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被王母娘娘當作御用貼身侍衛,那必須得有非常強悍的實力。

楊戩站起身,他淡漠望著天蓬:「如果我打敗了他,而王母娘娘反悔將我娘放出,屆時,我會親自殺上三十三重天,取王母首級!」

天蓬不語!

此時天庭的金鑾殿里,正通過天鏡監視下界灌江口。

玉帝、王母,乃至諸神都在。

「放肆!」王母娘娘聽到楊戩竟然要取她的首級,惱怒萬分!

玉帝也是臉色難看!

諸神仙倒是沉默不語,不敢議論。

「如果葉塵能同境打敗楊戩,我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將葉塵培養成天庭最強神!未來擔任司法天神!」王母娘娘怒聲說道。

諸神心裡一驚。

司法天神!

這是天庭暫時無人能夠擔任的職位,想要擔任這個職位,必須要有力壓眾神的絕對實力!

而這個職位,代表了天法,憑天法裁決任何違反天規的神仙。

沒想到王母娘娘竟然想將這麼重要的職位交給葉塵!可見是被楊戩這句話給氣壞了。

「等他證明自己的實力再說吧,現在未免有些過早。」玉帝說道。

灌江口。

楊戩佇立在虛空,他的氣息停留在巔峰仙帝,與葉塵處於同一個境界。

葉塵也佇立在虛空,他平靜望著楊戩,能夠讓天庭都奈何不了的神帝,同境實力自然極強。

他也沒掉以輕心,相反,非常慎重對待!

轟!

楊戩手握三叉戟,身形化作殘影,刺向葉塵,三叉戟的尖頭綻放出恐怖的力量!

葉塵雙眸微微一凝,他渾身化作吞噬大道,恐怖的吞噬力量張開了大口,猛然吞向楊戩。

楊戩凝眉,三叉戟猛然刺出,這股力量竟然隱隱與吞噬力量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砰!

虛空爆炸,白雲翻騰,方圓十萬里的天際,彷彿遭到了恐怖力量席捲,不斷震蕩!

「再來!」

楊戩凝聚力量,神影憑空消失。

忽然,他從天而降,三叉戟直墜向葉塵頭顱!

葉塵手化陰陽,一掌拍出,萬道之力衍生,恐怖的力量橫推而去,將三叉戟的力量直接推翻。

砰!

楊戩身影一震,倒飛上天。

一時,彷彿時間靜止,諸人望著這一幕,感到不可置信!

這是楊戩自出道以來,第一次吃了虧!

即便僅僅只是小虧,但也是虧了!

能夠讓楊戩吃虧的,暫時只有葉塵!

「再來!」

悄悄戀上你 楊戩雙眸一凝,他的眉心中間位置,忽然出現了第三隻眼睛,這第三隻眼睛綻放出光芒,光芒籠罩葉塵!

「破!」

葉塵踏出一步,渾身大道凝聚,硬生生將這籠罩光芒摧毀! 砰!

楊戩眸光一凝,立即將第三隻眼收起。

他凝視著的塵,這是第一個能在同境界將他擊敗的人!

王母能以放出他母親的條件,開始他並沒怎麼放在心上,天庭言而無信的次數,不是一兩次了。

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天庭的依仗是這個!

「你贏了!」楊戩。

葉塵輕點頭。

他發現自己不動用陰陽道,最多只能與楊戩打的半斤八兩,動用陰陽道,才能碾壓楊戩。

這也足以說明楊戩的實力很強了。

他現在對天庭有了新的了解!

「回去吧。」葉塵對天蓬元帥說道。

「哦…好…好……」天蓬元帥回過神來,他心底非常震撼,這六道之外的葉塵,實力竟然比楊戩還要更強!

「葉兄,留下喝一杯如何?」楊戩。

天蓬心神一凝,目光凌厲望著楊戩,警告道:「楊戩!你若敢動葉塵一根毫毛,你信不信天兵天將立即降臨?」

「只是聊聊而已,天蓬元帥何必如此?」

楊戩看著葉塵,說道:「我楊戩行事光明磊落,我出道以來,你是第一個能同境擊敗我的人!」

「那就聊聊。」葉塵。

「葉兄弟。」 妃常囂張,王爺請回府 天蓬。

葉塵擺了擺手,並不擔心楊戩動手殺他,即便是神帝,也做不到將他殺了。

天蓬嘆息,但心裡卻是十分警惕。

……

天庭。

王母娘娘提心弔膽,葉塵還沒有成長起來,如果這個時候楊戩痛下殺手,葉塵就死定了!

「李天王,你率領十萬天兵天將去往灌江口,若楊戩敢動手,立即出手救葉塵!」

王母娘娘下令道。

托塔李天王帶著哪吒退下。

……

灌江口。

大廳里。

楊戩遮蔽了屏障,即便是天庭法眼,也無法看出這裡的動靜。

天蓬元帥被拒在外,裡面只有楊戩跟葉塵。

「若我所料不錯,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楊戩煮酒,淡淡開口。

葉塵坐在位置上,望著楊戩煮酒,淡淡回應:「來自六道之外,三天前才到天庭。」

「六道之外。」

楊戩目露深邃,他悠悠道:「我聽師父曾說過,六道之外,屬於凈土!」

「凈土?」葉塵搖頭:「世間哪有凈土?誰的拳頭硬,哪裡都是凈土,誰的拳頭不硬,到哪裡都是黑暗。」

楊戩微微一笑,看著葉塵:「你剛入天庭,就被王母封為貼身侍衛,而以你的實力,在你原來的世界想必是霸主級別,到了這天庭,卻被這麼多人壓著,若我所猜不錯,你圖謀很大。」

「楊兄以為我圖謀什麼?」葉塵。

「天庭之主位置!」楊戩凝視葉塵,想透過葉塵表露出的眼神,來看出葉塵內心的真實想法。

「天庭之主?」葉塵失笑搖頭:「許多人嚮往權勢,以為當上霸主就能逍遙快活,而我更嚮往平凡的小日子。」

「是嘛?」楊戩給自己倒了杯熱酒,緩緩道:「葉兄可有道侶?」

「孩子都有了。」葉塵給自己倒了杯熱酒。

楊戩微微一怔:「你入了天庭,即便你是神帝,你也無法回到原來的世界,你若想跟妾兒團聚,只能盼望你的妻兒都是以天道證帝,等她們自己入天庭。」

「王母娘娘跟我說過,她有辦法讓我回到原來世界。」葉塵。

「所以,你甘願為王母效勞?」楊戩。

「是!」葉塵。

「呵呵。」楊戩將熱酒一飲而盡,烈酒焚燒著腸胃,那種煉獄一般的感覺,讓人又痛又爽快。

沉默許久。

兩人就這樣喝著酒。

葉塵心裡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將碗里的酒部喝完,才開口說道:「聽聞你楊戩能讓天庭無法奈何你,我又聽聞王母娘娘融合了天母之心,玉帝擁有昊天神印,若是你跟王母玉帝真正打起來,你有勝算么?」

「勝算沒有,但王母玉帝也奈何不了我。」楊戩望著葉塵,問道:「葉兄為何突然問這些。」

「呵呵…」葉塵淡淡道:「我聽天蓬元帥說過,你的母親瑤姬被鎮壓在桃山下,而你想劈開桃山,卻是無法做到,也就是說,玉帝王母的攻伐力量不怎麼樣,但,防禦手段卻是極強。」

「玉帝王母的防禦手段是很強。」楊戩也不得不承認,天庭雖然沒有拿的出手的蓋壓群神力量,但在防禦力量上,卻是非常有手段。

「楊兄,你可知道原罪真血?」葉塵。

「知道。」楊戩目光微微一咪,越發覺得葉塵說了這麼多,是在繞彎彎道道,他倒是想知道葉塵到底想幹什麼。

「原罪真血就在瑤池宮地底!」葉塵注視楊戩,他想知道楊戩對原罪真血有沒有意思。

「與我何干?」楊戩。

葉塵給自己倒了杯酒,隨後一飲而盡,道:「你對天庭不滿,而我對天庭也沒什麼想法,我的意思是,你我合作,等我問鼎神帝,或許有望能救出你母親。」

楊戩沒有立即答應,他在想,葉塵的同境是很強,但,問鼎神帝后,真的能將桃山破開?

雖然他不知道能不能,但也是一個希望了。

「先說說如何合作。」楊戩。

「你打上瑤池,將瑤池地底的封印解除!」

葉塵。

楊戩瞳孔微微凝起,注視葉塵道:「封印解除?你想融合原罪真血?」

「是。」葉塵並未隱瞞,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原罪真血不是誰都能融合的,搞不好,你可能會被原罪真血吞噬!」楊戩提醒道。

「我不會被吞噬。」葉塵。

楊戩微微皺眉,葉塵這麼自信不會被原罪真血吞噬?

「若你什麼時候願意跟我合作,可以說一聲。」

葉塵站起身,他該說的都說了,沒必要再留下。

楊戩放下酒碗,他望著葉塵離去的背影,說道:「三天後,我親自殺上瑤池!」

……

外面。

天蓬元帥心急如焚,他見葉塵安然無恙的走了出來,心裡鬆了口氣。

「葉兄弟,這楊戩沒把你怎麼樣吧?」

「能把我怎麼樣?」葉塵反問。

「額,我還以為他會先下手為強,將你扼殺在搖籃里。」天蓬說道。

「你想多了。」葉塵望向天際,道:「走吧,回天庭。」 天際。

哪吒、托塔李天王以及十萬天兵天將,正隱藏在虛空,看到葉塵完好無損的走了出來。

「撤!」哪吒。

……

天庭。

王母娘娘見葉塵完好無損的走了出來,不由長舒一口氣,如果葉凡被楊戩格殺。

那!就虧大了!

沒過多久。

葉塵跟天蓬元帥等人出現在金鑾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