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速戰速決!

當周圍的荊棘被火焰完全的清空的時候,火焰中的秦岳,直接從地面上跳起,倫飛還沒有想要出手阻攔的時候。

秦岳手中的短棍,直接被秦岳甩出,倫飛只能在被迫停止自己魔法的同時,向著一邊跳開。

半空中的秦岳,直接將鉤爪甩出,繩索帶著秦岳的身形,直接飛出了荊棘叢的範圍。

「岳山!」

倫飛箭矢不妙,急忙給站在自己前方的岳山打聲招呼,同時掉動著自己體內的魔能,發動魔法,想要將秦岳重新圍困起來。

但是,已經逃脫出來的秦岳,又怎麼會第二次被倫飛困住?

腳下的加速裝置直接打開,施展起蛇形步的秦岳,身影如鬼魅一般,在樹榦上不斷的移動著,並且急速的貼近著二人的位置。

「幕牆!」

岳山見狀,快速的使用自己的魔能,在半空中繪畫著法陣,土黃色的光芒亮起,二人腳下的地面出現了明顯的震動感。

岳山的面前,一道寬大的岩石牆壁正在快速的升起,直接橫亘在秦岳與二人的中間。

還沒有等到岳山松上一口氣,眼前的岩石牆壁,一道道細微的裂痕快速的生長著,幾秒鐘的時間,裂紋布滿了整個幕牆。

隨著「砰」的一聲,大量的灰塵從崩碎的幕牆上面飄落,籠罩著二人的身形。

「咳咳咳」

有些猝不及防的二人,被灰塵蓋得灰頭土臉,不斷的在塵土之中咳嗽著。

「藤甲!」

倫飛在見到幕牆上面出現裂紋的那一刻,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始運行自己的模魔能,繪畫著這個三階木系防禦魔法。

當幕牆崩碎的時候,倫飛的魔法也同時完成。

通用魔法,清晰術!

狂燕突襲!

塵埃之中只見疏導身形不斷的飛躍著,原本已經快要落下的塵埃,再一次的被激起。

倫飛的藤甲僅僅完成一部分,就已經停止了繼續覆蓋,他的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而遠處荊棘花叢中的岩石巨人,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崩碎成一堆碎石。

「得快點離開這裡了。」

飄飛的塵埃之中,滿身塵土的秦岳,一瘸一拐的慢慢走出,他的腿部已經被荊棘刺得傷痕纍纍,已經影響到了他的行動。

常年在迷霧森林中的秦岳,能夠覺察出來,周圍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自己必須要立刻從這片區域離開,而且自己身上的傷口必須要在短時間之內進行處理。

當秦岳遠離沒有幾分鐘的時間,剛剛才爆發了戰鬥的區域,一個人偶有些突兀的從地面上生長出來。

「看來,我是錯過了一場好戲啊。」

人偶慢慢的觀察著地面上戰鬥的痕迹,用著生硬的聲音慢慢的說著,隨後,人偶便是直接枯萎掉了。

正如所有人預料的那般,從十一區開始,參賽的學員們便是開始算計與反擊的戰鬥,而有關於各系登頂的討論,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激烈。

但是,大部分觀賽的人員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比賽開始之前非常活躍的雷系,卻彷彿是消失在這場比賽之中一樣,沒有任何的動作。

———————

建了個群37530..9208,有什麼建議或是看法,可以直接在裡面和小雨說

評論區的書評數量一直在漲,但是我看不到具體評論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著,淘汰區域已經變更了四次,時間也已經過了九個小時,比賽地圖上過半的區域都已經消失。

而賽場上面依然剩下著一百一十五名參賽人員。

但是,所有人都開始變得謹慎起來,就算是相互遇到,也會相互提防著慢慢的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

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沒有人會出手搶奪他人的銘牌,一旦無法在短時間之內成功搶下對方的銘牌的話,那就是為他人做嫁衣。

「嘿嘿,這個小子居然只有二階的魔法波動?他是哪一個班級的?居然還有這麼弱的人進來?而且還進入到第八區都沒有人淘汰掉這個小子?」

樹榦上一直隱匿著的良工,看著下方小心翼翼的行走著的身影,心中不禁稍稍的激動起來。

畢竟在這種時候,還能夠遇到這種鹹魚的機會可是不多。

良工小心的等待著對方走到自己最有把握的範圍之內,默默地運行著自己的魔能,等待著最佳的時機。

良工想要一舉建功,帶著對方的銘牌撤離這裡。

「消失了!」

但是,當良工的精神力完全的鎖定了對方,幾乎就要發動突然襲擊的時候,對方卻是已經從自己的感知之中消失。

等到良工再一次的抬頭的時候,對方的身影也已經消失無蹤。

良工頓覺不妙,立刻起身準備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反應倒是挺快啊。」

御鬼者傳奇 當良工站起來的時候,他的眼前竟是忽的出現一個身影,而對方的手中拋飛著的好像是…

當良工低頭看向自己胸前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開始消失。

天空中記錄的數字再一次的減少。

「誒,越往後面,能夠遇到單個人的情況就會越來越稀少了,而且我的魔法好像就越開始乏力了。

特殊班的人,從比賽開始到現在我居然一個都沒有遇到」

這個人,正是源樂心,他憑藉著自己的隱匿魔法,利用其他參賽者小看自己的心理,從開始到現在,他已經淘汰了五個人。

但是,隨著比賽的進行,他能夠得手的對象開始變得越來越少,甚至有幾次源樂心差一點被對方抓住。

源樂心沒有辦法尋找到特殊班的同伴,只能夠小心再小心,他也不知道憑藉自己這接近於三階魔法師程度的力量,到底能夠走到什麼地步。

整個賽場從第八區域開始,高大喬木的數量開始大量的減少,低矮灌木的數量增多,陸地小型魔獸的數量同樣開始增多。

行走在這片範圍中的所有學員,都需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一個不注意,很有可能就會被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的魔獸給淘汰掉。

正當源樂心準備從這裡離開,前往下一個安全區域的時候,距離他的不遠處竟是傳來了強橫的戰鬥波動。

「嗯?這種時候居然還會有人發生這種戰鬥?去還是不去?」

感受著那強烈的波動,源樂心的心中有些糾結,畢竟他的實力有些弱,這種波動吸引來的人肯定不會少。

自己靠近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其他人給淘汰掉,但是,不去的話,萬一有什麼便宜撿的話,那自己豈不是很虧?

毒妻入局 思量了幾秒鐘之後,源樂心便是決定看一眼再說,他的隱匿魔法還不是那麼容易被人破解的。

當源樂心趕到的時候,戰場外圍已經有人正在看著了,在保持了安全的距離之後,源樂心才算是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戰場中央。

戰場上原本非常茂密的灌木,此時已經化為焦灰,並且顯得坑坑窪窪,沒有熄滅的火焰,還在焚燒著戰場的邊緣。

「水系對上火系了?看這個架勢,貌似火系的傢伙稍微的強上一點啊?」

源樂心小心的看著戰場中心正在戰鬥著的二人,默默地等待著有可能出現的機會。

「曼凡姐姐,把你的銘牌叫出來吧,你是打不贏我的。」

與曼凡對上的是一個滿頭櫻色頭髮,身材很好的美少女,此時的她明顯佔據了上風。

「瑞欣,有本事的,就從我這裡把銘牌搶過去啊。」

曼凡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對方的動作,瑞欣是與她同齡的孩子,雙方的父母雖然關係很好。

但是,眼前的這個瑞欣卻是因為魔法屬性的緣故,同自己的關係有些微妙。

而且,在二人進入到洛心學院之前,一直都是曼凡穩穩地壓過瑞欣一頭,而現在,瑞欣實力卻是隱隱的超過了曼凡。

火焰同水花碰撞在一起,空氣中瀰漫著大量的水蒸氣,將二人的身形籠罩起來。

溫度在慢慢的提高,曼凡的胸口已經開始發悶,施展魔法的速度正在緩緩地下降,而且她也能夠感受的到的是,周圍已經被吸引了很多人。

只要二人消耗到一定的地步,很有可能就是面臨雙雙被淘汰的局面。

「爆炎術!」

霧氣中響起一聲嬌喝,火紅的法陣瞬間成型,直徑超過一米的火球幾乎是貼著曼凡的臉出現。

她的髮絲都已經因為高溫而發散出一股燒焦的味道,曼凡心中一凜,水霧太多她竟然連瑞欣何時繪畫法陣都不清楚。

爆炎術,可是三階魔法師才能夠掌握的魔法,它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將火系魔法師的魔能作為燃料爆發出來。

短時間的爆發程度,隨著火系法師注入魔能強度直接掛鉤。

火球已經逼近,曼凡想要直接躲避已經不可能。

半空中冰藍色法陣瞬間成型,水流從法陣中傾瀉下來阻隔在火球與曼凡的中間。

二階水系魔法,水幕。

但是,水幕也僅僅是阻擋了一瞬而已,爆炎火球僅僅是縮小了一圈,還是向著曼凡撞去。

感受著那股強烈的熱量,曼凡的目光之中出現了一股決絕的味道,冰藍色的光芒在水霧中亮起,法陣瞬間成型。

強橫的魔法波動令所有觀戰者心中一驚,一些謹慎的參賽者已經開始後撤。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淘汰掉吧!」

她不想輸給眼前的瑞欣,爆炎火球已經來到了眼前,留給曼凡的選擇,只剩下魚死網破這一路可走。

但是,正當曼凡注入魔能準備發動魔法的那一刻,從她的側面,一枚冰藍色的水箭筆直的穿過了爆炎火球。

火球彷彿是一顆被針扎到了的氣球一般,瞬間在半空中消散,而空氣中瀰漫著的水霧,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消失著。

———————

建了個群37530..9208,有什麼建議或是看法,可以直接在裡面和小雨說

評論區的書評數量一直在漲,但是我看不到具體評論 「龍馨!」

曼凡有些驚喜的回身看去,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俏生生的站在戰場的邊緣。

她手中魔法杖的光芒,正在慢慢的消失著,剛剛出手的,正是龍馨。

「哼!你居然叫幫手!」

瑞欣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周圍已經完全消散掉的水霧,再看著龍馨手中的法杖,頓時知道了是怎麼一回兒事。

曼凡的幫手已到,周圍也已經圍繞了不少的參賽者,瑞欣再出手的話,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傻子了。

曼凡看著快速離去的瑞欣,心中不禁嘆息了一聲,這裡是賽場,她不能夠輸在瑞欣的手中。

「你沒事吧?」

有龍馨的地方,自然就會有安然,安然看著曼凡髒兮兮的模樣,伸出自己的手掌,將地面上坐著的曼凡拉了起來。

「魔能消耗的有些厲害,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傷,休息一段時間應該就可以了。」

曼凡輕輕的搖了搖頭,四周圍著許多還沒有離去的參賽者,她們得離開這個地方。

龍馨默默地站在原地,手中的魔法杖慢慢的亮了起來,半空中一個不大的法陣亮起,一個水球正在慢慢的增大著。

「喂,還不快走?人家要清場了!」

還在一邊看著的源樂心,身後忽的被人用手掌拍了一下,源樂心頓時跳了起來,半空中一個扭身,手中的短劍直接向著自己身後揮去。

「你想謀殺啊?」

源樂心的手腕直接被對方抓住,源樂心無法再向前刺進半分。

但是,看清了來人的模樣的源樂心,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差點嚇死我了,秦岳,你什麼時候到我身後的?」

源樂心故作后怕的用著手掌輕拍著自己的胸口。

「快點走,那個小姑娘不簡單,她不會在這種情況下無故浪費自己魔能的。」

秦岳並沒有過多的與眼前的源樂心交流,而是直接拉著他離開了那個地方。

秦岳二人沒有離開多長的時間,他們的身後便是響起了幾聲慘叫,聽的源樂心一陣的心驚。

「龍馨,你這麼做的話,小心以後沒有人找你玩了啊~」

當水球的直徑增大到一米左右的時候,幾秒鐘的時間便是向內壓縮成了拳頭大小,下一刻便是向著遠處飛去。

聽著邊緣傳來的慘叫聲,正在休息著體力的曼凡微笑著看著一邊已經收起魔杖的龍馨。

「誰叫他們想要做些壞事的?而且,我不想和他們一起玩~」

龍馨撅起自己的嘴巴,慢慢的跑到曼凡的身邊,一字一句的向著曼凡說道。

「那,龍馨還記不記得我們之前的約定呢?」

曼凡輕輕的用著自己的手指捏了捏龍馨的小臉蛋,低聲的向著龍馨問道。

「凡姐姐,你說的哦,我進入前八之後,就帶我去吃星痕城最好吃的甜品~」

龍馨聽著曼凡的聲音,兩個眼睛亮晶晶的看著眼前的曼凡。

「安老師總是兇巴巴的,而且還總是管這管那,萬一,萬一安老師生氣的話,凡姐姐可一定要幫我!」

龍馨似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一般,可憐兮兮的看著眼前的曼凡。

「你放心吧,只要你在八強比試的時候能夠全力以赴,安老師那邊,我幫你搞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