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雲說道:「林飛,這幾天我想通了。」

「想通什麼了?」

「我要為你生孩子。」

「……」

林飛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這句話的豐富涵義,心中一片感嘆,看來今晚不被榨乾,是沒法走的了。

無奈,林飛苦笑了一下后,人瞬間又被洛雲給拉回了被窩。

……

次日,一直到了中午,林飛才將洛雲親自送回家。

去到洛雲家后,林飛又留在那裡待到晚上,兩人如同初戀的情人般,有著說不完的話,一直膩歪到了深夜。

最後,時間來到了深夜的十點半,林飛才從洛雲家出來。

他本來還想著先把車開回給陳雨菲,沒想到打電話過去卻是關機,一連打了幾個依然是關機,正當他有點焦急的時候,卻收到了陳雨菲發回來的信息。

「局裡最近有一件大案,我們正在開會,可能這幾天都沒空了,車你先開著吧,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哦,記住,不準拈花惹草,否則……哼哼,你懂得!」

看完這條「威脅」意味滿滿的信息,林飛哭笑不得,不過心頭還是感覺到了一絲感動,畢竟如果這條信息不是這麼說的話,林飛還不信是陳雨菲發過來的呢!

於是,他隨之把車開到了學校停車場停好后,就準備朝男生宿舍的的的方向走去。

還沒走出停車場呢,林飛就見到了一道熟悉的倩影出現在不遠處,這不正是孟非嗎?她這是在等我嗎?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林飛笑了,伸手大聲打了個招呼。

「菲菲,你怎麼在這兒呢?」

「林飛?!快來救我!啊~」

孟菲聽到林飛喊后,驚喜萬分地轉過頭來,激動不已地招手,但話沒喊完,林飛就見到憑空出現了一隻大手捂住其嘴巴,然後再大力往旁邊一扯,人就沒了。

艹,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他林飛面前搶人?

這簡直是不把他放在眼內嗎?

這還得了?

更何況,被搶的人,還是林飛認識的人!

一股怒氣從心頭湧起,林飛身形一閃,化作一團殘影消失了……

此時,學校停車場大門口左側的校道草叢旁,一個身穿休閑服裝的八字鬍男子,正用力捂住他懷裡的孟菲,嘴上威脅說道:「給我乖乖的,否則……嘿嘿,反正現在這裡沒人,適合打那啥……哈哈……」

「嗚嗚……」

孟菲極力掙扎,她想要大聲喊,卻無奈嘴巴被捂住任其怎麼努力,也喊不出來,急得她眼淚都出來了,而此時此刻,她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希望林飛快點出現。

這幾天晚上,為了迎新晚會,孟菲這幾天都自己給自己加班加點排練,每天晚上第一個出現在學校禮堂舞台的是她,最晚回去的一個也是她。

可以說,為了這次迎新晚會的演出,孟菲算是豁出去了。

至於舞伴林飛的缺席,孟菲覺得問題不大,畢竟林飛的實力擺在那裡,她相信憑藉林飛的聰明和逆天的能力,到時候臨陣磨槍一次就已經足夠,反而是她自己,普通人一個,如果再不加把勁把每個動作鑽研透徹的話,到時候掉鏈子的肯定是她。

而且,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其實,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在於,孟菲希望通過這次迎新晚會的表演,能讓林飛認識到她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女人,是一個值得去追求的女生。

孟菲通過一些特殊渠道,知道林飛有好幾個女人,非但沒有因此而退縮,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心。

在她看來,一個男人能夠同時讓這麼多個優秀美麗的女人愛著,而且她們之間也沒有發生過任何衝突,這不得不說是奇迹。

從某種意義上,足以說明林飛的確是一個值得託付終身的男人。

她孟菲,無論如何都不能就此放手,非但不放,還得比以前更主動些,爭取早點把林飛「追」到手!

這就是孟菲現在如此努力的唯一動力。

不過,若是讓林飛知道孟菲居然會這麼想的話,肯定哭笑不得,除了嘚瑟一番后,肯定還會感慨一番這就是長得帥的煩惱了。

當然,目前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想想該怎麼脫離這個魔爪吧!

「難道他就是最近出現的校園色狼?」

一想到這個可能,孟菲臉都白了,一股涼意從腳底直湧上心頭,迅速傳遍全身,林飛遲遲沒有出現,讓她開始感到絕望。

「林飛,你在哪兒?再不來的話,我就要……」

「咳咳,哥們,多大的人了,還玩捉迷藏?不覺得幼稚嗎?」

就在這時,林飛的聲音忽然傳來,孟菲激動不已,彷彿聽到天籟般,於絕望中看到了滿滿的希望……

(本章完) 「你是誰?」

八字鬍男子下意識地反問了一句,接著如同電擊般轉過頭去一看,卻赫然發現身後空空如也,一個人都沒有。

人呢?

難道自己見鬼了?

邵志剛小聲嘀咕著,接下來他再次喊了幾聲,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后,一顆懸著的心這才落地,確信剛才那些話都是幻聽而已。

林飛的聲音忽然出現,又神秘消失,這讓孟菲難以置信,甚至很難接受。

好不容易,剛從絕望中看到希望,而現在卻又要重新跌回絕望的深淵,這叫孟菲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夠承受的了?

過山車般的跌宕起伏,人生中的大起大落,莫過於此了。

「林飛,難道你就這麼狠心,不管我了嗎?」

絕望的孟菲,再也抑制不住,淚水不停地往下流。

邵志剛感到手被淚水沾到,這才發現孟菲正在哭,當即樂了,他壞笑著湊近孟菲雪白的脖頸處大力吸吮了一下后,說道:「美女別傷心嘛,待會兒哥帶你體會人生中最大的快樂……嘿嘿……」

「嗚嗚……」

孟菲一聽,哭得更傷心了。

「哈哈,還別說,你越哭我特么越興奮,哈哈……」

邵志剛笑得肆無忌憚,儘管他為了避免由於聲音過大而引來巡視的保安,但從他得意忘形的樣子看來,這次也是篤信自己,吃定孟菲了。

邵志剛不是學生,而是京城大學的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職工,連老師都稱不上。

他能夠進的了京城大學工作,還多虧了他有個在京城大學裡面做科組教研小組的組長親舅舅。

當然,也不全是憑藉親戚關係,他父親為了這事兒,可是暗地裡給他親舅舅送了不少禮,而他那個親舅舅也不是盞省油的燈,一直對未發跡前被親姐和姐夫嫌棄看不起的事情耿耿於懷。

現在好不容易姐夫有事求他,噹噹然得藉機將之前所受的一切屈辱都給還回去……

最後,也不知道邵志剛他爸經歷過什麼,邵志剛順利進入了京城大學工作,但只能待在學校圖書館做一名普通的圖書管理員,沒有任何權利。

這在旁人看來可能算不上什麼,但對於邵志剛一家人來說,邵志剛能進京城大學工作,已經是天大的喜事了。

不過,即便如此,進來工作將近一年的邵志剛,卻一直都不開心。

親舅舅的不定時的明裡暗裡斥責和刁難,還有同事或者學校老師教授等人的各種看不起等等,讓邵志剛倍感壓抑和屈辱。

按照正常人來講,邵志剛理應藉此機會發憤圖強才是,可偏偏他卻不是。

長期以來的被欺凌,導致了他性格上越來越偏執,再者他這人一直沒交女朋友,但又特別好色,下班沒事就喜歡在自己的電腦上看島國大片兒。

久而久之,邵志剛的心理已經發生了嚴重的變態和扭曲,當這些負能量積攢到一定程度之後,就開始如同火山爆發般噴洒而出。

就在昨天,邵志剛第一次深夜出來「覓食」,足足有兩個夜歸的大三女生遭其毒手,但由於他是第一次,所以特別謹慎,戴著口罩,穿著一身黑衣,把全身遮擋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的,並且極有技巧地避過所有監控區域……

不過,這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

京城大學校園內出現了深夜色狼一事,還是如同星星之火般,很快就在學生之間,尤其是女學生的圈子裡面傳開了,立刻嚇得不少習慣夜歸的女大學生都紛紛不敢夜歸,甚至有一些乾脆一下課就趕緊回宿舍,足不出戶。

這樣一來,雖然給邵志剛的「覓食」造成了一定的難度,但卻依然沒有讓他收手。

這不,今天他又出來了,並且恰好碰上了剛剛結束排練夜歸經過停車場的孟菲。

邵志剛自然認識孟菲,知道對方可是京城大學第一美女,校花級別的存在,他沒想到居然會逮住孟菲,所以心情也是相當激動的。

雖然剛剛有林飛忽然出現的這個小插曲,但依然沒能影響到邵志剛的「興緻」,他在確定剛才雜音是幻聽之後,便立刻收拾心情,準備開始進行「下半場」。

所謂的下半場是什麼來著,相信只要是個男人都懂得,所以也就無需贅述了。

「嘿嘿,美女啊,別怕,哥會很溫柔的……」

邵志剛咽了一下口水,隨即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白色手帕,然後就想著將其遮在孟菲臉上,將她迷暈。

喜歡你,到此爲止 本來邵志剛是打算在直接來個霸王硬上弓的,可細想了一下后,決定還是先把人給弄暈再搞,免得到時候動靜太大,被發現了就完了。

不得不說,邵志剛其他不行,但做這種事卻是相當小心謹慎。

眼看著那條沾了迷魂藥水的白色毛巾就要蓋到孟菲的臉時,忽然憑空出現了一隻大手,繼而如同鐵鉗般鉗住邵志剛那隻罪惡的手,讓他動彈不得。

「啊~」

邵志剛慘叫一聲,但還沒喊完就戛然而止,一顆黑不溜秋的黑色藥丸憑空飛進嘴裡,迅速入口即溶,淡然清香的藥味讓他失神了片刻,但很快就暗覺不妙,畢竟鬼知道剛才自己吃了什麼東西不是嗎?

「剛才我不是警告過你了嘛,這麼大個人了,還玩捉迷藏,幼稚!」

林飛一本正經地接著說道:「還有啊,大晚上的就這樣把人家女同學拖到這裡,哥們,你難道不知道這是犯法的嗎?」

沒錯,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正是林飛。

剛才他其實早就到了,只是故意不那麼快現身,而是在不遠處打開手機攝像頭,將邵志剛的動作先拍了一遍,然後再在對方想要進行下一步犯罪動作的時候,及時出現制止。

話音一落,邵志剛就覺得一股巨大的推力將他瞬間推開,踉蹌了兩步后,他順勢倒地不起了……

不是邵志剛不想起來,而是壓根就起不來。

頓時,一股巨大的恐懼感籠罩著他,讓邵志剛驚慌大叫:「我錯了,不要殺我,我再也不敢了……」

林飛沒理會邵志剛,而是轉身對孟菲說:「菲菲,沒事了,別怕!」

「哇~」

驚魂未定的孟菲,先是怔怔地看著林飛,接著就在林飛想要將其擁進懷中時,她卻突然毫無徵兆地哭了起來,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和梨花帶雨的。

林飛立馬慌了:「菲菲,別哭啊……求你了,別哭行不……」

唉,女人的眼淚,永遠都是林飛的軟肋!

(本章完) 好不容易,才把孟菲給哄到不哭。

林飛鬆了口氣,旋即瞥了一眼旁邊動彈不得的邵志剛,對孟菲說道:「菲菲,你別怕,乖乖呆著,我去把這傢伙給處理后,再送你回去,好嗎?」

「嗯,好!」

孟菲乖巧地點了點頭,就在林飛想要轉身時,她又冒出一句:「但去之前,人家要抱抱~」

說完,孟菲羞紅著俏臉,但手上的動作卻毫不含糊,張開到了將近180度,讓前面傲人的身材顯露無疑,這是孟菲的驕傲所在,對於自己心愛的男人,自然不會吝嗇給予了。

空姐的神醫保鏢 林飛:「……」

女人就是麻煩,都哄好了,最後還是要來這麼一出。

抱抱?

還小嗎?

雖然心裡吐槽不已,但是林飛就還是沒有忤逆孟菲的意願,而是一臉溫柔地上前給她一個愛的抱抱。

其實,也不是太為難,畢竟孟菲的身材那麼好,抱一下林飛還是覺得挺爽的。

「菲菲,乖,我去去就來!」

「嗯,好,你要快點回來哦,人家怕……」

「好的,很快~」

林飛暗自汗顏,趕緊轉身就走,生怕多停留一下,孟菲又不知道會對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女人嘛,可是一種可怕且善變的動物。

林飛快步走到邵志剛跟前,彎下腰去與其對視,笑容玩味不已,看得邵志剛冷汗狂飆,眼神裡面滿滿的儘是發自骨子裡的恐懼。

邵志剛也不知為何有這種感覺,他自己也控制不住。

總之,迎著林飛的目光,邵志剛的潛意識不停地告誡著他,對方實力深不可測,是個絕對不能招惹的主兒。

正是這種潛意識餓的聲音,達到了讓邵志剛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奇效。

「哥們,看你一臉憋尿樣兒,是不是有很多話想要跟我說?是就點頭,不是就搖頭。」

「嗯嗯嗯……」

邵志剛立刻點頭如搗蒜,滿臉期許。

「好,我給你機會好好說!」

林飛笑著伸手過去在邵志剛身上點了一下,邵志剛只覺得剛剛一直鉗制自己的那股看不到的力量,瞬間消失了,頓覺身心舒暢。

「說吧,給你五分鐘。」

「五分鐘?」

邵志剛頓了頓,一時間竟然不知從何說起,整個人都愣住了。

「說不說?不說我就直接進入下一個環節了哦!」林飛不耐煩地問道。 契約新娘一百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