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測試通過!」那白衣考官面無表情的播報著,似乎對這一切並不在意。

隨著他播報之後,便會走過來一名考官,把這些通過的學員盡皆領進學府之內。

這時,有一名女性學員把手伸到了測試珠上,很快便有一串數字滾動,

年齡31歲,金丹後期!

這學員望著那數字,一張俏臉頓時成了鐵青之色,估計是緊張所致。

果然,那白衣考官冷冰冰的道了一句:「年齡已過,測試失敗。」

話落以後,那女學員垂頭喪氣的走了下來,默默的離開了此地……

這時,一名身材略顯魁梧的男子走到了測試珠跟前,輕輕的把手放了上去,那測試珠很快便出現一排數字:年齡26歲,築基期大圓滿!

白衣考官見狀,平靜的道:「測試失敗。」

那魁梧男子聞言,一臉的不解之色,問道:「我的年齡並未超過三十歲,為何會測試失敗?」

此話一出,引得那些排隊的學員一陣鬨笑,但卻是沒人敢說出任何譏諷的話語,也許是因為眼前的考官太過強大,也許是因為在這學府的正門之前,他們即便是有心也無膽。

而那白衣考官卻是面色淡然,耐心的解釋道:「我在重申一遍,錄取的資格共有兩點,其一是年齡在三十歲以內,其二是修為在金丹期以上,這兩點缺一不可,你可明白?」

聞言,那魁梧男子點點頭道:「在下明白了,打擾之處敬請諒解。」

「不妨事,」白衣考官擺擺手道:「下一位!」

此話一出,後方的學員便又陸續的開始測試起來。

天行戰記 冥皇令,傾世小懶妃 陸奇望著這一幕,頗有種舊事重現的感覺,曾幾何時,他作為一名學員前去那飛天修真院報名,不過幸運的是,他的修為和年齡都通過了,至於那些沒通過的,卻被修

真院的考官給臭罵一頓,而這東大陸學府的考官卻是溫文爾雅,即便學員不能通過,他們的態度也是極好,且並未斥責半句,這點風範頗為大度,不過想想也是,畢竟前來報名的學員都在金丹期以上,雖然在這裡不算什麼,倘若放在一些窮鄉僻壤,不但能夠稱霸一方,而且還是萬人敬仰的真人,因此這些考官的態度也能夠理解了。

這隊伍雖長,但測試的速度卻也不慢,不消片刻就有一半的學員完成了測試,有通過的,也有失敗的,至於那些通過的則是興高采烈,而失敗的則是面如死灰,當真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林婉兒在一旁看了半天,終是不耐煩的道:「奇哥哥,我們又不是來參加報名的,為何不直接進去呢?」

聞言,陸奇苦笑一聲:「你看現在的情況,我們還能進的去嗎?再說了,憑我們院長的修為,在學府裡面的地位也不會高到哪去,我們若是貿然闖入的話,恐會給他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再等等吧。」

「那好吧,」林婉兒無奈的點點頭,忽然眼前一亮,俏皮的道:「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們何不冒充學員混入裡面,說不定進去之後還有另一番際遇呢!」

聞言,陸奇沉思片刻,終是點點頭道:「這個想法也行,但是…若要冒充學員進去,咱們就得長期在裡面修行,以後就沒這麼自由了。」

因為陸奇曾在修真院之時,就被限制了外出,直到他成為了外門榜前五才有了外出的機會,至今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林婉兒似乎看出了陸奇的顧慮,甜甜的笑道:「憑你這分神期的修為,想要離開學府豈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陸奇恍然道:「對呀,既然這裡報名的門檻在金丹期,那麼我這分神期肯定能夠勝任一些更高級別的職務,比如教官和長老之類的。」

林婉兒一臉的興奮之色,說道:「那咱們就去吧,這樣子真是太好玩了。」

「行吧,那就依你所言,」陸奇說完,便默默的排在了隊伍的後面,而林婉兒則是緊挨著陸奇的身側站立。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隊伍也變得越來越短,陸奇雖然在最後一名,但也快要排到他了。

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所有報名的學員盡皆完成了選拔,整個隊伍就只剩下他和林婉兒二人。

那白衣考官望了望陸奇,平靜的道:「這位學員,該你上場了。」

「好的,」陸奇點點頭,直接走到那測試珠的跟前,伸出右手放在了上面。

片刻之後,測試珠開始有著一排數字滾動:

年齡76歲,分神中期!

望著那數字,陸奇喃喃道:「原來我都是七十多歲的人啦。」

說完,他忽然想起自己在那芥子空間修行了幾十年,再加上這些年在外奔波的話,確實是七十多歲。

見此一幕,周圍的人皆是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其中有學員還有那幾位白衣考官。

其中一名白衣考官較為淡定,開口問道:「這位學員,你既然有著如此高的修為,為何還要來我們學府參加選拔?」

陸奇道:「實不相瞞,在下的修為遇到了瓶頸,想要進入學府來尋求境界上的突破。」

「這個…此事牽扯重大,容我進去通傳一聲。」白衣考官說完,其身軀旋即消失在了原地…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他的身軀緩緩浮現,與此同時,他的身邊還出現了一名老者。

但見那老者鬚髮皆白,面若嬰兒,頭戴紫雲冠,腳踏黑布履,穿一身灰色道袍,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陸奇細細打量了一番老者的修為,居然發現看不透,由此證明老者的修為定然在合體期以上,甚至可能會更高,這讓他不免慎重起來,且暗暗為東大陸學府的實力而震驚。

此時,白衣考官伸手指著那老者介紹道:「這是家師紫陽道長。」

聞言,陸奇趕緊對著那老者抱拳道:「在下陸奇見過紫陽前輩。」

「不必拘禮,」紫陽道長看到陸奇頗有禮數,便滿意的點點頭,同時用那雙銳利的眸子掃視了一下陸奇,開口問道:「你年紀輕輕,且修為不俗,為何一定來我東大陸學府呢?」

陸奇沉思片刻,說道:「東大陸學府人才輩出,且修真功法完善,我只有加入學府才能讓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聞言,那紫陽道長問道:「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陸奇點點頭,正色道:「在下並無半句虛言,前輩若是不信的話,盡可以對在下施展觀心之法。」

「不必了,我相信你,」紫陽道長擺擺手道:「我之所以有此一問,實則是怕你對我學府有著不軌之心,如今通過視察之後,發現你性格堅韌,心性純良,並非是奸詐之徒,再說了,憑你這真皇境的修為,即便有一絲的歹意,也會被我學府的高層給抹殺在萌芽狀態,所以我現在決定,你可以進去我們學府之內,至於擔任什麼職務,就由學府的府主親自為你安排吧。」

說完,他的面上儘是傲然之色,彷彿凌駕於眾生之上一般,不過這也可以理解,畢竟他的修為可是在合體期以上,因此也有這個資本。

聞言,陸奇趕緊裝作一副高興的神色,抱拳道:「多謝紫陽前輩的抬愛,在下定會銘記於心。」

「嗯,」紫陽道長點點頭,對著身旁的白衣考官道:「帶他去見府主。」

說完,他的身軀旋即消失在了原地……

「弟子遵命,」那白衣考官抱拳說完,便對著陸奇道:「陸奇學員,跟我來吧。」

「請稍等片刻,」陸奇道:「由於我和妹妹一同來此報名,所以我想看一下她的成績。」

「可以,」那考官點點頭,便對著一臉茫然的林婉兒道:「這位學員該你上場了。」

「好嘞,」林婉兒面帶微笑走到跟前,伸出玉手放在了測試珠之上,便有一排數字展現出來:

年齡17

歲,元嬰初期!

那幾名考官見狀,面上儘是震驚之色,且半天沒人言語。

林婉兒終於忍不住的問道:「考官大人,我究竟是有沒有通過,總得給句話吧?」

考官聽聞之後,總算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說道:「當然通過了,跟我走吧。」

「好的,」林婉兒樂呵呵的奔了過來,正好與陸奇並排站立。

那考官笑呵呵的道:「陸奇學員,現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

「走吧,」陸奇說完,便拉上林婉兒跟在了那名考官的身後。

三人穿過學府的大門之後,眼前出現了一條由鵝卵石鋪設的道路,在那道路的兩旁皆是種植著各種奇花異草,把整個學府點綴的格外芬芳。

陸奇在那考官的身後緊緊跟隨,同時用餘光向著兩旁望去,發現那四周的建築林立,各種房屋及樓閣頗多,且最低的都有著三層左右,而林婉兒則是緊緊挨著陸奇,不停的左顧右盼,似乎對任何景緻都充滿了好奇之色,陸奇看到她如此的天真,便也沒有打擾。

三人穿過了許多樓閣,進入了一片宮殿群,那宮殿群卻是蓋的極為大氣,每一棟都有著百丈之高,甚至有些宮殿的頂端都在雲中穿插著,看起來頗為壯觀。

途中,陸奇與那白衣考官簡單聊了幾句,便知曉了一些大致的情況。

這考官的名字叫做佟二堡,乃是學府的接引長老,專門負責接待客人及學員的選拔事宜,而整個學府共有四名接引長老,算上門口的那三位白衣男子,正好是他們四人。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這學府每年都會對外招收一批學員,為的就是在學府裡面注入一些新鮮的血液,從而壯大學府的整體實力,也正因為如此,引得東大陸各國人士前來報名參加,甚至一些妖獸也都慕名而來,但學府是有教無類,不論什麼出身,只要是符合條件的,哪怕是異類或是動植物,學府也照樣錄取,對此陸奇大為好奇,甚至還問佟二堡那些妖獸進入學府的動向,但是佟二堡告訴陸奇,妖獸大部分都是化形期才來學府報名的,至於是哪些人,他也不甚清楚,因為妖獸化形以後,便和人類毫無區別,除非境界比妖獸高出太多或是擁有法眼通之人,才能看清楚妖獸的本體。

這一通說辭,聽得陸奇是一頭霧水,最後陸奇只能停止了再次追問。

繼而,那佟二堡告訴陸奇,明日還會開啟選拔事宜,而且這種選拔會持續三天才結束,至於那些沒有趕來參加選拔的修士,就只有等到明年開春之後再來。

在此期間,陸奇又向他打聽了司徒郝的下落,他卻是一臉的茫然之色,並告訴陸奇從未聽到過這號人物,於是陸奇便也不再追問,且心中暗自斟酌:『莫非院長大人根本沒來學府,或是輾轉去了別的地方?』

想到這裡,陸奇便有了打算,那就是等見到府主之後,親自向府主打探一番司徒郝的下落,畢竟以府主那高深的修為,肯定知道司徒郝有沒有來過學府之內。

三人沿著那道路行了一柱香的時間,陸奇終於不耐煩了,便催促道:「二堡兄,咱們不如飛行吧,這麼走著到底什麼時候能到啊!」

那佟二堡聞言,搖頭如撥浪鼓:「千萬不可,這是府主新定的規矩,那便是府內的任何人嚴禁飛行,否則就會受到律法處置。」

林婉兒撅嘴淬道:「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如此遙遠的距離還不讓人飛行,真是浪費時間。」

噓!

那佟二堡趕緊把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一個閉嘴的動作,且一陣左顧右盼之後,說道:「小點聲,若是傳到府主的耳朵里,我們就死定了! 淺淺心事,賦予情深 而且府主曾說過,只有這樣才能磨練修真之人的耐性,從而獲得無上大道。」

聞言,陸奇也很是贊同,便頷首道:「這話卻有幾分道理,咱們修真之人就得有耐心,不可操之過急,否則終究會一事無成。」

那佟二堡聞言驚道:「府主也這麼說過,想不到陸

奇學員的見解如此獨到,居然和府主想到一塊去了,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哪。」

「呵呵,佟兄就別在誇我了,」陸奇被贊的面上一紅,謙遜道。

三人邊走邊聊,很快便穿過了很多建築物,途中也遇到了不少的弟子,那些弟子們皆是對著佟二堡躬身行禮,且態度極為恭敬,可見此人在學府裡面的地位極高,不過有一點被陸奇給忽略了,那就是這個佟二堡的修為在分神期,單憑如此修為也能受到學員們的尊敬。

終於,前方出現了一座高塔,正是陸奇在學府的外面看到的那座高塔,陸奇抬頭望去,發現那高塔的塔頂直插雲霄,四處皆是霧蒙蒙的一片,與外界一樣,根本看不出任何概貌。

那佟二堡指著高塔說道:「這座高塔就是府主的居所,而且歷任府主皆是住在這高塔裡面。」

聞言,陸奇好奇的問道:「歷任府主?你們這府主一共換了幾任?」

佟二堡沉思片刻,說道:「具體幾任我也不清楚,但有一點就是,每一任府主都會身穿『混天金甲』,且這個金甲也是府主的身份象徵,只要有人穿著此甲那便是府主本人了,所以你呆會看到身穿金甲之人就趕緊參拜,保准不會錯的。」

「知道了,」陸奇默默的記在心裡,問道:「一定要參拜嗎?」

佟二堡道:「那是當然,府主特別在意這些禮節,聽說上次一名學員見到府主沒有參拜,就被府主當場給斬去了一臂!」

「嘶,」陸奇聞言倒抽一口涼氣,且暗自心道:『這位府主的做法倒是和院長司徒郝極為相似,但比起司徒郝來卻更加過分,那司徒郝只是訓斥一番,而這個府主居然把人斬去一臂,這也太毒辣了。』

想到這裡,陸奇開始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準備見到府主好好的拍馬一番,俗話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只要拍了這個府主的馬屁,那麼他即便是說錯了話或是做錯了事,想必這個府主應該不會責罰於他,至於對抗府主之事陸奇連想都不敢想,因為剛才那個紫陽道長提起府主都是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可見這個府主的修為還在紫陽之上,早知道那紫陽的修為可是在合體期之上,而陸奇如今的修為還沒有能力與合體期的修士抗衡,即便他身兼兩具合體期的傀儡,但也沒有絲毫的把握與真正的合體期修士一戰。

畢竟傀儡還是傀儡,不是他自身的能力,那些合體期的修士可是能夠撕裂空間來去自如,他若正面遇見是一點勝算都沒有,這就是他升至化神期以後,很少使用傀儡的原因。

那林婉兒則是在一旁嬉笑道:「府主的心胸也太狹隘了,只是沒有參拜與他,他竟然如此懲罰別人。」

陸奇否認道:「婉兒妹妹你還是想的太簡單了些,府主之所以這麼做,為的就是讓學員們分清楚尊卑,並非是單純的為了懲罰。」

「陸奇學員說的沒錯,我想府主就是這個意思,」佟二堡說完,對著那林婉兒道:「只是姑娘你說話切莫再口無遮攔了,這裡畢竟是府主的居所,你在背後嚼他老人家的舌根,若是被府主聽到的話,你就是有一千條命也不夠他殺的。」

此話一出,那林婉兒登時被嚇的臉色發白,道:「我知錯了。」

望著林婉兒的神色,陸奇伏在她的耳邊安慰道:「知錯就好,咱們出門在外,凡事要以小心為上,畢竟哥哥我的修為還沒到那種一手遮天的地步,若是遇到那些強大之人,我也是打不過的。」

也許是此女從小在望風坡長大,養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所以陸奇趕緊趁著此次機會敲打她一番,讓她知道一些做人的道理。

林婉兒聞聽此言,使勁的點了點頭:「奇哥哥我聽你的。」

「這才乖嘛,」陸奇說完,伸手輕拂了林婉兒的秀髮,以做安慰。

此刻,那林婉兒猶如那溫潤的綿羊一般,徹底被陸奇所降伏…

隨後,佟二堡踏前一步說道:「走吧,咱們該進去了。」 「好的,」陸奇點點頭,便拉上林婉兒跟在了佟二堡的身後……

三人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圓形小門,那門上有著淡淡的光暈環繞,只見佟二堡二話不說就踏入了小門之內,而陸奇和林婉兒則是一臉驚愕的站在一旁,不敢向前挪移半步。

佟二堡笑嘻嘻的道:「快來啊,站著幹嘛。」

陸奇搖搖頭,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東西,閣下給個解釋才行,否則我可不敢進入。」

佟二堡撇撇嘴,輕聲回道:「這只是一個簡易的傳送陣而已,由於此塔的構造及其繁瑣,因此府內便在這裡建造了一個傳送陣,為的就是方便讓人攀登。」

陸奇點點頭道:「哦,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而林婉兒則是一臉的天真模樣,問道:「什麼叫傳送陣啊?」

佟二堡嘴角一抹訕笑:「小姑娘,您跟著進來一次就知道啦。」

陸奇看著一臉懵懂的林婉兒,直接拉上此女的小手,說道:「走吧,相信他也不敢害我們。」

「嗯嗯,」林婉兒乖巧的點點頭,跟在了陸奇的身後。

直到三人一起踏上傳送陣之後,那光暈便開始劇烈的旋轉起來,只聽嗖的一聲,三人的身形盡皆消失不見。

此時,陸奇的眼前儘是黑兮兮的一片,用混沌虛無來形容也不為過,而旁邊的林婉兒則是一臉好奇的神色,不停地左顧右盼,那佟二堡雙眼微閉,似乎對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

大約過了數息的光景,那旋轉的光暈便戛然而止,三人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金黃色的大門。

大門虛掩,佟二堡伸手輕輕地推開了大門,三人依次走了進去,裡面的空間極為龐大,但擺設卻是極其簡陋,只有桌子椅子茶具等物品,可唯一一點就是,這些器具全是金黃色的,陸奇大致用神念掃視了一下,心中暗暗有些奇怪,因為這些器具不但是金黃之色,且全是黃金所做,雖然這在世俗界是貴重物品,但在修真界卻是尋常之物。

最奇怪的是,周圍的牆壁也都是黃金所做,這就忍不住的讓人驚訝了,因為黃金本就是稀有之物,即便開採一年也沒有多少,而這個學府的高塔之內居然有這麼多的黃金,足見這學府定不是尋常之處。

雖是好奇,但陸奇也是個見過大世面的人物,絕不會因此而過於驚訝。

……

忽然,從腦海里傳來了五行老人的聲音:「臭小子,此地的金屬性是如此濃郁,正是你修習金術的絕佳之地呀!」

陸奇聞言頗驚:「金術啊,難道我可以學習了嗎?」

「當然了,後續的功法根本無需按部就班的進行,只要屬性足夠,你就可以修行!」

「太好了,」陸奇樂呵呵的道:「只要我學習了金術,那麼我的修為又可以穩步增長了。」

說完,他的心中無比竊喜,因為這境界修為帶來的神通讓他一直十分的期待,特別是每增長一個境界,他的能力就會

多出一些,這是任何一個修士都無法拒絕的誘惑,當然陸奇也不會例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