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門功法,是來自於毀滅血影毒蠍的那股龐大的記憶,那裡面功法秘術不少,但可惜都差不多是殘缺的。

毀滅毒蠍帝王身雖然說是帝級功法,但是殘缺了之後,最多也就是一門天級功法,雖然說它的威力無窮。

但是這樣的功法,還入不了夏肘的眼,他也用不著修鍊這東西,對他來說,一切的事情,還是用刀來說話好。

讓莫烏自己離去,夏肘也不再去管他,至於剛剛突然遇上的事情,一個賈宇,那還沒有被他放在眼內。

如果這個傢伙敢在自己的面前蹦噠,那麼再一刀把他宰了就是!!!

散去雜念,夏肘直接走向事務殿接取任務的地方,那裡有著事務殿的弟子,他接取候選帝子試煉任務,就是在這裡。

「承影帝子!」看到夏肘走過來,負責處理事務的一名弟子連忙就恭敬叫道,看著夏肘的目光滿是敬畏之色。

雖然說他剛剛並沒有出去,但是事務殿外的事情,他也能夠看得到,剛剛夏肘一招秒了賈宇的情景,此刻就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難以忘懷。

夏肘走過來,就直接道:「我來接取候選帝子的試煉任務。」

「試煉任務?」那弟子聞言頓時就神色一振,從櫃檯裡面掏出了一本小冊子:「我現在就替承影帝子安排。」

他掏出了小冊子,卻是並沒有打開,而是直接往裡面灌輸力量,就這樣把『帝承影』的資料記錄在裡面。

這並不是一本書籍,而是器物,由他們輸入要接取候選帝子試煉任務者的信息,具體的任務,由長老來親自安排。

沒過多久,小冊子冒出了一團黑光,四周的空間一陣漣漪,突兀地,一道光影就出現在事務殿之中。

這是一位中年魔族,看上去有些古板,那臉色冷得讓人心裡發怵,目光猶如星海深潭般深邃,古井無波。

當然了,對於這些老傢伙來說,樣貌的參考意義並不大,他們想要改變樣貌,也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這是負責事務殿的外事長老,程凱!論地位雖然說不及十七位核心長老,但那也是血魔帝宗的高層人物。

看到中年魔族的虛影現身,那事務殿的弟子都是臉色大變,連忙就站了起來,恭敬頂禮道:「拜見長老!」

程凱微微點頭,目光就落在了夏肘的身上,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好小子,已經武丹境六重了?!」

「程長老。」夏肘看著程凱,也是微微點頭一禮,這是一位天人境的強者,平日里,跟他師尊的關係尚可。

「嘶!武丹境六重?」

一旁的事務殿弟子,聽到程凱道出了夏肘的修為境界,不由得直接倒吸一口涼氣,看著夏肘目光儘是震驚。

「承影帝子,這才十歲啊!」

「十歲的時候,自己還在幹嘛?」

「這簡直,就是妖孽了!!!」

想到自己十歲還在玩褲襠的情景,再看看如今同樣十歲卻威勢非凡的夏肘,這踏馬真的是輸在了起跑線上啊。

一念至此,這弟子就非常的感慨,腦子裡冒出了一個念頭:「也不知道承影帝子,小時候玩過褲襠沒有?」

程凱深深地看了眼夏肘,面無表情的臉上,卻是多了絲笑意,道:「你這次過來,是打算完成候選帝子的試煉任務?」

夏肘點頭道:「是的。」

「既然如此……」程凱沉吟片刻,便伸手一攝,憑空喚出了一枚任務令牌,扔給夏肘道:「正好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就去把它完成了吧。」

夏肘接過任務令牌,一股信息便湧入到他的腦海之中,頓時,他眉頭一挑:「惡魔谷,一條小型靈脈出世?」

…… 靈脈說起來,也就是天地元氣匯聚的脈絡,可以說是一個武道修行的寶地,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堪比天材地寶的寶物。

對此,夏肘知道的不多。

但是小型的靈脈出世,妥妥的,那也是相當於一件天級的天材地寶,如果有魔族得到,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由此可想而知,一但這個消息傳開去,那麼必定就會有著超越武丹境的魔族前去爭奪,各路狠茬來一個大比拼。

而這樣的一個情況,卻是成了夏肘候選帝子試煉任務的目標。

程凱給夏肘的試煉任務,也沒有一個具體的評分標準。

只是註明了,把小型靈脈之源,也就是靈脈的核心給搶回來,他就能夠完成這個候選帝子的任務。

對此,夏肘並沒有提出什麼異議,拿到了任務,就向程凱提出了告辭,隨即就轉身離去,走出了事務殿。

「嘿,這小子真是有意思。」

「這可是一個屬於帝子級別的任務啊,也不知道……」程凱盯著夏肘離去的背影,目光微微閃動,微不可察地咕囔了一句,隨即虛影漸漸消散。

而另一邊,賈宇回到自己的武修場之後,頓時就躲進了自己的房間,來到了他平常修鍊的密室之中。

「帝承影!」

賈宇臉色猙獰,心中怨恨之意是愈發的濃重,想起自己竟然被那小崽子給一招擱倒,他臉都火辣辣的痛。

自打他從血魔帝宗崛起之始,他都沒有試過,這種屈辱的感覺!!!

心裡愈是想著,那股怒火就愈是難平,都已經快要成為魔障了。

當下,他立刻就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一枚令牌,體內的力量涌動,順著手臂,被他灌輸進令牌中去。

嗡!

頓時,一陣幽黑的光芒閃耀,當空凝聚出一道青年虛影。

可以看到,此刻青年負手而立,神色睥睨,他出現之後,一股漠視世間一切的氣質,頓時就在密室里瀰漫。

下一刻,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動用傳息令牌,所謂何事?」

賈宇看到虛影顯現,連忙就畢恭畢敬道:「回稟帝子,我已經查到了,到底是誰在調查您的信息了。」

隨即,賈宇就把事情,快速地為他所稱呼的帝子敘述一遍。

當然,對於這件事件,賈宇並沒有過多地去把他對『帝承影』的仇恨表述出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想要把青年當做槍使喚,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聽著賈宇把事情一說,過了好一會兒,青年才微微點頭道:「本帝子如今還在惡魔谷,這件事情,等我回去再說吧。」

聲音一落,青年的虛影頓時就消失。

而賈宇聽到了青年的回復,就冷冷笑了起來:「竟敢妄自調查帝子的信息,帝承影,你這是在找死!」

哪怕是見識過夏肘的實力,此刻賈宇的語氣,依然是非常的自信。

因為,這兩者之間的實力,那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哪怕夏肘能夠一招秒了他,對上青年,也只有悲劇。

……

接取了任務,夏肘並沒有急著往那什麼惡魔谷趕去,而是前往血魔帝宗的藏經閣,把這地方的信息查清楚。

「惡魔谷,一個橫貫十萬里的大峽谷,相傳在上古,這裡還是一個恐怖的戰場,以至於如今,終年瀰漫著濃重的煞氣。」

「於是乎,多年以來,這裡也就成為了那些窮凶極惡的魔族的聚集之地,並且對外稱呼為,惡魔谷。」

走出了血魔帝宗。

夏肘在腦海里梳理一遍剛剛查看到的消息,除了來歷之外,惡魔谷的一些強大魔族的資料,以及勢力,他都仔細地了解過,腦海里形成一道道的關係線。

而他了解過之後,心裡對於惡魔谷,就有了一個清晰的定位,可以說,如今的惡魔谷,就是一個混亂無度的地帶,裡面勢力無數,更是交錯複雜。

什麼牛鬼蛇神的,都匯聚在那裡,算是一個魔族的聚居之地。

孽妻 「根據事務殿的任務資料,因為小型靈脈的出世,如今的惡魔谷已經是亂成了一片,無數勢力牽連其中。」

「血流不止,血腥不斷,被挑撥起來的大小戰鬥,多不勝數。」

「其中有為靈脈而戰的,也有是乘機,想要渾水摸魚,於大亂之中,從惡魔谷崛起的,而且是更多。」

想著想著,夏肘也是不急著趕路:「這麼的一會兒,打得正是火起,說不得我過去了,還能看會戲,嘖嘖。」

轟的一下!

走出了血魔帝宗,夏肘直接就爆發出恐怖的力量,破開音障衝天而起,猶如一頭絕世凶禽橫空飛掠,消失無蹤。

沒過多久,血魔帝宗千里之外,一座荒林的上空,夏肘的身影悄然落下:「這裡應該也夠遠了。」

夏肘強悍的感知散發出去,片刻之後,就滿意地點點頭,這個地方足夠的荒涼,就是凶獸都沒有多少。

當即,他心念一動,把奴役空間里的星月妖狼給喚了出來。

「主人!」一陣空間波動,渾身星光璀璨的星月妖狼頓時就出現在夏肘的身前,親昵地蹭了蹭夏肘。

夏肘一把把它踢開,他曾經看過,這個傢伙是有小丁丁的,當然,這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丑啊。

星月妖狼:「……」

「系統,提升星月妖狼的修為,嗯,就武丹境一重吧。」

夏肘沉吟一二,就直接道。

「滴滴!耗費狂武值46357點,恭喜宿主,成功提升獸寵星月妖狼的修為至真元境二重。」

「滴滴!耗費狂武值75625點,恭喜宿主,成功提升獸寵星月妖狼的修為至真元境三重。」

「滴滴!耗費狂武值101249點,恭喜宿主,成功提升獸寵星月妖狼的修為至真元境四重。」

……

很快,耗費了一千多萬狂武值,夏肘把星月妖狼的修為提升至武丹境一重,而此刻星月妖狼的血脈覺醒程度,已經是達到了整整10/100,達到了一成。

這可是一頭遺種血脈凶獸,天賦異稟!

夏肘可以感受到,修為提升之後,如今星月妖狼的實力,都足以匹敵武丹境中期的魔族,甚至是更強。

「嗷嗚!」星月妖狼樂得大叫,一道道的咆哮聲響震動蒼穹。

「走,去惡魔谷!」夏肘翻身躍上星月妖狼控制的兩丈大小的軀體,直接就讓它騰空而起,往惡魔谷方向飛去。

…… 「惡魔地下城!」

一片漆黑的空間里,夏肘帶著星月妖狼穿過一個龐大的熔岩通道,一路往下,最終來到了一個廣闊的地下空間。

夏肘抬頭看去,只見這一片陰暗的地下空間裡面,坐落著一座無比廣闊的巨城,一眼看去,不見邊際。

「惡魔谷的核心地區,就是這一座惡魔地下城了。」夏肘心裡暗道。

目光掃視間,這一條惡魔地下城通往外界的通道之一,也是有著眾多的魔族來來往往,大多數都是奇裝異服的傢伙。

而在這麼一群人裡面,夏肘這小不點的模樣,以及座下星光璀璨的獸寵星月妖狼,可以說是全場矚目。

一路走來,他的身後,如今都已經是跟著很多不懷好意的魔族,一道道帶著殺機的目光盯著他,毫不掩飾。

殺人奪貨,這在惡魔谷里是最常見的事情不過,夏肘那小屁孩的樣子,就帶著一頭非凡凶獸出門,顯然是個肥羊啊。

這樣的機會,又怎麼可能,會被這群心狠手辣的傢伙錯過。

前夫,有何貴幹 一路跟著夏肘走下來,原本跟著夏肘的幾個魔族,如今都已經成了一個上百魔族的大團隊,就虎視眈眈地盯著夏肘。

當夏肘來到惡魔地下城外面的時候,那些傢伙就紛紛相視一眼,眼中凶芒爆發,不約而同地,蜂擁而上。

「殺!」

不知道是誰暴喝了一聲,下一刻,一股股凶煞的氣息,就在這地下空間里爆發,攪動了一方的風雲變幻。

剎那之間,四面八方,就有著無數的身影湧現,猶如捅了馬蜂窩一樣,帶著驚天的殺機,朝著夏肘殺來。

這一伙人,卻都是武丹境的魔族,氣息凌厲狠戾,身法速度飛快。

「是祁魔盜!!!」

而看到這些人出手,與夏肘一同往惡魔地下城的魔族與商人,都是就一鬨而散,生怕被牽連了一樣。

這一段時間來,惡魔谷的動蕩早就已經傳遍方圓數十萬里,大大小小的勢力,那些個武者,又如何會不清楚。

這麼一會兒看到一群傢伙突兀地暴起出手,當即就有人認出了他們的身份,驚呼之餘,他們的臉色唰的一下變白。

祁魔盜,一支混廝在惡魔地下城附近的罪惡勢力,平日里他們最喜歡的,就是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一些路過的魔族,乃至是商隊,都曾經遭受過他們的毒手!!!

而在惡魔谷開始動亂的這幾天,祁魔盜的活動更是頻繁,最近都已經聽說過,好幾個勢力都栽在了他們的收上。

所以剛剛認出是祁魔盜出手,四周的魔族,都是被嚇得屁滾尿滾的,沒過多久,就全都逃跑了。

嗡嗡嗡!!!

然而在他們瘋狂逃跑的下一刻,一群祁魔盜剛剛殺到夏肘的身邊,驟然,一股耀眼的刀芒爆發,璀璨奪目。

在惡魔地下城這個昏暗的空間之下,那股神芒,更是照耀方圓數十里,引得無數的魔族紛紛色變,臉色駭然。

當這股光芒散去的時候,夏肘坐在星月妖狼的背上,風輕雲淡,氣息平和淡然,緩緩地朝著惡魔地下城走去。

而在他的身後,一片的空間彌散著恐怖驚天的刀意,使得空氣都是嗡嗡作響,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細小的刀痕。

這一股刀意籠罩的區域,濃郁的血腥氣味飄散而出,那百八十名想要絕殺夏肘的傢伙,此刻都已經分屍倒地。

看到這一幕,四周的魔族都被嚇得忘記了逃跑,那一具具無頭的屍體,就深深地烙印在他們的腦海里。

恐怖的場景,就彷彿是一股強烈的衝擊波一樣,撼動著他們的心神,內心的震驚與駭然,掀起了滔天狂瀾。

「剛剛的那人,到底是誰?!」有魔族忍不住驚叫出聲,一群武丹境的祁魔盜出手,竟然一個接觸,就已經被滅殺一空,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嚇死魔了。

「這也太恐怖了!什麼時候,惡魔谷竟然來了這麼一位恐怖的絕世刀客,剛剛那刀意一出,我心都涼了!」也有魔族臉色驚恐道,一臉的心有餘悸。

「看他的年紀也不大,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竟然一刀間,就滅殺了數以百計的祁魔盜,嘶,可怕!」

「祁魔盜這回是遇上鐵板了!我倒想要看看,一次被滅殺這麼多人,祁魔盜到底會如何選擇,是戰是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