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昭衣好奇,接過紙張,看了一眼便愣了,說道:「這是誰寫的?」

「你說我可以帶一個伴去,我就帶了大胖過去,他給我記的,他識字。」鐵柱說道。

夏昭衣點頭,看著手裡面的紙,字有些歪歪扭扭,但是大體布局工整,內容簡潔幹練,非常的清楚明白,一些字不會寫的,便在一旁用同音字代替,並有標註。

「他寫的好不好?」鐵柱有些緊張的問道。

「好,」夏昭衣一笑,收起紙張,「多謝啦。」

「沒事,你放心,大胖跟我很熟的,他嘴巴嚴,不會說出去的。」

夏昭衣點點頭,伸手遞去一個碎銀:「給。」

鐵柱接過銀子,卻沒有以往那麼開心,他拿在手心裏面,一時覺得這碎銀特別沉。

「阿梨,我都覺得我比那些店鋪裡面的夥計賺的還要多了……」鐵柱說道,「要不這樣,我再給你說幾個事吧。」

「好,」夏昭衣點頭,「你說。」

囂妃,你狠要命 鐵柱收起碎銀,壓低聲音道:「你聽說過垂方庄嗎?」

「嗯,聽過的。」

「昨夜那邊出事了,燕雲衛的人一晚上都在找人呢,鬧得沸沸揚揚,整條街全是火把。」

「這個我也聽過了。」夏昭衣笑道。

「哦,那,那今天早上安太傅遇刺的事情,你知道了么?」鐵柱又道。

夏昭衣好奇:「安太傅遇刺?」

「是啊,就在樂平街口,三死六傷,安太傅自己都命垂一線呢,」說到這,鐵柱的聲音壓得更低,「阿梨,你可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呀?」

「肯定是因為及第的事情唄,安太傅的根在門治,大成王一路打過去,安太傅為了自己的族人,不惜讓燕南和橫評那麼多兵馬在茶山縣死掉,這事早就天怒人怨啦!」鐵柱說道。

「大成王,」夏昭衣攏眉,「田大姚現在有名號了?」

「是啊,大成王。」

夏昭衣看著他,笑了笑,說道:「你也管他叫大成王呀?」

「朝廷的人肯定喊他們反賊或者狗賊,但是我覺得大成王喊著順口多了,」鐵柱撇嘴,「再說了,現在好多人背地裡都這樣喊了呢……我反正覺得大成王人挺好的,以後如果他真的能成什麼大業,那咱們興許不用過現在這樣的日子了。你看看,」鐵柱朝街口看去,「這裡可是七里橋,以前多熱鬧啊,現在才多少人,大家都不敢出門了。」

夏昭衣也看了過去,日暖雲高,今日是個不錯的天氣,因為街道人少,那些光落下來,照在大方石板鋪就的路面上,非常的安和。 路上,路過村委大院,村委大院熱熱鬧鬧的還是,但是氣氛感覺不太對啊。

羅小冬一過去,大嘴巴王大媽就嚷嚷開了,說道:「羅小冬啊,你來啦?」

羅小冬說道:「王大媽,你們在討論啥呢?」

王大媽說道:「我們在討論重要的事情,你知道嗎,上頭逼著拆違規建築呢!」

羅小冬點頭,心想,吳鎮長說的對啊,這據說是省委直接下的命令,態度很堅決。

王大媽還在咕噥,羅小冬忽然想起來,王大媽也有一個違規建築。

王大媽家,門前就是大路,路就是貫穿著整個小龍村的主幹道。

所以王大媽家裡是有違章建築的。

羅小冬也不好發表什麼看法。

這時候,村長劉廣才說道:「羅小冬,你來啦?」

羅小冬說道:「嗯,我正好路過,過來看一看。」

劉廣才說道:「你是大忙人,鎮委開會,你也參加不了,明年,你還打算繼續干這個副村級的環境整治小組和村安全小組組長嗎?」

羅小冬早知道有此一問,說道:「這個隨你吧,我干不幹這個官都行。」

其實羅小冬此舉也是頗為無奈,因為之前涉及到江湖的事,和黑勢力有關,導致羅小冬在會議上被否決了本來要提拔到縣委的計劃,也就是說,羅小冬的政途大計,基本上破滅了。

羅小冬也坦然接受了這點,然後,就是成人高考和大專自主招生考試了。

羅小冬有認真的考慮過是否參加高考,或者參加每年三月底舉辦的大專自主招生考試。

但是呢,羅小冬一天高中也沒上過,應該說,上學一直以來,算是羅小冬的夢想了,但是,這個夢想現在要有所取捨。

羅小冬現在已經二十四歲了,如果二十四歲再去上高中,從高一開始上起,這勢必有點奇怪了。

羅小冬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決定放棄了上高中的計劃。

那麼直接成人高考呢?

羅小冬也考慮過,成人高考,是只要有高中同等學力,就可以考試,意思就是你沒上過高中,但是你自認為你達到了高中的文化程度,一樣可以參加成人高考,這對羅小冬來說是一條不錯的路子。

但是呢。這條路也行不太通順,為啥呢?還是因為文化程度的問題,考試,要考語文數學和英語,然後是文綜理綜選一個。

羅小冬對數學、英語,都是一竅不通的,這如何考法?

所以,羅小冬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個大難題。

思來想去,羅小冬覺得成人高考和上高中,都不是一條可行的路,然後就是大學自主招生考試了。

每年的三月底,要舉辦,先報考專業,然後去參加考試。

可是,這也很難,現在的羅小冬忙於業務,商業方面的事,根本無暇顧及,更別提抽出時間來補習了,羅小冬的文化水平,只有初中水平嘛!

最後,羅小冬忍痛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不參加考試了。

也就是,專心發展自己的商業事情。

羅小冬把考試放棄了,頓時覺得自己海闊天空,基本上來說,商業的發展的方向,是有無數個的。無花果,養豬,養雞,養鴨,養牛,等等。

開飯館,做服裝貿易,甚至做海外的代購生意,都可以。

羅小冬有很多條路可以選擇。

其中,美麗的海岸線,野海參業務,這幾天似乎也沒有停歇。

四大天王離開后,陶宇陶傑也離開了,梁天賜也離開了,陳鋒也離開了。

現在的野海參,由於過度的開採,產量已經大不如前了。

之前,蛇王姚信先生的手下陳鋒,為了追求海參品質,五年以內的海參,全部放歸大海。

而現在的,這幾年的散戶,海猛子,基本上都是把三四年的海參,都依舊撈上來。

當然了,是海猛子下去撈。

但是,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深海處,海參多了起來,淺海處,海參比原來,比四年前三年前,要明顯的少一倍!

因為散戶人家,很多都不是專業的海參捕撈人員,俗稱海猛子,這種不專業的海猛子,深水處不太敢去。

而淺海處,比較安全,所以大家都去淺海撈海參了,導致淺海的海參,越來越少,而深海的海參,則積累的越來越多。

這種積累,是三年來天長日久積累下來的,海參是講求年齡的。

蘇炳昌這次,就想藉此發財。

但是小龍村以及平安鎮這附近的海岸線,羅小冬是熟客,劉建是熟客,王海是熟客。

所以,蘇炳昌想問問羅小冬的意見,能不能兩個人合夥,成立一個海參品牌?

這一天,陽曆的四月十七日,羅小冬在羅小冬飯館里,看著窗外的人潮,這時候,是春天,溫度在二十多度,正好是適合約會的好日子,所以大學生們也集體的春心蕩漾了。

很多的學生黨,都開始聚會,逛街,買衣服,買買買,約約約。

羅小冬看著人潮,有所感慨與唏噓。

轉眼,幾個小時過去,羅小冬看到門口來了人,這人正是蘇炳昌,蘇炳昌一個人來的。

羅小冬想,也許蘇炳昌只是來吃飯罷了。

也就沒理會,繼續看著窗口,結果不一會兒,李麗香敲門,說道:「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進來吧。」

李麗香進來,俏臉今天的妝容很精緻,說道:「羅小冬,蘇炳昌他來了,說是要和你談一筆大買賣,大生意。」

羅小冬說道:「什麼大生意?哦,對,你也不知道,請他進來吧!」

不一會兒,蘇炳昌進來了,拿著一個公文包。從來沒這麼正式過。

羅小冬問道:「怎麼回事?」

蘇炳昌笑嘻嘻,說道:「我也不廢話了,有一筆大買賣,我想和你合夥干。」

羅小冬奇道:「什麼大買賣?」

蘇炳昌說道:「你現在手上還有多少現金?」

羅小冬也不隱瞞,說道:「還有三千多萬,這個月的收入還沒計入。」

蘇炳昌說道:「經過上次火拚,發安家費什麼的,我還剩下八千萬,我們湊一湊,一起建立一個海參品牌吧?」

羅小冬奇道:「你怎麼會這麼想?」

這時候,白珊珊也來了,白珊珊跟蘇炳昌點頭打招呼。

蘇炳昌說道:「都是自己人,我就不兜圈子了,我在去年秋天,遇到一個海猛子,就是專業的捕撈海參的人。他是當年陳鋒的手下,叫呂天涯!」 羅小冬想了想,搜索了一下腦海,還是作罷,不認識這個呂天涯。

蘇炳昌接著說道:「呂天涯是一個苦命的孤兒,但是從小水性好,以前跟著陳鋒干,一個月能賺一萬七八,饒是如此,還能夠給陳鋒帶來三萬以上的收入。也就是說,如果他有好的賣貨渠道的話,再加上不被陳鋒等蛇王手下剝削的話,那麼利潤,將是一個月四到五萬。」

羅小冬驚道:「這麼高?」

羅小冬自己也當過海猛子,所謂海猛子,就是下海捕撈海參的人,拿著網兜,去海底,然後一個一個的拾取海參,然後放進網兜里,然後岸上有一個人接應。

兩個人配對,也就是兩個人一小組,進行撈海參的行為。

蘇炳昌說道:「自從你三年多前,打敗了陳鋒的手下四大天王,他們以為你要霸佔金海市的海參界,就離開了金海市,去其他地方謀求發展了。而你呢,白白浪費了大好的資源,把金海市沿海豐富的海岸線,讓給了所有金海市的百姓們。大家人人都可以去捕撈海參賺外快,這樣以來,近海處,海參是越來越少了,不少三四年的海參,都被撈了上來。」

羅小冬點頭,說道:「這件事,我略有耳聞。」

蘇炳昌說道:「但是深海處,由於捕撈的人員駁雜,不少人不敢去深海處,四十米以上的深海,海猛子更加少有敢下去的。」

羅小冬說道:「那你的意思是,要創立一個深海挖海參的隊伍?」

蘇炳昌點頭,說道:「聰明,並且,吸納閑散的海猛子,給他們發工資,底薪加提成。」

羅小冬說道:「至於海參品牌?」

蘇炳昌說道:「我打算把我的錢都拿出來,籌辦一個海參加工廠,弄成干海參,然後包裝,在網上零售,你看如何?」

白珊珊也點頭,說道:「羅小冬,我覺得此事可行。」

做了個手勢,白珊珊說道:「我看,現在電子商務很流行,沒有實體店,直接在網上售賣,風揚購物網和馬國麟的國麟購物網站,都可以註冊!我們之前有網店銷售豬肉的經驗,這次網上售賣海參,我覺得是順理成章的。」

蘇炳昌大喜,說道:「你們網上銷售豬肉,怎麼樣?」

羅小冬說道:「一般般吧,我之前看財務報表,網銷占的比例很小,廣告費倒是出去了很多,八眉豬還是不太被市場所認可,但是,如果是現實中,銷售,都是大訂單。不錯的。」

羅小冬說道:「白珊珊,你去叫周若男來一下吧?」

白珊珊點頭,知道羅小冬找周若男,是來商量這開海參品牌的大事。

很快,隔壁辦公室里,周若男、宋青鳳都跟過來了。

羅小冬說道:「是這樣的,蘇炳昌先生想開一個海參品牌,你看如何?在咱們金海市,有豐富的海岸線,現在都是一些散戶在撈海參,但是沒有統一的規劃,另一方面,深海處也幾乎無人撈海參。」

周若男說道:「海參品牌,這是高檔健康補品,如果要做的話,恐怕我們目前的財務現款不太夠,一個海參加工廠,投資估計應該你手中的三四千萬不夠把?」

蘇炳昌說道:「這好辦,我手上有七八千萬,我們一起合資。」

羅小冬點頭,說道:「你怎麼看這件事情?」

周若男說道:「在陳鋒走後,四大天王也跟著走了,海岸線空缺了下來,沒人管理,現在,其中一半的海岸線,是被國麟集團控制著,國麟集團在平安鎮,做地產項目,和黃河明珠集團,一起建造了平安鎮國際旅遊區,他們可能是無瑕顧及,要不然的話,怎麼這三年多來,不見進軍海參界的動靜呢?」

羅小冬奇道:「是啊?奇怪了。」

蘇炳昌說道:「馬國麟的國麟集團鋪設的攤子太大了,應該說,他們的集團大起來后,就顯得臃腫不堪,很多時候,未必上頭就知道下面的具體的事情吧?現在,我擔心的是,會有人跟我們搶這附近的深海區域!但是這地方,大可以容納上千的海猛子生存了!」

羅小冬拿出地圖,看著海濱,不禁動了心。說道:「我本意,是打算去省城開一個飯館的,開分店。現在看來,要拖一拖了。」

這時候,夏璇來了。蘇炳昌跟夏璇點頭打招呼,夏璇過來,說道:「羅小冬,現在大家,尤其是中老年人,都很重視身體健康,所以,這種海參產品,包括陸地上的三七、羌活、天麻、紅參,白參等等,都十分的暢銷,不如,我們把攤子鋪大一點,好好的創業?」

羅小冬說道:「我手上只有不到四千萬,加起來一個億多一點,攤子也只能是普通的攤子了!」

夏璇說道:「我可以借給你錢啊?」

羅小冬想了想,呵呵一笑,說道:「別,你的錢我還是不動。」

蘇炳昌羨慕,說道:「你有這幾個賢內助,羨慕死我了。」

白珊珊問道:「聽說蘇先生也有幾個女人啊?」

蘇炳昌嘆口氣,說道:「我那幾個女人,只會撒嬌,什麼都不會,再就是伸手跟我要錢。」

羅小冬說道:「說正事吧,我們先投資一個億,招兵買馬,找海猛子,然後引進加工機器,生產干海參賣,你們看如何?」

蘇炳昌喜道:「你這是同意了這麼做了?」

羅小冬點頭。

過了一會,歐陽小西也進來了,靜靜聽著,沒說話。

羅小冬又談了一下具體細節,兩個人決定先把工廠選好地址,然後找建築隊蓋房。 彼岸你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