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天時間一到,十二人如逃一般地離開武技堂,彷彿後面有吞人的上古神獸在追趕。陳星剛剛和十一人交代了此事要保密,不然會影響他們「神風無雙」在外門第一幫的地位。

空間內小雨軒算了一下,一個凡境九星武者攻擊一天的真元斬,被天地印煉化的黑、白光點與一道雷弧相當。上次渡完「一九」雷劫后,身體中的玉骨已形成十分之一,此後不論怎麼修鍊都沒什麼太大的進步,但現在身體中,卻只有十分之七的骨骼未化成玉骨。

食堂中,小雨軒本來想大吃一頓,但玉牌上顯示只有區區幾點貢獻值,勉強夠他吃兩餐,是應該去做宗門任務掙點貢獻點,不然自己又要餓肚子。 後山竹舍一千米外,一青衣男子站在此處已有兩柱香,他是給核心弟子風靈兒送月俸而來。內門弟子每月十塊靈石,而核心弟子每月三十塊,每月一號都可以去神武峰的貢獻總堂領取,每個弟子剛加入神武門第一個月只可領取一枚「火龍靈果」。

「火龍靈果」是天瀾大陸西面火龍帝國的」鎮國之樹「」火龍靈樹所產,靈果入口絲甜醇香,入口即化。

但此靈果有一個傳說,十萬個人中吃了此果會有一人誕生火靈根,因每年的靈果被火龍帝國送往各大宗門結交善緣,宗門內不管什麼弟子都可分得一枚。

火龍靈樹頭年七月開花來年一月結果,而各大宗門每年一月招收普通弟子,入門后每位弟子可獲得一枚靈果結一樁仙緣。

雲靈峰那些入門七年以上的,每人都至少吃了七枚以上,但從未聽過誰以此誕生火靈根。在各峰的貢獻堂,火龍靈果是二十貢獻點換取一枚,回收一枚是十點貢獻。十二月後則停止回收此物,因為來年二月火龍帝國會再次送上十萬枚。

小雨軒剛到竹舍一千米處就看到一青衣男子站在外面,「這位師兄,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我是核心弟子風靈兒弟弟風雨軒」。

青衣男子知道風靈兒有一獨眼僕人,只是今日才知原來此人是她弟弟。

「哦!雨軒師弟,我有重要事情找你姐,麻煩你去告知她一下」。

「我姐都閉關很久了,她說沒什麼大事不可打擾她,你看,就在那邊小竹亭中」。白衣男子順著雨軒手指的方向一眼望去,一道靚麗的背影如蓮般聖潔,似放下三千俗事,不可入塵。

要不是他想約風靈兒同去完成宗門任務,他也不至於專門走一趟。男子拿出一儲物袋遞給雨軒說「師弟這枚儲物袋和裡面的東西都請你親手交到靈兒師妹手中」,雨軒伸手接過儲物袋后,男子的身影漸漸遠去。

小雨軒神識掃入儲物袋,裡面有下品靈石三十枚,丹藥數瓶,神武門內門簡介,玉簡一枚。

神武門外門弟子十年內突破玄境可升為內門弟子,在內門玄境只是入門而已,突破到王境即可擔任各峰長老。內門弟子完成神武峰任務可獲得各種修練資源。

神武峰如擎天柱般傲立在七峰中間,七峰又如七名護法一般守護在四周,山巒磅礴大氣直聳蒼穹,虛空的雲霧似衣裙拂袖在峰腰。峻秀多姿,一陣微風掠過,葯香四溢,山間奇花異獸忽閃忽現。

遠遠望去,那一座座白玉鑲嵌的宮殿如騰龍蜿蜒盤踞在山間。宮殿內閣樓被靈溪環繞,浮萍滿地,碧綠而明凈。

神武峰與其它各峰略同,設立:任務總堂、丹藥總閣、藏經總閣、武技總堂、貢獻總堂、兵器總閣……

所有內門弟子發布與接受任務,都需要去神武峰的任務總堂。每個內門弟子每年至少需做兩次宗門任務,白衣男子來此就是相邀風靈兒一起去做宗門任務。但靈兒閉關已久,他只好把儲物袋交給小雨軒幫他代轉。

外門貢獻堂,一獨眼小孩向老人打聽「火龍靈果」,「這種靈果宗門也不需儲藏太多,大約有幾百枚」老人如實告訴他。「那您幫我查查還有多少」小孩問到。

半柱香后,老人看著小孩渴望地眼神說道「七峰各堂共有350枚火龍靈果」。小孩手托著小腮幫子若有所思的問「那內門的神武峰呢」?「神武峰是不會專門儲備這種低級靈果,就是有需要也是在我們七峰中調過去」。

小雨軒遞過手中的儲物戒指,「請問我這枚戒指可抵押多少貢獻點」。老人一驚這小子盡然敢來此借貢獻點,不知我們貢獻堂又叫吸血堂嗎?

兵器等級分為:凡級、玄級、地級、王級、皇級、神級,每級又分下品、中品、上品、極品。

這枚儲物戒指屬於皇境武者所煉,剛好達到靈寶王級上品,戒指上還印有一個「凡」字,應該是火靈峰峰主」謝玉凡」所煉製。

謝玉凡與蔡悅兩人在入神武門時,被神武門皇境九星巔峰的天博老人收為關門弟子,與現今掌門秦浩然同源。

此儲物戒指應該是蔡悅請謝峰主所煉,後來峰主就送給了風靈兒。只是風靈兒又把此物送給眼前這個小孩。

不得不佩服這老人的眼力,只憑「凡」字就猜的八九不離十了。只是此物貴重無比,可扺押的貢獻點也是天文數字。

望著老人鶴眉高聳,小雨軒心虛了,難道此物價值不高,忙開口說「抵押五萬貢獻點行不」?聽到小雨軒只抵押五萬點,老人眉頭一松,還好只借五萬,要是按價值來算此物可抵押四十四萬點。而他最高只有五萬的放點許可權。

老人拿出一枚玉簡記載小雨軒借貸五萬貢獻點,每月五千點的利息,若提前還可按每天二百點外加二百點手續費。小雨軒滴入一滴精血侵入,留下空儲物戒指,接過老人拿去的臨時貢獻玉牌,玉牌中多出了五萬點貢獻。

小雨軒捧著玉牌在懷中拍了三下,一張小臉笑的合不攏嘴,「長老幫我換三百五十枚火龍靈果」玉牌再一次回到老人手中。

老人一臉茫然,這小子唱的是哪一處戲,要換這麼多低級靈果做什麼。「請明天來取靈果」,老人不耐煩地說到。

望著遠去的背影,從最初的一千點到如今的五萬點,是他人傻,還是我眼前的一切太假!

任務大殿人來人住,他那小腳丫走過的印記如細沙一般淹沒,慢慢遺失了痕迹……

大殿中那巨大的玉牌滾動著一道道信息,中間夾雜著這樣一條:「收一千枚火龍靈果,每枚二十貢獻點,單獨一枚也可交易」。

星空下,竹舍外,一獨眼,仰起頭,天是盤,星為棋,若我論盤時,你們皆是棋…

外門弟子最近最多的一句話是「你還有不」,「沒有,有的話早交了」。

任務堂中,陳星帶著二名凡境九星跟班走到管事人員處,「長老,我接五十枚火龍靈果任務」。大殿內人人驚嘆,「神風無雙」就是有底蘊,盡然這時還有五十枚靈果。 火龍靈果事件第一次發生時,各弟子只是認為,這人傻貢獻點多,因為一般十三點都可以收到,但他卻出二十點收。第二天由二十點漲到二十二點,第三天又漲到二十四,一直漲到三十點時,陳星他們幫會才出手。這份隱忍力不是一般人可比。修行,修的是資源,而在神武門貢獻點就是資源。

小雨軒這一招也是兵行險招,他把收購點數提到三十點就暫緩了五天。而在今天盡然又收到八十枚火龍靈果,這十天左右他共收了四百五十枚靈果。 賴上監護人老公 七峰外門弟子手中估計還有二、三十枚左右,明天才是真正的開始……

「什麼,你說有人出六十點收火龍靈果,瘋了嗎」?陳星聽到彭老三說出今天在任務堂發生的事。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人出六十貢獻點一次性收八百枚靈果,若完成任務還送三十枚靈石,他不知道外門七峰各貢獻堂一個月只拿出一百枚靈石兌換嗎?一出手就是三十枚,而且更絕的是出六十點收靈果。前面幾天那些賣二十點、三十點的人不氣死嗎,瘋子、傻子嗎?

任務大殿中,一條更勁爆的信息發布:本人有大量火龍靈果,特尋有實力幫會共赴完成八百枚火龍靈果任務,要求,靈石我要二十塊,有能力者到雲靈峰貢獻堂大殿共同商議。

陳雲兩兄弟帶著一幫人員來到貢獻堂,一名獨眼小孩靜靜地坐在角落裡。看到是這獨眼小孩,陳星緩緩地鬆了一口氣,也是,只有那種大人物手中才有如此多的靈果。陳星這種先入為主的思想誤導了他們兄弟的判斷。

「這位小師兄,請問你現在還有多少靈果」,陳星故著低頭獻媚的樣子問到。

「哦!那請問你們現在又有多少呢」?雨軒將皮球再次踢向對方。

「我們嘛,也不多,但你不說多少,我們這樣都不能完成任務,等來年二月下一批靈果到之前,這個任務肯定會取消,我們估計這次任務肯定是火靈峰那邊發起,火龍靈果大量食用,可能對他們火靈根有很大益處。陳星把他們幫知道的全告訴了小雨軒。

小雨軒單手揉著額頭沉思不語……

這三十枚靈石陳星他們是勢在必得,也許就是這三十枚靈石可以讓他們兄弟突破凡境。他們兄弟已經入門九年了,在九星巔峰就呆了三年。每月的貢獻堂靈石他們都可以「搶」到二十枚,但他們幫也是僧多粥少。他們兄弟兩人最多可留下兩塊靈石,這次一下出現三十塊靈石,讓他們二人看到了自己的仙緣,甚是高興。

「我有七百六十枚靈果,只差四十枚,我為什麼要與你們合作,外門幫會有的是靈果,我不相信連四十枚靈果都湊不夠」。小雨軒說完這話起身就離開。

第二天陳星兄弟又來貢獻堂找雨軒磨跡半天,小雨軒彷彿在等一個人出現似的,不時地向大殿門口望去。

第三天小雨軒剛進大殿就被他們兄弟兩人拉在角落邊。「獨眼小師兄,我們兄弟可以用貢獻點買你手中的火龍靈果,價格好商量」。

「不賣,別打擾我,我等的人今天應該會來」,小雨軒一副無所謂的神情說到。

陳星兄弟兩個交換了一眼神,心想,肯定是其它峰的大幫會插手此事。兄弟二人心一橫,「獨眼小師兄,我們出六十五點收,你那二十塊靈石我們再補貼你五千,怎麼樣」。

小雨軒心裡沾沾自喜,但還是面不改色,心裡想著本以為他們兄弟二人,是貪圖貢獻點,會出五十點左右收了他的全部火龍靈果,原來是奔我姐那三十塊靈石去的,早知道靈石這麼好用,我還想什麼計策。 寵妃狂魔:土匪世子妃 他是剛到神武門,不知道靈石是武者突破境界的必需品,這些在外門打拚八、九年的心裡只有一個執念,那就是突破凡境進入內門修行。

看到小雨軒半天不語,陳星再次開口道,「我們兄弟二人還可答應你一個要求」。

「好,我要你們出這七百六十靈果交易的手續費,還有像上次那樣當我陪煉半個月」。小雨軒激動不已,我換貢獻點不就是找你們做我陪練嗎?心裡暗自竊喜。

雙方簽訂了陪煉半個月的玉簡,在貢獻堂老人見證下滴入雙方精血。陳星兄弟付出五萬四千四百貢獻點給小雨軒,餘下的五千四百四十點手續費也是由他們兄弟二人墊付。

老人搖頭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嘆息:原來不是這世界太假,是我們太傻?

晨間靈鳥在靈樹上歡快地歌唱,與溪水聲相伴,悅耳動聽,雲靈峰的靈霧被初升的旭日緩緩推開,燦爛的陽光鋪灑在任務堂大殿四周,溫暖著過往的人群的心房。

但此刻陳星師兄卻倚靠著殿門,手捂著胸口,面目可憎,額頭青筋凸起,嘴角湛出血液。

過往的人群紛紛繞道而行,彷彿怕他就像妖獸一般會突然暴起傷人。沒有任何人會可憐他,平日里他們「神風無雙」處處仗勢壓人,這次要不是他們太貪心了,會出這種事來。

武者,資源就是修鍊的根本,有貢獻點才可兌換資源。六方貢獻點差不多是「神風無雙」多年來的大半儲備。那獨眼小孩太狠了,一下就斷了「神風無雙」四十多名凡境九星的進階之路。也許明年他們中大部人無法突破就會離開宗門……

貢獻堂,一名獨眼小孩踩著小癲步,眯著眼叫道:「長老,我來贖回我的儲物戒指」。

老人一臉關懷說到「小子,你出手太狠,一下斷了他們的修行之路,出了神武門,當心小命」。

過了兩天,武技堂試煉房內,小雨軒對面站著四十多名武者。「風雨軒,把那三十枚靈石交出來,我們可以考慮放了你」,陳雲帶頭說到。

陳星看到小孩一臉詫異的表情,開口笑道「我們簽訂玉簡併沒有規定人數,所以多帶幾個人,交出靈石,我們暫且饒你。」

「你們說的是這個嗎」?小雨軒拿出幾塊靈石在手中把玩著,「但是我不會交,除非你們殺了我,從我手中拿去」。他是巴不得他們一起動手,沒想到他們盡然給自己準備了一份大禮。心裡想想,他們對我這麼好,自己是不是做過份了點。

「一起上,殺了他,拿到了的儲物袋平分」陳雲憤怒叫道,前面幾天他們已打聽清楚,這獨眼小子根本不是什麼大人物放養的妖獸,他只是核心弟子風靈兒撿回的一個僕人,甚至連武神門弟子都不是。殺了他也不怕承擔什麼後果。

陳星忙提醒叫道:「這小子防禦能力驚人,大家同時攻擊一個位置」。

四十多道光芒同時擊中胸部,小雨軒被擊飛五十多米,一道半指深的十厘米左右刀口蔓延開來。強大的反震力把內臟震碎大半,看來自已底估了,他們一起使用真元斬的威力。

眾人看到獨眼小孩的防禦被撕破,陳星大叫道「一起上,不要留手」。

小雨軒爬起身,開始與他們游斗,還好他們人多,出手也是畏手畏腳施展不開。邊抵檔邊煉化他們攻擊力反?自身。

半柱香后,陳星也意識到人多不好圍攻他,就分成幾批分次上陣。小雨軒每過十分鐘左右吐血一次。雙方的僵斗,陷入了無休止的境界……

陳雲的想法是,我用人海戰術拖死你,看你身上有多少血噴。

第十五天,小雨軒的玉骨就要達到完美時,再也不敢用天地印煉化黑、白光點入骨骼。我是靠雙拳對敵,應該把雙拳多強化一些。玉骨大成時,對面哪怕四十多人全出手,反震力再也不會把他震退半步。

意念控制黑、白光點進入雙拳。果不其然,雙拳還可再次吸收。而此時小雨軒腦海里浮現一段上古文字。

「巫」,巫三境,金血初成,煉萬物凝聚金血。

銅膚、玉骨可煉二、三段;

巫境每破一境,以此遞增至九九八十一段。

四十多人分兩批每日每夜堅持了十五天,雖然身體上的真元可循環恢復,但心身早已疲憊不堪。時間一到,空間之門大開,陳星眾人像瘋狗似的逃離此殿…… 小雨軒心滿意足地走出武技堂,蹲在外面的弟子紛紛離開,眾人都知道「神風無雙」四十多名九星武者與他一起進武技堂,前一刻四十多人逃亡似的離開,人們還以為他們是心虛怕風靈兒事後找麻煩,后一刻一個獨眼小孩昂首挺胸地走出來。原來,「神風無雙」是躲避此人,他們肯定是在獨眼小孩手裡吃過虧。

「風雨軒」此名開始在神武門外門七峰傳名。「聽說,風雨軒七尺身高,玉體白面。」

「聽說,他練有無敵術,還是玄境高手

」。

「聽說他一人獨挑凡境九星四十名」。

但更多的版本是「聽說他三歲多,是個獨眼」。

而風雨軒一出武技堂就離開了神武門,奔向十萬大山腹地。

不分晝夜的跑了八天,找到一頭玄級四星的天火蟒領地停下。天火蟒可噴火焰與巨毒,尾巴力量可劈碎千斤巨石,蠎身的絞力可輕易絞死玄境一星武者。

天火蟒的領地佔據一座方圓千米、海拔二百米的小山峰。山林中多是紅鐵樹這種喜火屬性的林木,也許天火蠎經常出入緣故,山體光禿禿呈暗紅色,無其它任何蟲草異獸。

感應到有外物靠近領地,天火蟒從山體中間的一個三十米直徑寬大的山洞竄出。一條長十多米,粗約一米左右的天火蟒盤旋在小雨軒前面,吐出半米長的紅色信子,彷彿要一口生吞身前這個活物。

張開血口,幾根獠牙甚是恐怖。蛇頭向後一縮,蟒身向下一壓。一股赤紅色的火焰噴向小雨軒。

小雨軒連忙雙手交叉擋著右眼,瞬間全身衣衫盡毀。剎那間,左腳用力一蹬,地面下沉半米,掄起右拳,臂肌顫抖不己,全身血液急速循環到右拳上。盾飛在火蟒頭部間。

右手一拳擊中蟒頭,蛇信子瞬間萎縮下垂。一陣悶響,蟒頭呈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血洞裡頭骨碎裂,小雨軒趁身體還未落下,快速將第二拳砸向血洞。

一道急風襲來,一條巨尾橫飛劈向小雨軒:巨尾臨近身側時他雙腿肌肉顫抖,血液循環流向雙腳,雙腿在空中一蹬,空間中傳來「啪啪啪」聲響,整個人橫移到五米開外的蟒頭,接著用力一揮拳頭,又是幾拳轟在蟒頭血洞間。

天火蟒的身體慢慢跌落在一側,發出刺耳的嚎叫聲,整個身軀來回擺動,小雨軒更是手起刀落,用力的斬向蟒頭受傷處,血洞中發出一團紅色的光芒:一伸手從蟒頭裡取出一枚火系妖核。妖核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剎是好看。臉上不由露出微笑,小手摸了摸額上的汗珠。終於可以休息一會兒了。

夕陽緩緩落下,遠方的群山中發出陣陣撕吼聲,尖叫聲,奔跑聲,咆哮聲,哀嚎聲,聲聲刺耳…彷彿要震徹山谷。

小雨軒這時手握兩枚靈石,開始最後的沖關。

方圓千里烏雲籠罩,妖風四起,電閃雷鳴,山中的獸吼聲突然停止……一道閃電撕開遠方,瞬間蹭亮了眼前的黑暗,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隆」的一聲降到小雨軒面前,這次是「二九雷劫」,二道嬰兒手臂粗的雷弧竄進他身體。

痛,撕心裂肺的痛,但還是咬緊牙關開始煉化雷弧。全身肌肉凸起,隨時準備迎接下面四道雷弧的洗禮。

當十八道雷弧降完,小雨軒只是在最後一道雷弧因體力消耗過大,受了一點內傷。

剛剛渡劫時由於身體內能量的消耗,小雨軒拿出火石引燃一堆篝火,坐在火邊撕下一塊蟒蛇肉來烤。

一道破空之聲傳來,「碰」地一聲,地面微微一顫。小雨軒趕緊起身。「剛才這裡可是出現了靈物」,一個滿臉鬍鬚、吊睛大眼,額頭還有三道皺痕的威武男子說到。

全身上下的妖王氣息鋪天蓋地的壓迫在小雨軒身上,壓得他喘氣都困難。男子手一伸,小雨軒的身體自動提飛到他手中,被男子單手卡住脖子,身體懸空在地面,小腳亂蹬不停。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剛剛是否有靈物出現」。小雨軒還沒來得及回應,男子手一扔,像丟垃圾似把小雨軒甩到二十米開外。

媽的,盡然是一頭暴燥的妖王,又是一個難逃的劫。心裡邊罵邊想活路在哪裡,對了,逃,逃的掉就活,逃不掉大不了一死。

「拿,給你!小雨軒取出火龍靈果,用力地扔向他逃跑的反方向。

男子幾步移去就伸手抓住還在空中飛行的火龍靈果。望著已逃出三百米開外的小雨軒叫:「找死」!

小雨軒頭也不回地向來時方向沖,一道赤芒緊追其後,突然赤芒加速沖向小雨軒背部。赤芒靠近身後一米時,他全身血液流向背部肌肉顫抖處。

「碰」,一股拳頭般大小的力量穿透身體,轟破在背部防禦,二秒后,小雨軒倒地不起。

朦朧的眼中,一個身影由遠慢慢拉近到眼前,這個身影高大威猛猶如降世戰神聳立在虛空。

「還沒有誰可以從我白虎王族手中逃掉」

,男子慢悠悠地說道。

「你是白虎王族王戰爺爺的什麼人」?小雨軒氣踹噓噓面露驚色道,當年在各族上貢「獸奶」時見過白虎首領王戰,而各族為討好金六子少主時,都和他有過幾句交流。

「你知道我爺爺的名頭,你是誰」。男子驕傲地問他。

「我是絕地金剛一族金六子少主的寵物,你是王戰爺爺的後輩,應該聽說過獸奶之禍」。

「你就是當年那個獨眼人寵」,男子驚訝地叫道,望了一眼小孩的臉,果然是他。他左眼上的眼罩還是我族的獻上。

「算你好運,金六子如果想替你報仇,我王蟒一力承擔」。話畢,他轉身就離開此地。小雨軒望著遠去模糊的背影,嘆息!終於保住了一命。

在十萬大山之中,小輩的事都由小輩們自行解決,只要不出人命,金剛一族長輩是不會出面,我今天只要不殺了他金六子的人寵,和金六子結下樑子只能由他自己出面找回,但我王蟒的實力根本不俱金六子。

小雨軒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天火蟒佔領的山洞,煉化靈石慢慢修?身體。

雲靈峰後山竹舍不遠處,竹亭中的麗影手腕旋轉間一道青靈飛出,寬二指長三尺,劍氣光影忽閃忽現。

麗影蓮足輕點幾下,如瞬移般出現在十米開外。蓮尖微微一顫,似踏上虛空浮梯懸立在空中,虛影旋轉不停,青靈翩翩起舞,殘影一分為三,三道光影閃現,各現其色,隨後一道血紅的光芒飛出青靈,百米外的千斤巨石瞬間化為灰燼…… 秀眉微微一顫,雙目輕起,翹起嘴角,一口濁氣緩緩吐出…修鍊時日已久,風靈兒打量著眼前的一切,瞬間回神。

「軒兒,軒兒」…叫了幾聲,沒人應答。「死小子,跑哪瘋去了」。此時此刻最想見到的是小雨軒,因她終於融合三系元素。

雲靈峰頂端,風靈兒立身大殿之中,「師傅,靈兒因修行耽誤數月,特來此請罪」。

「靈兒,你何罪之有,別因俗事誤了修行」。蔡悅知曉靈兒是為風雨軒的事而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方式,只要不違反門規就行。只是那小子太妖孽,在三歲時就可以一人獨斗四十凡境九星武者,以後定會名滿天瀾。

「雨軒他還是個孩子,做事有時不計後果,我回去后,會嚴加管教的」。風靈兒也未想到,自己閉關這二個月,這小子為了貢獻點騙得外門弟子團團轉,還好執法堂未插手這事。

蔡悅拿出一塊玉牌遞給風靈兒說:「這枚雲靈峰內門弟子玉牌你交給他,叫他不要辜負宗門栽培」。

「謝師傅能成全他,等他回來后我定讓他來向師傅請罪」,風靈兒高興地接過玉牌吿辭離去。

山洞中,一獨眼男孩,雙手各握一塊未知名靈物。黑、白光點慢慢修?破碎的器官,傷口彷彿有一道法則在磨滅四周生機,只要黑、白光點一停,血液又會慢慢滴落。

這是一道毀滅法則,如果法則不滅,傷口就難癒合。看著滴血不止的傷口,血滴還夾雜一絲金光,雨軒拿出一塊紅布至前胸後背圍了幾圈,只有去尋更好的靈物才可療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