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有親人,有他。

六月,大總統在憂懼中病故,黎元洪繼任,北洋軍四分五裂,進入了軍閥割據時代。 「我派了部汽車來醫院接你。」臨結束工作,傅雨祁又一次打來電話,慢慢地顯露出他的佔有慾。

此前他說過不會打擾她。

嗯,卻一步一步地蠶食她的心,待反應過來早就被他吃干抹凈了。

「夫人,帥爺去應酬訪客還未回,恐怕要您先等一下。」長青一面說一面將她引去書房。

不是三夫人,沈挽箏頭一次接受了這個稱呼。

看看四周,牆壁貼著世界地圖,書桌上是與傅其琛的合照。

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只有兒子,她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落寞。

再次進書房百無聊賴,靠回憶打發時間。

當她想起兩年前那次臨摹他的字跡行竊,忍不住發笑。

但一個鐘頭,兩個鐘頭過去了,仍不見人影。

最後他踏月色而歸,沈挽箏摸著身旁男人的脊背,覺得落入了他的圈套,分明是誘騙她睡在帥府。

她忿忿不平,低聲問:「我若變老了,你會不會不要我?」

這句話藏在心裡許久,不敢開口,窗外有風,彷彿會將她的傻話吹到旁人的耳朵里。

大家都笑她。

「我認為我比你老。」他轉身面對她,唇畔帶笑。

他也在笑,她果然很傻。

「有蚊子……」沈挽箏言辭淺淺,臉卻紅了,於是轉移話題。

「咬到了?在哪兒?」他指尖蘸了唾沫,揉搓她指的地方。

沈挽箏忍不住笑,捶打他的手,風雲人物傅大帥竟然還保持著如此幼稚的行為。

「癢。」那手順著她的衣擺鑽了進去,有意徘徊在腰際,她發出了抗議,一把按住。

「天氣這樣熱,你還穿衣服睡。」

「不穿衣服像什麼話?」

「就你我二人,怕什麼。」

「不要,我怕。」

他一臉玩世不恭,「你怕我吃了你?」

「你的眉毛是這樣的……」她伸手去摸,像給他描眉,認認真真地盯著,欣賞自己的傑作。

傅雨祁看起來有千百副面孔,彷彿書里的插圖。

「你去過北京么? 嫡女,第一夫人 我帶著人馬打進關內,咱們去北京。」他問。

沈挽箏徒然一僵,聽出了野心勃勃的意味,「東北才是你的根。」

「我知道。」他擺了一個舒適的姿勢,望著天花板,「我準備聯合承軍揮師南下,打下江南,入駐中原,統一各部。」

原來他的理想和抱負是統一,結束分裂。

「可是我不希望你打仗……」很危險,她有些著急了。

他眼眸閃著異樣的光芒,「你懂什麼,小日本巴不得我們四分五裂,團結起來這麼大的版圖,他還怎麼打。」

「為什麼你們不互相合作?」

「互相合作?」他聽到了笑話,「不用武力永遠不可能結盟,打個比方,表面各方握手言和,若日本人進東北,其他軍閥就會旁觀我打,甚至趁亂除了我,當我打完日本人,哪裡還有餘力再對付其他的軍閥。」

「我不明白。」

「原因很簡單,這世道劉邦太多,每個人都只會在乎自己的利益,不安內,永遠無法抵禦外敵。」

「所以你想做最高的……」她唬了一跳。

「看報紙了么?歐洲在打仗,國內參戰派與反戰派吵得不可開交,現在傳言亂七八糟。」

「你要去關內趟渾水。」 「啊?咳咳咳!我來看看你有沒有蓋好被子,果然,睡覺不老實,被子都蹬掉地上了。」沐戰輕咳一聲,佯裝鎮定。

「哦,謝謝大哥哥!」沐青青甜甜的一笑。

「那行,你快休息吧,我走了!」沐戰伸手將沐青青床邊的被子假意的向裡面推了推,隨後便頭也不回頭的走掉了。

「你大哥哥以前經常會半夜過來看你掉沒掉被子么?」王絡不禁有些好奇。

「啊?是吧,真的是太困了,晚安絡哥哥!」沐青青打了個哈欠,翻了個身後不多時就又進入了夢鄉。

第二日寅時,沐青青準時醒來,王絡本以為以昨天晚上沐青青的表現來看,她早上肯定會醒不來,王絡甚至都想好了幾種叫醒她的辦法,但結果出人意料。

仙墓 沐青青醒來的時候,天才剛剛蒙蒙亮,她小心翼翼的將被子疊好,又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之後,便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門,向院子外走去。

當她走過那條村口的小溪時,有些不舍的回頭望了望,王絡一直都保持著沉默,他能理解沐青青離開家時的那種惆悵,所以,此時還是不出聲的好。

站在橋頭,沐青青大約向沐家的方向望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最後才邁開步子,緩緩的向前走去。

漸漸的,沐青青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而村子里沐家的門口,陸陸續續走出來十幾人,細看之下,全是昨天晚上與沐青青坐在一起喝酒的家人。

他們相互依偎著,以他們的方式在與沐青青偷偷的做著告別。

一路上沐青青都沒有說話,王絡以為他的心情不好,自然也沒敢說話,但是就在下一秒,王絡便感覺到一陣眩暈,那是自己要被從乾坤袋中拿出來的跡象,

「難道有危險了?」王絡連忙感觀外放,但是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枚碩大無比的蜜蜂窩,「果然,狗改不了吃屎!」王絡無奈的嘆道。

此一次前去雲嵐宗山高水遠,以沐青青全力之下的速度來算,最少也要一個月才能走到,但如果半路上遇到什麼事情,其時間也必然會大大延長,王絡要想一個辦法才行,因為上雲嵐宗已經刻不容緩。

可是想要快點走到雲嵐宗還有什麼辦法可想?自己又不會飛天遁地,也不會縮地成寸,等等!飛天遁地!

王絡突然想起來那日雲婉容離開的時候,就是騎乘了一隻雪白色的仙鶴,自己為什麼不能臨時尋找一隻可以飛行的磨獸,加以馴化之後,便可以帶著兩人上路了,這樣的話,不僅可大大的縮短時間,也可省下不少力氣。

於是,在沐青青趕路的同時,王絡也沒有閑著,他把自己的精神力感知調到極限,他需要對這片山脈進行一個整體的探查,看看這裡到底有沒有藏著他們想到魔獸,可是很遺憾,找便了整個山脈都沒有發現一隻可以用來做飛行獸的魔獸。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絡哥哥,你怎麼不說話?」三天之後,在這處山脈的邊緣,沐青青一邊烤著著蜂蜜兔肉,一邊開口問道。

王絡並沒有回答她,因為他現在所有的力量都有來探查周圍的魔獸,只有找到適合的,他們才能早一點到達雲嵐宗。

「唉,還是沒有!」半晌之後,王絡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什麼沒有?」沐青青看著那肥得流油的兔子肉,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唉!」王絡沒有回答她,只是自己在心裡默默的嘆了口氣,他在這裡努力的尋找代步工具,她在那邊努力的烤著蜂蜜兔肉。

「好啦,可以吃啦!」沐青青高興的一把將火上的兔肉拿下,而後送到自己的嘴邊,張口就要向下咬去。

「停!」王絡終於忍不住開口。

「怎麼么,絡哥哥?」在那兔肉離沐青青的嘴只有一公分的時候,她終於停了下來,而後有些不解的開口問道,但儘管如此,她的目光卻是一刻都沒有離開過手中的兔肉。

「你就不怕燙么?」王絡掙扎半晌,最後開口問道。

「哦,絡哥哥你是擔心我燙到么?你要關心我喲,謝謝!」說完,沐青青便一口咬了下去。

「呼!」就在這時,突然一陣陰風襲過,沐青青面半人高的篝火一下便熄滅了,隨後又接連刮過幾道陰風,頓時,在沐青青的身邊,圍繞著無數的點點星光,細看這下,這些星光全都是由那些細小的火光組成。

「裝神弄鬼!」沐青青不以為意,伸手便將屠靈尼棍握到了手中。

「呼!」又是一道陰風,而這一次,它的目標直接變成沐青青。

沐青青看著陰風又向自己襲來,抬起屠靈棍猛的向前一砸,可是那道風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直接躲過了沐青青的襲擊,從她的身後繞了一圈之後,便又轉了回來。

「呼!」聽著風聲從自己的身後響起,沐青青頭也不回,將屠靈棍往後一送,但很可惜,那東西的速度太快,還是沒有打中。

「哈,這個東西好,沐青青,你一定要把它抓住!」正當沐青青因為抓不住此物而有些懊惱的時候,王絡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是什麼?」沐青青不禁有些奇怪,她只感覺這東西的速度奇快,但是卻不知道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王絡對它這麼感興趣。

「你抓到它就知道了,小心它又來了!」王絡的話音剛落,在沐青青的左後方,確實又有一陣陰風襲來,沐青青冷哼一聲,「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比比速度好了!」說完,沐青青的身形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那道陰風好似長了眼睛一般,看到沐青青消失在了原地,它也驟然停了下來。

「吧嗒!」

而後,在那陰風所在的下方,一滴好似粘液一般的東西突然滴落而下,重重的砸在了枯葉之上,在寂靜的山林中發出一道輕微的脆響。

隨後,那陰風突然漸漸的消失了,一道碩大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在了陰風所停留的位置之上。 他唇畔微揚,「關內的水又深又渾,我自然要去摸摸魚。」

沈挽箏沒再作聲。

傅雨祁吐唾沫是個釘,沒有轉圜的餘地,他想做的事,憑是誰,也攔不住。

「讓我摸摸魚。」她躲在被子里,被他發現挑弄的場地,是一片濕潤的沼澤。

「你住手!」扭身躲開,機靈的孫悟空,卻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他帶著慵懶的笑意,「西遊記你可曾讀過?」

「我心裡正想著……」如實回答。

「想一處了,濯垢泉八戒戲蜘蛛精,寫道:肚皮軟又綿,脊背光還潔……」他手指在她身上描繪這回章節。

沈挽箏反駁道:「我想的只是孫悟空逃不出五指山!」

「女菩薩,在這裡洗澡哩,也攜帶我和尚洗洗何如。」他戲謔,那手越發不安分。

「所以你是豬八戒?」

「豬八戒有什麼不好?好歹娶過貌美的媳婦。」

「可取經回來,媳婦早跑了。」

「軍人跟和尚沒什麼區別,等我打仗回來,你是不是也跑了?」他勾住她的下巴。

沈挽箏認真地回答:「你守國,我守你。」

他怔住,又發急了似的,扯她的衣服,「給我生個兒子。」

「又是兒子,萬一生女兒怎麼……辦?」最後那個字,衝出喉嚨變了音調,似嗯似啊。

「女兒……長得像你,漂亮。」他從不評價她的容貌,破天荒地說漂亮。

她十分歡喜。

借著模糊的天光,床邊隨意擺放的槍套,是一截影子,她看見他的臉彷彿煥然一新,尋常的男子,屬於她的,也互相擁有著。

……

醫院裡接收了幾個患時疫的人,亂世屍橫遍野,又是夏日,攜帶各種病菌的疑難雜症也露出了頭。

扎得人措手不及。

休息室成了忙裡偷閒的好地方。

不知為何,沈挽箏最近發現許小玉不是很願意搭理她,貼了幾次冷腚,便有了自知之明。

她哪裡知道是因為趙亦安。

奮斗在蒸汽時代 前幾月邀請他看電影一事,送票的人是沈挽箏,來的人卻是許小玉。

年輕有為的外科醫師生出幾分被戲弄的感覺。

耐著性子看完電影,陰差陽錯地讓許小玉誤以為是兩情相悅,直到前幾日才徹底說明白,他的意中人是沈挽箏。

但醫院對沈挽箏的身份來歷有諸多猜測,有說她是姨太太,也有說是交際花。

畢竟軍車過於顯眼,大家都瞧見了,只不便當面討論。

「沈挽箏算什麼,一個有夫之婦,遲早趙主任會忘了她,你只管使出渾身的溫柔,將他攻打下來!」

伴著嘩啦啦的水聲,是有人洗手,沈挽箏聽到了她的名字,在衛生間里。

她躊躇著是否開門走出去。

「我拿她當好朋友,她倒好,背著我勾引趙主任。」許小玉的聲音悶悶不樂,沈挽箏也十分不悅。

勾引趙亦安?

這話真夠狠,沒做過的事,像頭上被扣了一盆令人作嘔的排泄物。

不臭也臭了。

外邊沒了聲音,沈挽箏拉開門,消毒液混著雜七雜八的味道,只覺一股噁心勁上涌,忍不住想吐。 沒想到沐青青躲開那陰風的襲擊之後,那陰風居然緩緩的消失了,在消失的位置上漸漸的浮現出了一隻體形巨大的異魔獸,只見這隻異魔獸長約十米,高約兩丈,體形龐大,特別是它攏在身體兩側的翅膀,居然呈現的是一抹淡淡的藍冰之色。

「這、這是藍冰巨龍?」此時躲在一棵樹后的沐青青此時微張著紅潤的小口,一臉驚訝的看著不遠處的巨獸,略有些激動的開口說道。

「當然,如果我們能將它馴服,那麼去雲嵐宗的路途便可以輕鬆許多了!」王絡也同樣一臉詫異的在屠內棍內開口說道。

因為即便是他,也沒能在剛剛的精神感知里發現這隻體型龐大的藍冰巨龍,想來它懂得極其高超的隱蔽技巧,哪怕是剛剛沐青青的交手之初,它也是一直處於隱身狀態,如果能有這樣一隻速度奇快,又會隱身,防禦力也肯定不差的坐騎,絕對會讓其他人羨慕不已。

但更讓王絡覺得奇怪的是,這裡明明只是個彈丸小國,按道理說靈力不充沛,資源不豐富,不可能會有這麼高級的異魔獸的,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這到是讓王絡糾結不已,不過目前的情況來看,還不允許他有時間去想這些無聊的事情,所以首要任務,還是先想法辦馴服它最好。

這隻藍冰巨龍看樣子應該還處於幼年期,品階不高,應該還不到三階,但這個階品對於沐青青來說已經有著相當大的難度,而自己此時修為更是沒有凝聚,起不了太大的做用,「這可如何是好?」王絡不禁又范起難來。

「哎呀,敢搶我的蜂蜜兔子肉!」沒想到正在王絡為了馴服藍冰巨龍而發愁的時候,沐青青突然大叫一聲,而後整個人便已經沖著藍冰巨龍爆射而去,可她的手中舉著的正是屠靈棍。

「我靠!」王絡無奈之下爆了句粗口,為了只兔子和一隻異魔獸拚命真的好么,而且還拿的是承載著王絡的靈器。

「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