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試看吧,我調查的時候王悅他們也會調查,兩邊的調查是同時進行的,我受不了警方調查的那些條條框框,所以單獨把我放進一個專案組裡其實挺符合我心意的。」洛川擺了擺手道。

「我剛才替你答應了彤彤明天帶她去玩的,算了,你這個是正事,到時候我和彤彤解釋吧。」趙梓馨愁眉苦臉的說道。

「好,麻煩了,就和彤彤說等這一次解決后我帶她去遊樂場玩。」洛川想了想說道。

「這個可以,這丫頭最近還真的念叨想去遊樂園玩,但我和你爸都沒時間,本來就想讓你帶她去的,用這個應該能應付一陣子。」 豪門新歡 趙梓馨點了點頭說道。

「那我就先回房休息了,不出意外的話可能會在局裡住上一陣子,我一會兒會收拾好行李,明天開始盡量不要給我打電話。」

「好,雨眠那邊你和她講了嗎?」

「還沒……」洛川一拍腦袋,差點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你還是和雨眠解釋一下把,不然突然失蹤這麼長時間,換做誰都會著急的。」趙梓馨開口道。

「好,我回房間就和她解釋。」

「那就行。」

……

「雨眠?」

回到房間后,洛川立馬撥通了丁雨眠的電話,怕在耽擱一會的話會打擾到她的休息。

「怎麼啦,想我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丁雨眠有些慵懶的聲音。

「嗯嗯,想你了,還有件事需要順便和你說一下。」洛川一笑答道。

「說吧,什麼事。」

「明天開始我可能要失聯一陣子了。」

「什麼?」丁雨眠瞬間就緊張了起來,連聲調都隨之提高了幾分。

「是這樣的,今天發生了一起案子,所以警方那邊找到我希望我能加入他們成立的專案組,擔任組長的職位,之後由於種種因素很可能我要在警局裡住上一陣子,而且會極大限度的減少與外界交流,所以我提前和你說一下,怕你到時候著急。」洛川急忙解釋道。

「啊……嚇死我了,可以啊。」丁雨眠瞬間鬆了口氣道。

「你怎麼同意的這麼快?」這下洛川反倒有些不解。

「這就是屬於你的領域呀,一開始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給我緊張壞了,只要你能注意好自己的安全,別太熬夜別太拼,這些沒關係呀,我支持你的。」丁雨眠笑著說道。

「……」

「謝謝。」思索了片刻,洛川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和我說什麼謝謝,我喜歡你啊,支持你是理所應當的。」

「等我有時間就會聯繫你的。」

「好,不過別耽誤了正事就好。」

「我自己有分寸,沒事的。」

「你的助手是王局長嗎?」

「不是。」

「那是誰啊?男生還是女生?」

「我也不知道,我讓王悅幫我找一個懂專業知識且時間充裕加話少的助手,還不知道她那邊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呢。」

「哈哈哈,你這要求蠻苛刻的,懂專業知識就算了,時間充裕的話總可以擠出空閑時間也不算太難,但是這個話少,哈哈哈。」

「耳根子清凈一點,不然會打亂思路的……」 第二天一早,洛川早早的便從床上坐了起來,洗漱完成後,拎著自己的手提箱便離開了洛家大院。

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十分鐘過後,在上海市警察局門口停了下來。

結完車費后,洛川便推開門走進了一樓大廳,由於上一次在校園連環殺人案期間洛川在局裡面分析了不少線索,最後也是推理成功的抓到了王傑,所以大多數人已經熟識了洛川,和他打了聲招呼。

「咦,姐夫?你來找悅姐啊,她在樓上辦公室呢。」張思佳抬起手指了指二樓王悅辦公室的方向,之後笑嘻嘻的看著洛川說道。

洛川滿頭黑線,不過也不好對人家說什麼,向張思佳點了點頭后便徑直走向了二樓。

「你來啦?」

洛川敲了敲王悅辦公室的門,發現門並沒有關,就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嗯,在忙嗎?」洛川走進辦公室里,之後順手將門關上,來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還不是案子的事嗎,一點頭緒都沒有,要煩死了。」 豪門歡:狂少掠愛 王悅焦躁的撓了撓腦袋,之後無奈的嘆了口氣。

「別著急,慢慢分析,主要還是要保證自己的情緒穩定,不然會影響到推理結果的。」洛川勸慰著說道。

「算了,我也就和你抱怨抱怨,一會就好了,你要的安靜小屋和話少的助手我已經準備好了,帶你去看看?」王悅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

「好,等你忙完再帶我去也來得及。」

「算了,先帶你過去吧,你的助手早就到了,估計已經等了有一會了。」

「那咱們走吧。」

「你就不好奇一下你的助手是誰嗎?」

「這有什麼可好奇的?」

「好吧,一會你就見到了。」王悅無奈,帶著洛川來到了為他準備的房間。

「這是昨晚加急收拾出來的,除了我以外基本上沒人會來打擾你,你可以放心在裡面研究,裡面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也全都有,如果還是缺什麼的話記得和我說,我會去給你準備的。」 顧少的天價前妻 王悅帶著洛川走到了走廊盡頭的拐角處,之後在一間房門緊閉的屋子面前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了對吧?」洛川指了指眼前的房間道。

「對,我帶你進去吧。」王悅伸出手敲了敲門,之後便推門走了進去。

「她好像在看書沒有聽見,那我就送你到這了,加油啊小偵探。」王悅一笑,之後退出到房間外將門關好便離開了。

洛川向屋內的工作台方向走了過去,王悅為他找的助手是一名女孩,可他不知為什麼感覺非常熟悉。

「你好。」洛川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你來啦?」

「沈聽雨???」

女孩聽到聲音后,意識這才從書中抽離出來,急忙從工作台上站了起來,轉過身看向了洛川。

「怎麼了?我不能來嗎?」沈聽雨一笑說道。

「那倒不是,只是有點意外。」洛川搖了搖頭說道。

洛川真沒想到王悅會請沈聽雨來當他的助手,不過仔細想想,自己提的那些要求好像沈聽雨還真的都挺合適……

「很高興為你服務。」沈聽雨臉上掛著一抹笑容看向了洛川。

「別別別,服務可不敢當,我就是自己一個人有些處理不過來,想找個助手幫忙整理一下資料和梳理一下線索,不過如果是你的話還能和我一起探討一下案情,也還蠻不錯的。」洛川友善的笑了笑。

「那就行。」

「那就不耽誤時間了,案情資料放在哪裡你知道嗎?」

「知道,我去幫你拿過來。」沈聽雨急忙跑到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王悅一大早就送過來的案件資料,之後放在了洛川的辦公檯上。

「麻煩了,我現在要梳理一下資料,你可以自己先做些什麼。」洛川說完,便將注意力轉到了案情上。

沈聽雨是個聰明的女孩,知道現在不能打擾洛川,所以她便拿了一本書,靜靜的坐在洛川身後的沙發上翻看了起來。

洛川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後將那疊厚厚的案件資料分成了三類。

一類是最早的錦繡珠寶劫案,一類是關於常正浩一案的線索,一類是關於昨晚須明亮一案的線索。

目前為止線索最多的還是關於那起錦繡珠寶劫案的資料,畢竟影響極其惡劣,而且也造成了社會上極大的恐慌,其次就是常正浩一案,最慘的便是關於須明亮一案的線索,只有薄薄的一張案件資料。

洛川將三類案件資料分別裝到了三個抽屜中,之後留下了常正浩一案的線索,他的想法是先從常正浩一案入手。

因為不管是常正浩還是須明亮,都是錦繡珠寶劫案的犯罪嫌疑人之一,如今他們陸續被害,背後的緣由究竟是什麼?這些都是目前需要優先思考的。

而常正浩一案畢竟洛川屬於親身經歷過,能回想起的線索肯定更多一些,所以便打算優先從常正浩一案入手。

當時洛川拍下過常正浩的屍體照片,在事後洛川也是將那張照片列印了出來,如今派上了用場。

通過照片上的線索來分析,常正浩的瞳孔張大,顯然生前處於極度恐懼的狀況,面部表情十分猙獰也證實了這一推論。

常正浩胸前插著一把匕首,拍照時還在往外滲透著血跡,推測的死亡時間應該離洛川清醒的時間相隔不久。

常正浩的頭上有好幾道刀傷的痕迹,他的顱骨嚴重的凹陷了進去,生前明顯遭受過嚴重的毆打和虐待,根據以上幾點,當時洛川判斷是一場仇殺。

但最讓洛川在意的並不是這點,而是在山洞口處堆放的那些大量金銀珠寶,在他和蔚雨思進洞前並沒有發現這些,而且正常情況下洗劫完珠寶店難道不應該趕緊躲起來避避風頭,風頭過後在開始分贓嗎,怎麼會連夜跑到山洞裡,還將那些珠寶就這樣明晃晃的置放在了山洞的入口處,還無人把守看管。

這未免也太奇怪了,洗劫完珠寶店,不僅沒有隱藏自己的行蹤,反而還像挑釁警方一般頻頻的出現在他們監控的視野內。

雖然到最後也沒有抓到他,但問題就在於常正浩他到底想幹什麼,所有的行為都有些難以理解,況且身手如此矯健的常正浩又為何會慘遭殺害。

與常正浩一起出現在山洞並且迷暈蔚雨思的人又是誰,會是須明亮嗎,如果是須明亮的話這起案件反倒簡單了一些。

首先他們都是那伙犯罪嫌疑人中的成員,如果確定出沒在山洞附近的另一個人就是須明亮的話,就可以推測出那批被閑置在山洞口的珠寶究竟有何作用。

現場只發現了常正浩一個人的屍體,並沒有其他人遇害或者出沒的痕迹,那麼殺害常正浩的人究竟是不是須明亮呢?

如果是須明亮的話,對常正浩突然下手很大可能就是因為分贓的問題,之後來不及將珠寶轉移就被洛川給逃了出來。

可那扇原本緊閉著的洞門卻又像刻意被打開的一樣,洛川相信只要是一個有腦子的人,就不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

這起案子矛盾的點太多了,而且前後都不符合邏輯,目前通過已知的線索,殺害常正浩的人應該不會是須明亮。

因為如果兇手是須明亮,那麼就大概率是因為分贓的問題,而且自己和蔚雨思多半也不會逃出生天。

畢竟錦繡珠寶劫案,他們已經背負了七條人命,如今在殺掉常正浩,自然沒必要對他和蔚雨思手下留情,而且放置在洞口處無人看管的珠寶也證實了這一點。

如果與須明亮無關,那麼殺死常正浩的人一定對他有著極大的仇恨,才會在他生前用盡酷刑,最後釘在了山洞的牆上。

而且只有在血海深仇面前才會那樣無視一筆財富,報完仇就離開,而且還放了洛川和蔚雨思一條生路,是不是這名兇手的本質其實是善良的,只是單純想殺掉常正浩而已。

如果是這樣的話,放走洛川就情有可原了。

「聽雨,幫我找找有沒有黑色的畫筆。」

「啊,好的,我記得這邊……找到了,給你。」沈聽雨急忙放下書本,翻找出一隻黑色畫筆遞給了洛川。

洛川走到了一塊白板面前,之後將常正浩和須明亮的照片貼在了上面,之後用黑色畫筆在兩人之間連接了一道虛線,上面寫著「同夥」二字。

而在常正浩照片的左下方畫了一個問號,下面標註了「神秘人」三個字,並且在神秘人與常正浩之間連接的虛線上寫了「疑似兇手」的字眼。

沈聽雨在一旁看著洛川,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並沒有出聲打擾。

洛川又在上面填寫了一些案件內容,之後放下了畫筆,看著白板分析了起來。

「如果殺害常正浩的兇手是因為仇殺,那就必須知道常正浩做過什麼事惹怒了兇手,目前已知的就是那起錦繡珠寶劫案,其中有七名受害者身亡,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名兇手應該不止會很常正浩一個人,同為一個團伙的須明亮應該也會在他的復仇範圍內……」 「你在這裡等我,我要出去一趟。」洛川起身說道。

「去現場嗎?」沈聽雨不愧被稱為才女,瞬間便猜出了洛川心中所想。

「嗯。」 妖魔哪里走 洛川點了點頭道。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沈聽雨有些期待的問道。

「嗯……走吧。」洛川想了想,最後還是同意了下來,因為有些東西確實需要有另一個人的幫助,不然僅憑他自己一個人可能無法還原現場。

「真的?太好了!」沈聽雨有些激動道。

「不至於吧,趕緊準備一下,咱們即刻出發。」

「不用準備,在你來之前我已經準備好了。」沈聽雨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那就行,走吧。」洛川披上外套,之後離開了房間。

沈聽雨拿起了一個像是小飯盒一樣的東西,之後將門鎖好后急忙跟了上去。

「走吧。」

洛川昨晚已經吩咐過王悅為他準備一輛車子,以便他出行無阻,由於洛川沒有駕照,自行車又顯得太過於白痴,摩托車王悅還怕洛川受傷,所以便給他備了台高瓦力的電動車。

洛川向沈聽雨招了招手,之後先行一步跨上了車子。

沈聽雨一路小跑的趕了過來,之後看了看停靠在眼前的電動車,有些犯難了起來。

「怎麼了?放心,我開車很穩的。」洛川以為沈聽雨是害怕他的車技,便出聲解釋道。

「不是這個原因,就是我要是坐上去的話……可能就要抱著你了……」沈聽雨臉色一紅說道。

「對啊,不然會有危險的,你上車后抓緊我,咱們也爭取儘快到達目的地。」洛川點了點頭道。

「那好吧。」沈聽雨做出了決定,將自己帶的小鐵盒放在了車的後備箱里,之後便抬起腿跨了上去。

「坐穩,可能會比較刺激。」洛川一笑,之後猛然啟動油門,只見車子嗖一下的就竄出了警局,嚇的沈聽雨瞬間花容失色,急忙彎下腰緊緊的抱住了洛川。

目的地為平景村,憑藉洛川極快的速度和高超的車技,兩人在一個小時左右便到達了平景村,駛進村裡后,洛川放慢了車速,之後找了個位置將車停靠了下來。

「到地方了,剩下的咱們就要用走的方式前進了。」

「沒問題。」沈聽雨小臉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害羞導致還是因為心情激動導致,總之不可能是被凍的,因為她在行進過程中可是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藏在了洛川身後的。

洛川和沈聽雨二人來到了蔚家附近,上一次洛川就是在這裡送蔚雨思回的家,之後再往回返的途中,也就是現在的位置,發現了一個黑影,然後洛川便一路跟著他來到了那個山洞。

「你可不可以先站在這裡,之後目光不要刻意的看我,就往前看就行,我會從側面一閃而過,你看看能不能發現我。」洛川看向沈聽雨說道。

「好的。」沈聽雨點了點頭道。

洛川來到了右側的小巷子里,見沈聽雨很自然的在看著前方,之後果斷瞬間爆發出了自己最大的速度,向前方不遠處的另一條小巷子里沖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