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一個被第七班改變了命運的國家。春野櫻走在這裡,恍然有點走在雪之國的感覺。

兩個國家的命運有點想象,都是曾經被人壓迫剝削,然後第七班幹掉了剝削者,給國家帶來了新生。只不過,雪之國地理條件太差,就算是獲得了新生,日子也過得很艱苦;波之國這邊卻是地理條件得天獨厚,有漁場有特產有資源,又離火之國很近。

抱緊火之國大腿之後,波之國便很快騰飛起來了。

達茲納作為造橋專家,如今也是備受重用,因為經濟日益繁華,勇氣大橋開始不夠用了,他被大名聘請去修第二座大橋;第三座大橋如今也在定址當中。

所以,他們家如今也是大變樣,之前的破舊小樓如今煥然一新,還添置了許多豪華傢具。變化的不止屋子,伊那利也長高了許多,現在已經十歲了,經歷這麼多事情之後,眉眼中少了許多稚氣。

春野櫻在這邊換了一套新衣服。她原本的那件已經成了洞洞裝,到處透風、殘破不堪,還滿是血污,徹底報廢了。

然後舒服地在達茲納家柔軟的床上睡了一晚。

次日醒來的時候,白做出了決定。

「把再不斬先生的墳帶回木葉吧。」

第十卷,結束。

(第二更!保底更新22!今天爭取四更!)

(這段時間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

(求月票,求訂閱!) 一個簡簡單單的祭奠,搞成這樣,也是誰也沒想到的。

去了一趟波之國,遇上大蛇丸並與他打了一架,然後又把再不斬的屍棺連同他的斬首大刀都帶了回來,回到木葉時,春野櫻這次休假乾的事情簡直讓大家目瞪口呆。

「小櫻,白,你們還真會給我出難題呢!」火影辦公室里,綱手揉了揉腦袋,有點頭痛地說道。

「這有什麼問題嗎,火影大人?」白疑惑地問道。

綱手望著她純潔的眼神,知道她是真的沒懂這裡面的問題,便嘆了一口氣。

「木葉的墓地,可從來沒有埋葬過外國的忍者。」她想了想,解釋道,「何況鬼人再不斬……還是霧忍村的叛忍。」

「可是霧忍的通緝令,也管不到我們木葉吧!」水無月白一時著急,便搶白道。

綱手看了白一眼,眉毛一挑,對她下意識地用了「我們」兩字表示滿意,然後對她打斷了自己的話感到不滿;她那秀美的眉毛是如何連續地表達出截然相反的感情的,櫻不得而知,反正她就是能看出綱手的意思。

「如果是以前,那確實如此……」綱手手裡靈巧地轉著筆,說道,「不過我們現在正在爭取與霧忍展開合作,所以在有些事情方面,希望能盡量不觸及他們敏感的神經。」

春野櫻皺了皺眉頭,一向喜歡一路莽過去的忍者世界,現在也開始流行用懷柔手段了嗎?

畫風有點不對啊。

「霧忍長期閉關鎖國,誰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五代火影正色道,「如果我們大張旗鼓地把再不斬的墳墓遷進木葉的墓地里,恐怕影響不太好。」

最後的三國 她看了一眼咬著嘴唇不說話的白,黑髮少女眼眶微微泛紅起來,綱手便有些無奈地說道:「好吧,這個可以再研究研究;但是,就算是遷進公墓,也還有另一個更實在的問題。」

墳墓的事情還不算什麼大問題,為了能讓白對木葉歸心,使冰遁家族牢固地紮根於木葉,這點事情還是能通融的;再怎麼用懷柔手段,木葉也不至於奴顏婢膝、對霧忍言聽計從。

綱手說得嚴重,也不過是向白邀功而已。

真正的問題,在於斬首大刀。

五代火影指著櫻手上提著的大刀說道:「斬首大刀怎麼處理?繼續用它來當墓碑嗎?」

用它來做墓碑,實在是暴殄天物。

綱手是把主意又打到了它身上:木葉再開啟一個新的忍刀傳承如何?

以前白把斬首大刀留到波之國,她沒話可說;現在刀回來了,五代火影大人的心思頓時就活絡起來了。

不過,還是那個問題:斬首大刀太顯眼太重要了。

木葉留下斬首大刀,無論是作為墓碑還是作為忍刀使用,霧忍都不可能視而不見;以往大家老死不相來往,木葉還能硬氣地說一聲:「忍刀是咱的了,有種你來搶啊!」

現在嘛……

時代不同了,要和霧忍在關於曉的問題上合作,就不可能不顧慮霧忍的感受。

白點頭回答說當然是把它留作墓碑時,綱手就很頭痛了。好吧,跟她想在木葉開創一個忍刀流派相比,白的做法明顯更低調、吃相更好看一點。霧忍的忍刀傳承被奪走和忍刀被奪走,表面上看都是沒了斬首大刀,但實質上還是前者問題更加嚴重。

說起來,霧忍的忍刀七人眾,也很久沒有集齊了吧!

五代火影拍了拍腦門,皺著眉頭說道:「霧忍的忍刀七人眾死的死叛逃的叛逃,七把忍刀除了雙刀鮃鰈以外,其他六把說實話早就散逸到世界各地上去了。不過都是被人秘密收藏起來的,五大忍村公開持有忍刀的案例,也就我們木葉是第一個了……」

忍刀丟了也就丟了,霧忍可以慢慢收集回來,不過被其他大忍村拿到,就是很複雜的問題了。

「霧忍村想要拿回斬首大刀嗎?可大刀是再不斬先生的遺物!」白忿忿地說道。

「嚴格來說斬首大刀的歸屬權屬於霧忍村,再不斬只是獲得了它的使用權而已……」綱手揉了揉太陽穴,垂著眼帘解釋道,「當然,現在它歸你了,你有權處置它。可是如果我們要和霧忍開展合作,就不能不考慮他們的感受。」

她抬首望向黑髮少女:「從他們的角度看,斬首大刀本來是他們的,只是被一個叛忍奪走,才流失在外的。所以,你手上的大刀應該屬於贓物,是要歸還給原主的!」

白用力咬了咬下唇,那片薄薄的櫻紅嘴唇被她咬得煞白,毫無血色。

黑髮少女沉默不語,倒是春野櫻在一旁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霧忍村已經聯繫上了嗎?他們願意和我們合作?」

「對,前兩天卡卡西他們已經回來了。」綱手點頭說道。

之前卡卡西、佐助、志野和雛田出去執行任務,櫻還有點詫異,到底是什麼任務需要他們出動——白眼和寫輪眼加上兩個頂級上忍保駕護航,簡直是令人眼紅的超豪華配置——原來是出使去霧忍那邊了。

帶著空間闖七零 出使那個情況不明的國家,也確實需要這樣的頂級精英小隊。

「血霧之里嗎?」櫻有點感慨地說道,如果她沒有帶隊的話,那個任務說不定就是她去了吧,「那邊情況如何?」

「換了一個新的水影,似乎要終結血霧之里的名號和政策了,」綱手眉梢一挑,說道,「他們打算開放封閉的村子,尋求加深與外界的聯繫。」

「正好和我們不謀而合。」

春野櫻搖搖頭,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總算聽到一個好消息了,霧忍這還是第一次向外界伸出了橄欖枝而不是利劍呢!」

動蕩的血霧之里恢復平靜,意味著它會成長為更強的國家,在未來或許是一個新的威脅,但是至少在當下,它還是友好的……少了一個瘋狗似的國家,整個忍界的和平也算是大大地邁前了一步。

「那霧忍會要求我們歸還斬首大刀嗎?」白問道,「如果他們是為了和平而來,應該不會提出這樣強硬的要求吧?」

綱手沒有直接回答她,卻是反問道:「如果為了忍村的和平,我希望你把再不斬的遺物斬首大刀交還給霧忍,你願意嗎?」

白張開了嘴巴,愣住了。

好一會兒,火影辦公室里沒人說話,綱手不等白回答,便搖搖頭說道:「好了!你啊,先別煩惱這個問題了,剛剛經歷一場大戰,你們兩個就先回去休息吧!別擔心,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村子一定會是你的堅強後盾!」

五代火影用她溫柔而暖和的眼神望著水無月白。

離開火影辦公室之後,櫻和白揮手再見;接著她去了一趟第九訓練場。

她的春野櫻班的三個學生,果然還在那裡修鍊。

「YOHO~好久不見,小可愛們!」望著他們稚氣的身影,春野櫻頓時燦爛地笑了起來。

看到他們充滿活力地修鍊,跟那個散發著死氣的大蛇丸戰鬥產生的心理疲勞,好像也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看到她的出現,春野櫻班的三個學生也非常驚喜,萌黃驚訝地喊了一聲「老師」,就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

烏冬也用力揮了揮手,笑著向她打招呼。

唯有木葉丸這個傲嬌小屁孩,雙手抱胸撇了撇嘴:「哼!你遲到了!整整一天!」

「哎呀,抱歉,木葉丸,」粉發少女撓了撓後腦勺,毫無道歉誠意地說道,「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

「啊啊啊!」木葉丸望著春野櫻毫無歉意的表情,抓狂地嚷道,「這是卡卡西的台詞,鳴人哥哥跟我說過的!不準敷衍我們,不要學卡卡西啊!!」

「是哦,」烏冬習慣性地吸了吸鼻子,說道,「老師一向很準時的,為什麼這次晚了一天才回來呢?」

「不會真的私奔去了吧?」萌黃眨乎著她明亮清澈的眼睛,仰著頭問道。

「當然不是啦。」櫻抬手在萌黃額頭上輕輕彈了一記,教訓了一下這個調皮的學生,解釋道:「好吧,我就跟你們說一說這次去波之國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正好,以這次戰鬥為案例,也給你們上一節戰術課。」

春野櫻班在櫻的帶領下來到村外的一條小河旁,當年中忍考試時她和鳴人訓練的地方。

「看好了,我先復盤一遍整個戰鬥的過程。你們仔細觀察,有什麼問題隨時提問。」

她手上結印,先用土遁和水遁小小地改變了環境,將波之國那一帶的環境以一百比一的比例模擬出來。

「這裡就是當時戰鬥發生的地點,」櫻指著面前十米見方的一小塊場地說道,山谷、河流和大海都被她用精湛的查克拉控制力重塑出來,岩石和樹木都栩栩如生,場景極為精緻。

「哇!好漂亮!」三個學生把注意力放到了錯誤的地方。

春野櫻拍拍手,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回正道,說道:「當時我和大蛇丸在海上作戰,這個環境尤其適合水遁忍者發揮戰鬥力,我佔據了地利,所以大蛇丸不出意料地敗在我手上。嗯,整個戰鬥……就從這裡說起吧!」

她製造出兩個小水人,一個是櫻的樣子,一個是大蛇丸,也是一百比一的比例,只有櫻的指甲蓋大小;不過都能說能跳,是真正的分身,並非精緻的玩偶!

隨著她的操縱,場上的兩人也開始了戰鬥復盤。

(第三更!為【虎皮貓小卒】加更!晚上應該還能有一更,盡量碼出來!)

(這段時間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

(求月票,求訂閱!) 看著場上兩個只有丁點大的小人戰鬥,其實是蠻有意思的。

他們使出的忍術,本來應該是驚天動地的超巨型忍術,按照比例縮小之後,全都變得精緻小巧起來。

比如她用水遁模擬出來的萬蛇,雖是照原樣複製的,可尺寸縮小一百倍之後,也沒那麼猙獰恐怖了,只是一條幾米長的普通蟒蛇而已。

甚至是那招「水遁-利維坦之怒」,原本應該是形成幾百米大小的巨型怪獸,氣勢鋪天蓋地,震撼人心的,現在就變成只有幾米長的小怪物,看起來還有幾分乖巧可愛呢……

但是,只要看到場中的小人的個子大小,想象一下自己是場上的小人時,春野櫻班的三個學生便能意識到,這些玲瓏袖珍的忍術在那天的戰鬥中是多麼巨大恐怖的忍術!

「老師,你們當時戰鬥的時候,施展出來的忍術就有這麼大嗎?」看了一會,烏冬推了推眼睛有些震驚地說道。

萌黃和木葉丸也是同樣驚訝地望向她。

「當然啦!我這是嚴格按照比例來進行的。」

這時場上的戰鬥已經復盤到了大蛇丸第二次使出豪火滅卻的時候,春野櫻結印幫助場上的小人使出了微型版的這招忍術,她便接著解說道:「題外話先不說,先看這個地方,二代火影和大蛇丸的攻擊配合非常完美!在二代火影用水瞬身衝過來之前,大蛇丸已經開始準備這個忍術了……」

「仔細看忍術完成的時機!」櫻指著場上的戰鬥說道。

三個學生湊上來認真觀看;完全由春野櫻控制的戰場可以隨時快進、回放和暫停,場上三個小人隨著少女的手勢又重現了一次剛才的進攻:

二代火影瞬水繞到身後突襲,櫻提肘擊碎了他的右腕,同時二代在她手肘上留下飛雷神印記;接著櫻回身一擊踢斷他的左手,二代火影瞬身逃脫:這是二代火影進攻的階段。

接著是大蛇丸的火遁進攻。

春野櫻在這裡停住了:她打了個響指,火球便向上發散到空中散開了,場上的三個小人都靜止下來。

「他完成忍術后,沒有第一時間釋放出來,而是多醞釀了一秒,時機正好掐在在二代火影用飛雷神離開之後,火焰彈就沖了過來。你們要好好學習一下這種配合作戰的意識,這是一點。」櫻解說道。

她頓了一下,便對三個學生說道:「另外,如果你們是當時的我,你們會怎麼辦呢?」

「跳開!」木葉丸第一個舉手說道,「要不就是用水陣壁擋住!」

然後就被萌黃用力拍了一下腦袋:「笨蛋!怎麼可能跳得開嘛,範圍這麼大的火遁!」

春野櫻也笑道:「那麼短的時間來不及施展這個忍術的啦!」

「如果我是老師的話……替身術可以嗎? 戰疫77天 老師的話,替身術一定可以在這麼短時間內施展出來的。」烏冬推了推眼鏡說道。

「雖然我確實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施展出替身術……可是回答還是錯誤哦!替身術並不像你想象中那麼萬能。在低端戰鬥中它的用處很大,效果也很好,但是對上這種範圍性的大型忍術時,它的移動範圍太小,是躲不過這種大招的!」春野櫻笑道。

上忍以下的戰鬥中,替身術算是不折不扣的神技;但是在高端的戰鬥中,使出的攻擊忍術往往會把替身術可用的位置全部覆蓋到,因為這個術使用的機會並不會太多。

櫻接著把目光投向了最後一個還沒有給出答案的萌黃。

萌黃苦著臉嘟著嘴,想了一會,說道:「是不是要用那招冰瞬身呢?我記得老師的冰瞬身速度比替身術還快的,而且可移動的範圍更大,可以躲到冰巨人身後!」

「嗯,回答勉強靠譜吧……」櫻老師摸索了一下下巴,說道,「不過還不是最好的答案,看看實戰的時候我是怎麼選擇的吧!」

她繼續演示下去:大蛇丸使出火遁,場上櫻身後的冰巨人邁前幾步,擋住了火球。

「是哦!」「還有冰人之術能擋住火球!」三個學生剛才鑽了躲避忍術的牛角尖,現在馬上反應了過來。

「嗯,作戰時,要學會利用周圍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這是今天我要教給你們的另一個戰鬥心得!」櫻點點頭說道,「尤其是萌黃,你是水遁忍者,更要注意活用場地上的水資源!因為只靠查克拉來擬態出水的話,太消耗體力了。」

「其次,是要時刻注意反擊。我們繼續看下去。」

戰鬥發展到了櫻使出五條水龍轟擊大蛇丸的階段。

大蛇丸只攔下了三條,剩下兩條正追擊著他。戰場的另一邊,是二代火影已經恢復了身軀,瞬身移動到櫻面前突襲,一番慘烈的廝殺,爆炸過後,春野櫻遍體鱗傷,二代火影被轟成碎片!

場上的小小少女精緻地模擬出了當時的傷勢;胸口處的大片血污讓三個學生都驚呼了一聲。

「沒有擊中心臟,只是普通的貫穿傷!」看著三人擔憂的眼神,櫻不禁覺得有點好笑,真要受了重傷她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嗎?

不過心裡也是暖暖的。

春野櫻清了清嗓子,說回正事:「嗯,看了這一段,有什麼感想嗎?」

寂滅道主 三人大眼瞪小眼,還是木葉丸撓了撓頭,說道:「感覺二代火影爺爺的動作好快,不過老師的反應也超快,一瞬間就打完了,都看不清發生了什麼事!」

櫻慢放一遍之後,又解說了幾句,三人才看懂了電光石火之間發生的事情。

「二代火影的飛雷神瞬身好厲害!而且一擊不中,立刻就施展了互乘起爆符之術!」木葉丸驚嘆地說道。

「二代大人剛才留下進攻的瞬間留下飛雷神印記,那才是太帥了!」烏冬也說道。

「老師才是最厲害的!」萌黃對兩人大聲嚷到,「飛雷神是絕對躲不過的招數,可還是被老師破解了!」

「老師也厲害啦!」木葉丸應和了她一聲,很認真地向櫻問道:「不過老師是怎麼躲過那一招的呢?不是說飛雷神的進攻是躲不掉的嗎?」

難得木葉丸也會認真地提問。

春野櫻微微一笑:「倒不是真的躲不掉,當年金色閃光對上雷忍的AB組合,也就是現在的雷影兄弟時,也沒有把他們殺掉,只要反應足夠快,還是能躲過去的。」

「而且二代火影的瞬身術比四代火影是要慢一些的,加上穢土轉生召喚出的他並沒有能夠百分百地發揮出實力,所以我能躲過這一擊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