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有事嗎?」落影淡聲問道。

「我看到後山的紫薑花開了,你陪我一起去後山走走吧。」柳嫣然看著落影,眼中滿是期待之色。她很想試試,和喜歡的人一起走在花海中是什麼感覺。

「我沒空。」落影淡聲拒絕道。既然他不喜歡柳嫣然,就不會給她一點希望。

柳嫣然眼中閃過一絲失落之色,「那就等你有空了,再陪我一起去吧。」她都已經這樣了,為什麼他還是對她這樣的態度?

「落師弟。」秦風走到落影和柳嫣然的身旁。

「秦師兄!」落影和柳嫣然看向秦風。

秦風點了一下頭,對落影道:「峰主讓你去一趟。」

「好。」落影點頭應道。他現在正要找借口離開,秦風來的正好。 跟著秦風來到趙鶴尋的書房,落影走上前向趙鶴尋行了一禮,「峰主!」他不知道峰主叫他來是為了什麼,不過他猜測和蘇瑾月有關。

趙鶴尋微微頷首,上下打量了落影一眼,嘴角勾起一絲滿意的弧度,「你和蘇瑾月是怎麼認識的?」

「我和蘇瑾月是在門派交流會的時候認識的。」想到和蘇瑾月第一次見面的情景,落影臉上揚起淺淺的笑意。如果時間能夠倒回,他真的很希望回到當初。

「跟我說說那時的情況。」趙鶴尋感興趣的說道。他很想多了解一些蘇瑾月。

落影點了一下頭,一邊回憶,一邊敘述著當初與蘇瑾月相遇的情景。

說著,說著,落影突然發現,他雖然和蘇瑾月認識了很久,可是對蘇瑾月的了解卻不多。

趙鶴尋聽完,笑了笑,「落影,我打算收你為親傳弟子,你可願意?」

落影一愣,隨即向趙鶴尋行禮道:「落影見過師父!」他又不傻,能當親傳弟子當然不會拒絕。

趙鶴尋哈哈一笑,轉頭看向一旁的秦風,「你幫落影安排一下。」他很喜歡落影的機靈勁。

「是!」秦風應道。

柳嫣然坐在院子里等著落影,一直等到天黑都不見落影回來,「怎麼還不回來?」她心裡有些擔心落影,只是叫落影去的人是峰主,她也不敢去問。

一名弟子走出來,看到柳嫣然還坐在院子里,「柳師姐,你怎麼還在這裡等?」她對落影的痴情他們都看在眼中,只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我想等落師弟回來。」柳嫣然道。見不到落影回來,她心裡總是有些不踏實。

「你還是別等了,明天再來看吧,落師弟不會有事的。」那名弟子勸說道。

「我想再等一會兒。」柳嫣然搖頭道。

那名弟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轉身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走了兩步,他停住腳步走回到柳嫣然面前,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柳師姐,如果落師弟不喜歡你,你還會堅持嗎?」落影表現的那麼明顯,他們這些旁觀者都看出來了,他們覺得柳嫣然實在沒有必要對落影死纏爛打。

「會!」柳嫣然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那名弟子搖了搖頭,站起身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柳嫣然都這麼說了,他也沒有勸的必要了。

感覺到通訊符一陣震動,落影退出了修鍊狀態。秦風給他安排了新的地方后,他就一直在修鍊。這裡比他原來住的地方,仙靈氣濃郁了好多倍。

看到是柳嫣然,落影忍不住皺了皺眉,不過還是啟動了通訊符,「柳師姐,有事嗎?」不管怎麼說,柳嫣然都在玄光森林救過他。

「你在哪裡?」柳嫣然焦急的問道。她忍了很久,還是忍不住發訊息給落影。就算峰主會因此處罰她也沒有關係,只要能確定落影沒事就好。

落影猶豫了片刻,開口道:「我在楓葉居,峰主他收了我做親傳弟子,以後我就住在楓葉居了。」

「啊?」柳嫣然愣住了。峰主怎麼會突然收落影為親傳弟子呢?落影以後住在楓葉居,那麼他們見面的機會不是就少了嗎?

「早點休息吧。」落影淡淡的說完,就要切斷通訊符。

「等一下!」柳嫣然連忙喊道。

落影停住動作,「還有事嗎?」

「我可以過來看你嗎?」柳嫣然問道。楓葉居是親傳弟子住的地方,她肯定不能像現在這樣常常跑去。

「不能。」落影說完,便切斷了通訊符。世界上什麼事都可以勉強,唯有感情不能,既然他不喜歡柳嫣然,自然不會給她希望,不然只會讓她越陷越深。

柳嫣然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通訊符,一滴淚慢慢的從她的眼角滑落。她就真的這麼不堪嗎?為什麼他不願意接受她?她已經在試著改變了,難道他看不到嗎?

------題外話------

親愛滴們!明天早上紫雨要送女兒去學校,早上來不及更新了,不過晚上我會盡量多更新一些的。(づ ̄3 ̄)づ╭?~ 時間飛快的過著,很快就到了門派交流賽的日子。

眾人一大早就來到了主峰練武場集合,等待著前往天一宗。

「馬師兄,你去過天一宗嗎?」

「在十年前門派交流賽的時候去過一次。」

「天一宗是不是比我們遁世仙宮要大,那裡是不是種著成片的葯田?」

「葯田是很大,不過我覺得還是我們遁世仙宮好。」

「真的好期待啊!馬上就可以見識到天一宗的風采了,那可是雲天界的第一宗門。」眾弟子興奮地討論著。

落千白走到眾弟子的面前,環視了眾人一圈,清了清喉嚨道:「大家都知道這次的門派交流賽,關係到我們遁世仙宮能不能得到雲靈礦的主控權,所以我希望大家這次去天一宗都能竭盡所能。得到雲靈礦,不僅對遁世仙宮極有好處,對大家同樣有著極大的好處,大家明白嗎?」

「明白!」眾人齊聲道。

落千白滿意的點了點頭,對著眾人一揮手,「出發!」

眾人齊齊的轉身,向著飛船走去。

等到眾人上了飛船,飛船緩緩的向著天空飛去。

天一宗在雲天界的極北之地,從遁世仙宮出發,最起碼要半個月左右才能到達。

蘇瑾月和戰亦寒自然不會白白的浪費這半個月,在房間中布置好陣法后,就進入了金葉界進行修鍊。

此時在隕星海中的一個荒島上,一名中年修士正恐懼的看著面前的黑衣男子,哆哆嗦嗦的求饒著,「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對方身上散發出的威壓,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那種威壓猶如山嶽般壓的他完全喘不過氣。他來到這海島已經有一個多月了,一直都想不到辦法離開這裡,今天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名修士出現,沒想到對方是如此強大。

「你是怎麼從海底逃上來的?說!」黑衣男子目光沉冷的看著面前的中年修士。這些日子他已經抓了不少從海底牢籠逃上來的修士。只是讓他氣憤的是,他抓到的那些修士都沒有了當時的記憶,讓他到現在都查不出到底是誰破壞了海底牢籠。

「是…戰亦寒和蘇瑾月…是他們打開了海底牢籠…」中年修士顫顫巍巍的說道。

「將事情具體說一遍。」黑衣男子冷聲道。

中年修士哪裡敢隱瞞,連忙將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

黑衣男子在中年修士說話的時候,一直都在用神識關注著他,確定對方並沒有說謊。

「大人…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的…你饒過我一次吧…」中年修士哀求道。他好不容易才從海底牢籠中逃出來,真的不想死。

黑衣男子冷哼一聲,抬起手在虛空中一抓,就看到面前的中年修士化為了一團血霧,消散在了空氣之中。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恩將仇報的人。

轉頭看向一個方向,黑衣男子冷冷一笑,「遁世仙宮嗎?好大的膽!」

抬步跨出一步,男子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他倒要去會會遁世仙宮的那兩名弟子,敢破壞他布置的海底牢籠,簡直就是找死。

蘇瑾月和戰亦寒退出修鍊狀態,從金葉界中出來。他們算了一下時間,大概還有三四天就可以到達天一宗了。

「我們去甲板上看看吧。」蘇瑾月說道。

「嗯。」戰亦寒點了一下頭。

兩人正要走出房間去外面看看,突然飛船一陣顛簸。

蘇瑾月和戰亦寒詫異的對視了一眼,開門走出了房間。

飛船顛簸的更加劇烈,似有有一股力量正在拉扯著飛船,想要將飛船拉下地面。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甲板,看到不少弟子正站在甲板上一臉擔憂的看著前方。

「秦師兄,發生什麼事了?」蘇瑾月走到秦風面前問道。

「我們現在正在神獸山脈,神獸山脈有著一個天然陣法,飛船經過這裡的時候都會受到影響,你們不用擔心很快就會過去的。只要過了神獸山脈,就是天一宗的地盤了。」秦風說道。在十多年前去天一宗參加門派交流賽的時候,他也經過神獸山脈一次,所以對這裡並不算陌生。

「秦師兄,神獸山脈中是不是有神獸?」一旁的一名弟子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傳說在神獸山脈中有著一隻火麒麟,那隻火麒麟就是神獸,只是誰也沒有見過。」秦風說道。當然就算有人見過神獸,也不會有人知道,神獸的強大是無法想象的,遇見它的人肯定不可能有命在。

正說著,飛船顛簸的更加厲害了。

「所有弟子進入船艙。」李長老一邊命令對眾弟子,一邊和其他長老一起將用神識控制著飛船,不讓飛船被那股力量吸下去。他們來過神獸山脈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對神獸山脈還是十分了解的。

眾弟子也不遲疑,快步向著船艙內走去。

「啪啪啪!」一陣猶如暴雨般的聲音響起。

眾弟子停住腳步,轉頭向著身後看去,頓時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只見密密麻麻的一群飛天蝙蝠,正在攻擊著飛船的防禦陣法。

「咔嚓!」一聲傳來,接著是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隨著飛船的防禦陣碎裂,那群飛天蝙蝠向著眾人攻擊了過來。

頓時飛船上一陣混亂,弟子們紛紛祭出符籙,飛劍,仙器…開始滅殺那群飛天蝙蝠。

長老連忙祭出陣旗重新布置陣法,只是飛天蝙蝠的數量太過龐大,陣法剛剛布置好,就又一次被飛天蝙蝠擊破。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蘇瑾月撒出一把火靈符,燒掉一大片飛天蝙蝠后,再次撒出一把符籙布置了一個符陣,戰亦寒也在同時祭出一把陣旗。

在兩人的通力合作下,一個防禦陣快速的布置完成,比起之前的防禦陣堅固了數倍。

防禦陣將一大部分的飛天蝙蝠都隔絕在了外面,只剩下了防禦陣中的飛天蝙蝠,眾人的壓力一下子倍減,只是用了兩炷香的時間,就將陣法中的飛天蝙蝠滅殺的一乾二淨。 隨著飛天蝙蝠被滅殺乾淨,飛船也在同時衝出了天然陣法,擺脫了那股強大的吸力。

李長老走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面前,滿是讚賞的看著他們,「你們這個符陣布置的不錯。」就算是他這個陣法峰的長老,也無法布置出這麼完美而又堅固的防禦陣。有人可以用陣旗布置出陣法,有人可以符籙布置出陣法,但是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如此默契的將兩種陣法這麼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長老過獎了!」蘇瑾月和戰亦寒笑了笑。

李長老哈哈一笑,「這次要不是你們布置的防禦陣,我們就算能衝出天然陣法,也無法擺脫那些飛天蝙蝠。」那些飛天蝙蝠大多都是二級仙獸,它們早已有了靈智,若是它們有能力衝破防禦陣,絕對會鍥而不捨的攻擊他們。

「這是我們該做的。」蘇瑾月說道。他們也不想看著眾人,還沒有到天一宗就折損一半。這裡是神獸山脈,一旦被那股吸力吸下去,就算沒有神獸,高階仙獸肯定是有的。

「等這次交流賽結束了,我會將此事稟報給宗主的。」李長老笑道。怪不得峰主和宗主都對蘇瑾月和戰亦寒這麼重視,兩人不僅有才能,人品也是一流的。

「多謝李長老!」蘇瑾月和戰亦寒道謝道。他們其他的獎勵不要,若是能贏得交流賽,獲得雲靈礦的掌控權,他們只要能在雲靈礦中多待一兩天就可以。

離開了神獸山脈,飛船再次加快速度,向著天一宗的方向飛去。現在他們已經算是進入天一宗的地盤了,再過三四天就可以到天一宗了。

落千白和古破天,還有其他幾名峰主,正在議事廳里議事。

一名弟子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向落千白彙報道:「宗主!外面來了一名黑衣男子,他說他是從隕星海來的。」

古破天和落千白同時一驚,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只有他們知道,隕星海的海底牢籠是戰亦寒破開的,現在隕星海的人找到遁世仙宮來,肯定是已經查到了是戰亦寒所為。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我們素來與隕星海沒有什麼交集,隕星海的人來我們遁世仙宮幹什麼?」趙鶴尋不解的說道。

「難道是為了隕星海海底的那個海底牢籠?」丹草峰的峰主猜測道。

落千白在心中嘆了一口氣,對著那名來稟報的弟子道:「請對方進來。」該來的總是會來的,躲也躲不掉。

「是!」那名弟子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他就領著一個身穿黑衣,一臉陰沉的男子走了進來。

「不知仙友此次前來所為何事?」落千白微笑著問道。心中希望對方只是過來調查此事,而不是已經是戰亦寒所為。

裴番冷哼一聲,「我來向你們要兩個人的。」海主只給了他三個月的時間,若是他在這三個月的時間內一無所獲,他的性命也將不保。海主說話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

落千白心中一沉,果然如自己猜測的那樣,「不知仙友要哪兩個人?」

「戰亦寒,蘇瑾月。」裴番說道。將他們兩人帶回去,他才能向海主交差。

古破天眉頭皺了皺,「他們是遁世仙宮的親傳弟子,可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如果隕星海非要將蘇瑾月和戰亦寒帶走,他們根本就攔不住。隕星海的實力,可不是他們遁世仙宮可以比的。但是蘇瑾月和戰亦寒是他的弟子,他能保住他們一時是一時。

「隕星海要的人,誰也攔不住!」裴番強勢的說道。

「你就算要人,也該有一個合理的理由,不然我們遁世仙宮也不是好欺負的。」落千白一拍椅子沉聲說道。

「我們遁世仙宮也是雲天界的大門派,你別欺人太甚。」趙鶴尋道。

裴番淡淡勾了勾唇,「戰亦寒和蘇瑾月破壞了我們海底的牢籠,那裡可是關著我們隕星海的重要犯人,你們說我們隕星海要不要問你們要人?」

「你說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們兩個怎麼可能?你可以去問一下遁世仙宮的弟子,他們都會告訴你不可能。」古破天笑著搖頭。

「為什麼不可能?」裴番眯起眼睛,眼中閃爍著絲絲怒意。

「蘇瑾月和戰亦寒才飛升仙界連十年都不到,他們兩個能破了你們海底牢籠的陣法?難道你們海底牢籠的陣法是用紙糊的一戳就破?」趙鶴尋嘲諷的笑道。

「他們真的飛升仙界連十年都不到?」裴番不相信的問道。如果是真的,那就不可能了,沒有誰會天才到那種程度,海底牢籠的陣法可是八級陣法,陣法水平沒有達到八級是絕對不可能破開的。只是那名修士也不可能說謊才是。畢竟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不信你可以去飛升殿查訊。」古破天道。

裴番沉吟片刻,看向在座的眾人,冷聲說道:「若是我查出你們騙我,就不要怪我們隕星海手下無情。」說完,他一甩袖,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落千白和古破天齊齊的鬆了一口氣。這次是矇混過去了,就是不知道隕星海會不會緊盯著不放。戰亦寒這次在門派交流會,會不會將自己是八級仙陣宗師的身份顯露出來。

裴番出了議事大殿,就找了兩名弟子,詢問了一下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情況,果然和古破天說的一樣,他們的確來飛升仙界十年都不到,不過他還是打算去飛升殿調查一下。

飛船緩緩的降落在天一宗宗門外的廣場上,眾弟子排著隊從飛船陸續走下來。

兩名天一宗的弟子走了上來,「請各位跟我們來,我們已經為各位安排好了住的地方。」

李長老點了一下頭,抬手對著眾弟子揮了一下手,眾人便跟上天一宗的弟子,向著天一宗內走去。

「這不是天一宗的李長老嗎?」一道略帶著嘲諷的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來。

眾人聞言轉頭望去,只見說話的人是仙池宮的長老。

------題外話------

今天去接女兒放學,結果路痴的我走了相反的方向,回到家都已經快要八點了,鬱悶中… 「原來是韓長老,好久不見了。」李長老扯了扯嘴角,對著寒長老拱了拱手。對於韓長老,他可是從來沒有什麼好印象。

韓長老帶著仙池宮的弟子走上前,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聽說遁世仙宮招收了不少新弟子,這次應該有希望得到雲靈礦的主控權了吧?」要他說遁世仙宮早該從門派交流賽中除名了,這麼多年都得不到雲靈礦的主控權,還好意思來參加交流賽。不過也是,沒有他們墊底,哪能表現出其他們仙池宮的優秀呢。

「承韓長老吉言。」李長老笑道。他當然聽得出韓長老話中的意思,不過這一次不一樣了,他們遁世仙宮會讓其他三派亮瞎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