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這時候已經決定不再裝孫子了,他要好好的將心中的戾氣發泄出去,狠狠地教訓一下這個傢伙。

看著衝過來的食人魔,孫立成心中笑了,這個傢伙看著身高體壯,實際功夫卻稀鬆平常,連腳底下都不穩。

借著食人魔打過來的拳頭,孫立成一記雲手,腳下一絆,食人魔便如同一節衝出鐵軌的列車,狠狠地摔了出去。

巨大的響動立即吸引了周圍人的注意,見到有人打架,食人魔們紛紛圍攏了過來。

食人魔這種生物天生地好勇鬥狠,雖然現在是己方人吃癟,卻也看得興緻勃勃。

當然,大家笑罵那個摔倒的食人魔是避免不了的。從這些食人魔的話語中,孫立成聽出了大量哥布林語言,心中猜測,自己可能身處哥布林王國境內了。

此時,摔倒的那個食人魔已經爬了起來,他的臉因為羞辱漲得通紅,眼珠好似能夠瞪出眼眶,鼻孔喘著粗氣,大吼一聲便又撲了過來。

對付這種傢伙,孫立成好似閑庭信步,躲開攻擊的同時,借著他的衝力,一腳就把他踹飛了出去!

帝王歡:重生極品狂後 隨著食人魔轟然拍在地上,周圍的嘲笑聲四起。

「亨利,你這個笨蛋。這樣的一個小傢伙你都搞不定嗎?快點把他收拾了,一會兒我要吃烤哥布林。」

站在人群中的女性食人魔沖著倒地的食人魔大吼,一臉戲謔。

這個女性食人魔的哥布林話字正腔圓,孫立成聽得分明,頓時氣得兩眼翻白。

「烤哥布林有什麼好吃的。最好吃的是清蒸!」

孫立成對著那個女性食人魔大喊一聲。

「你說什麼?什麼叫清蒸?」

女性食人魔頓時一臉懵圈。 簡力把「活力少年」版權的事情搞定了,剩下的自然就甩手交給了孫自佑去操作,好在孫自佑之前就為註冊娛樂公司的事兒籌備良久,所以在得到簡力准信的當天晚上就開始著手合約的草擬,第二天兩份以「先鋒娛樂」為甲方的草約就發至了簡力的郵箱,簡力仔細核對了幾項重要條款后,便由孫自佑的助理分別送往巔峰娛樂及東娛!

兩方面的反應都很快,除了一些細節處的改動,基本上都按著原來的內容,於是簡力又再次代表著先鋒娛樂前往巔峰娛樂及東娛簽約!簽約很簡單,沒有任何儀式,似乎都形成了一種默契,照簡力的估計,新娛方面甚至都不知道被他們視作囊中之物的「活力少年」已經悄無聲息的轉手了!

或許倪偉是因為這其中有他的一份子,所以在推動東娛付款上有著別樣的幹勁,合約簽訂后僅一周的時間,東娛3500萬的錢款已經打到了先鋒娛樂的賬上!

既然倪偉這麼上路,簡力自然也就很上路的召集了孫自佑、張韻音以及倪偉,大家在金茂定了一桌法式大餐!

餐前,簡力讓孫自佑辦了兩張銀行卡,一張125萬,一張50萬,分別給到倪偉及張韻音。一頓餐消費小5000,卻讓賓主盡歡!

除去分出去的,簡力和孫自佑各得162萬,簡力只拿了12萬,其餘的便算作入股先鋒娛樂了,當然兩人有約定等到那1%的廣告提成到賬了,再另行分。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各項事宜都按照簡力所預想的最佳結果發生著,然而簡力卻並不舒心!原因源於一個派出所的電話!

原來那天簡力好心救助的老人蘇醒了,家人也找到了,可悲的是老人一口咬定那日是一輛小汽車撞上了他,而那輛車的車型和顏色居然和簡力的車相吻合,所以簡力也就成了第一肇事嫌疑人!

簡力奇怪的是這老人當時是昏迷過去的,那麼他怎麼會知道自己車子的型號和顏色呢?經過詢問,簡力知道警方是將簡力的車還有其他兩輛充數的車型放在一起讓老人指認是哪輛車撞的,結果老人直接指出了簡力的車!

既然根據警方的操作方式,可以基本排除警方泄露信息的可能,那麼……老人,或者是他的家人唯一能知道的渠道就是通過那天跟著簡力的那個護士。

簡力又找到那位護士,一問之下,果然,老人的家人曾經問過車子的型號及顏色!

如此一來,事情明朗了,但是簡力卻無法以此為證,為自己洗刷清白!

病人家屬要求簡力賠償醫藥費7萬餘元,營養費5萬元,精神損失費10萬元,共計22萬!

簡力聽到這個要求,氣得笑了起來:「窮瘋了吧?之前墊的3000大洋,爺不要了,但是想要我出這22萬,做你X的千秋大夢去吧!」

然而事情並沒有簡力想得這麼簡單,沒多久,簡力便收到了對方的律師函!律師函中提出的賠償上升到了50萬!

簡力考慮再三,最後決定還是需要找個律師諮詢一下,正好現在先鋒娛樂正式營業了,公司里請了一位律師顧問,於是簡力自然不會浪費資源,將對方的律師函以及事件的經過詳細告知律師后,在律師的建議下,簡力撥打了那天那個肇事的孩子在車上曾撥打過的電話,可電話音提示是空號……

隨後,律師又建議通過警方的道路攝像頭嘗試調取當日事發點的錄像!結果經過了繁瑣的申請程序,簡力被告知當天事發點的攝像頭壞了,監控記錄並沒有當天的情況!這讓簡力對這攝像頭吐槽良多,怎麼拍違章就個個清晰無誤,真有事起來,怎麼就這麼不給力呢?

最後律師建議:由於找不到任何對簡力有利的證據,所以只有最後一個類似大海撈針的辦法,到事發點廣撒網的尋找當日的知情者。

想想過了這麼多天了,簡力就一陣無語,放棄了大海撈針的方案,律師只有無奈的給出了最後的方案,與對方自行協商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價格,賠錢了事!

簡力心情大壞,決定再去找老人的家屬談一次,但是從當時家屬的態度來看,顯然沒什麼用……

通過電話,簡力聯繫到了老人的兒子:「你好,我是簡力,那天送你父親去醫院的人。」

「你想通了?」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得意。

「你父親怎麼樣?恢復得還好么?我想上門看看他!」

「謝謝你的關心,恢復得還好,如果你把錢賠上,那麼我想會恢復得更好一些!」

「我能上門看看他么?」簡力堅持道。

「我看沒有必要了吧!」

「你不是說要賠償醫藥費7萬嘛,發票總要給我看看吧!」

「發票哪有可能都在呢?當時情況這麼緊急,誰還顧得上保留髮票啊?」

「那你有多少發票?我上門來拿就是了!」

「不用,你給我個地址,我快遞給你一份複印件好了,萬一你耍賴,這些原件可是要交給法院當證物的!」

「似乎你很害怕我上門是吧?」簡力有些不耐煩的道。

「我們又不熟,幹嘛搞得像親戚一樣的上門來?」

「你要這麼說的話,那就沒得聊了!」

「我無所謂啊,你不賠償,我們法院見,到時候就不是22萬了,律師函你一定收到了吧!50萬,你自己想清楚……」

「人在做,天在看,事實是怎樣,估計你爹已經告訴你了,你們這樣恩將仇報,小心遭報應!」簡力非常憤怒!

「嘟……」對方掛了電話!

簡力見狀,一股邪火上涌,「啪!」的一聲,電話被砸得四分五裂!

冷靜了半天,簡力終於緩了過來,就像父親說的,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做事只要對得起良心,該怎樣就怎樣吧!

看著地上屏幕已經粉碎的手機,簡力汗然的撓撓頭,這是何苦來哉,衝動是魔鬼啊,那邊的糾紛還沒了,這邊手機又得花筆錢……

沒辦法,現在的簡力手機是非常重要的通訊工具,簡直不可一日或缺,無奈之下,簡力只得去移動營業廳再去買個手機!

營業廳里始終在搞著消費套餐送手機的活動!簡力看中一隻原價3688的諾基亞新款手機,但是需要簽訂一份每月288的話費套餐,時效兩年!

看著營業員熱情滿滿的推薦,簡力提出要求道:「我這手機壞了,但是裡面的通訊錄有辦法轉出來嗎?如果你能幫我一個不漏的轉出來,我立刻就買!」

「手機里的通訊錄如果先生你是存卡里的話,你把卡插進新手機里就會有了啊!」營業員說道。

「可問題是有許多號碼我沒儲存在sim卡里啊,有些還只是通話記錄,沒儲存,可這些對我都很重要啊!」

「這樣吧,我去問問我們的技術員,看看有沒有辦法!」營業員猶豫了半天後說道。

見簡力認可后,營業員把手機拿進了他們的維修部!

過了十來分鐘,營業員出來道:「你存卡里的號碼可以幫你導入新的手機,但是通話記錄就只能給你拉一份近一個月的清單了,你回家自己操作可以么?」

神兵奶爸 簡力本身就算營業廳不幫忙轉電話號碼也得買,現在這麼一來,哪有不同意的?當下就同意簽約了!

營業員見狀也很開心,畢竟這麼銷售一筆就會有提成。於是服務起來就更加熱情了:「那先生你先坐一會,我去幫你打協議和你近一個月來的通話記錄!」

反正要等維修部的人幫忙導手機號碼,簡力索性就先看起手中由營業員剛給出的通話記錄,把覺得需要的一個個劃出來!

當看到那天救老人時,那個孩子打的那個電話,簡力突然靈光一閃……對了,雖然這個電話現在已經是空號了,但是我能不能查到之前這個號碼的通話記錄呢?通過通話記錄,我有沒有可能找出這倒霉催的傢伙呢?

不管怎麼樣,總是一條路子,於是簡力又找到那名營業員道:「小姐,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你看這個電話號碼是我一個朋友的,他欠了我一筆錢不肯還,可現在他索性停機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了,你能不能幫我調一下這個電話近一個月的通話記錄,我試試能不能通過其他與他聯繫的電話找到他!」

「先生,這事我們流程上不允許的,除非本人要求,我們無權將這些信息提供給本人外的其他人。」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簡力左右看看,發現營業廳里的人不少,於是點點頭道:「那不麻煩你了!」說完走到門外點了顆煙,吸了兩口,左右打量,遂沖著一個陌生人走去:「兄弟,幫個忙怎樣?」

那陌生人看著簡力道:「朋友要買充值卡么?」

沒錯,簡力找的就是黃牛,以簡力做黃牛這些年的經驗,是不是黃牛,分辨起來就像聞個味兒似的那麼簡單。

「卡我不要,我想要這個電話號碼一個月的通話記錄,能搞定嗎?」

「開玩笑,這東西我怎麼可能搞得定?」

簡力笑笑,從口袋裡摸出200元錢塞給黃牛道:「咱們是同行,你有什麼能耐我會不知道?幫幫忙,江湖救急!」

黃牛聞言咧開嘴笑道:「哦喲,你是同行啊,嘿嘿,那咱就不來虛的,這事500,我現在幫你去搞定,少一分請回!」

「行啊,這200你先收著,等搞到了通訊記錄,剩下的300立刻給你怎麼樣?」

「可以的,兄弟夠爽氣,等著啊,我一會就來!」

沒多久,黃牛就拿了一張通訊記錄單交給簡力,簡力粗看一眼,也很爽氣的把錢給了黃牛……

剛拿到新手機開機沒多久,電話便響了起來,簡力一看電話是喬斌打來的,立刻接起來。

「哎喲,我的親哥,你終於接電話了,再不接,我都要報警了!」

「我X,有沒有這麼誇張啊?你那邊什麼情況啊?」

「搞定了,我給你電話就是要通知你,黃秋華這邊一共5個人,我們買的是明天下午的機票,差不多晚上8點左右就能到S市!你都準備好了么?」喬斌在電話那頭說道。

「沒問題,到時候我去機場接你們!知道他們準備呆幾天么?」

「就兩天,我看到他們訂的回程的機票,周日就回了!」喬斌電話裡頭得意的道。

「好嘞,你在G市給我招呼好他們幾個,回來就是大功一件,對了,這次一共可以收多少套啊?」

「沒問題,放心吧,我現在開始喜歡這差事了!簡直就是工作娛樂兩不誤啊!除了消費貴點之外,完美啊!這次按你之前說過的標準來講,量不小,一共1萬多套,厲害吧!」

「我X,是不是真的?這麼多啊,你小子可以啊,對了,如果需要帶他們去場子里玩的話,你有沒有去找過強哥?」簡力隨口問道。

「那當然啦,你也沒說晚上的娛樂消費能不能報銷,這錢嘩嘩的出去,要不是強哥照應著,我可立馬就成窮光蛋了!」

「哼,你就能吧!回來再說,把航班信息發給我,到時候我們機場見吧!」

簡力掛了電話,立即給崔凌打過去道:「兄弟啊,明天晚上G市那幫子人就到了,一共5個人,你看咱們公司是怎麼個標準啊?」

「X,還真來了啊,就給他們隨便定個快捷酒店吧!」

「喂,兄弟,有點腔調好不好,你猜猜看,這次一共收了多少量?」

「3000?5000?8000千?」

「1萬多套,怎麼樣,是不是大客戶啊?還是不是住快捷酒店啊?」

「這麼多?他們不會一次把所有的量都給了我們吧!對了,他們什麼價格出的?」

「這倒是不清楚,我在電話里也沒問仔細,不過以我對喬斌的認知,如果這次黃秋華那邊給出的價格偏高的話,喬斌一定會打電話給我的,現在他一句也不提,那就說明喬斌認為這個價格肯定沒問題。」

「行,那你等我會,我去和老闆彙報一下,晚點給你電話……」 「很有意思。」,女性食人魔大笑一聲,撥開身前的眾人走了出來,她向孫立成問道:「小不點兒,你叫什麼名字?」

孫立成有心想回答「我叫郭德綱。」,後來想了想這是異世界,估計他們也不知道這個梗,只能停頓了一下,然後大聲說道:「我叫孫立成。」

這時,食人魔亨利又沖了過來。孫立成這回沒有躲避,而是在亨利近身的一瞬間,猛的抓住他皮毛坎肩領口,身子一扭,藉助兩人旋轉的力量,將這個食人魔狠狠地摔飛了出去。

嘩的一聲,四周的食人魔頓時一片驚嘆。

他們也是有見識的,這才發現孫立成絕對不好惹。雖然孫立成用的是巧勁兒,但沒有足夠的力量,亨利也不能飛出那麼遠。

看著倒地后的亨利半天沒爬起來,女性食人魔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對孫立成一挑大拇指,說:「不錯,你很厲害,至少比亨利那個笨蛋強多了。」

「不過,赤炎部落還容不得你這樣的小東西撒野。來,讓我領教一下你的厲害。」

女性食人魔緊接著說,抬腿就向孫立成走去,同時左手還緊按著右手的拳頭,咔咔地,發出著脆響。

「對,卡羅琳,把這個小子的腸子給揪出來!」

「卡羅琳,把他的屎踩出來!」

「卡羅琳,千萬別讓他死得太舒服!」

四周的食人魔見到有打架可看,立刻紛紛喧嘩了起來,各種黑話亂飛。

在轟然的叫好聲中,名叫卡羅琳的女性食人魔,如同戰神一般站在了孫立成的面前。

「我,不打女人。」

孫立成仰頭看了看一身肌肉糾結的恐龍女,很裝逼的說道。

轟的一聲,周圍的食人魔頓時發出震天的大笑。

「小矮子,這是我們赤炎部落最強大的戰士,你知道為什麼她叫卡羅琳嗎?那是驍勇、強壯的意思,明白了吧。」

有好事之徒大聲的喊道。

「聽到了嗎,小傢伙?今天這場架,你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既然你不出手,那我就先上了」

卡羅琳冷笑著說完,便一拳打了過去。

孫立成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如此火爆,上來就開打,無奈之下,也只能奮力抵擋。

真打起來,孫立成才發現這個娘兒們非常不好對付。

卡羅琳不但身高體壯,而且腳法靈活,每一拳,每一式都顯示出極佳的戰鬥素養。孫立成在心中衡量了一下,這個女恐龍恐怕比半精靈西普斯還要厲害不少。

「不愧是赤炎部落最強大的戰士啊。」

孫立成一不小心,被卡羅琳揮拳擊飛了出去,心中不住的感嘆。

本以為這一拳能夠將孫立成打趴下,可卡羅琳看到這個哥布林在空中靈巧地把身體一扭,便成功的單膝蹲在了地上,竟然沒有摔倒。

「有那麼一點意思。」

作為一個武痴,見到一個不錯的對手,卡羅琳心中大喜,便又揮拳沖了上去。

打著打著,四周叫好的食人魔們慢慢地安靜了下來,因為他們忽然發現,孫立成竟然變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