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的那三人,已經亮起了靈骨,打算朝著唐玉動手。

「聽說,你們有一個人是武師三重?」

唐玉認真的發問。

「哼,你不過一個武士而已,讓你見識見識武師的力量!」

說著一個人就朝著唐玉沖了過來,靈氣捏在手中,看起來自信十足。

唐玉淡然一笑。

「武師嗎?那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武師真正的力量!」

孫正浩對於唐玉的實力,還停留在小半年前。

那會的唐玉,的確是個武士,而孫正浩根本不認為有人能夠在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裡,從武士突破到武師!

然而,現實很快就打了孫正浩的臉。

唐玉同樣亮起淡淡的靈氣,可二人一接觸。

孫正浩的手下就直接飛了出去。

面對這種平平淡淡的武師,唐玉甚至不用武技,單憑身體的力量就能夠將其碾壓。

「武師?」唐玉輕笑著反問一句。

又是兩拳出手。

原本囂張無比的三個人,已經通通倒下。

「不是要讓我見識見識武師的厲害嗎?怎麼不行了?」

唐玉轉過頭,看著孫正浩。

孫正浩獃滯了。

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這未免也太恐怖了!

「你究竟是人是鬼!」

孫正浩看著一步步逼近的唐玉,嚇得說話都開始打結了。

「我當然是人,不過,你很快就要變成鬼了!」

唐玉淡淡的舉手,準備結果了孫正浩。

可就在此時,龐箭突然開口了。

「小玉,等等,我有幾句話要問!」

「孫正浩,你是在我跟尚娟好之前,是不是就跟她有一腿了!」

孫正浩顫顫巍巍的看著唐玉,不敢說話。

龐箭加大了聲音,又問了一遍。

可見孫正浩依舊不答,龐箭也惱了,抄起一邊的椅子,狠狠的砸在了孫正浩的頭上。

等時間,鮮血流淌。

孫正浩這時吃痛,才大著膽子回答道:「是,然後我才讓她接近你,最後嫁給你……」

龐箭恍若雷擊一般,喃喃自語道:「也就是說,那個女人的心,從來沒有一天,是屬於我的!」

「哈哈哈!哈哈哈!」

龐箭突然一陣大笑,隨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果然,我除了錢,真的是一無所有!可如今連錢都沒有了!怪不得,怪不得啊!」

唐玉看著龐箭這樣,著實心疼。

俯身拍拍龐箭的肩膀。

「兄弟,你還有我,這些人負你,我們總要報復回來的!」

可龐箭這樣的心境,卻不是一點時間能夠恢復的。

整個人還是恍恍惚惚的。

而就在此時,外面突然有人大喊道:「王捷大將軍到!」

本來已經心如死灰的孫正浩,突然眼前一亮。

「哈哈,天助我也!王捷將軍乃是武官,看他來了,你怎麼辦!」

「唐玉,你不是能嗎?你不是厲害嗎?待會,讓你好看!」

孫正浩擔心唐玉再度出手,連忙貼著房間的一側,朝著門口跑去。

王捷踏進門的瞬間,唐玉就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而此時,孫正浩已經跑到跟前,「將軍救我,他要殺我!」

王捷眉頭一皺,孫正浩對於他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人。

「你是何人,膽敢當眾行兇!」

王捷一聲大喝,順便上下打量著唐玉。

王捷多少能夠看出唐玉的修為。

心中暗道:「不過區區武師,為何有種莫名其妙的壓力呢……」

反觀唐玉,打量了一番王捷之後,道:「你是北齊軍官?給你三秒鐘的時間,滾,不然就打算死在這裡吧!」

王捷瞬間就被唐玉狂妄無比的話激怒了。

他本來就是個將軍,對於自己的武技戰力,還是極為自信的。

「哼,黃口小兒,本來不想殺你,可你卻膽敢輕蔑於我!」

「辱我者,死!」

王捷大喝一聲,青色的靈氣覆蓋全身,朝著唐玉襲來!

面對上一個武官,實力超過唐玉整整一截,唐玉也不敢大意。

同樣的,靈氣全開。迎了上去。

電光火石之間,二人拳腳已經打了十幾招。

不分上下!

王捷心裡十分震驚,他的手法,乃是軍中特有的戰法,狠辣有效。

尋常人,除非是靈氣碾壓,不然基本上沒有人能夠在技巧上戰勝他,而唐玉,卻跟他打了個平手。

這讓王捷非常懷疑,唐玉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賀豐收一直在餐廳里打雜,聽見郝蔓叫嚷,小跑著過去,以為郝蔓有什麼吩咐。

郝蔓拉著賀豐收的手,親昵的往他肩膀上一靠。「爹,這就是你的女婿,你看看行不行?」

郝德本本來是同著眾人發泄一番心裡的怨氣,這個黃俊今天雖然有點唐突,但是給郝德本長了面子,真要是把郝蔓嫁給他,也是一樁美妙姻緣。可是郝蔓的表現實在令人大跌眼鏡。剛才的幾句話已經吧他氣的七竅生煙,見郝蔓隨手從服務生里拉出一個窮小子。已經是面色發白。叫到:「哪裡蹦出來的野小子,給我攆出去。」

郝德本平時都有保鏢在身邊,這時候就從暗處過來,推搡這著賀豐收往外走。賀豐收心裡像爬進了一隻螃蟹,這個郝蔓,你家裡的事,坑裡找不到我、河裡找不到我,幹嘛把我拉進來。這幾個大漢,要把我趕我出去,我是走還是不走?不走,你老爹說話了,他會很生氣。走吧,你說讓我寸步不離,關鍵是我走了,你郝蔓就沒有一點面子了。

賀豐收遲疑著,站在原地不動。郝蔓忽然的衝到賀豐收的面前,說道:「爹,你不是急著要把我嫁出去嗎?我把人給你找來了,你這樣對待人家,是不是有失你這個老丈人的風範。你看看,是不是願意?得給我一個話啊!要不,我和賀豐收一起給您磕一個頭,祝您老生日快樂萬壽無疆?不過您得把紅包準備好,紅包小了,紅溝人會笑話您的。」郝蔓嬉笑著說。

「滾,滾,攆走,攆走。」郝德本氣的直拍桌子。

幾個大漢推搡著賀豐收往外走。賀豐收氣沉丹田,紋絲不動。郝德本見賀豐收一動不動,愣了一下。說道:「你小子是誰?做什麼的?」

「爹,你真是貴人多忘事,他叫賀豐收,是梁滿倉的表弟,來紅溝打工的。上一次商會,他和齊妍給您送了一個大紅包,您就忘了?」郝蔓說道。

郝德本心裡咯噔一下,梁滿倉的表弟,上一次牛黃來,隱隱約約的聽說這個賀豐收在裡面做了手腳,牛黃一個老江湖栽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手裡,就是他?

一個窮打工仔,想要成為郝家的乘龍快婿,未免有點牽強,儘管賀豐收儀錶堂堂,相貌英俊。和梁滿倉這些年的間隙,也讓郝德本彆扭。

見郝德本不說話,郝蔓拉住賀豐收的衣角,說道:「跪下,拜過岳父大人。」不由分說,在賀豐收的腿上踢了一腳,和他一起跪倒在地,「蹦蹦蹦」的磕了三個響頭。

見郝蔓胡鬧的更不成體統,郝德本站起來就要走。郝蔓攔住,往郝德本的衣兜里掏,抓出幾個厚墩墩的紅信封揣進衣兜,裡面一定是不少的賀禮了。「爹,我就替你發紅包了。」

郝德本還是要走。郝蔓說:「爹,我要出嫁了,你準備給我什麼嫁妝,是這座酒店?還是郝氏商貿城,要麼就是鶴鳴湖或者是二郎山。 總裁新婚十二天 這四件東西,你至少給我兩樣。,要不,我就不嫁,給郝家當一個老姑娘,給您養老送終。我郝蔓嫁出去了,也是寒酸,說不定啥時候就給你退貨了。或者是你把你的商會會長讓給我。你考慮吧!」

郝德本真是無語了。

「爹,你要是沒有意見,我們兩個就走了,祝您生日快樂。」

出來酒店,郝蔓說道:「你開車。」

「去哪?」

「回桃花島啊!」

路上,郝蔓把兩個厚墩墩的信封扔給賀豐收,說道:『老頭子送你的,你的頭不能白磕。』

此刻,省城大劇院,隆重的三八節晚會正在上演,來自省里的領導,以及各行業的巾幗英雄齊聚一堂,文藝節目與表彰活動交叉進行。周玫帶領的宏遠女工表演隊伍果然被安排成壓軸節目。一百人的表演隊伍,倉面震撼,女工們一個個精神抖擻青春靚麗,矯健的舞步,青春的面龐,引來陣陣掌聲,帶有鳳凰涅槃商標的包包在女工們的手裡不斷的變化著,演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周玫作為女工的代表接受了採訪,她介紹了自己從一個打工妹到企業老闆的歷程,並對以後的發展規劃做了介紹,立志做好民族品牌,把企業推向國際市場。

······

桃花島三號別墅,郝蔓癱在沙發里,說道:「小子,今天晚上你撿了一個大便宜,現在紅溝人都知道我找了一個打工仔做丈夫,你願不願啊?」

「郝總,我知道今天晚上你生氣了,是給大老闆置氣的,你說說而已,我不會當真,你說過我就是你的一個奴才。」

「我要是當真呢?」

賀豐收笑笑。說道:『我今天只不過是你和大老闆開戰的工具而已。』

「我說是假如。」

「那就等到假如我有了一個億的資產。」

「哈哈哈······小子有志氣,志向遠大,好好努力吧!你是不知道,老頭子早就想把我嫁出去,嫌我在紅溝礙手礙腳。我就是不嫁,我準備招一個上門女婿,氣死那個老頭子。老頭子是怕我分他的財產。」郝蔓說道。

「那是你們的家事,我不好評論。」

郝蔓坐在沙發里,捧著大茶杯慢慢的喝著,賀豐收知道她在等什麼,她在等十二點的鐘聲,這個女人已經被午夜凶鈴搞的神經兮兮。不過了十二點她是睡不著的。賀豐收想到了那組數字,3.8,2.6,東,和桃花島3相結合,不就是這座別墅里的秘密嗎?2.6,3.8,要是一個是高度,一個是深度,不就是牆壁上的秘密?這個坐標位置要是準確,秘密就在二樓,看一樓的建築設計,對應二樓,這個位置就在二樓的主卧內。

郝蔓不讓上二樓,就是上了二樓,也不一定回讓自己進她的卧室,就是進了卧室,牆壁上一定進行了裝修,也不會看出什麼。思考一陣,就說道:「郝總,我以前在老家的時候,和寺院里一個老道看過風水,學過周易,要不要我給你看看。」

郝蔓不相信的看著賀豐收,心裡想,今天晚上我捉弄你,你是不是要捉弄我?反正現在離十二點還早,就說道:『你看吧,看準了有賞,胡說八道,不要怪我不客氣。』 可唐玉的肉搏之術,乃是影的秘傳戰鬥之術。

比起王捷的戰法,高明出不少。

所以,只要唐玉想要打平,那就只能是打平。

外加上那唐玉恐怖的身體,毫無疑問的,唐玉還有所保留。

「武官,也就是這樣的實力了?真的可笑!」

王捷眉頭一皺,發現眼前這個區區的武師,實力居然這麼厲害。

「那,就只能直接轟殺你了!」

王捷知道唐玉若是不除,必然會有麻煩,所以毫不猶豫,直接開始發動武技。

而唐玉擔心的更多,立馬抽出「冶金聖尺」。

「四象擊!」

八道靈氣飛出。

王捷卻也不躲。

身上莫名的多出了一道防護罩。

很強。

竟然將那四道金光擋住。

豪門盛寵:神祕總裁嬌蠻妻 可王捷那個得意的笑容還沒有完全綻放,就被麻痹在了當場。

「你的實力,不過如此!」

出於白芒之光的的麻痹狀態下,別說武技了,就是簡單的肉體招數都有點難做出來。

「說,你們江州布置了多少人馬,高端戰力又有什麼!」

「要是不說,我將你的腦袋立馬就打爛!」

王捷非常的硬氣,一句話也不說。

「哼,嘴硬的人我見過不少,可在我面前,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抗的住!」

頓時間,唐玉靈魂之力暴起,直接侵襲了王捷腦海深處。

本來錚錚鐵骨的王捷,瞬間,就開始了痛苦的哀嚎!

唐玉還不曾見過在靈魂之力下能夠頑強抵抗的人。

一番折磨之後。

「說,如今江州城裡,北齊的戰力都有些什麼!強大的武者又有多少?」

「不可能,我不說……啊……好痛,好難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