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火焰也太霸道了。」

許辰眼中露出一絲驚訝,這火焰撲不滅,擋不住,看起來似乎無解。

「當然了,先天之火豈是凡物能澆滅的,別說他們,哪怕是你沾染上也必死無疑。」麒麟說道。

許辰不由笑道:「你這話就不怕得罪金鼎?」

「咳,我把他忽略了,我是說你如果沒有金鼎的話,一旦被這火焰沾上必死無疑。」麒麟連忙改口。

許辰點頭:「沒有金鼎的話我確實沒有對付這火焰的辦法,只能等死。」

「啊!」

下面的慘叫聲忽然刺耳,再看過去只見兩個陽皇已是統統變成灰燼,只剩下一縷殘魂飛向遠方。

「太可怕了,別再妄動它了!」

有人喊道,不敢輕易去碰觸大日金精火。

但是平息了片刻后戰鬥再次發生,依舊有人試圖靠近大日金火,手中提著先天玉盒,想要拿玉盒收取精火。

「你們這些人真是不怕死!」

眾人阻止。

又是一番長達三天的亂戰後,一道流光閃現,有人扔出先天玉盒忽然把大日金精火包裹在了裡面。

「有人搶到手了!」

麒麟頓時驚呼,邁步道:「還等什麼許辰,快出手搶過來!」

「別急。」

許辰眯起眼睛。

只見在他周圍的那些諸多強者這時候紛紛上前,下面原本是小圈子的戰鬥此刻爆發成為百皇大戰。

夢游諸天暴躁神僧 「繼續等,等到最後。」許辰沉吟道。

現在亂戰消耗太大了,而且人多兇險,他不覺得自己能一個人在一百個皇者手中平安走出。

「嗡!」

忽然之間一股驚人的壓力從天際湧來。

只見一個影子閃現,緊接著一個偉岸的身影站在了眾人頭頂之上,來人的威壓猶如神山一般厚重,叫人感覺呼吸困難,舉步困難,他只是站在那裡就讓下面的戰鬥瞬間安靜下來,每個人皆是震驚的抬頭看向天穹。

「至尊來了!」

亂戰平息了,每個人的神色凝重到了極致的程度。

許辰和麒麟對視,眼睛也眯了起來:「至尊這麼快就到了,機會怕是沒有了。」

他打量這個至尊,這是一個中年,臉龐如刀斧雕刻一般剛毅、堅韌,目光如刀,銳利陰沉,大手揮動間讓所有人壓力大增。

總裁有令,夫人非嫁不可 「讓開,大日精金火不是你們可以擁有的。」至尊開口,冷漠低沉,帶著不容違逆的霸道。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不敢再出手搶奪。

「嗖!」

忽然之間一個身影破空而起,直飛九天,這個人手中抱著一個玉盒,剛才是他搶到了大日金精火。

「死!」

至尊冷漠開口,下一刻天空忽然有雷霆降臨,直接劈在了逃跑的人頭頂,頓時間就見那人身體在天空中爆炸,那玉盒則完好無損的從天空墜落。

「嘶!」

所有人倒吸涼氣。

包括許辰也是露出驚容。

那是一個陽皇級強者,在至尊手中竟是如此輕易就死亡了,至尊的實力果然是不可輕易想象。

「你們最好不要妄動。」

至尊強者冷眼環顧眾人一眼,然後身形朝遠處墜落的玉盒靠近。

「開玩笑,這麼好的東西豈能讓你一個人獨享!」

忽然之間在人群中有一個青年飛出,他聲音高亢,飛速沖向玉盒。

「找死!」

至尊強者回頭,冷眼掃視這個出頭之人。

「去!」

出頭的青年打出一道火焰,這火焰帶著燒心灼骨的氣息,碧藍之色,呈現奇花形狀。

「碧落幽火!」

至尊面色頓時變幻,在這火焰面前不敢出手,改為退步躲避,似乎非常忌憚。

「哈哈,認識就好,所以這大日金精火我就帶走了!」青年大笑,一手抓住空中的玉盒,身形一動向著遠方急馳而去。

「豈能讓你輕易得手!該死的小子!」

至尊咬牙追擊,但神色之中充滿了忌憚,不敢太過接近青年似乎擔心被那藍色的火焰燒身。

「追!」

後面的許辰等一群人紛紛起身,一起追擊而去。

路上許辰回頭問道:「麒麟,那藍色的火有什麼蹊蹺,連至尊都忌憚?」

「那也是本源之火的五種劃分之一,與大日金精火同等級,但不同於大日金火的霸道,這種火專燒神魂從內而外的燒,沒有特別的對抗方法連至尊都擁有隕落的危險。」

麒麟說道。

許辰驚訝:「這麼霸道。」

「所以說這種先天之物十分重要,如果碰到一定要想辦法得到,可以讓你擁有真正的底氣,就像剛才那個年輕人一樣。」

許辰點頭。

那個搶走玉盒的年輕人,只不過是陽皇境界而已,和至尊勢力差了十萬八千里,但憑藉一種先天聖火卻是可以從至尊手中搶走寶物,足以見的這種先天聖火的強大了。

「可惜先天之物太稀少了,任何一種都絕不是輕易可以得到的。」 兩人隨著眾強者追擊。

追到一半的時候所有人停下了腳步,只見一直追擊控火青年的至尊定在半空,左手燃燒藍色火焰,正在拚命的拍打以及試圖驅逐這火焰,但始終不能如願,反而讓火焰更加壯大。

「該死,該死的小子,下次讓我遇到你一定殺了你!」

至尊怒吼,轉身急忙離去,要處理這燒身的可怕火焰。

人群一看至尊都被逼退了,他們更不敢在追擊,紛紛嘆息四散離去。

許辰和麒麟對視一眼:「似乎是機會。」

別人怕這些火焰,但他許辰擁有金鼎並不懼怕,而那青年除去火焰外,本身實力只是陽皇境界,並不強大。

一代傲嬌皇后 「我們繼續追。」

許辰腳步一頓朝著前面的青年追擊。

現在沒有了其他強者的參合,他想要搶奪這火焰的可能性非常大。

「必須追啊。」麒麟微微興奮起來:「如果把那小子的火焰搶來我們就能一次性得到兩種先天聖火了,大日金火和碧落幽火分別主攻肉身和神魂,內外兼并這是大殺器啊。」

他們疾馳飛掠虛空。

漸漸的天空中只剩下他們兩個和前面的控火青年。

似乎見後面也沒什麼人,控火青年忽然停了下來,轉身好整以暇的看向許辰笑道:「別的人都跑了你們還在追,難道你們不怕我的火?」

許辰飛速逼近,一邊打量青年一邊笑道:「怕,當然怕。」

只見這青年一身白衣,瀟洒自然,外形看起來和人族極其類似,唯有頭上兩根如同麋鹿的頭角在彰顯區別。

「許辰等等。」麒麟忽然開口,然後鼻子一個勁的嗅著,目光狐疑的盯在青年身上:「小子你是哪一族的。」

頭生麋鹿角的種族有不少,最淺顯的是麋族人,強大一些的是龍族!還有一種可能,是麒麟一族。

「你……」

青年的目光也狐疑的落在麒麟身上,皺了皺鼻子,眉頭緊緊皺起:「你是哪一族的?」

「怎麼回事?」許辰扭頭看向麒麟。

麒麟搖頭示意他先別說話,然後抬頭看向青年道:「麒麟一族?」

青年瞳孔微一凝縮,揮手在掌心燃起火焰道:「你是哪一族的!快點說,不然我用這火滅了你!」

麒麟頓時瞪眼,身形變幻,下一刻一陣青光閃爍,麒麟變成一頭霞光纏繞的青色麒麟:「小兔崽子,連你的元祖都敢威脅了?!給我睜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

「真是麒麟族的!」青年頓時露出大喜之色,下一刻又忽然驚訝:「您還是三大元祖之一?!」

「不錯,本尊正是偷天始麟!」麒麟傲然開口。

青年喜出望外,用力拿鼻子嗅了嗅,又湊近始麟轉了一圈后大笑:「真的是您,哈哈,太好了!不過您這實力……」

笑到一半的青年又突然看向始麟遲疑問道。

始麟臉色微變喝道:「怎麼,嫌棄你元祖的實力弱小?本祖死而復生,經歷了重生,在靈器匱乏之地一步一個腳印又恢復到現在的境界,你可知本祖經歷了多少劫難?」

青年臉色頓時大變,連連搖頭:「不敢不敢!元祖能夠復生並且回歸這實在太好了!」

「嗯,量你也不敢,變回本體給本祖看看。」麒麟又忽然凝色看向青年,聲音也有些嚴肅。

重生之時來運轉 「好的好的。」

青年立馬照做,態度十分的好,身形一變,一陣白光閃耀后,一頭白色麒麟出現在許辰和麒麟面前。

「哈哈,果然是我族之人,好好好。」麒麟的嚴肅當即破滅,大笑起來。

許辰在一旁驚訝看著他們,然後放鬆了手中的劍,暗暗搖頭,本來一場獵殺戰,結果變成了認親。

「好了好了變回來吧,我給你介紹一下。」麒麟神色和藹了很多,揮手招引青年靠近,然後頓了頓道:「你還沒說你名字,你叫什麼。」

「小子叫白麟。」青年喜笑顏開的回答,看向始麟的時候,目光中有種格外的欣喜。

「白麟這名字好,我介紹啊,這位是人族的強者,我的好友叫許辰,重生年來對我照顧非常大。」麒麟伸手指向許辰。

白麟上前,上下打量了一眼許辰,然後點頭:「許前輩好,多謝前輩對我族元祖的照顧,這份恩情我麒麟族一定銘記在心。」

「客氣了。」許辰平和的笑了笑。

麒麟也笑道:「這是我族的白麟,剛才發生的你應該也看到了,哈哈我很高興啊,他鄉遇故知,我這多少年了沒再看到過本族人啊。」

許辰感受的到他的那種喜悅,笑容不由更平和了一點,只是目光中有一絲疑惑,他看向白麟道:「始麟的興奮我能理解,而你的欣喜……是不是麒麟族發生什麼事了?」

始麟臉色頓時變得嚴肅起來,點頭道:「不錯,你小子的反應讓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我麒麟一族現在怎麼樣了?」

「這個。」白麟遲疑,然後笑道:「沒什麼,我麒麟一族挺好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始麟皺眉,他是始麟,嚴格來說並不是麒麟一族,而是最初的聖靈,與麒麟有一定的區別,所以感受不到麒麟一族的氣運等一切。

「真沒啥,我就是見到元祖您高興。」白麟開口,見始麟逼視,他有些為難道:「好吧,我麒麟一族自從古洪荒崩裂之後就沒落了,一度成為瀕滅種族,整個族群最少的時候只有十幾人。」

「這麼嚴重!」始麟驚訝。

白麟點頭:「不過還好,後來我麒麟一族又發展起來了,雖然人數還是不多,現在只有上千人,但強者很多,至尊也有一個了。」

「有至尊了,那就好。」始麟點頭鬆了一口氣。

白麟頓了頓欲言又止,然後笑道:「總之現在我們麒麟一族挺好的,不過處於隱世狀態,只有我耐不住寂寞喜歡偷偷往外跑。」

始麟點頭道:「聽你介紹現在的麒麟族雖然還算不錯,但比起古洪荒之時依舊屬於沒落,靜心發展不讓外出是對的,你沒什麼事就回去吧,別老在外面跑了。」

「不怕,我現在有兩種先天聖火,一般遇到至尊都不怕,另外,元祖您不隨我回族內看看?」

「不了,我現在還有要事在身,來日再去吧。」麒麟猶豫了一下,搖頭。 「您有什麼事我隨您去吧,也好搭把手。」白麟自信一笑,對自身的實力頗為滿意。

麒麟搖頭:「太遠了,我要去女媧城。」

「女媧城。」白麟訕訕一笑:「這的確是太遠了……」

女媧城來回數百年,這麼遠的路程,真不是隨便就能上路的。

「不用在我身邊晃悠了,你早些回去吧,等本祖恢復了實力之後會回麒麟一族的。」

麒麟擺了擺示意白麟離開。

白麟頓了頓,點頭:「好吧,您一切小心,我會把您的消息給族人帶回去的。」

「嗯。」

麒麟和白麟道別,雙方分開。

走了一段后許辰看向麒麟道:「真的不回族內看看?」

麒麟沉默了一會,搖頭:「回去又有什麼意義,而且我現在修為太低與元祖的身份不匹配,還是算了。」

「嗯。」許辰點頭。

「我也想好了,借這一趟遠行來修行,也許再回來的時候修為就徹底恢復了,那時候再回去也不遲。」麒麟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