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如此發複雜的情緒,御龍潛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神廟的所在地。

看到了令他更加震撼的一幕!

之前他所見過的,青木的三隻精靈,沙奈朵、路卡利歐和妙蛙花全都變化了形態,並且實力也得到了不同幅度的上升,完全壓制著的守護神廟的五隻精靈戰鬥。

不只是壓著打,現在那五隻在御龍潛面前勢不可擋的五隻守護精靈,在那三隻精靈的攻擊下,幾乎沒有太多的抵抗,敗局已定。

但這也依舊超出了御龍潛對這個神秘人的定義。

這個人和自己戰鬥的時候,居然都沒有使用出全力,而且這種特殊的戰鬥形態,這種全新的模樣究竟是什麼。

難道這種形態,就是他的精靈實力變得更強的原因?

特別是那隻路卡利歐,手中拿著兩把能連續發射波導彈的好似槍一樣的東西,背後還有一對展開的翅膀,居然能在空中和快龍對轟戰鬥,這完全就是奇迹!

再次顛覆御龍潛對精靈的認知。

不過,在這一刻,他更加確定了一點。

快龍,這隻關都地區的准神龍系精靈,雖然其上限很高,並且作為龍系精靈,有著幾乎無限的可能,但還是不夠,優勢還是不夠大,龍系精靈的威懾力還是不夠大!

在御龍潛過來的時候,青木也察覺到了,不過他並未阻止,也並未讓路卡利歐他們停止戰鬥,結束超進化。

小農民大明星 在之前,青木就有些明白了,他通過雪拉比穿梭回來,目的並不是為了什麼戰鬥,也不是為了得到什麼,就是為了改變御龍潛,讓其對精靈世界後面帶來影響,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穿梭時間來到這裡的主要原因。

所有的一切,都歸咎在青木的身上。

這也是為什麼在青木還未重生之前,甚至是包括他在曾經地球上所了解過的精靈世界,都沒有關於級神教這個組織的任何訊息。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他重生后,才開始改變的,他才是那隻真正的影響整個精靈世界走向的小蝴蝶。

一次時間的穿梭,讓他影響到了一個重要的人,從而導致神教這個特殊組織的誕生。

這就是雪拉比將他傳送到這裡的主要原因。

就是要讓他創造出神教主教,御龍潛這個一個身份特殊!地位特殊的人!

只是就算是青木自己,都沒有想過,神教真正誕生的原因居然在自己的身上!

自己才是那個未知數。

但仔細一想,其實能發現這就是一個時間悖論。

自己重生,擁有現在的實力,找到雪拉比才能回到過去創造改變御龍潛這個人,並且傳授他一些特殊的超能力使用方式,讓神教得以使用,得以生存,但自己的這些超能力的特殊使用方式,青木不正是從神教的人手中學到的嗎?

所以,這就等於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悖論!

我的薄荷小姐 是一個時間圓環,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

到底是御龍潛先創造神教,還是青木先從神教中學到技術再返回給御龍潛,這是一個沒有結論的話題。

不過從這裡,青木也就大概的知道了自己在第一次見到雪拉比的時候,為什麼她對自己一副很熟悉的樣子,原來他們咋在過去,其實早就已經見過了。

將來的自己已經讓過去的雪拉比見過自己,聽起來就像是一個繞口令。

但事實就是如此。

青木看懂了這些,也同時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明明沒有說出關於超進化的訊息,但御龍潛剛剛出現的時候,他的拉帝歐斯和拉帝亞斯就有著對應的超進化石。

也說明了,為什麼御龍潛在一開始看到青木的時候,並未直接動手將其擊殺,就算青木多次破壞了神教的計劃,並且在神教的必殺榜單中,都是絕對的第一名。

在白銀山頂的時候,面對青木的阻攔,擁有絕對性的壓倒優勢的御龍潛,也僅僅只是讓一隻超級拉帝歐斯來和青木戰鬥,而不是第一時間將青木直接抹殺!

甚至,在確定自己的失敗后,御龍潛直接砍去了自己的雙手。

在當時看來,是一種自我救贖,甚至青木也這樣認為,雖然他多多少少也對御龍潛的做法感覺奇怪。

不過現在他卻是明白了,這一切也都是因為他在這個時間段,在御龍潛腦中種下的超能力種有關。

雖然不是那種強行控制的超能力中,但卻能在潛移默化中對御龍潛產生影響。

經過二十多年的積累,這其中的作用究竟是怎麼樣,就算是青木這個的「罪魁禍首」都不太確定。

那麼現在,必然究竟是青木讓御龍潛提前知道關於超進化信息的時候!

超級路卡利歐的最後的波導彈,超級沙奈朵的月亮之力,以及超級妙蛙花的瘋狂植物,毫無疑問,對面的五隻精靈全都落敗。

青木獲得了擁有進入神廟的資格!

周圍圍觀的精靈,在看向青木的時候,眼中多多少少都帶著一些敬畏。

能擊敗守護神廟的五隻精靈,值得他們尊敬。

「出來吧!」青木對著隱藏在神廟頂部的御龍潛說道。

同時,路卡利歐他們也紛紛解除超進化,兩隻鋼炮臂蝦和一隻波克基斯也都被青木收回精靈球。

御龍潛在快龍的幫助下出現在青木的面前,看著他身邊的三隻精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一吻情深:錯愛景先生 進化后的精靈居然還能回歸原來的形態,再次顛覆了他的認知。

今天這一天,已經有不知道多少次,顛覆了他十幾二十年來的認知。

不過他也看到了,那散去的超進化能量,最終回歸到了這幾隻精靈身上的特殊石頭上。

幾枚的閃爍著七彩光芒的石頭!

青木對著御龍潛笑了笑,這個笑容中帶著很多難以言語的意味。

御龍潛最終還是沒能問出關於這幾隻精靈的問題,畢竟這很有可能是對方精靈培養的核心機密!

在御龍潛的注視下,青木推開門大步走進了這座古老的是神廟,而御龍潛卻只能在旁邊看著青木帶著神秘的笑容走進去。

御龍潛沒能親自擊敗守護精靈,所以規定他不能進入神廟。

青木也沒有管他。

進入神廟后,就如青木所想的,裡面是一些精靈的雕塑。

更準確地說,是一些龍系精靈的雕塑,對於這些龍系精靈,青木倒是全都認識,還覺得有些眼熟。

仔細一想后發才發現,這裡的這些雕塑,和龍之空間的那些,何其相像。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龍之空間的雕塑盡頭,是一塊刻畫著天空之龍烈空坐的雕像,而這座神廟中,最後的雕塑卻是…騎拉帝納!

也難怪,御龍一族居然會有冥王龍的紀記錄,有關於冥王龍騎拉帝納的部分資料。

這大概就是,這龍穴一處發分支的龍系精靈要從龍之空間分離出來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龍之空間中的龍系精靈,侍奉天空之空烈空坐,而龍穴中的龍族,卻侍奉冥王龍騎拉帝納,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不小的衝突點。

信仰上的衝突!

青木走到刻有冥王龍騎拉帝納壁畫面前,伸出手在這壁畫上輕輕地感知了一下。

就是普通的石頭,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可能,御龍一族早就不侍奉所謂的冥王龍了,只是龍穴的起源於此,所以才將這個保留了下來。」青木心中默默地想道。

在這塊雕像前,放置著一張石桌,而在石桌上,整整齊齊地擺放著數不清的龍之鱗片!

一塊塊累計疊加起來,並且布滿了整個桌面!

從這些龍之鱗片的數量上就能看出來,這裡是整個御龍家族不知道多少年所積累下來的重要寶物!

因為在青木掃描了這些龍之鱗片后,發現這些龍之鱗片可都不是普通的貨色,任意的一片在市面上流傳,都會引起很大的的轟動!

居然沒有一片是飛冠軍級的龍系精靈所留下的龍之逆鱗!!!

單單就這些龍之鱗片,就是一筆碩大且難以預計的財富!

這才是御龍家族的底蘊之一!

同時,在青木掃描這些龍之鱗片的同時,發現了這座石台的秘密!

若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龍穴之所以能充斥著這麼濃郁的龍系能量,很有可能機就是因為這麼多的冠軍級龍之鱗片堆積在這裡,同時又有這個檯子將龍之鱗片中能量四散注入到龍穴的池子中,這才導致龍穴中會有那麼多濃郁的龍系能量。

在感嘆於御龍一族底蘊如何的時候,青木又有了新的發現。

超能力涌動,小心翼翼地將石台上的龍之鱗片都選懸浮了起來。

「這樣的話,應該就不會有人能發現了吧!」青木淡淡地說道。

懸浮起來的龍之鱗片還是如一開始那副模樣,但是在這些龍之鱗片下,青木卻看到了屬於他的意外收穫!

兩塊拳頭大小的石塊!

是青木所熟知的那種石塊,當初在龍之空間中,同樣得到了一模一樣的存在。

藍天石板!

碎塊!

青木小心翼翼地將這兩塊藍天石板碎塊從檯子上拿了起來。

這兩塊石板碎塊,對整個檯子並未有任何的作用,甚至可以當做是擺設。

「嘖,這麼好的東西,就在這裡這麼放著,是不是有些暴殄天物?」青木下意識地吐槽了一句。

既然御龍一族的人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這兩塊藍天石板的碎塊,青木不介意幫幫他們。

畢竟,這麼可愛的兩塊石板碎塊,要是再繼續在這裡待上個幾十幾百年,是不是有些可憐。

於是,青木不動聲色地將這兩塊藍天石板的碎塊收入了囊中。

倒是這些個龍之鱗片,雖然價值也很高,但青木卻是沒什麼興趣。

放回原位,再次走到騎拉帝納的壁畫前。

心中念頭一動,用自己的超能力在壁畫上留下了一道特殊的印記,在這道印記中,留下了如何前往毀壞世界的路!

相信再過一段時間,御龍潛在自己的刺激下,就能戰勝五隻守護寄精靈,到時候御龍潛的超能力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積累,超能力也不會再像現在這樣連使用出來的能力都沒有。

御龍潛在超能力上的天賦還是相當不錯的。

做完這些后,青木就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神廟。

看到御龍潛還在外面等待著,再次意味深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弄得一愣一愣的。

「走吧!」說完,直接帶著他使用瞬間移動來到了龍穴的入口。

御龍潛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青木給稀里糊塗地帶了出來。

「雪拉——」

就在青木走出龍穴后,一個微弱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耳邊,並且這個聲音越來越響。

青木眼睛一眯,知道差不多是到了自己該回去的時候。

「我差不多也要離開了,謝謝你帶我進龍穴!」青木對御龍潛說道。

聞言,御龍潛一愣,看著青木的身影居然在自己的面前緩緩消失,不是瞬間移動的那種消失,而是殘影一樣緩緩消失。

「你叫什麼!?」在青木徹底消失之前,御龍潛問道。

雖然僅僅是第一天認識,但御龍潛感覺這個人可能會對自己的未來帶來很大的影響。

「青木——」

青木徹底消失之前,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青…木…嗎?」御龍潛聽到這個名字,將其牢牢地記在心中! 「雪拉——」雪拉比的聲音青清晰地出現在青木的耳邊。

緩緩睜開眼睛,看到那隻許久未見的嬌小精靈再次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雪拉比,許久沒見了啊。」青木笑著對雪拉比說道。

聞言,雪拉比大大的眼睛立刻眯了起來,連連點頭,「是呀!是呀!」

看著雪拉比開心的模樣,青木下意識地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小腦袋,輕輕地揉了揉,感受著她身上那種發自內心的自然氣息。

「雪拉比,我在那個時間段待了三個多月,這個時間段過去了多少天?」

聽著青木的問題,雪拉比睜開了眼睛,看向自己的手。

一、二、三…一隻手滿了,雪拉比看向自己的另外一隻手,一、二…

數完后,雪拉比豎著自己一共的五根手指擺在青木的面前。

一共就六根手指,她好不容易才終於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將五這個數給數了出來,也算是用盡了全力。

「噗呲——哈哈哈哈哈!」

看到雪拉比的動作和行為,青木實在是沒忍住,大笑了起來,不過這個大笑中,卻是沒有任何嘲笑和嘲諷,沒有任何不好的意思,純粹就是被雪拉比逗笑了,那種最純粹的笑。

而雪拉比,則看著大笑的青木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笑得那麼開心,明明沒有什麼好笑的呀。

雪拉比好奇地歪過腦袋,兩隻大眼睛布靈布靈的。

看到這一幕,青木就笑得更開心了。

笑了很久,才終於緩過來,長長地吸了一口氣,撫了撫自己笑得有點疼的肚子,好不容易停下這無休止的大笑。

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是並沒有消失。

「這麼看來,雖然我在過去待了三個多月的時間,但這個時間段,也就過去五天。

以雪拉比的能力也無法將這褶皺的時間給抹平嗎?」青木心中默默地想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