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就位,現在,就只剩下開始比拼了。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開始!」

監控鏡頭的其中一個畫面,出現了裴燁的電腦屏幕畫面。

那電腦顯示屏絕對是正常人看到之後,就想立刻扔掉的那種顯示屏。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老聞也開始動了起來。

至於老墨,便留在傅芊芊的身邊,看守著傅芊芊,以免傅芊芊給老聞搗亂。

看了老墨一眼,傅芊芊很想說,就算老墨看著她也沒用,如果她真的想對他動手,他的身手真的是不夠看的,剛才在斗獸場外面的比拼就已經分出勝負。

雖然老墨也知道自己不是傅芊芊的對手,就算是做做樣子也是要做的,起碼不能夠讓傅芊芊靠近老聞不是?

雖然,傅芊芊看起來,沒有一點上前搗亂的樣子,似乎是胸有成竹裴燁會贏。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裴燁會贏也就算了,現在裴燁那邊完全處於劣勢,想贏……簡直太難了,所以,傅芊芊這邊,還是要有人看守的。

老聞的計算機工程技術也是一流的,拿到了電腦之後,便開始瘋狂的攻擊裴燁那邊。

裴燁雖然盡全力防守,但是,裴燁也只是勉強能將老聞的攻擊防守住。

老聞的眼中一亮。

雖然裴燁的技術不錯,可是,這種簡單的防守,也只能防守住簡單的攻擊而已,他現在才剛剛開始,用的也只是最簡易的攻擊技術,裴燁已經明顯處於弱勢,看來,裴燁輸定了! 裴燁和老聞兩個人進行攻擊和防守時,傅芊芊便淡定的坐在一旁,一邊打量整個控制室的內部環境,偶爾視線往監控視頻上瞟一眼。

老聞和裴燁兩個人攻擊和防守的比賽進行得如火如荼,老聞的一雙眼睛興奮的盯著屏幕,一副他就快要贏了的表情。

老墨見傅芊芊表現出淡定的樣子,心想,傅芊芊表面上表現得這麼淡定,心裏面肯定不知道著急成什麼樣子了,作為她的父親,雖然沒有養過她一天,為了將來她能好好的繼承自己的衣帛,現在做做樣子,也該對她表示關心關心的。

「乖閨女啊,我知道你現在心裡很擔心!」

傅芊芊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我沒有擔心。」

沒有擔心?看她都擔心成什麼樣了,還說沒有擔心。

緋聞天后:王牌總裁慢慢來 老墨語重心長的說:「雖然裴燁輸已經會成為定局,不過,之前爸爸跟你說過的話,絕對會兌現,到時候,我們會把他送出島去,讓他平安回到陸地上,然後,我和老聞就會在島上給你找最優秀的人來配你,一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傅芊芊再一次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我剛剛說了,我沒有擔心!」

「知女莫若父,你心裡在想什麼,爸爸全部都知道!」老墨還十分鄭重的在傅芊芊的肩膀上拍了拍:「雖然裴燁這個年輕人確實很聰明,也很有實力,但是,他始終是個外人,我們也算是給過了他機會,是他自己沒有那個能力做到,你啊,也別怨我和老聞,我們倆都是為了你好,事實證明,她確實不是配你的最好良人。」

聽著耳邊老墨看似自言自語的話,傅芊芊的嘴角抽了幾下。

他哪隻眼睛看到她在擔心了?

「我說了,我沒有擔心!」傅芊芊再一次聲明。

「唉,我知道,你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就算擔心,表面上也裝作不擔心,我們倆是父女,你不必瞞我了。」

傅芊芊:「……」

怎麼就不相信呢?非得讓她承認自己擔心,他才願意相信嗎?

不想再與老墨糾結於她擔不擔心的話題,傅芊芊轉移了話題。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我餓了!」

老墨緊張的站起來:「你餓了呀,也對,你來島上也好幾個小時了,在這之前也沒吃什麼東西,也該餓了,你等著,爸爸馬上就去讓給你準備吃的……」

老墨轉身準備去囑咐自己的島民準備吃的,可是,一想到裴燁和老聞那邊還在比賽,如果落傅芊芊一個人在這裡,難免會讓給傅芊芊機會搗亂。

想了一下,老墨迅速摸出了一個對講機:「馬上送三份餐食過來控制室這邊。」

「四份!」傅芊芊補充了兩個字,旋即又道:「裴燁也還沒吃。」

老墨看了一眼傅芊芊,又看了一眼鏡頭中的裴燁,末了,目光又回到了傅芊芊的臉上:「這個時候,他應當沒有工夫吃東西吧?」

緊張對弈中,稍有差池,恐怕,裴燁就輸了。

裴燁是一個勝負欲非常強的人,恐怕不會允許自己輸在一頓飯上吧?

「你不是說他輸定了嗎?既然他輸定了,也不在乎多吃一頓飯的時間!」傅芊芊淡淡的說了一句。

老墨聽了之後,點了下頭。

確實。

反正裴燁已經輸定了,也不差吃一頓飯了。

「送四份飯,另一份,送到第三測試場!」老墨對著對講機里囑咐,然後便掛斷了,他笑眯眯的看著傅芊芊:「乖閨女,這下你滿意了吧?」

這比試還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裴燁輸已成定局,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現在傅芊芊讓人給裴燁送飯過去,在他吃飯的時間裡,很多可能會直接防火牆被突破。

傅芊芊這是把贏裴燁的機會送到他手裡,不要白不要啊。

就算到時候裴燁因為輸不服氣,他可以直接把傅芊芊給抬出來,是傅芊芊在背後扯他的後腿,他應該就沒話說了。

越想心裡就越高興。

看他的表情,似乎裴燁已經輸了一般。

反觀傅芊芊依然淡定的模樣,絲毫不擔心裴燁。

料定傅芊芊是真的不會搗亂,老墨悄悄的溜到了老聞的身後,拍了拍老聞的肩膀:「我說老聞,怎麼樣,有把握嗎?」

老聞笑眯眯的頭也不回,手指輕鬆的在鍵盤上飛著:「他那邊的防守非常吃力,我感覺,大約半個小時,我應當就可以把他那邊的防火牆給突破了!」

老墨滿意的點了下頭:「那就好,我讓人送飯過來了,一會兒趁裴燁吃東西的時候,你趁機把他攻破,然後就可以吃飯了。」

老聞驚奇:「啥,他要吃東西?」

「咱閨女要給他送過去的,我剛才特地給送餐的那個人發了消息,讓他過去裴燁身邊的時候,告訴他,那是咱閨女為他點的,必須要當時吃下去!」老墨機靈的說了一句。

老聞笑眯眯的朝老墨比了一個大拇指:「陰險,你這一招夠陰險的啊。」

「多謝誇獎!」

「等事成之後,我先卸任?」老聞提議。

老墨皺眉:「不行,再怎麼說,她也先是我閨女,後來才成為你閨女的。」

「她現在的身體里流著我的血,自然就是我親閨女,按照血緣,我排在先,你才在後!」

「行了,咱們別爭這個,到時候咱們一起卸任?」老墨一句話拍板。

「此法可行!」老聞用力點頭。

老墨拍了拍老聞的肩膀:「咱們倆的幸福就都在你的身上了,加油!」

「放心,我一定會很快拿下那小子。」說這句話的時候,老聞的眼睛里燃起了鬥志。

沒什麼能比自由更讓人心馳神往的。

一想到,贏了裴燁,很快他就能不做島主,天南地北的去遊盪,他就興奮,一興奮,手拍在電腦鍵盤上就跟打了雞血似的。

與此同時,有人送餐到了裴燁所在的比賽中心。

當看到島中人把飯端進去之後,老墨和老聞倆人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給了對方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接下來,發揮老聞畢生所學的時刻要到了。 監控視頻中,給裴燁送飯的人,把飯端進去之後,便對正在電腦前面努力奮戰的裴燁說了一句什麼。

因為老墨故意把聲音給關掉了,所以,他們這邊是聽不到視頻中的兩個人說了什麼。

只看到,裴燁在聽到了對方所說的話之後,便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托盤,甚至從位置上起來,走到了一旁的桌邊,低頭開始吃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老墨和老聞倆人對裴燁的反應都有些詫異。

他們原本想的,只要他們的人把餐食送進去讓裴燁吃,就算裴燁打算要吃的話,肯定也會考慮考慮,完全沒想到,這裴燁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壓根連想也未想,猶也未猶豫就直接把托盤給端了過去,然後就這樣要享用餐食了。

難不成,他是因為比拼了兩場之後,太餓了,餓的忍不住美食的誘惑,所以,連比賽也不繼續進行,直接去吃飯了?

裴燁的動作,讓老墨和聞倆人都是十分驚奇。

驚奇過後,裴燁立刻戳了戳呆住的老聞脊背,示意他別愣著。

老聞也終於想起來自己正在做什麼,手指立刻在電腦的鍵盤上飛著,繼續拼盡全力攻擊裴燁的電腦。

按照老聞的預想,裴燁走了之後,他原本的電腦便沒有人守護,那防火牆自然就是漏洞百出,只要他稍加攻擊,肯定就會把裴燁那邊的系統防火牆給攻擊。

但是,他在用自己的電腦對裴燁的電腦進行攻擊之後,讓他不敢相信的一幕發生了。

固若金湯的防火牆,就如同一個完美的銅牆鐵壁擋在他面前,不管他怎麼攻擊,都沒有辦法攻擊過裴燁的電腦系統。

眼看,那邊裴燁已經用餐用到了一半,老聞的額頭上也滲出了密密的汗水。

不可能啊,裴燁人都不在電腦前面了,為什麼他的電腦還攻不進去呢?這不符合常理啊。

因為老聞一直在攻擊,卻還沒有把裴燁的電腦給攻破,站在一旁的老墨也急了,忍不住開口問道:「老聞,怎麼回事啊?你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把他電腦系統的防火牆攻破?」

老聞的聲音有些急躁:「我也想攻破,可是,他那邊的系統很邪門,突然像是被加固了,我根本沒有辦法攻進去,見鬼了。」

「你不是自恃自己的計算機工程技術世界第一的嗎?還是世界第一的黑客,怎麼,連一個破電腦的破系統你也攻不進去?」

被老墨這麼一激,老聞更不高興了。

「你嫌我的技術不行,我把我的位置讓給你,你來攻試試?」

老墨皺眉:「我的技術要行,我早上了,還會等到現在?」

這邊,島中人也送來了餐食,傅芊芊已經打開了其中一份飯食準備食用,礙於老墨和老聞倆人是長輩,傅芊芊沒有先食用,而是出聲對倆人喚道:「飯已經送來了,你們兩個現在吃嗎?」

倆人幾乎是同時朝傅芊芊那邊擺手,嫌棄的語氣:「閉嘴!」

傅芊芊挑了下眉,拿起筷子,便開始用餐了起來。

吃了一口,傅芊芊輕點了下頭。

味道不錯。

另一邊,老墨和老聞兩個人還在那裡繼續對著電腦爭執。

隨著時間的流逝,倆人越來越急躁。

這畢竟已經是最後一關了,倘若裴燁通過了的話,那就是否贏了三關,如果他贏了三關,他們就必須要遵守承諾,把他和傅芊芊一起給送回陸地上去,這是他們萬萬不想做的事。

前面兩關沒有阻止住他,這最後一關,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通過了。

「我說你到底行不行啊?」老墨的語氣已經透著不耐。

「你一說話,我的腦子就亂了,你先別說話!」

「我不說話,裴燁那邊餐也快用好了,如果他吃完了飯,我們就錯過最佳時機了,你說我能不急嗎?」老墨急呼呼的開口說。

「你再急,我也得一個字元一個字元的輸進去,這跟你在通幽閣的時候出去打架不一樣,需要計算很多數據,還需要彙編加估算概率,你以為這麼簡單呢?」

「如果簡單的話,我自己就上了,能輪到你?」

「站著說話不腰疼,有本事你來啊。」

「行了行了,你快著點,他都吃飯十五分鐘了,你連點邊都沒沾到,輸給一個年輕人,你也好意思稱自己是世界第一的黑客!」

老聞:「……」

他們兩個現在不對敵,而是開始互相傷害了。

真是奇了怪了,明明裴燁一直都是在吃力防守,怎麼會突然變出那麼堅固的防火牆出來。

太可惡了。

這個防火牆到底怎麼破啊,誰能來告訴他?

可惜的是,沒有人可以回答他,他只能繼續加大攻擊的頻率和數據的前後數值,他就不信了,裴燁所在的主機防火牆真的沒有半點破綻。

只要裴燁還沒有回到電腦前面,他能找到一絲破戰,他就能趁機攻入他的主機系統。

在老聞繼續在電腦鍵盤上奮鬥的時候,視頻的另一邊裴燁已經吃完飯,準備往電腦前面走了。

老墨一看裴燁吃完飯就慌了。

他立刻拿出對講機來,囑咐看守住裴燁的兩個人想辦法拖住裴燁,讓他能晚些時候再回到電腦前,就晚些時候。

時間就是繩命啊。

視頻里,其中一個人攔住了裴燁,對裴燁說了些什麼,這邊看不到,不過,裴燁倒也沒有跟人繼續對峙,跟對方說著什麼話,就這樣又拖了些時間。

但是,這種方法能拖的時間也是極端,看守裴燁的人只拖了裴燁兩分鐘,裴燁便在電腦前面坐了下來,站在裴燁身後的監視人員給老墨打去了電話:「島主,我已經儘力了。」

老墨知道,對方能拖這麼長時間已經不錯了。

他與裴燁面對面的打過交道,裴燁這個人的氣場很強,一般人與他說話恐怕都不敢與他對視,更何況,還拖了他兩分鐘。

「辛苦了!」

按掉了對講機,老墨又看了一眼老聞,老聞依然在奮力攻擊裴燁的主機系統。

不過,勝負……已經分了。 在勝負已分的情況下,老聞還在不放棄的對裴燁的主機系統進行攻擊,是還沒有認清現實,不甘心自己的能力比裴燁差。

如今,現在這世上,人才輩出,年輕一輩的能力確實不容人小趣啊。

想到這裡時,老墨的心裡已經釋然了許多。

當老聞因為攻擊不進裴燁的主機系統而煩躁不堪時,老墨的手輕輕的壓在了老聞的肩頭。

「行了,老聞,你放手吧。」

Leave a Comment