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玉銳金符,青空乙木符,玄冥黑水符,焚天離火符,流沙厚土符!五道靈符於霎那間書寫完畢!

淡藍色的靈符,靈光湛湛漂浮在半空,引得周圍的天地能量一陣瘋狂涌動!

「虯枝橫斜!亂花迷眼!陰陽逆轉!顛倒乾坤!五行顛倒花樹陣!疾!」

周啟將手中長劍一引!五道靈符如電光疾閃,飛入祭壇。

隨著祭壇上一陣滋滋聲響,電光大作!靈符五合為一,變成斗大的一個敕令,自半空落下,掀起一陣無聲的氣浪,悄無聲息地鑽入了地面!

五行顛倒花樹陣,成!

周啟長吁一口氣,連書五道靈符,幾乎將他一身能量耗了個乾淨。自半空迴轉身,望向孫尚香和甘寧前來的方向。他嘴角掛起一絲冷笑。

自己用起壇之法布置下的法陣,豈止是加料大補這麼簡單!

哼,等解決了太史慈那一路后,回頭再來收拾你們!

江夏城頭,趙雲,龐德和貂蟬三人眼見周啟一去半晌,沒有音訊。正各自感到擔心。

就在這時,只見昏沉的天光下,周啟扇動著後背上幽黑的羽翼,自天而降。

他一身黑色皮衣,碎發下一張白皙而冷峻的面龐。一眼看上去,猶如末世的天使,散發出一股邪異而神秘的魅力。

貂蟬眼神一陣迷離,芳心如鹿撞。這無賴看上去,與往日相比,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呢。

「兄長!」趙雲大步上前,眼神驚訝地打量著周啟身後的飛翼,一臉的艷羨。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位義兄竟然會擁有如此非凡的神通。

周啟嘴角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趙雲的肩膀。偏頭,目光向龐德和貂蟬一掃。

「前方敵情我已探明,從陸上來犯之敵不止一路,另有三人率約1萬軍馬,從北面而來!」

「什麼!」龐德聞言,臉上神色一驚。隨即目露決然!

「方才落璃小姐傳言,南面來敵距城只百里。主公,末將願率一支軍馬前往迎敵,必不讓其接近江夏半步!」

「兄長,趙雲亦願率軍往北迎敵。」

「呵呵,令明,子龍莫急。北面已被周某布下一座法陣,敵軍若來,必被法陣困住,前行不得。這樣,令明留下鎮守江夏。蟬兒和我與子龍一起前往南面迎敵。以子龍的武藝,哪怕來犯的是溫侯呂布,也可無礙。」

龐德一聽,頓時大喜。他深知自家這位主公神通廣大,他既然如此說,心中定然有了萬全的把握。當即應諾,自去調動兵馬駐守城池。

貂蟬聽他口中一聲蟬兒,叫得曖昧無比。臉上一陣害羞。微不可查地嗯了一聲。

片刻之後,江夏南門大開。

杏黃旗面的周字大旗下!周啟與貂蟬和趙雲三人各自騎乘坐騎,並轡而行!

三百「國寶騎兵」形同親衛,將三人拱衛在中間。2萬太平軍將士,士氣昂揚,緊隨其後。一路浩浩蕩蕩迎向南面襲來的敵人!

「兄長,你如此大張旗鼓而行,豈不是暴露了身份?」

趙雲見周啟如此高調,不禁心中擔憂。自己義兄身為天國之主。孫堅若知道他身在此處,必然會派重兵傾力來攻。若是因此有所閃失,未免得不償失。

周啟聞言微微一笑。趙雲的意思他自然是明白的。他之所以旗幟鮮明地前往迎戰太史慈,打的就是以身做餌的主意!

如此香的魚餌撒下去,不愁孫堅和周瑜不上鉤!

《神軍策》加成之下,太平軍行軍速度飛快。盞茶的時間,就在夜幕低垂的時候,江邊一處亂石灘前,已與江東軍隊遙遙向望!

驟然見到迎面而來的太平軍,領軍的太史慈和陸遜,陳武三人互相對視一眼,目中一片驚疑!

此番特意在離城數百裡外登岸,打的便是夜襲江夏的主意,卻沒曾想行蹤如此快就暴露了。如此這攻城的頭功怕是只能拱手讓給尚香姑娘了。

陸遜忙將手中雙劍一舉,排做一字長蛇陣行軍的隊伍,霎時橫向展開。左右騎兵護住中央步軍,轉眼便變成了二龍出水陣。儼然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上萬人的調度,只在片刻間完成,可見這支軍隊是何等精銳!

而就在這時,卻見對面火光閃亮。太平軍竟然點起了火把!

陸遜頓時一臉懵逼!對面究竟是何人領軍?難道此人不知道,適逢夜戰,忌明火燭嗎?

一旦火燭點燃,完全便成了對方弓弩手的靶子!這是千里送人頭來了?

他剛欲舉劍命令弓弩手準備,隨即轉念一想!

不對!這麼粗淺的道理,但凡讀過幾天兵書的人都應該知曉,莫非有詐?

正在他遲疑的時候,只見火光中,一桿杏黃色的大旗下,一人手持長戟,騎著一匹渾身燃燒著有藍色火焰的戰馬走出了陣列,來到兩軍陣前。將手中長戟一指!

「周啟在此!誰敢與我一戰!」

周啟?太平王!

陸遜與身旁的太史慈對視一眼,臉上的驚訝更甚。這荊州之主怎敢以身犯險來到此處?難不成真的有詐?

「哼!待某去會會他,若真是那周啟,正好將他擒拿!」太史慈冷哼一聲,一拍坐下戰馬,走出陣前。從後背上解下雙鞭,抬手一指周啟。

「某家太史慈,汝便是一拳敗溫侯的周啟?」

「不錯,某就是周啟。你不是孔融的麾下么?怎麼投了孫堅?」周啟眼望太史慈,口中答話時,目中幽光一閃,已將他的屬性看的七七八八。

「太史慈,種族人類,力量171,敏捷145,體力170,適性108,精神112,智力107天賦技能:

1.鞭法專精:使用雙鞭作戰時,傷害力增加200%,有15%幾率發動重擊,重擊傷害為普通攻擊時的3倍;

2.虎撲毆狼擊:武將技,使用武器瞬間發動5次連續打擊,每一擊都將造成200%基礎傷害。對力量低於自身70%的對手有幾率造成碾壓傷害,傷害為普通攻擊的5倍;

4.無雙奧義.金剛碎玉斷:揮舞雙鞭連續敲擊地面,對半徑70米內所有敵人造成400點土屬性傷害每秒,持續5秒,對主要攻擊目標追加一次暈眩打擊,造成額外500點無屬性傷害!

身份:歷史名將,江東軍先鋒:40%自身屬性作用於士卒;

統率力:50000

聲望:遠近聞名:增加30%招募士卒成功率,10%在野武將招募成功率;

稱號:1.三國之俊傑:增加1500點最大生命值,無雙槽蓄力時間減少40%,可隨時間緩慢增加無雙能量;2.生裂虎豹:若力量屬性坐用於傷害時享受1.5倍加成;3.以攻為守:作戰時,被動提高15%自身閃避幾率,被動降低15%敵人所造成的傷害。」

一看之下,周啟心中不由一聲暗贊。好傢夥,這太史慈不愧是三國時有名的武將,屬性高得一筆!

對自己而言,這無疑是一場惡戰!

一念到此,周啟心中鬥志昂揚!

戰!

以此一戰,作為自己的宣言!

一旦戰而勝之,從此他將無所畏懼! 江夏以北,孫尚香正與大將甘寧和步練師一起率軍疾行。

天色見黑,道路難辨。未免暴露動向,軍中不能燃起火把,孫尚香當即下令放緩了行軍速度。

按照腳程來算,此時所在之地,距離江夏已然不遠!

大軍轉過一道山坳,夜晚寒風撲面,送來梅香陣陣。

孫尚香打馬向前。立在道路中央往兩側凝眸細看,依稀只見枝影橫斜,好一片茂盛的梅林!

有道是逢林莫入。 強寵新妻,總裁好粗魯 何況正值夜晚。此處道路狹窄,應當速度通過才是。

孫尚香撥轉馬頭,正打算往回歸本隊。就在她扭頭的瞬間,美眸中一陣頓時一陣驚疑!

只見身後茫茫一片,儘是嬌蕊初結的梅樹擋道。哪裡還能看見來路!

「呀!何時入了這林中?為何絲毫未曾察覺?」

孫尚香面帶疑惑,走馬向前。可是任憑她怎樣走,眼前的梅樹看似近在眼前。卻總是差了一箭之地,觸摸不到!

「不對!」

她非是蒙昧之人,將這情形當作是有妖鬼作祟。

作為一名常年領軍的將領,她真正所擔心的是,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踏入了不知何人所布下的迷陣!

孫尚香芳心中不禁一片駭然!

此行如此隱秘,可謂神不知鬼不覺!

然而必經之道上卻被人布下了迷陣!難道有人可以未卜先知?

梅林之外,大將甘寧和步練師目露焦急。眼見孫尚香拍馬向前,二人都以為她一則是為了探路;二來么,行軍之際,難免會有方便的時候,故此沒有阻攔。

可眼見時間過去良久,這位剛勇好強的三小姐卻遲遲未歸。不得不令二人生疑。

「不如由末將先領兵前行,練師姑娘到兩側尋訪一二?」甘寧略作沉吟,出聲建議。

「嗯,還是甘將軍想的周到。」步練師嘴角嫣然一笑,甘寧所說,正是她心中所想。

步練師原本生的極美,夜色下,這一笑頓時讓甘寧瞬間為之目眩神醉。

二人依照商議。由甘寧率軍自林間道路穿行。步練師一提馬韁,往孫尚香先前所走的方向前往尋找。

豪門婚色之醉寵暖妻 而此時,如果有人身處遠方往梅林處觀看,便可以看到令人頭皮發麻的一幕!

過萬人的大軍進入梅林之後,隨著一陣薄霧飄過,就彷彿被一頭隱藏身形的洪荒巨獸所吞噬一般,霎時消失了蹤影!

而就在自北路而來的這一支江東軍隊身陷梅林之際!

與此同時,距離江夏城南百二十里的河灘!

周啟凝注著對面的太史慈。長戟輕楊!

隨著他心念一動,催動了坐下的靈魂戰馬!

戰馬「唏律律」一聲長嘶,前蹄臨空一踏,人立而起!就在馬蹄落地的瞬間。彷彿化作一道幽蘭色的閃電,飆射而出!

面對這威名赫赫的當世猛將,周啟率先主動發起了攻擊!

「來的好!」

太史慈暴喝一聲,聲震四野!手中足有成年人大腿粗細的雙鞭左右一分,腳下虎頭戰靴一磕馬腹,迎了上去!

他本就生的雄壯異常。就連坐下的戰馬也較尋常的馬匹要高壯許多。此時一身重鎧,再加上手中那對令人咋舌的兵刃。整個人看上去,宛如一座移動的鋼鐵堡壘,極具壓迫感!

眼見太史慈縱馬迎戰,周啟雙眼一眯!

就在二馬相交,即將發生碰撞的瞬間!他身上突然暗紅色的光芒一閃!

「無人可擋!」

戰鬥剛一開始,便開啟了天啟四騎士死亡留下的大招,15秒內身軀混沌化,所有屬性臨時提升40%!

以他如今吸收了G病毒進化變異后暴增的屬性,40%的提升非同小可,與基礎屬性相加后,只力量就突破了190點,直追呂布!

早在出陣挑戰時,他便已經存下了先聲奪人的打算!

技能發動的瞬間,借著戰馬衝擊之勢,周啟雙手執戟一記猛劈!

老公是高嶺之花 「嗡」的一聲,雷暴方天戟如欲將虛空斬破,拖曳著重重戟影,帶起一陣猛惡的風壓眨眼便到了太史慈的頭頂!

耳聞長戟破空之聲,太史慈目光一凝,略帶了幾分驚訝!急忙將雙鞭十字相交,架於頭頂。

「開!」鬥氣灌於雙臂,渾身勁氣鼓盪。口中雷鳴般一聲咆哮!

「噹!」

鞭戟相交,發出一聲令人心悸的怪響!

但聞其聲,戰場之上,無論將官士卒。無不人人為之心顫!

太史慈雙臂猛然一沉,只感雙臂欲折,渾身酸麻,耳中嗡嗡作響!

坐下高速衝出的戰馬前蹄一滯,宛如一輛全速奔行的跑車,被突然踩上了一腳剎車!不但前沖之勢頓失。隨著馬蹄一陣踢踏的打滑,連人帶馬竟被周啟一戟劈得連連後退!

「這如何可能!」

太史慈嘴角沁血,目中一片驚駭!

他自負神力過人。領軍出戰至今,大小戰陣經過不下百餘!從未有一將在膂力上勝過自己!更不用說被人當場擊退!

果真盛名之下無虛士!

這周啟,很強!

周啟一戟之威不但令太史慈開始懷疑人生,也讓位於陣中的陸遜和陳武見狀倒吸一口涼氣。二將彼此對望一眼,目中相顧駭然!

太史慈武藝過人,勇冠三軍,同為江東將領,他們可是再清楚不過。

卻沒曾想與這昔日的靖南侯,如今的太平王周啟一戰,剛一交手便已隱隱落在了下風!

就在二人倍感驚訝的時候!

一回合交手之後。趁著二馬錯蹬的時機,周啟長戟交於左手,右手白光一閃,突兀地多出了一柄劍刃森寒的長劍!

在與太史慈擦身而過的瞬間,長劍一抹,當胸斬去!

太史慈臉上勃然色變!

危急時刻,只來得及側身避開了胸口要害!

「噗!」劍光閃耀,血花飛濺!

長劍劃破了厚重的鎧甲!自太史慈右側腋下掠過!他腰間到胸口的位置頓時多了一條深可見骨,血淋淋的傷口!

「好!沒曾想兄長的劍術也如此了得!」

周啟身後,趙雲由衷發出一聲讚歎,目中滿是讚譽。

這一劍使得出其不意,時機上的把握更是妙到毫巔。即便換做他自己上陣,此時此景下,也無法做到更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