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小佳的新電影。」海天澤毫不隱瞞,甚至還把手裡的資料遞給楊若沼。

「啊?」楊若沼一個手抖,沒有裝訂的資料撒了一地:「你也要演這個電影?可是這部電影的角色不是要參加選拔的嗎?難道……難道你走了後門?!」

海天澤低下頭,看了看鋪在地上的資料,無奈地伸手輕輕彈了一下楊若沼的額頭。

「誰說我走後門了?我也要去海選,不行啊?」 「你?去海選?」楊若沼的眼珠差點跳出眼眶。

海天澤對她的態度非常不滿意,他彎腰撿起地上的資料撣了撣,斜著眼睛不理她。

楊若沼被他的表情逗笑,忙眯著眼睛,裝作很期待的樣子捧住自己的臉頰道:

「大明星也要海選,聽起來好像很厲害!」

就算擼小橘都得順毛,何況海天澤。楊若沼深諳這個道理。

果然,聽到楊若沼期待中帶了點崇拜的語氣后,海天澤清了清嗓子,第二次將手裡的資料朝她送了送。

「要不要看?」

血簑衣 「這是什麼?」

「當然是關於海選的。」海天澤嫌棄地皺了皺眉:「你該不會還不知道這部電影要演些什麼吧?」

「不知道啊,所有人都不知道吧,不是說余小佳向來保密工作都做的很好嗎?」楊若沼無辜地睜大眼睛。

「笨。」海天澤恨鐵不成鋼地搖了搖頭:「不知道電影里有什麼角色,要怎麼把自己向角色靠攏,從而通過余小佳那些關卡啊。」

「……」楊若沼眨眨眼,她好像的確沒想過。

「這次的電影類型是余小佳曾經嘗試過的青春校園,但主題卻是校園暴力。電影需要的角色大部分都是學生,主角也是,所以才會這樣大面積地去海選。」

「學生?那你去海選什麼?」楊若沼下意識問。

「……」海天澤挑著眉毛看她。

「哈哈哈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說你老了。」楊若沼笑了起來:「我的意思是,還有其他不是學生的角色嗎?」

「這不是一個意思嗎!」海天澤炸了毛,他剛想繼續朝楊若沼吼什麼,嘴裡卻突然被李奧塞了兩個櫻桃。

「特別甜,嘗嘗。」李奧端著其他的櫻桃放到楊若沼面前,楊若沼笑著道了個謝,也拿起一個丟進嘴裡。

「這部電影是以女生為主視角的,裡面唯一一個戲份特別重要的男性角色,只有女主角的班主任。」李奧解釋道。

「所以這是你們的目標?」

「當然。」海天澤吞下櫻桃,目光炯炯有神:「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我都是最適合這個角色的人。」

他說的話一如既往的自大,可此時的楊若沼卻發現自己無法反駁。因為海天澤的神情是那樣自然,那股從心底里散發的自信與氣場,有著一種讓人臣服的力量。

她恍然間覺得海天澤好像真的變回了最初的不可一世,可是,卻又不太一樣。

她獃獃地看著他,特別奇怪這個人為什麼在蠢的時候幾乎像個智障,可是認真起來的樣子,卻又如此讓人移不開目光。

李奧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楊若沼的反應,末了低下頭,自嘲地看著手裡的櫻桃笑了笑。

真想吃口飽飯 他太自不量力了。

半晌后,楊若沼慢慢回過神來,她翻了翻手裡厚厚的資料,發現其中關於余小佳新電影的信息,只佔了一張紙,而且……

「這也沒說新電影的劇情啊,只簡單列出了一些人設,但是這些人之間是什麼關係,也沒有說明。」她奇怪地說。

海天澤尷尬地頓了頓,有點結巴:「這、這就不錯了,你也說了,他保密工作做的好。再說,有了人設,人物關係你不會自己猜啊?」

「我自己猜是可以,可是後面這厚厚的東西都是什麼?」楊若沼向後翻了翻。

「是余小佳以往合作的演員的基本信息。」李奧替海天澤答道。

「合作演員……」楊若沼小聲嘀咕。

「我和天澤正在研究這些演員,想著總結出來一個共性,如果按照這個共性去表現自己的話,或許可以更容易達到余小佳的標準。」

「誒~~」楊若沼玩味地笑了:「這是你的想法吧,他海天澤才不會做這種需要下功夫的事。」

「你已經第N次小看我了。」海天澤翻了個大白眼。

「喲,那讓我看看你們都研究出什麼東西了唄?」楊若沼一邊開玩笑,一邊伸手去拿放在海天澤身前桌上的一張白紙。

「喂!」海天澤想要阻攔,卻為時已晚。

楊若沼捻起那張紙細細看來,本想再打趣海天澤一番,卻在看到紙上的內容時愣住了。

一張紙寫的密密麻麻,總結的全部都是「佳女郎」的事。

心潮暗自翻湧,楊若沼看向海天澤,鼻尖有點酸了。

「幹嘛?你要去競演女主角啊?」她開玩笑道,語氣無比溫柔。

「……」海天澤心虛地移開視線,嘟噥道:「只不過是他合作的女演員比較多而已,又不是為了你。」

「是嗎?」楊若沼揚了揚手裡的紙:「那謝謝你的只不過嘍,我收下了。」

海天澤沒說話,微微上揚的嘴角卻出賣了他。

「若沼,不過有件事你要注意。」李奧的話打斷了二人微妙的粉紅色氛圍:「你知道這次比賽是要作為綜藝在網路上播出的吧?」

「嗯,報名網站有說。」

「一檔綜藝節目的製作是非常複雜的過程,即使這檔節目的目的只是選演員也不例外。綜藝拼的是播放,是熱度,節目組的剪輯,宣發導向都會以熱度為首要目標,所以有時會不恰當地影響到裡面的選手。」

「我知道,我看過不少選秀綜藝。「

「但那也僅是局限於看過。」李奧的表情非常嚴肅:「節目組的偏好可能會影響你,粉絲之間的爭吵也可能會影響你。天澤在這方面有很多經驗,他可以處理的遊刃有餘,但是你沒有。所以,一定要小心,穩住自己的心態。」

「嗯,我明白,謝謝你。」楊若沼笑了笑:「不過,先不用這麼恐怖吧,海選都還沒過呢。」

「就是啊,李奧你太嚴肅了。」海天澤跟著幫腔:「再說,恐怖又怎樣,不是有我嗎?Iwillcarryyou!」

「哈哈屁嘞,你管好你自己就好啦,只有一個老師的角色可以讓你選擇,你比我要難的多吧!」

看著兩人又一次自然而然地拌起嘴來,李奧默默地吃了顆櫻桃,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就是做不到像海天澤這樣沒心沒肺,這些年他已經習慣了每天為海天澤奔波算計,那種一根筋式的直率與爽朗,早就與他無關了。

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說他很溫柔很聰明,包括楊若沼。可是這種溫柔與聰明,卻好像給他上了一層枷鎖。

他想剝開它。 4月20日,令許多人緊張卻又期待的海選終於來了。

雖然楊若沼與景盼盼報名的時間僅間隔了幾分鐘,可僅是這幾分鐘,卻讓兩人之間插入了不少其他的報名者。

楊若沼報名比較早,海選時間定在了第一天的尾聲,而景盼盼則是隔了一天,打起海選第二天的頭陣。

周五當天,天氣晴朗溫度適宜,楊若沼本人的狀態也好的不像話,就連海選的地點,都被定為北戲的某一棟教學樓,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

男女角色的海選是分開進行的,所以楊若沼不知道海天澤那邊情況如何,不過從本來在排隊的不少妹子都為了看海天澤自動放棄海選來看,男生那邊一定是少不了一番「血雨腥風」了。

但是楊若沼沒什麼精力去管他,在她前後排隊的女孩們她一個都不認識,因為大家看起來都很緊張的樣子,搞得她也有些手足無措了。

從進入海選場地到離開是單通道制,也就是不會有海選結束之後的人回來傳遞經驗和信息,這讓不少姑娘感到不安。楊若沼雖記著海天澤和李奧幫她總結的「佳女郎」特點,可卻還是覺得心裡莫名有點發毛。

海選有序進行,時間飛快流逝。隊伍越來越短,直到暮色降臨的時候,楊若沼才終於進入候選的警戒線內。

站在她前面的是一個梳著乖巧娃娃頭的女孩,她臉色漲紅,嘴裡嘀嘀咕咕,從楊若沼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她額頭泛出的顆顆汗珠。

站在她後面的姑娘就好多了,她和楊若沼一樣留著披肩長發,化著精緻的妝容,美中不足的是她的粉底塗的有點多了,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像一隻不真實的瓷娃娃。

又一人結束了自己的表演,工作人員從現場走出,揮手示意下一人進去。

楊若沼隨著隊伍向前走了一步,她前面的女孩似乎更緊張了,整個人都有些搖搖欲墜的。

「至於嗎?」身後的女孩開了腔,她的嗓門很大,音色不太好聽。

前面的娃娃頭轉身看她,眼圈紅紅的。

「別哭,就快到你了,加油,沒事的。」看這女孩的樣子著實讓人心疼,楊若沼忍不住低聲勸解起來。

誰想到,這女孩竟絲毫不領情,她只是瞟了楊若沼一眼,委屈巴巴地癟癟嘴,就轉了回去。

???

楊若沼熱臉貼了個冷屁股,只得尷尬地嘆了口氣,繼續等待。

前面進場的選手有的結束的很快,有的卻很慢。等待的女孩子們忍不住討論起到底是快還是慢好,越討論,楊若沼前面的那個女孩子就越緊張。

她的手死死地攥著自己的大衣下擺,牙齒將嘴唇咬的慘白。

「你是哪裡來的?」看著女孩的樣子,楊若沼又心軟了。

「蘇城。」女孩這次回話了,看來是真的嚇到心態崩塌,剛才不理她也只是因為緊張。

「我家是江城的,很近呢。」

「是嗎?」聽到這話,女孩的目光有了焦距。

「嗯。」楊若沼點頭:「我叫楊若沼,你呢?」

「陳青煙。」

「好好聽的名字。」楊若沼笑道:「你在北城念書嗎?」

陳青煙搖頭:「打工。」

楊若沼楞了一瞬,繼續問道:「那……你喜歡錶演?」

「嗯,特別喜歡。」

「哈哈哈一個打工的,還喜歡錶演?」突然,楊若沼身後的女孩的聲音傳來,帶著不和諧的音調。

陳青煙的身體抖了一抖。

「這麼多北戲影傳還有外地影視學院的人都聚在這兒,你一個打工的佔了個坑你說是不是有點浪費我們的時間?」

「我……」女孩咬著唇,身體輕微晃動。

「同學,這裡是海選現場,你自己都是海里那顆細微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砂子,又何必為難躺在你隔壁沒有被打磨過的石頭呢?」楊若沼開了口。

她自小就聽過許多楊啟剛和劉宇的譏諷和嘲笑,自然知道聽這種話時的心情,所以她做不到坐視不管。

「怎麼?覺得你的比喻句用的很好嗎?」身後的女孩抱著雙臂,貼近了楊若沼。

「只是想讓你更容易理解。」

「嚯,口氣不小。」 重生七零:神醫小嬌妻 女孩不屑地上下打量了番楊若沼:「你狂什麼?你是認為你沾著了海天澤的光就肯定能進前100嗎?」

楊若沼怔住了,這關海天澤什麼事?

「不知道跟海天澤幹了什麼骯髒交易才能站在這裡,居然還有臉競演校園劇女主?呵。」

如果單罵她自己也就算了,這女孩居然帶上了海天澤,楊若沼忍不了了。

她轉向女孩,站直身體昂起頭,這樣一來,本就有著身高優勢的她氣場更強了。

「我和海天澤有交易?如果我真和他有交易的話,還會站在這裡排在你的前面?」

你字加了重音,語氣里的不屑一覽無餘。

身後的女孩嘁了一聲,翻了個大白眼扭過了頭。

楊若沼不是個咄咄逼人的性格,見女孩不說話了,她便也沒再繼續。

前後的其他人也都被這場短暫的唇槍舌劍吸引了目光,三三兩兩的小聲嘀咕起來。

看著這群人毫不掩飾不滿和敵意的眼光,楊若沼只覺得好笑。她尋思著海天澤倒霉那段時間怎麼沒人在意她和他待在一起,現在海天澤翻紅了,她們倒是嫉妒起她來了。

雖然說人是現實的動物,可是,這也太現實了吧?

她回過頭,重新面向隊伍前端站好。

陳青煙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她,猶豫了很久,朝她伸出了手。

「?」楊若沼有點奇怪,卻還是握了上去。

女孩的手心又冷又潮濕,還有些微微顫抖。

「一、一起加油。」她的聲音像從嗓子眼裡擠出來的。

即使如此,這份難得的善意卻還是讓楊若沼心情開朗了許多,她點了點頭,露出了明媚的微笑。

很快輪到了陳青煙,楊若沼目送著她同手同腳地走進海選教室,然後很久沒有動靜。

這是今天一天中,楊若沼等待過的最長的一次,她不知道女孩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也猜不到她是否通過。

大概過了接近10分鐘,工作人員才再次朝人群揮手。

楊若沼定了定神,走上前去。

終於輪到她了。

她禮貌地朝助考的工作人員行了個禮,然後稍微整理了一下頭髮,這才昂首挺胸地走了進去。

她沒有料到的是,她前腳剛剛邁進教室,教室門便被砰的一聲緊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突然不知從哪裡出現,以極快的速度和很大的力道拎起她的衣領就將她抵到了牆上! 楊若沼一時間懵了,她瞪大眼睛看著面前凶神惡煞的男人,忘記了呼吸。

「你現在厲害了?」男人皮笑肉不笑地勾起一側嘴角:「把事兒告訴那個男的,你覺得你就能從我們這群人中間逃出去?我告訴你,不可能!你只要跟我們一起干過一次,你就這輩子都別想著乾乾淨淨的了! 朕的愛妃是個聚寶盆 聽到沒有?」

男人莫名其妙的話讓楊若沼想起了什麼,她迅速將視線轉移到男人身後的位置,發現果然在教室右側的牆壁上,懸挂著一台攝像機,此時機器亮著紅燈,顯然正在拍攝。

楊若沼恍然大悟,這或許……就是今天海選的形式——即興表演。

如果真的是這樣,海選的考官一定正在鏡頭那端觀察著她的反應,那群人里甚至還會有餘小佳!她已經愣神數秒,沒有多餘的時間再去浪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