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給我來,你們在邊上搭把手!』褚華咬牙,然後快速向著另一邊跑去。

『吸引她的注意力,給那兄弟製造機會!』韓黨對著身邊幾位隊員喊道。

另一邊劉勝候元等人也看到了這一幕,然後調頭就向車上跑去,有人看見了他們的行為,然後不屑的吐了一口痰,下一秒就被一抹飛出的流火點燃。

隨手點燃一人,虞雨晴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對她來說底下這些人她根本就提不起任何興趣,火龍已成她現在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只要讓這些人不去干擾迷陣運轉,她不會再主動出手殺人。

畢竟培養一個二級後期的進化者,需要的資源靡費不少,他們上一波給秘境送去的物資都少了好些,主要的原因還是人手嚴重不足,所以只要大局既定,她相信這些人裡面都是聰明人。

哥哥,不可以 而且她需要這些勇於逃脫的人,只有這些人才會摧毀剩餘下來這些人的抵抗之心,才會瓦解他們的聯盟,讓他們重新陷入猜疑中。所以她要殺掉那個多嘴的人。

就在虞雨晴為自己的計謀自我感覺良好時,卻看見劉勝他們竟然筆直的向著下面的車隊而去,然後虞雨晴心中一稟,突然想到了之前的宋安然師兄。

『你們是在找死!』虞雨晴好看的眉毛立起,臉上也因為戾氣而變的扭曲,然後她雙手一揮,那始終在她身邊盤旋的游龍又一次飛出,同時下面火海中也有一條火龍冉冉升起。

特勤車內,劉勝一把摟起小娟,然後快速在她臉上輕拍到,一邊拍另一隻手不住的掐她的人中,而他的眼睛則一直關注著車外,關注著空中的虞雨晴。

在看見虞雨晴看過來時,劉勝心中一沉,但還是繼續拍著小娟的臉頰,而在車外,跟過來的候元、麻籍、董瑞琪以及新恢復的褚強,俱都嚴陣以待。

劉勝看出來了點東西,他覺得現在唯一能治住虞雨晴的,就是小娟的能力了,只要能集合幾位精神系能力者,她能一擊干翻她,就算干不翻控制也是好的。

那邊火龍與飛劍正在快速向這邊襲來,就在董瑞琪使出全力擲刀一擊時,邊上的候元對著駛來的火龍打出了自己蓄勢待發的一槍。

但沒有什麼用,異能彈爆出的能量波動不僅沒炸毀火龍,還在火龍額頭符篆的閃耀下助它進一步的壯大,而董瑞琪的短刀,則叮的一聲直接被一分為二。

就在候元與董瑞琪決定硬抗時,突然自他們側邊一個聲音響起,道;『我來!』,然後一道照亮整個黑夜的雷霆出現,咔嚓一聲劈在了火龍的腦袋上。

粗大的雷霆自褚華的手上劈下,準確的劈在了火龍額頭的那張符篆上,然後在車前眾人緊張的注視下,那張符篆越來越明亮,然後直接自燃了起來,隨著自燃火龍立刻失控的張嘴無聲嘶吼,然後慢慢在車前五米處消散。

在褚華阻擊那火龍時,誰都沒有注意到,一顆高速飛來的子彈撞在了那飛劍上,然後叮的一聲那飛劍被高高的盪起,然後筆直的掉落在董瑞琪身前不遠處的。

火海上虞雨晴一聲驚叫,然後捂著頭部就掉落下來,但她只掉落四五米就停了下來,然後手一揮四五朵火苗就向黑暗中飛去。

黑暗的樹林中,一個矯健的身影背著一把巨大的槍械在亡命狂奔,身後是一朵朵軌跡不明的奪命火焰,就在他感覺自己逃不掉身後的死神時,突然他撞入了一個身體的懷中。

身影被這突然的情況嚇的亡魂皆冒,宛如失神般的抬頭一看,夜視儀下竟然是一張人類的臉孔,然後急忙道;『快跑!』

他言下之意是勸這人趕緊躲開,但那男人只是微微一笑,然後推開他,對著前方伸手平平一推,那幾朵追來的火焰突然憑空自爆,直接照亮了這一片樹林。

火光中看著面前那十幾位比自己還高一個頭,且微微散發著臭味的身影,背槍男人喉頭控制不住的聳動了一下,然後咕咚一聲咽下去一大口口水。

『謝謝你剛才!』那推開他的身影微笑道。 第三百三十二章毀滅新生

看到樹林中爆起的火光,虞雨晴眼睛一縮,然後左手再揮,又是幾張符篆向著下面的火團射去,同時她右手向董瑞琪一招,立刻被董瑞琪拿在手上的長劍就震動了起來,

董瑞琪雙手用力,然後將長劍向下壓去,但因為重心前傾,竟被不斷震動的長劍拖著向前,且聲勢越來越大,掙得董瑞琪臉都青了。

『滾!』董瑞琪怒喝,然後唰的一聲將長劍插入地下,兩隻胳膊猶自顫抖不休。

虞雨晴臉上一怒,直接就在空中向這邊飛來,但也就在這時下面響起了一陣陣的啪啪聲,虞雨晴神色大變,然後雙手宛如翻花一樣紛紛亂舞,而底下還未進入火團的符篆立刻一個個飄蕩著改變軌跡。

原來不知何時起,在火龍蔓延的範圍外,一個個手持長槍的身影早就瞄準了她這邊。

晃了晃自己有點眩暈的腦袋,虞雨晴先是向著黑暗中的樹林又看了一眼,然後左右手一劃,幾張符篆就改變了位置,一波向著研究所護衛隊彪去,另一波則直接向著劉勝他們射來。

惡魔老公太悶騷 流光一閃,董瑞琪按在地上的長劍消失,連帶的他那本已附加了能力的雙手全被割破。

『我的!』看著長劍飛去的方向,董瑞琪眼裡泛著炙熱的火光。

就在虞雨晴重新拿到自己長劍時,那一直安靜不休的霧團中突然劇烈動蕩了起來,就像是有什麼猛獸被關在了裡面一樣,一聲聲微弱的,但不似人聲的吼聲不斷傳出。

而在霧團中,灰霧也在不斷的波動,就像是洗澡盆里的水一樣,隨著孩子的動作不斷向著四壁波盪著。

此時的灰霧中,沈中磊以及齊明早已經傷痕纍纍,在他們的身上敞開著一道道宛如撕裂的傷口,甚至齊明的腹部還有著一道貫穿傷,只不過看位置索性沒有傷到要害。

至於旁邊的沈中磊,則沒有比齊明強到哪裡去,他此時雖然坐在地上,但雙臂已經扭成了誇張的角度。

而在他們的前方,秦思宇正掙扎的趴在地上,全身痙攣的同時不住的嘶吼,在他的周圍,正存在著剛剛死亡的兩位三級屍王以及宋安然的屍體。

『吃吧,吃飽了就出來吧,只要抓到你,我就可以成為核心弟子,所以一定要出來啊!』齊淳風目光灼灼的看著秦思宇進食。

『吼!』秦思宇張嘴嘶吼,剛剛吞下去的內臟殘渣自嘴裡飛出,然後他又低下頭,將手上剩下的半個心臟狠狠的向嘴裡塞去。

『對吃下去,讓我見識見識遠古的蟲獸一族吧,那讓大地都顫抖的存在!』齊淳風狂熱的叫道。

『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對他做了什麼?』齊明目光閃爍的問道。

『做了什麼,你不是看見了嗎,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堂堂正正無比輕鬆的擊敗了你們,甚至打擊到了他的信心!』齊淳風猖狂的大笑。

『那他怎麼回事?』齊明接著問道,而他身邊的沈中磊也看了過來。

『怎麼回事,那是因為你們都是一群蠢貨,你們自以為是,以為自己能進化就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就可以在這個世界存活下來,每每想到這裡我都想笑的知道嗎!哈哈哈…!齊淳風雙手扶膝哈哈大笑,甚至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聽著齊淳風控制不住的笑聲,齊明與沈中磊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明白事情絕對沒他們想的那麼簡單了。

『知道嗎,對於金陵城我並不是看得很重,因為隱族有著自己的人口,根本就不需要你們這麼些人。在隱族的空間中,有著成千上萬人供養著我符宗,他們統一起來叫隱族,然後才是我符宗,而對於你們,我們的稱呼是棄民!』

『棄民?』齊明臉色比較難看道。

『對的就是棄民,你們是被遺棄了的人民,因為在隱族的眼裡,你們是一群賤民,一群不配進入隱族空間的賤民!

就像現在一樣,在新一輪的天地大劫面前,你們只有淪為食物的份,淪為屍族的食物,淪為獸族的食物,甚至淪為妖族的食物,哪怕你們也可以進化,也可以強大,也依然改變不了你們是食物的事實!』齊淳風不屑道。

『天地大劫,獸族、妖族?這些都是什麼?』齊明死死的看著齊淳風,從沒有這一刻,他迫切的想知道齊淳風的腦袋裡究竟都有什麼。

『也罷,看在你們一會會淪為我戰獸食物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們這些已經遺忘了歷史的傢伙們,什麼才是真的歷史!』齊淳風嘲諷的說道。

『在隱族的傳承記載中,我們的歷史大約起始於四十萬年前,那時先民們自莽荒中產生智慧的火光,然後一路抵足前行歷盡磨難,在與當時的非人環境以及各種離奇凶獸的一代代戰鬥中,他們不斷的開發自身的潛能,然後隨著族群的發展,漸漸的總結出一套套的煉體之法。

隨著強者的教導,一個個的可以媲美凶獸的強者誕生了,並漸漸地開始庇護一方,然後在與那些凶獸戰鬥中,一步步的擴大著族人的生存空間,並最終佔據了大地上最富饒的地方。

但是隨著族群的發展,隨著強者越來越多,漸漸的有些人不滿足於管轄自己的族群,然後在經過幾萬年的互相戰爭后第一個王朝建立了,它統一了整個大地,但當時的王朝獲得了所有族群的擁戴,所以王朝的主人是推舉出來的最強者。

但漸漸地人心變了,因為那時候他們發現了一個驚天的秘密,而那個秘密就是天地大劫,每經過一段歲月,這片天地都會發生一種毀滅性的災難,然後摧毀消滅所有的生命。

因為這件事王朝發生了分歧,當時的皇族想集合所有力量,然後讓一部分人達到當時強者的最高峰,但你們也知道的人心隔肚皮,所以不可避免的叛亂產生了!

於是一個個王朝誕生了,而原本的皇族也背叛了他們的王,他們重新建立了新的王朝,而這個王朝你們也知道,它叫商朝,因為它的王族最初叫商族!』

地上,齊明與沈中磊痴傻的張著嘴,任由自己的口水向下滴落而不自知,腦海中則是一片茫然。

『隨著被發現探究到的遺迹越來越多,隨著越來越多的存在可以神識遨遊虛空,他們看見了更多的史前生命的遺迹,終於有一天,天地大劫發生了,獸族與妖族向著先民們開戰了,然後那一戰先民們終於明白了什麼是天地大劫,也明白了他們存在的意義!

一夜之間先民萬不存一,那無窮無盡的獸軍與詭異的妖軍不見了,只留下一個個蒙昧不堪的我們,就像是被天地大劫盪起的灰塵迷了眼,然後我們在僅有的智者的領導下重新建立了人族的王朝,也就是你們口中的周朝,而那場大戰自然也就是封神之戰!

可封神之戰封的是神嗎,不是,封神大戰封的是一個個勇於戰鬥的先民,因為他們守護了一方人民,更因為他們的勇於獻身!

而在大戰後,這片天地就變了,變得不適合先民們修鍊了,他們的身體越來越弱,他們的力量也越來越小,而且他們發現底下的人民也變了,變得更加的不適合修鍊了,然後一部分有感於天地的先民開闢出了秘境,帶著一部分族人遷了進去,自此自絕於秘境三千年!

而在原先的大地上,只留下了那些已經不能修鍊的族人在,而他們似乎更加的蒙昧了,就像是被迷了心智一樣,居然在漸漸的淡忘歷史,然後所有的關於先民的痕迹自他們的腦海中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則則美麗神奇的傳說!』這一番話說完,齊淳風的臉上嘲諷更重了,而且是看著齊明與沈中磊。

『什麼是獸族與妖族?』齊明消化了片刻,顧不上自己心中的疑惑,趕緊問出了最重要的信息,至於所謂的天地大劫,他已經有點明白了。

『獸族,就是一種形似野獸但具備智慧的種族,它們可以通過任意生命形態進行轉生,但轉生出來的個體與母體卻沒有任何的聯繫,而且這樣轉生出來的獸族,天生實力就在三級統領以上,而現在在我們秦隊長的體內,就有著這樣的一種存在與他是寄生關係!』齊淳風看著秦思宇笑道。

而此時秦思宇已經昏迷了過去,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獸族對你有大用?』齊明看著齊淳風的變化說道。

『當然有大用,只要得到它,我就能進入符宗的核心弟子之列,而且只要它成長起來,未來我未必不能角逐一下掌門的位置,甚至是一國之主也是可以的!』齊淳風哈哈笑道。

『那什麼是妖族?』齊明再問道。

經過這麼一段時間,他身上的傷恢復了許多,此時看見秦思宇身體微動,齊明一邊繼續拖延,一邊滿滿的將自己向後移。

『妖族,你們就不必知道了,你們只要知道憑你們是看不到妖族的真面目就行,問那麼多恢復的怎麼樣了,弟弟在那邊替我向師弟問好!』齊淳風冷笑,然後手一揮頭頂一道流光落下。

『問好還是你親自去吧!』一個沙啞的聲音在齊淳風耳邊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齊淳風臉色大變,剛要有所動作整個人就被從後面抱住,然後一股黑火籠罩了他。

黑火繚繞形成了一個橢圓,然後可以看見表面上火焰燃燒時的紋路,但奇異的是卻沒有任何溫度傳出,而且在齊淳風伸出橢圓的雙手上,已經只剩下了根根白骨,隨著灰霧的穿過一縷縷骨粉灑落。

看著堂兄在自己面前化成了灰,齊明臉上沒有一點的悲傷,而是與沈中磊一樣,忐忑不安的看著面前的火焰人,也就是黑化的秦思宇,獸族。

吞噬了齊淳風的能量,秦思宇將黑火收回體內,然後冷冷的看了一眼二人,在二人不安的目光中,左腳一跺地面抖動了一下,然後就像子彈一樣破空而起。

而在他起來的方向上,那裡虞雨晴正如臨大敵一般的看著這邊。

『這就是你們的目的!』消散的灰霧中看著沈中磊,齊明的目光很不善。 第三百三十三章初陽

半明半暗的夜空中,虞雨晴的臉色陰晴不定,在下面火團的映照下一會紅一會黑,然後感受著下方那股升起的狂暴氣勢,再看一眼另外一個方向的黑暗,她絕望的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機會。

在發現下面霧海開始發生變化后,她也感受到了那股隱隱升起的氣勢,她有過一絲的膽怯也想到了離開,但她卻不敢動,因為隱隱中她感覺有一道目光在鎖定著她,似乎只要她敢離開,下一秒就會死於非命。

所以虞雨晴絕望了,尤其是在察覺到齊師兄的氣息徹底消失了后,一想到她自己一個人將要面對那將齊師兄斬殺的存在,她的心就揪在了一起,甚至於連向後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所以在完全黑化的秦思宇飆射升空后,沒有遇到任何的攔阻,而是直接出現在了虞雨晴的面前,然後看著瞳孔縮成一個點的她。

黑暗中的秦思宇,宛若是死亡使者一般,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股陰冷的氣味,而在他的身體周圍,一層層流動的黑火也隔絕了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

此時出現在眾人眼中的秦思宇,就完全是一個黑色的火焰人,給所有人的感覺都是危險,濃濃的危險警示,甚至有些感知比較敏銳的,已經覺得自己全身猶如針刺一般,忍不住的想要逃離。

而在進化者的眼中,他們看著秦思宇只有驚懼,哪怕已經是三級進化者的褚華,看向此時的秦思宇也是滿臉的戒備,實在是此時的秦思宇,給他一種異常陌生危險致命的感覺。

而對於車隊內的幾人,尤其是候元劉勝幾人,那感覺又不一樣了,他們看著此時的秦思宇大氣都不敢出,因為現在他們根本判斷不出來秦思宇還有多少理智,還會不會認識他們吧。

秦思宇凌空而立,身上的黑火妖艷而張揚,與他正常時使用的狀態明顯不同,似乎此時的黑色火焰才有了靈動性,有了它自己的靈魂。

『呵呵!』黑化的秦思宇對著緊張的虞雨晴笑道,然後閃電般撲了過去。

『啊!』虞雨晴一聲尖叫,然後雙手連舞。

隨著舞動,一道道能量波動自她指尖流出,然後本已重新圍繞她的飛劍順勢向秦思宇飛去,同時下方正在肆虐的幾條火龍也轉向向著這邊飛來。

秦思宇身形如鬼魅的閃躲了一下,那道飛來的流光就自他身邊飛過,然後他伸手取向虞雨晴的胸前。

那裡,在他的感覺與記憶中,眼前這種生物最美味的地方就是他們體內那不斷跳動的內臟,那顆動力源泉。

在虞雨晴花容失色的驚嚇中,黑化秦思宇的手抓在了她的胸前,但卻並沒有像秦思宇想得那樣順利的撕裂軀體抓進去,而是他遇見了一層阻礙,一層看不見的阻礙,因為在他的視線中虞雨晴胸前並沒有其他東西。

隨著用力,黑化秦思宇只感覺自己手上傳來了一股排斥的力量,那力量竟死死的抵擋住他那足以撕裂金鐵的指甲。

在黑化秦思宇的手被那未知的力量擋住時,虞雨晴臉上本來驚駭的表情消失了,看著面前秦思宇那昏黃的瞳孔,虞雨晴咬牙切齒道;『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然後左手直接拍在了秦思宇布滿黑火的身上。

也就在這時秦思宇的指尖也冒起了黑火,在他沙啞的不耐的嘶吼聲中,虞雨晴胸前出現了一點點漆黑,然後他的身體就被拍飛了出去。

身在半空黑化秦思宇止住身形,剛要再一次撲出,突然他察覺到一股異樣的波動自自己身前產生,然後四周的異能在一瞬間向他湧來,一股狂暴的能量被釋放出來。

『轟!』的一聲,秦思宇的身形被火球淹沒,然後在下面眾人緊張的注視下,那追來的幾隻火龍也飛了過來,然後一個個纏繞住了秦思宇爆起的火球。

『疾!』虞雨晴一邊吐血,一邊對著火龍們一指,然後又是接連幾張符篆飛出。

符篆速度飛快,閃電般的進入火球后,立刻幾條火龍拉著火球就向下面的大火團落去,但也就在這時,下麵灰霧區內,齊明與沈中磊互相攙扶著走了出來。

『都走開,都走開!』齊明張著嘴吶喊,但聲音卻消失在火團燃燒的呼呼聲中。

上方那不斷燃燒的火團在火龍進入后再一次擴大,然後漸漸有了不穩的態勢,火焰球體的表面就像是恆星一樣,開始不斷的拋起一條條火帶。

『你們誰都少不了!』虞雨晴看著走出的齊明與沈中磊,眼睛里有著濃濃的苦澀與絕望,然後再看了一眼那灰霧消散處,毅然也向著下方的火團內墜去。

隨著下落,隨著不斷的鮮血被從嘴裡噴出,虞雨晴身邊圍滿了一張張符篆,而那些符篆上的筆跡鮮紅如血。

『趴下,全都趴下!』齊明看到了這一幕,也看到了虞雨晴臨落下的目光,心頭大震之際還是張嘴嘶喊道,然後伸出雙手就向空中的火團擁抱而去。

而跟在他身邊的沈中磊同樣如此,也是張開雙手像是擁抱向火團一樣,然後在眾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突然感覺自己眼前出現了一輪太陽,然後所有人張著眼睛,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後飛去。

火光撕裂了黑夜,也照亮了四野,而在那炙熱明亮的光芒中,兩撥人影就顯得尤為醒目,然後肆虐的塵土遮掩了他們看向彼此的目光。

衝擊波在向著四周擴散,一路上浩浩蕩蕩塵土飛揚,而在塵土中一個個手舞足蹈的身影也一樣快速遠去,有的直接被吹上了天,有的辛運撞在樹上停了下來,但更多的還在繼續飛翔。

你是澎湃的海 狂風中幾輛特勤車也在不斷翻滾,然後在嘎吱嘎吱的鋼鐵扭曲聲中不斷傳來玻璃破碎聲,以及車內人驚慌的哭聲。

得益於齊明與沈中磊的拚命阻攔,火團爆炸的膨脹範圍並沒有向這一面蔓延,而是猶如炮彈一樣,在他們竭力編織的磁場中被發射了出去,然後照亮這朦朧的黑夜。

被照亮的不止這邊風景區的狂野,黑暗中的金陵城也被照亮了,照亮了一張張布滿血跡的臉龐,也遏制住了那不斷響起的廝殺聲。

這一夜的金陵城,所有人都在提心弔膽中度過的,一個個手持武器看著自己的家門,因為今夜造成金陵城混亂的不是喪屍,也不是什麼變異獸,而是金陵城裡面的倖存者自己。

準確的說是金陵城的十大城衛師,連帶的還有各支私人的進化團,以及一支支趁火打劫的進化者小隊。

沒有人知道戰鬥是自那打響的,也沒有人知道這些戰士們不在這難得的平靜期進行修整,而又為何連夜行軍在城區里,他們只知道在槍響的那一刻,一瞬間蔓延全城。

黑暗中戰士們忘我的廝殺,將一柄柄刺刀與子彈刺進或射進身邊人的體內,而且這一次跟與喪屍們戰鬥不同,這一次沒有人吶喊,但同樣的也沒有人手下留情。

東南西北四面開花,所有的力量都在向著城區中央突進,也只有在此時才能看到軍隊這支暴力武器的破壞性,因為一路走來他們一直在肅清,肅清路上所有異常出現的身影。

其中研究所與總指揮部還有進化者聯盟是戰鬥最慘烈的地方,因為一些早就準備的手段,這些地方全都被從內部攻陷,然後血腥的屠殺上演了,不聽任何的辯解。

有些人還一無所知,但下一刻就要面對身邊人扭曲的嘴臉,然後在手上沾染鮮血后,才醒悟過來的加入戰鬥,但他們並不知道敵人來自何方,他們又有多少人,只能隨著身邊的人一起衝殺。

因為出於保密性,一些消息僅限有數的幾個人知道,然後有心算無心下,本來充當進攻的一方很快就勢竭,然後慢慢的就落入了全面的下風。

直至這突然出現的亮光照亮黑夜,在這場持續了半夜的戰鬥中,有近整整四個師的力量徹底的自城衛軍的序列中消失,同樣的原先的三大巨頭組織也已經被移平,連帶金陵城中原先的一些其他沒名分的人或組織,也消失在了黑夜中。

也是在這個黑夜中,一群神秘人趁著混亂襲擊了金陵城的齊家,然後在齊家護衛們的呼喝聲中,雙方直接廝殺在了一起,連帶的左近的幾個慕名靠攏來的家族也慘遭滅門。

這伙歹徒們的目的很明確,在搜颳了整個齊家后,直接一把火燒了現場,然後將所有的屍體留在了火海中,最後當局勢穩定聞訊趕來的軍隊滅了火后,現場的屍體數下來不多不少,除過不在家中的齊明齊淳風齊巍,以及齊凱邦齊凱國兄弟,所有人都在這正好是齊家滿門。

就在一名肩膀上挺著一顆金星的軍官想著怎麼進行善後時,又一則消息傳來,今晚叛亂的部隊中有一三八師的一部,而作為一三八師師長的齊凱國在帶人平叛時不幸犧牲,同行的兒子齊巍也不幸遇難。

最後當一夜的動亂在天明時分被徹底按滅時,當一夥衣衫襤褸的男人們迎著陽光出現在金陵城前時,一身傷痕的齊明聞聽消息后直接昏死倒在了城門前。 第三百三十四章醒來

當齊明再次醒來時,時間已經來到了兩天後,而在這期間,臨時推舉出來的委員會已經快速的釐清了金陵城的治安問題,清除了一切跟那晚相關的遺留問題。

而在齊明昏迷期間,作為齊明的副手,韓黨幫他接過了在臨時委員會的表決權,然後依靠齊明的實力,也就是他身為三級進化者的事實,成功地拿到了最大的利益。

等他醒來時,他已經成了金陵城名義上的領導者,成為了新成立的總指揮部的新司令,也就是金陵城的城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