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起來吧,別一會再把額頭碰壞,我又要返工了!」

唐玉說完,目光隨便的朝後面那些姑娘看了過去。

那些女孩的眼神中,有諸多複雜的情緒。

唐玉無法看清每一種,但是他看的最明顯的一種,就是羨慕。

「過去的那些衣服,就別穿了……我去幫你們找些新的衣服來!」

唐玉說罷,起身去找雲嵐。

而留下小薇等呆在這個房子里。

這些姑娘之間,自然是相互認識的,因為先前她們是同吃同住,雖然交流不多,可關係也還行!

「小薇,你感覺怎麼樣?」

「好像一點痕迹都沒有了呢?」

姑娘們將小薇包圍起來,七嘴八舌的問道。

而小薇則是充滿了幸福的說道:「感覺前所未有的棒!整個人就像是重新活了一次!」

看著小薇自信的笑容,以及全身上下近乎完美的肌膚,眾女毫無疑問是極其羨慕的。

甚至有人開始後悔剛剛的決定。

而小薇,則是在心裡默默的決定了一件,關於她未來一輩子的大事情! 在辦公室里吸了兩支煙,賀豐收走出來,袁媛交代了任務,晚上必須進入三號車間,大門已經封了,就繞道車間的後面,後面的窗戶關著,裡面栓死了,他抓住窗戶上的鋼筋一拉,鋼筋活動了,然後一用力。鋼筋齊刷刷的斷裂開來。

我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這些鋼筋是和窗扇整體焊上去的,一般的人想打開,除非用氣割。又抓住一根鋼筋,鋼筋依然是齊刷刷的斷裂。弄開兩個鋼筋就自己可以進去了,袁媛苗條的身體進去更不成問題。

入夜,宏遠箱包廠里燈火通明,幾個車間里「嗡嗡」的縫紉機聲,工人們都在趕工期。院子里里倒是靜悄悄的,天冷,沒有人出來在院子里溜達。賀豐收換上一身工裝,在三號車間後面的過道里見到了同樣一身工裝的袁媛。

「你害怕不?」賀豐收問道。

「怕什麼?」

「我覺得像做賊一樣。」

「你自己像賊。」

「賊就賊吧,白天我已經把三號車間的窗戶弄開了兩根,可以進去。」賀豐收說。

「你就是一個做賊的料。」袁媛說道。

「怕你被人當做賊一樣的抓著,所以提前進行踩點。」

兩人悄悄的來到窗戶後面,這個過道外面就是莊稼地,隔著廠房,院子里的人也看不見。

賀豐收先跳進車間,袁媛攀上窗檯,想往下跳,發現後面像是有人拉住了一樣,她驚恐的說:「你過來。」

賀豐收近前,把袁媛的衣服扯了一下,鋼筋才取下來。這樣袁媛就像是在賀豐收的懷抱里一樣。窗檯離地面有一段距離,他乾脆把袁媛抱了下來。

袁媛若無其事的拍打了身上的塵土,問道:「那幾個員工在哪裡做工?」

「就在那個角落裡。」上一次跟著老謝來過這裡,是和金劍一起來的,不過那一次是老謝遠遠的指了一下。沒有到近前,縫紉機都一樣,看一眼就算了,袁媛幹嘛要像賊一樣的進來?

袁媛先到了角落裡,扶著幾台縫紉機看了看,沒有異樣。然後袁媛彎下腰,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一個一個的往縫紉機下面照。

「縫紉機下面會有啥?都是一樣的。」

「是一樣的我也要看看。」袁媛執拗的說。看就看吧,賀豐收在不遠處等著。

袁媛一個一個的看了,來到最角落的一台縫紉機旁,她忽然叫到:「豐收,扶住我。」

賀豐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忙過去。袁媛晃晃悠悠的像要跌倒。

「你怎麼啦?」賀豐收問道。

「頭暈。」說著,把手放在頭上。

賀豐收過去扶住袁媛,忽然也是覺得一陣暈眩,他連忙屏住呼吸,把全身的血脈封住,叫到:「我們趕緊離開這裡。」不管袁媛是不是同意,抱起她就走。

來到窗口,他把兩根鋼筋往外掰了幾下,把袁媛塞了出去。然後自己跳了出來。

外面的口氣清新乾冷。深呼吸了幾口才緩過勁來。

袁媛手扶著牆,一直不說話。

「你好點沒有。來,我背住你,離這裡遠一些。」

離那個窗口遠了,把袁媛放下來。「現在好多了吧?」

「好多了,剛才不知道咋回事,一彎腰往那個縫紉機的下面看,就忽然覺得頭重腳輕。」

「你是不是病了。」賀豐收關切的問道。

「不知道,送我回去。」袁媛說。

「你在哪裡住?不會是女工宿舍吧?」

「這兩天就在女工宿舍,今天晚上回去,回酒店。郝氏大酒店。我在那裡登記的有房間。」

「好。咱們回去。」

路過大門口,看門的大爺攔住了去路。

「大爺,這裡一個女工有病了我們出去看看。」賀豐收說道。

「哦。天黑了你們慢一點。」看門大爺說著,打開了大門。

在街上攔住一輛計程車,直奔郝氏大酒店,郝氏大酒店是紅溝最高的建築,有三十多層。進到大廳,吧台服務員見進來穿著工裝的年輕人,想上去問。賀豐收不搭理她們,徑自走向電梯,袁媛低著頭,不看任何一個人。

進了房間,是一個套房,外面辦公。裡面睡覺。

把袁媛放到沙發上,摸摸她的額頭,有點輕微的發燒。「你好些了吧?」

「好多了,就是身上癢,難受,你給我把放水,我要洗澡。」袁媛直起來身子說道。

賀豐收進到衛生間,沖洗了一下浴盆,把水嘩啦啦的放上。才鬆了一口氣。看著這豪華的裝修,在這裡住一晚一定要好多錢的,這個袁媛是何苦呢?放著這豪華的房間不住,去擠亂鬨哄的集體宿舍。省報的記者就是牛,出差住這麼好的房間,她一天的補助一定不少。賀豐收胡思亂想著。看看浴盆里的水差不多了,就把水龍頭關小,走出衛生間。

「袁記者,水放好了。你可以用了。」

袁媛顯得疲憊,站起身子,往一個皮箱里拿洗漱用品。

「袁記者,還有事沒有,要不我先回去吧?」袁媛要洗澡,他覺得在這裡不合適,就說道。

「你在外間看電視,不能走。一會兒我有話問你。」袁媛說。

「您有話儘管問,需要幫助的儘管說。」賀豐收本來想說需要搓澡了儘管說,但是他不敢。

衛生間里傳來嘩啦啦的聲音,毛玻璃上映出一個倩影。

嘩啦啦的聲音攪動得賀豐收心慌意亂,不住我往毛玻璃上觀望,不住的咽唾沫。今天會有好事?他不敢想,乾脆把電視機的聲音調到大,電視節目換成了拳擊比賽,才慢慢的被電視上野獸一般的拳擊手吸引。

電視上的拳擊過去了幾個回合,一個大塊頭被對方揍得面目全非,終於支撐不住,癱倒在拳擊台上,全場一片歡呼,據說,這一場比賽雙方的出廠費上億元。算算自己的年齡已經過了,要不就參加這樣的比賽,一場比賽能得到上萬元的出場費自己就滿足了。

「想啥哩?」身邊一個聲音說,是袁媛,袁媛沐浴之後,臉色紅撲撲的,身上散發出沐浴露的香氣,美人出浴,賀豐收想起了一副古畫,這個袁媛比那個美人出浴圖,更美,更真實。 另外一邊。

唐玉找到了雲夢閣的諸位姐姐。

「雲嵐姐,你能不能給我一些你的衣服……」唐玉小聲的問道。

可即便再小聲,面對上一群武官,還是被聽了個清楚。

「喲喲喲!你們兩個偷偷的說什麼呢?怎麼不想讓我們姐們聽見啊!」

唐玉剛剛開口沒說幾句,其餘幾人就笑著湊了過來。

雲嵐也不明白唐玉要做什麼,直接開口問道。

「你要我的衣服做什麼?」

唐玉看著眾人各種離奇猜測的目光,這才把其中緣由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

眾女明白之後,自然紛紛捐助。

雲嵐想起先前唐玉跟她討要了美容靈丹,於是隨口一問道:「那靈丹你找人淬鍊出來了?」

唐玉也沒有多想直接回了一句:「嗯,是去找材料的時候,順便就煉好了!」

唐玉說罷,就消失了。可卻留下雲嵐一個人顯得有些吃驚。

「什麼?他居然能夠獨自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煉製出四品靈丹?」

雲嵐心裡對於唐玉生出了許多疑團,而且一條頭緒也沒有。

「他到底是什麼人呢?這麼年輕,而且身體力量強大到髮指!還有強大的煉藥能力,簡直是萬年難遇的奇才啊!難道他是其它幾大勢力的卧底?」

「不像啊!若是卧底,閣主早就應該看出來了,奇怪,真的奇怪!」

雲嵐一個人默默思考的同時,神色之間難免露出複雜。

周圍那幾個雲夢閣的女人打趣道。

「雲嵐姐,你莫不是看上這個小可愛了?我可奉勸你一句,那可是閣主的弟弟。閣主雖然平時不輕易發火,但是在這種事情上,哪怕閣主的修為再增添一番,她也是個女人!」

聽著這種煞有其事的奉勸,雲嵐怒喝一聲。

「你們想什麼呢!我是在想,小玉到底是師承何家,才有如此成就!」

「哦……這樣啊,原來是想打聽人家師門,然後找個同門的師兄弟?這樣啊!」

「不愧是雲嵐師姐,想的還是比我們多!比我們遠!佩服佩服!」

雲嵐面對這群喜歡瘋玩胡來的姑娘,也是毫無辦法,幾度想要張嘴辯解,可最後都放棄了,畢竟不知道她們待會還會說出什麼話來。

而唐玉則是將從雲夢閣諸女那裡要來的衣服,分發給了小薇等人。

分髮結束后,唐玉開口道:「你們先換衣服,然後休息休息,等不多時蒼雲城官軍一到,你們就隨他們進城吧!」

唐玉說完,也沒有再多耽誤,直接就出門而去。

眾人看著手中鮮艷無比的衣裳,紛紛開始更換。

可褪下自己的衣服之後,就紛紛都停了下來。

先前那種對於美艷衣服的喜歡,是來自於本性,可直到她們將自己原本的衣服換下之後,才意識到了現實!

那是一具具充滿了疤痕的身體,她們先前沒有選擇小薇那樣勇敢。而此時,就只能更加的羨慕小薇,那近乎完美的肌膚,可以說沒有瑕疵!

就連原本的那些胎記,也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而就當眾人無比的羨慕小薇的時候,小薇卻沒有穿上新衣服,直接朝著門外追了出去。

「恩公!等等!」

唐玉本來已經都要出了院子,聽見小薇的聲音,這才停下。

可一扭頭,卻發現小薇依舊不著寸縷。不由的打趣道:「不冷嗎?有什麼事情也得先穿好衣服再出來啊!」

唐玉說罷,非常君子的將頭扭向一邊。

「對不起……」

「說吧,追我出來有什麼事情?」

唐玉此時已經有了猜測。

根據先前楚天楚秋以及整個大陸的常態來判斷。

被高人拯救,改變了人生軌跡之後,必然會生出拜師學藝的心思。進而從根本上改變命運!

「恩公,小薇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親人,也無依無靠。除了這一點容貌之外,更沒有什麼謀生的本事……」

唐玉不由眉頭一皺,厲聲道:「你有雙手雙腳的,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當個普通人不好嘛?而且待會還會給你一部分錢的……」

雖然唐玉對於小薇等人的遭遇非常的同情,可是也不想成為養活她們的爛好人。

對於唐玉來說,隨便淬鍊一點丹藥,就足夠她們好吃好喝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了。

可若是她們真的那麼過一輩子,唐玉救她們的意義又在於哪裡呢?

所以唐玉真的非常不喜歡那種自己不努力,就想簡單依靠別人生活的人。

「對不起……恩公,我不是這個意思……恩公別生氣!」

小薇聽見唐玉聲音之中有點不開心,連忙著急的說道。

「那你繼續說……」

「恩公,我絕沒有想要此生靠著恩公活下去的意思,我只是想,若是恩公不嫌棄,我願意當恩公一輩子的僕人,伺候恩公起居!小薇也沒有別的本事,就會伺候伺候人而已……」

「我不需要隨身的丫鬟,你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唐玉拒絕道。

「恩公大恩,小薇自當有所回報!可小薇深知,以小薇的一身能力,就算是親盡全力,也未必能夠做的上一件讓恩公看得上眼的事情!」

聽著小薇這麼說,唐玉有些摸不透,這小薇到底要幹什麼。

隨後,小薇又道:「請恩公告知姓名,小薇也好將此番恩情銘記,若是有來世,則來世再報!」

經過這一番大磨難之後,小薇居然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將唐玉的恩情記下,這讓唐玉對於小薇的品性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我姓唐,單名一個玉!玉佩的玉!」

唐玉倒也不吝嗇,直接告訴了小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