快一點了,因為……我蕭家的高手,馬上就要到了~」

不管蕭斷情說的是真是假,林天恆的確得快一點了。

否則在這麼拖下去,肯定會出岔子。

只是讓林天恆意想不到的是,蕭家的人居然會來的這麼快!

「放肆!」

一道雄厚的嗓音,如同悶雷一般,回蕩在整個茶樓內。

看到從樓梯跳上來的雄壯男人,蕭北辰頓時激動的喊道:

「華叔快救我!!」

「北辰你別怕,只要有華叔在這兒,今天沒人能夠傷得了你!並且傷你之人,華叔會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蕭華看到蕭北辰被傷成這幅模樣,不禁憤怒的沖林天恆吼道:

「膽大包天的臭小子,你可知自己得罪的是何人!」

林天恆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管我得罪的是何人,但得罪我的,只能是死人。」

「哈哈!好個不知死活的狂妄小子!」

蕭華怒極反笑,指著林天恆的鼻尖,一字一句的說道:

「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嘩啦!

哐當,哐當,哐當……

黃級後期的雄厚靈力爆發而出,簡直就像是颱風一般可怕。

茶樓二層的桌椅板凳,全都被蕭華的靈氣,給震的七倒八歪,四散漂移!

那脆弱的窗戶,更是瞬間全部碎裂,化作玻璃碎片,像雨點一般傾落在馬路上……

感受到蕭華的實力有多強之後,秦嵐妃頓時臉色慘白的喊道:

「居然是黃級後期的強者,林天恆,你快點跑!」 「去看看。」姜雲卿說道。

石海點點頭,揮手讓其中一人前去打探情況。

不過一會兒,那人就快步跑了回來,附在石海耳邊說了幾句,石海臉色變了變,皺眉道:「有多少人?」

「就他一個,還有個懷著身孕的女人,應當之前傳言里的那一個。」

姜雲卿在馬車裡面,隱約能聽到外面聲音。

她問道:「怎麼回事?」

石海遲疑的看了陳瀅一眼,才低聲道:「回娘娘,是魏卓來了,身邊還帶著個懷了身孕的女子,就跪在孟府門前,周圍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

「咔。」

邪王霸寵:醜顏傾天下 陳瀅手中用力之下,扯掉了馬車上的裝飾。

姜雲卿沉了臉:「走側門入府。」

「是。」

馬車並未靠近正門,直接在拐角的地方就換了方向,然後走了一段停在了孟家側門前。

重臨王座:國民帝少被套路 穗兒和陳瀅扶著姜雲卿下來之後,幾人便直接去了前廳那邊。

……

徐氏臉色難看,而被徐氏請過來幫忙操持小宴的陳夫人更是火冒三丈,遠遠就聽到她氣怒至極的罵聲。

「這個混賬東西,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家阿瀅從來沒有對不起他的地方,我陳家就算跟他退親也是正正噹噹從未有過半點下作手段,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尋上門來,他還嫌害的我家阿瀅不夠嗎?!」

陳夫人氣得臉色鐵青,指著外頭的方向怒罵。

「皇後娘娘出手,好不容易才壓下了那些流言蜚語,讓我家阿瀅能夠消停些,不再遭受那些一樣的眼光被人指指點點。」

「可是他倒好,百般糾纏不說,竟然直接帶著那個女人和肚子里的孽種跑來跪在孟家門外,他這是要逼死我家阿瀅?還是想要讓她永無安寧!」

徐氏也是被魏卓所為氣到了。

姜雲卿讓陳瀅過府來小住,就是為了讓陳家的事情慢慢淡下去,讓陳瀅能夠從流言蜚語里脫身。

如今姜雲卿住在孟府里,本就招了所有人目光,讓人時時盯著。

這魏卓倒好,陳家鬧了不夠,居然還帶著人鬧到了孟家來,要不是擔心會壞了姜雲卿的名聲,徐氏恨不得能讓人拿著棍子將魏卓打走。

徐氏也是氣得不行,卻還是要寬慰陳夫人。

她上前扶著氣得喘息的陳夫人說道:

「你也消消氣,這事兒已經出了,你別把自己給氣病了,到時候阿瀅也會跟著難受。」

陳夫人聽到徐氏提起陳瀅,頓時就濕了眼眶,被徐氏扶著坐在椅子上后就忍不住抹眼淚。

「你說說,我家阿瀅到底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居然會遇上這種混賬。」

「她心地善良,連螞蟻都不忍踩死一隻,可老天爺怎麼就不能對她有半點好?」

「這好好的親事沒了,遭人鄙夷笑話,好不容易見著雨過天晴了,魏家的人卻還來糾纏。」

「我真是……」

「我真是恨不得能拿把刀子殺了他們,有好叫他們不敢這麼欺負我女兒……」

徐氏看著哭的眼睛通紅的陳夫人,心中嘆口氣,輕拍著她的後背勸慰著。 秦嵐妃沒想到,蕭家居然這麼果斷,直接派出一個貨真價實的黃級後期高手,來對付林天恆!

要知道。

即便林天恆是半步黃級後期的實力,可以橫掃所有黃級中期的敵人。

但半步跟完全邁入,差距可是一個天,一個地!

所以秦嵐妃非常怕林天恆因為年少輕狂,而妄想越級挑戰自己不可能戰勝的對手。

「跑?」

蕭華譏諷的笑道:

「呵呵,秦小姐,今天別說這小子了,就連你,我也不會放過!敢傷我蕭家小少爺,這就是代價!」

其實蕭家早就想除掉秦嵐妃了。

畢竟沒了這個繼承者,那秦家的年輕一輩弟子們,肯定會為了爭奪家主之位,爭個你死我活。

到時候整個秦家,就會脆弱的如同紙片一般,再也成為不了他們蕭家制霸徽州省的障礙了。

「華叔,別跟他們廢話了,趕緊殺了這對狗男女!」

有人幫蕭北辰撐腰,他立刻又囂張了起來,沖著林天恆狂笑道:

「哈哈!什麼狗屁林氏集團的大少爺,這裡是徽州省,敢得罪老子,你他么的就得死!」

得到命令的蕭華,立刻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唰!

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靈力,已經鎖定了自己和秦嵐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