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你吃人家豆腐的理由?」

「我這不是為了你牽絲搭線嗎?」

小黑義正言辭的聲音響起,只是它的腦袋卻又是在融田的懷中蹭了蹭。

「信你才怪。」

秦岳翻了個白眼,手上的動作卻是加快了不少,兩隻碗倒是堪堪夠用。

馮亮雖然不是很清楚秦岳在做些什麼,但秦岳的每一個動作都讓他感覺非常舒服。

夜冥則是非常驚訝的看著秦岳,他的每一個動作都異常的標準,夜冥能夠比較出來,自己在珍寶閣里看到的所有煉金師,他們的動作都比不上秦岳標準,甚至連秦岳的效率都是夜冥所僅見的。

秦岳左右手開工,即使同時處理兩種甚至是三種材料,秦岳都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壓力,夜冥的目光也是異彩連連。

自己果然沒有看錯這個小子。

僅僅是兩分鐘的時間,十多種植物的根莖葉全部被秦岳處理完畢。

如果把這些材料交給珍寶閣的人來做,夜冥很清楚兩分鐘的時間,也就僅僅能夠處理出來一種材料而已。

「這是頁蘭花香,希望您能記住這種香味。」

秦岳將頁蘭花骨遞在了馮亮的面前,一絲魔能從秦岳的指間逸散,順著花莖進入花骨,頁蘭的香味變得更加濃郁。

「只要將這兩種材料混合加熱,而後加入其餘東西,高溫蒸干所有液體…」

貓系甜妻:陸少你矜持一點 秦岳的動作非常快,但卻是條理清晰,各種材料不斷在加入兩隻碗中,當煉成陣的光芒亮起來的時候,碗底留下薄薄一層褐色塵屑。

「這就是你想證明的東西?」

馮亮看著碗中的粉末,有些不屑的向著秦岳說著。

「別急。」

火球術的光芒閃現,小小的火苗準確落進碗中,一股幽香隨著風擴散開來。

「好香的頁蘭香味?」

圍觀的人群中發出驚訝的聲音,在秦岳點燃這些火焰之前,沒有人相信這個年輕小子能夠用這些與頁蘭毫不相干的東西模仿出頁蘭花香。

但站在秦岳面前的馮亮卻是一言不發,他剛剛才嗅過頁蘭花香,這空氣中瀰漫的香氣雖然很很像,馮亮還是能夠分辨出來這兩種香味的不同。

「這就是那塊石頭上的香味,是吧?」

馮亮點點頭,他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年輕人很厲害。

「現在您可以看看你手中的『火焰石』了。」

馮亮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火焰石,原本熊熊燃燒的火焰已經只剩下一層薄薄的焰火,而且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馮亮舉起火焰石的同時,一陣微風吹過,最後剩下的一丁點火光也消失不見。

至此,馮亮終於明白,自己手中的火焰石真的是假貨,真正的火焰石一旦附著上火焰,要麼石頭損毀要麼用特殊的辦法,否則火焰根本不可能熄滅。

「水腥石的價值遠遠比不上上面塗的這層粉末,能夠想到這種制假辦法的人絕對是煉金領域的大能。」

秦岳低聲的評價著,攤主已經被人帶走,秦岳復刻的過程已經被很多人看到,如果馮亮處理不好的話,估計以後想要購置火焰石的話得非常小心才行。

畢竟這層塗料製作成本再高,也遠遠比不上一塊火焰石來的更高。 「是我誤會你了。」

一念情深,總裁大人好眼熟! 馮亮向秦岳說話的同時向著秦岳鞠了一躬,周圍人已經沒有任何驚訝了,今天他們看到的驚訝事已經很多,馮亮向一個小輩鞠躬致歉倒也不是什麼大新聞。

「希望您能徹查一下你們的檢測人員。」

「他們被人買通了?」

「在材料市場的這種模式下,想要買通檢測人員需要花費的代價太大,不是這個小攤主能夠承受的。

雖然這種塗層很巧妙,但根本沒有辦法完全掩蓋水腥石的特徵。

你們的檢測員裡面要麼有人濫竽充數,要麼就是工作懈怠。」

夜冥直接接話道,這東西連夜冥都能夠看出來有問題,那麼這些專攻某一材料分類的檢測員沒有道理看不出來。

「謝謝提醒,我這就去做。」

馮亮沖著夜冥點頭,隨即大手一揮,所有圍攏在周圍的守衛四散離開,馮亮本人更是快速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夜冥提出來的問題對於這個市場來說非常嚴重,這些檢測員可是保證這市場材料品質的關鍵。

圍觀的群眾見著沒有後續的熱鬧可看,也都在短時間內散開,整個市場重新恢復之前的狀態。

「謝謝。」

秦岳鄭重的向著夜冥鞠躬,同時兩手手指交疊放於胸前,交錯的手指呈現出一個感覺有些怪異的手勢。

這個手勢在此之前秦岳僅僅對兩個人做過,一個是已故的爺爺另一個就是季同大師,而現在夜冥是第三個。

「只是恰好路過。」夜冥急忙將秦岳扶起來,「其實我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如果剛剛我沒有出手攔下那個法陣的話,你的性命可能也不會受到威脅。」

「但從天隕法陣下救下我的是您。」

「哈哈哈,不提這些了,你來這材料市場,應該不是閑逛吧?」

「額…剛剛忘了問馮長官了。」

「你找他有事情?」

「沒有,夜總你..」

「別叫夜總,就叫夜冥算了。」

「夜…大哥?」

「哈哈哈,也行,虧得你沒有說出來夜大叔。」

夜冥笑了起來,他還真的怕秦岳喊自己一聲大叔,夜冥可是自詡沒有多大歲數。

「夜大哥,你對這材料市場熟悉嗎?」

「除了這個市場的設計者之外,應該沒有什麼人比我更熟悉了。」夜冥淡然的向著秦岳說著。

夜冥的話沒有分毫誇大,珍寶閣每天都需要在這市場中購置大量的材料,夜冥也是隔三差五的過來,對於這材料市場的各個店鋪,甚至是大多數的攤位,他都能認識。

庶難從命:皇上請留步 「那就好,夜大哥能不能幫我看看這上面的東西,是不是材料市場的某一個地方?」

秦岳直接將那份抽象地圖摸了出來。

夜冥挑了挑眉毛,這皺巴巴的紙上就這麼些凌亂的線條,這東西真的不是秦岳這小子拿出來耍自己的?

「看樣子是找不到了。」

秦岳看著夜冥的表情,心中嘆息一聲,季同大師難不成就沒有打算自己能夠找到這紙上的東西?

「已經過去快半天的時間了,材料市場還有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會關門。

想把這麼多種類的材料買齊,基本上不太可能。」

融田低聲的說著,他們來這材料市場還沒有來得及買一樣材料。

「不如你把清單交給我,反正珍寶閣每天都要購進大量的材料,可以順手把你的材料買齊。」

夜冥笑眯眯的看著秦岳,能夠讓這個小子多欠點人情倒也不錯。

今日發生的事情,已經讓夜冥看到秦岳的潛力,即使現在的秦岳能力上根本不夠看,但這並不能代表以後的秦岳沒有成就。

「還是不麻煩您了,買材料的事情我還是自己想想辦法吧。」

秦岳接過夜冥還回來的皺紙,低聲拒絕了夜冥的好意,買材料這種事情秦岳還沒打算麻煩夜冥。

「那也行,我還有點事情,就先走了。

你自己小心一點,我來的時候看到外面好像著火,而且還有魔法波動,星痕城這些天不是很太平。」

夜冥倒也沒有在這件事情上糾結太多,他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嗯」秦岳目送著夜冥離開。

「下面去哪?」融田看向秦岳。

他們今天已經遇到太多的事情,好像最好辦法就是離開這個市場。

「先買些急用的東西吧,至於其他的東西如果時間上來不及的話,那就只能等到明天了。」

秦岳心中有些惆悵,自己只是打算買點材料而已。

但是,從自己出門一直到現在,秦岳都已經遭遇兩次生命威脅了,秦岳都有點懷疑自己再留在這裡是不是還會遇到什麼意外情況?

「喵~」——有人過來了。

「什麼人?」

當小黑的聲音在秦岳腦海中響起的時候,秦岳非常警惕的用著自己的目光掃視著周圍。

但是,正常的商販與秦岳這樣的買家之外,秦岳並沒有發現更多異常的情況。

「一個小孩子,不過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向這個方向看。」

小黑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目光則是看向它的正前方。

「你在找什麼東西嗎?」融田有些好奇,周圍好像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

「還記得我們進來的時候看到的那個小孩子嗎?」

「怎麼了?」

融田有些奇怪,那個小孩好像偷了人家的東西,在逃跑途中撞進了秦岳的懷裡。

「他來了。」

融田順著秦岳視線的方向看去,一個約莫八九歲孩子正筆直的向著他們走來。

小孩的身上穿著一身已經洗的發白的深色衣服,衣服的腰部位置有幾處撕裂的口子,看這髒亂程度,這幾處撕裂的地方應該是不久前才造成的。

「把東西還給我。」

小男孩站在秦岳的面前,伸出自己有著多處挫傷的手掌,語氣非常平靜的向著秦岳說著。

「我們只見過一面,而且還是你撞得我,我的身上怎麼可能有你的東西?」

秦岳與小男孩的目光對視著,秦岳很厭惡偷盜的行為,源樂心曾經如此,但現在已經不再偷盜。

至少,沒有讓秦岳發現。

「那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東西,請還給我。」

小男孩直接忽略秦岳的話,依舊堅定的看著秦岳。 「我不知道你想表達些什麼。」

「它在你懷裡。」

「你身上真的有他的東西?」

融田有些疑惑的望著秦岳,小男孩的表情並不像是在胡編亂造

「有。」

秦岳與融田對視著,終於還是秦岳後退了一步,當秦岳的手從自己的懷中伸出來的時候,一枚做工非常精緻的吊墜靜靜的躺在秦岳的掌心。

刷!

小男孩伸手便是想奪,但他的一舉一動都在秦岳的觀察當中,秦岳比他更快一步將吊墜舉了起來。

「這東西也並非是你的。」

秦岳盯著眼前的小男孩,秦岳不清楚這種首飾的價值,但接觸到過不少石質材料的秦岳,可以從另一個角度感受到手中吊墜價值不菲。

而眼前的小男孩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甚至連一身好一點的衣服都沒有,這吊墜不可能屬於他。

「這是我媽媽的。」

小男孩緊盯著秦岳手中的吊墜,抿著自己的嘴巴低聲向著秦岳說道。

「曾經是,但現在它屬於我!」

從遠處傳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秦岳抬眼望去來人正是之前追著男孩的中年男子。

「你好,我是隔壁當鋪的老闆,就是這個小子把吊墜偷了出來。」

地中海男子伸手就想要接過秦岳手中的吊墜,在沒有搞清楚事情之前,秦岳自然不會將這東西交給任何人。

戲幕客 「我這裡有當時抵押過來的憑證,我可以證明這個吊墜屬於我。」

中年男子瞬間反應了過來,麻利的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張摺痕相當明顯的憑證,上面寫的東西很簡單。

某年某月某日,將此吊墜抵押,後面是約定的贖回期限和贖回金額。

「不要相信他,這是假的!這是他騙到手的!」

小男孩看著秦岳似乎有意向將吊墜交出去的時候,頓時大聲的阻止秦岳同時想要拉住秦岳的手臂。

「小子,你給我滾!

這東西現在屬於我!別管我用了什麼手段!」

中年男子一腳踹在了小男孩的腰間,本就有些瘦弱的小男孩直接撲倒在地,一時間沒有辦法再從地面上爬起來。

「可以把東西還給我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